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七章 江湖事

不让江山 知白 791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四月初,封州。

余九龄从外边进来,看了看正在看那些卷宗的李叱:“徐绩在外边求见,已经跪了有半个多时辰了。”

李叱没抬头,依然看着那些卷宗说道:“跪着吧。”

罗境笑了笑道:“我能攻破封州,也是徐绩设计阴了尹客的缘故,总是还有些功劳的。”

李叱嗯了一声,卷宗都已经看完,这些都是徐绩在封州府治任上所做诸事的档案,看起来确实不错。

他把卷宗放在一边,看向罗境说道:“夺回封州的事确实有功,但如果不是他有意瞒报的话,封州连丢都不会丢,他以为自己有力挽狂澜之事,想先把贼养大了再除贼,结果搞的地方上乱成这个样子,他自己还知道要在外边跪着,那就多跪一会儿。”

李叱走到罗境身边,倒了一杯茶给他,罗境连忙起身接了。

李叱坐下来后说道:“我还想把他调回冀州做官,在封州做府治是正四品,调回冀州,纵然不给他冀州节度使的官职,冀州是大州,总理整个冀州诸事,总不能还是正四品,随便提拔一下就是正三品。”

罗境懂了,他笑了笑说道:“总不能让下边的人觉得,徐绩犯了错,非但不责罚还要有封赏。”

李叱嗯了一声。

“他年轻,所以我许他犯错,但不是没完没了的犯错,这样的大错容得一次也就罢了,可是场面上还是得让人看到他狼狈一些。”

罗境心里有些震撼,他看向李叱的时候,忽然间想到......大概有两年没见李叱了,再见到,李叱身上的那种令人敬畏的气息越来越重。

这就是帝王气吗?

李叱漫不经心的说道:“如果没有封州本地的人给徐绩来求情的话,那就让他一直跪着好了。”

罗境点了点头,朝着余九龄使了个眼色,余九龄多聪明,立刻就反应过来,朝着罗境也微微颔首。

罗境的意思是,宁王的话里其实已经表明了,得给徐绩一个台阶下,所以需要本地的乡绅父老来给他求情,可若是一直都没有人来求情的话,这事非但徐绩没有台阶下,李叱也没有。

余九龄假意闲聊了几句就告辞出去,李叱看着余九龄出门,就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归元术还没有消息?”

李叱问。

张汤俯身道:“回主公,归大人追踪尹客的残兵一路往东去了,应该是想把尹客所有的同党都挖出来。”

李叱又看向罗境:“你先不要回前线去,带着把登州封州两地再扫一扫,扫的彻底一些,不怕死人多。”

罗境当然明白李叱的意思。

豫州这么大,论地域来说,比起冀州只是稍稍小了一丢丢而已,可不只是就登州和封州这两个地方。

这两个地方杀的狠了,其他地方的人就会把脖子缩回去。

所以罗境起身抱拳道:“我现在就去整顿军备,等粮草物资准备妥当就出发。”

李叱笑了笑道:“没那么急,明天一起出去转转,找一家馆子好好聊聊。”

罗境笑起来:“那明日我出门必不带钱。”

李叱道:“好的,那计划取消了吧。”

罗境哈哈大笑。

李叱道:“有件事想和你说。”

罗境问:“主公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

李叱道:“平叛之事,徐绩功过相抵,就先放一放,你剿灭叛军与张汤同为首功,所以我打算提你为从二品大将军,军中职位,只比老唐稍微低一些,事还没有公告出去,想先和商量一下,问问你觉得妥不妥当。”

罗境笑道:“这还商量什么,赏,只管赏。”

李叱笑着摇头道:“不客气一下?”

罗境再次欺身抱拳:“多谢主公。”

然后坐下:“这得赶紧致谢,一会儿你再反悔了。”

李叱笑道:“本来还有别的呢,不只是提升军职的事,可因为你谢的太快,导致后边的奖励就替我省下了。”

罗境:“......”

李叱看向张汤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廷尉军副都廷尉,在廷尉军中,与叶先生同级。”

张汤脸色一变,连忙起身道:“多谢主公,可是......”

李叱道:“没什么可是的,我说给的你就得要,我说不给的你也要不来,另外,别整天都抱着必死之心做事办案,你想死就那么容易了?”

张汤心里一震,也暖和了一下。

李叱看向张汤说道:“别让对手把你搞死了,就没人能搞死你,我说的。”

张汤扑通一声跪下来:“谢主公厚爱!”

