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章 现在就要

不让江山 知白 70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对于唐匹敌来说,冀州的所有回忆都和四页书院有关,那么小的年纪便孤身一人到这北境最大的城市,唯一陪伴他的便是书籍,是课程,除此之外,他与任何人似乎都不愿意有什么交集。

多以他对冀州的回忆很单调,单调的有些无趣。

甲字堂学里留下的关于唐匹敌的记忆也一样的单调,第一,第一,第一,还是第一。

所有人都觉得唐匹敌是一个怪胎,不管你想用什么办法去战胜他,最终都变成了失败。

他像是一个不该存在于书院的规则漏洞,你觉得你的努力已经十倍于他,你觉得你的天赋也十倍于他,可是当你和他比试的时候,你总是会一败涂地。

眼高于顶的许青麟,在唐匹敌面前毫无存在感。

离开书院之后他去了草原,在草原上也一样如此,那些草原上的汉子可没有那么容易服气,唐匹敌又变成了一个草原上的规则漏洞。

什么是规则?

书院里的规则大概就是,所有书院的弟子差不多都是名门出身,他们没进书院之前就已经开始接受大量的教育,不管他们爱学不爱学,这种教育是家族硬生生灌输进去的。

没有这些学识就配不上他们的血统,所以他们的起步就远比寻常人家出身的孩子要高的多。

出身好就学识品味更好所以成绩更好,这就是书院的规则,但唐匹敌就是规则之外的人。

草原上的规则是什么?那些草原上的孩子们四五岁就开始学骑马,七八岁就能纵马飞驰,十几岁弓马娴熟,从来没有骑过马甚至是从来没有见过战马的中原孩子,怎么可能和他们相比?

这就是草原上的规则,很不巧的是,唐匹敌到了草原上后用他的能力告诉那些在马背上长大的年轻人,你们也不行,他变成了草原规则之外的人。

他想做什么,就一定是第一。

站在冀州城的城门外,唐匹敌抬头看着那巨大的冀州刻字,想着大概自己又要回到书院里去了,那是找到李叱的最直接的办法。

守城门的士兵看了一眼唐匹敌,伸手。

他的意思自然很清楚,路引,凭证,还有银子。

唐匹敌的视线从高处收回来,他看着那士兵,只是看着,眼神平静。

对视了大概几息时间之后,那士兵的表情就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一开始与唐匹敌对视,他想这个人是不是个傻子,居然这样看着我。

两息之后,那士兵开始慌,很慌,觉得自己可能要倒霉,唐匹敌身上明明没有锦衣,但他觉得唐匹敌身上有一种无法描述出来的贵气。

“你......”

那士兵咽了口吐沫:“公子,请把身份凭证和路引给我看一下。”

唐匹敌回答:“我去羽亲王府。”

神奇的是,那士兵立刻就把路让开了。

唐匹敌把路引取出来,这份路引是假的,是他自己做的,因为他从关外来。

士兵居然没有看,已经让开了路。

“公子慢走。”

唐匹敌嗯了一声,也没有道谢,牵着他的马走进冀州城,他不觉得自己给了那士兵多大的压迫感,但是那士兵觉得自己要是再多说一句话可能就会人头落地。

很奇妙。

牵着马走在冀州城的大街上,这时候唐匹敌才发现自己对冀州原来如此的陌生,他年少时候到冀州就住在 四页书院,几乎没有出过书院的大门。

看着大街两侧那些建筑,看着冀州城里的人来人往,他找不到一点和自己有关的回忆。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了旁边墙壁上贴着的告示,牵着马过去看了看,眼神恍惚了一下。

身边的百姓们在说这是高院长写的讨逆檄文,可是唐匹敌却知道,这一定不是高院长写的。

他转身离开,已经在思考高院长被羽亲王扣押在王府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如果有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做。

顺着大街一直走就能走到书院,他还保留着书院的院服,可是已经不合身,但一直舍不得丢弃。

走到书院门口,唐匹敌很客气的向书院看门人打听了一下李叱,看门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唐匹敌,然后摇头道:“书院现在正在上课,外人不能随意进出,你找李公子,可以在门外等候。”

唐匹敌也没有多说什么,牵着马走到不远处,就在路边坐下来,脑海里想的是,书院还在正常上课,看来高院长不久之后就要回来了,不用多担心。

然后他就看到一辆马车从远处过来,那是书院食堂出去买菜的车,唐匹敌还能认出来,坐在大车上的那个妇人叫吴婶。

他看着吴婶,吴婶也在看他。

对视了片刻之后,吴婶就把视线挪开,也不知道为什么,略显慌张。

唐匹敌起身,走过去把马车截住,车夫看了唐匹敌一眼后皱眉道:“你是谁?为什么拦路?”

唐匹敌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视着吴婶,吴婶不敢与他对视。

唐匹敌问:“你要害谁?”

吴婶脸色大变,同时脸色大变的还有那个车夫。

唐匹敌语气平淡的说道:“吴婶,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如果你被人胁迫,可以点点头。”

吴婶扭头不敢看她,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没有一丝血色。

“你到底是谁!”

车夫从马车上跳下来,用马鞭指着唐匹敌怒道:“你打算干什么!”

唐匹敌沉思片刻,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露出破绽的是你,你不像个车夫。”

车夫暴怒,马鞭朝着唐匹敌抽打下来,下一息,车夫倒在地上,他被唐匹敌一掌且在脖子上倒地不起,只剩下轻微的呻吟声。

唐匹敌看着吴婶问:“他要害谁?”

吴婶不敢说话,却开始流泪。

唐匹敌伸手:“我扶你下来,跟你回家。”

书院的看门人都傻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才对。

半个时辰之后,吴婶家里,四个人倒在地上,唐匹敌坐在院子里的月台台阶上看着他们。

“没有人愿意先说吗?”

他问。

那四个人倒在那,连站都站不起来。

唐匹敌看向吴婶问:“你不知道是谁要害他,他们只是逼着你在李叱要吃的饭菜里下毒,是这样吗?”

明明吴婶只是告诉他这些人要害李叱,可是却被唐匹敌把那些人的话都猜的很准,他们没说自己为谁做事,只说如果吴婶不这样做的话,就杀了她一家。

“吴婶,你照做了的话,他们也会杀你一家。”

唐匹敌起身看向吴婶说了一句,然后起身走到其中一个男人身前,他蹲下来,用两根手指顶着那人的心口问道:“是谁?”

那 人吓得脸色难看,可是却咬着牙没说。

然后唐匹敌的两根手指就缓缓的刺进他心口里,不管他如何哀嚎叫喊,那两根手指都没有停,直到这人的哀嚎声停止,人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后唐匹敌走到第二个人身前蹲下来,两根手指顶着那人的心口问:“你愿意说吗?”

那人立刻回答:“许家,许青麟!”

唐匹敌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片刻后说道:“好像有些印象。”

吴婶在旁边提醒道:“唐公子,你在书院的时候,总是甲字堂学的第一,许青麟就是第二,他家里势力很大......”

唐匹敌印象好像大了一些,只是一些,因为他为什么要在乎第二是谁?

所以当时根本就没有多注意,许青麟把他视为最大的对手,可是唐匹敌却根本就没有在乎过谁是第二。

“许家势力有多大?”

“在冀州城能排进前三。”

唐匹敌听完后点了点头:“似乎有些难办。”

然后他又用两指戳死了那个回答了他问题的杀手,另外两个人已经在跑了,可是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跑?

两息之后,唐匹敌看向吴婶的丈夫说道:“你把尸体处理一下,用马车拉出城,他们身上一定有许家的腰牌,你搜一搜,用许家的腰牌出城,城门守军不会阻拦也不会检查。”

他又看向吴婶说道:“回书院去,见到李叱把事情告诉他,让他今天晚上别那么早睡觉,我晚上去找他,可能会稍稍晚一些,也可能天黑之前就去了。”

然后唐匹敌背起他的包裹,走出去几步后回头问吴婶:“有吃的吗?”

吴婶连忙回答:“有的有的。”

她跑到厨房取了食物出来,唐匹敌看了看,这篮子里的包子都比许青麟的印象大一些,因为这是他在书院里吃了好长时间的包子。

吴婶的手艺,当然也是吴婶从书院食堂带回来的。

唐匹敌直接把篮子接过来,背着行囊拎着篮子就这么出门去了,一边走一边吃。

又半个时辰之后,唐匹敌在一家铁匠铺子门口停下来,他站在那看着,铁匠对他笑了笑,问了一一句想买什么?

唐匹敌看了好一会儿,发现这铁匠铺子里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于是有些失望。

“江湖上的朋友?”

铁匠忽然压低声音问了一句,然后声音更轻的说道:“是不是要买刀?”

唐匹敌笑起来,摇头道:“不买刀,我想让你帮我打一件别的兵器。”

铁匠道:“十八般兵器就没有我不会打的,只要你银子给的足,青龙偃月刀我都能给你打出来,但有一样,你不能说是我这里买的。”

唐匹敌看了看铁匠的炉火,直接伸手从里边拿了一块木炭出来,蹲在地上画了一个图形。

“我要打造这个。”

那铁匠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试探着问道:“筷子?是要一根还是一对?”

“一根。”

唐匹敌回答道:“不是筷子,是铁钎,三尺三,手柄处最粗,大概就像你手的锤子手柄那么粗,往前越来越细,最前边要尖锐如针。”

铁匠咽了口吐沫,觉得自己遇到神经病了。

他问:“什么时候要?”

唐匹敌从背包里取出来一块拳头大小的银锭放在桌子上:“今天,我等着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