李叱伸手把张汤扶起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去把衣服换了吧,副都廷尉的锦衣我带来了,就在外边。”

在书房门外,亲兵双手端着一个托盘,上边是一件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副都廷尉锦衣。

又一个时辰后,封州城里不少乡绅父老求见宁王,恳请宁王赦免封州府治徐绩。

李叱在府衙接见了他们,和他们聊了足足一个时辰,而徐绩就又多跪了一个时辰。

等到把这些乡绅父老送走,李叱随即下令,除去徐绩身上的府治官服,让他回家去思过。

徐绩听闻之后非但没有一丝的沮丧,反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府衙书房中。

李叱坐在那,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子,声音不大却极有韵律,他在思考,思考一个人。

到了封州之后谁都见了,唯独还没有见曹猎。

他在想该怎么见,见了又该怎么说。

想想看,就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丢丢尴尬。

就在这时候,外边亲兵说道:“主公,曹猎曹公子求见,已经在府门外等着了。”

李叱坐在那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起身道:“不用请进来,我出去见他。”

李叱走到府衙门口的时候,曹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居然蹲在路边在看蚂蚁。

这般幼稚的事,若是放在以前,曹家的小侯爷曹猎怎么可能做的出来。

他那般高傲,像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孔雀,永远都是伸直了脖子昂着头。

李叱走过去,在曹猎身边蹲下来,才注意到是两群蚂蚁在打架,一群红的一群黑的。

“赌一把?”

曹猎侧头看向李叱:“猜猜哪边赢?”

李叱问:“赌什么?”

曹猎道:“如果你赢了,前边走到街口左转有一家烤肉不错,你请,如果我赢了,前边走到街口右转有一家火锅不错,你请。”

李叱叹道:“落魄到这样了吗?”

曹猎叹道:“你问谁呢?”

李叱噗嗤一声笑出来,略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不赌。”

李叱问道:“是不是你请?”

曹猎道:“我听说,你率军南下路过潦炀城的时候,运出来一百多车的金银财宝。”

李叱道:“你家的。”

曹猎:“谢谢你提醒。”

李叱道:“我请吧......”

两个人顺着大街一路往前走,走到街口的时候,往左是去吃烤肉,往右是去吃火锅。

李叱:“石头剪刀布?”

曹猎摇头:“小孩子才做选择。”

李叱眼睛眯起来:“我隐隐约约感觉你在吹牛。”

曹猎看向李叱,好像很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吃过了火锅之后,一定还可以吃的下烤肉,因为你有那么大的肚量......肚量啊......我也有。”

李叱听完这句话,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你跟我要点什么吧,要不然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曹猎指了指火锅那边:“先吃了再说。”

两个人走进店里,或许是因为还不到吃饭的时间,所以店里没有其他客人。

两个人坐下来,曹猎问李叱:“吃什么锅?”

李叱道:“你能吃辣吗?”

曹猎摇头:“不能吃,但是想试试。”

李叱道:“那就鸳鸯锅。”

曹猎笑了笑,他可以随李叱吃什么,李叱吃辣锅他就吃辣锅,李叱却还是点了鸳鸯锅。

他看向小伙计问:“有什么新鲜的蔬菜?”

李叱道:“点什么蔬菜?”

曹猎道:“你点肉,我点菜。”

李叱摇头道:“你点肉,我也点肉,一起吃肉。”

曹猎怔了怔,然后有笑起来,他点头道:“那好,就一起吃肉。”

两个人点了好多好多肉,多到小伙计怀疑他们俩是来吃霸王餐的,这些肉的分量,六个人吃都未必吃的下。

李叱取了一块十两银子的银锭递给小伙计:“一会儿结账的时候若是不够了,我再补给你。”

小伙计心说还能不够了?十两银子呢,那得吃多少。

他连忙陪笑着说道:“够的,够的,十两银子可以敞开了吃。”

李叱道:“一会儿你再说。”

曹猎问:“最贵的酒多少钱?”

小伙计回答之后,曹猎算计了一下,还是花不完十两银子,他问小伙计:“现在算计着十两还剩下多少?”

小伙计粗粗算了算,然后回答:“还够再来一大坛本店最好的酒,但是一坛酒就有十斤,两位肯定喝不完。”

曹猎道:“那就再来一坛酒。”

小伙计劝道:“两位真的喝不下。”

曹猎道:“浇花。”

小伙计:“......”

李叱笑道:“你这是因为我请客,所以可着劲的花我的?”

曹猎白了他一眼:“那你也可着劲的花我的啊。”

两个人对视,然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吃了有半个时辰,曹猎拍了拍肚皮,吃饱了,他看向李叱说道:“现在到了跟你要点什么的时候了。”

李叱道:“说吧。”

曹猎道:“当官的事我就不要了,我这身份去做官,我好意思要,你好意思给,别人也能好意思的说些难听的话,我最不喜别人骂我,明里暗里的都不喜欢,所以我就要一句话吧......”

他看向李叱:“江湖事我想玩。”

李叱道:“就这句?”

曹猎点头:“就这句。”

李叱道:“不够......我加一句,江湖事,你随便玩。”

曹猎眼睛眯起来:“你就不怕我暗地里害你?”

李叱道:“不怕。”

曹猎问:“为什么?”

李叱道:“对你来说,害了我......这世上还有好玩的人吗?”

曹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瞥了李叱一眼:“说的好像你才是被玩的那个?”

李叱:“这个......争什么争。”

曹猎:“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