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九十七章 敬重你,所以会狠狠打

不让江山 知白 715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阵前,夏侯琢看到对岸出现了将旗。

他曾是大楚的边军将领,自然熟悉那将旗代表着什么,曾经的大楚府兵将军,象征着的是大楚的至强战力。

虽然大楚在和黑武的数百年争斗中,胜少负多,可是大楚的边军从来都没有畏惧过,没有退缩过。

而裴芳伦,就是从边军调离,升任为右骁卫大将军的。

在许多边军将领心目中,裴芳伦的地位都很高,甚至可以说他象征着一种精神。

可是人总是会变,离开边军之后,升任为右侯卫大将军第二年的裴芳伦,还能做出不等旨意就率军直扑兖州的壮举。

有人劝他说要等朝廷军令,等陛下旨意,他说等到了,兖州会死多少乡亲父老?

他还说,身为军人,如果需要等命令才能对侵入国家的敌人还击,那是耻辱。

然而几年后,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连裴芳伦自己有时候回想起来过往的那些岁月,都会感慨,若他不升迁的话,一直都在边军,也还会一直那么纯粹。

到了那样的高度后,就不得不去考虑更复杂的东西,权利,欲望,还有将来。

夏侯琢沉默片刻后问向李叱道:“我可以去和裴芳伦见一面吗?”

李叱点了点头:“小心些。”

夏侯琢道:“我就是心里有些难过,总觉得应该去和他说些什么。”

李叱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去。”

夏侯琢不想对李叱说谢谢,因为他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说谢谢这两个字。

李叱知道夏侯琢的心情会很沉重,他是因为裴芳伦才下决心去边军的,现在裴芳伦成了敌人。

而且裴芳伦绝非庸才,他在渡河的时候被纳兰部族的骑兵击败,那不是他的污点,换做是谁都会败。

唐匹敌安排了数万骑兵在那等着他过河,兵力过半的时候突然袭击。

这种情况下,以散乱的步兵对抗兵力更多的轻骑,别说是裴芳伦,换做武亲王指挥也赢不了。

夏侯琢让人准备了一艘小船,只带了两名亲兵撑船往南岸那边过去,到河道中间位置把小船停了,丢下锚,然后朝着南岸喊话。

“可否请裴大将军说几句话?我是北疆夏侯琢。”

夏侯琢喊了一声后就没有继续,对岸的人一定能听到,如果裴芳伦不来的话,他也不会强求。

然而,很快对岸就有了回应。

“我听过你的名字,你在那里等我片刻!”

喊声之后,很快就有一艘小船朝着夏侯琢这边过来,如夏侯琢一样,只带了两个亲兵撑船。

两艘小船在大河中间停下,距离只有不到一丈远。

夏侯琢心里有些紧张,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抱拳俯身:“晚辈见过大将军。”

“夏侯将军,有礼了。”

裴芳伦抱拳回礼。

他年纪已经不小,和夏侯琢的父亲几乎差不多大,所以夏侯琢以晚辈身份行礼并不过分。

“我听过你的名字,北疆数年来,是你带着边军兄弟们力抗黑武人南下,消息传回大兴城的时候,我自己在家里狠狠喝了一顿酒。”

裴芳伦道:“当时想着,只是可惜了我不认识那少年英雄,若是认得,一定要好好敬他一杯。”

夏侯琢因为这句话,心潮澎湃。

“晚辈当年立意赴边疆从军,就是受大将军影响,在我求学时候,大将军的名字就刻在我的书桌上。”

听到夏侯琢这句话,裴芳伦沉默片刻,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抱拳道:“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望了吧。”

夏侯琢摇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失望,只是觉得,大将军在这,我该来向大将军行礼,是大将军用兖州一战教会我,男儿从军,当戍卫边疆,中原男人的刀,该向外指着。”

裴芳伦长出一口气,回头从亲兵手里要过来两壶酒,扔给夏侯琢一壶。

“敬你。”

裴芳伦拔开酒壶的塞子,仰头灌了一气。

夏侯琢也与他一样,仰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狠狠喝了一大口。

裴芳伦道:“这杯酒,是我替中原百姓敬你的,北疆不失,中原百姓就免了一场浩劫,我曾为边军,知道那样的仗有多难打,有多苦,有多残酷,你们......你们没有后援。”

夏侯琢道:“我有,这数年来,黑武屡次南下,支援我的都是宁王。”

裴芳伦一怔。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过北方了,关于宁王李叱,他所知道的信息,大部分是来自于杨玄机那边的人所说,还有当初在朝廷里的耳闻。

“宁王......”

裴芳伦自言自语了两个字,然后就沉默下来。

夏侯琢道:“大将军,你是中原的英雄,你的边军的楷模,晚辈斗胆想劝大将军一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裴芳伦就摇了摇头:“这不仅仅是各为其主的事,你知道的,如果我行事只为自己,我不会在这,我也不会还是楚臣,也许早就撇了这一身甲胄,找地方去逍遥快活,这混沌人间哪还有谁值得我抛头颅洒热血。”

这次轮到夏侯琢沉默。

裴家是大家族,是放眼整个中原都能排进前十的大家族。

裴芳伦这样的人,何来自由?

“喝酒。”

裴芳伦举起酒壶。

两个人又是同时喝了一大口酒,这满满的一壶,两口之后,都已经过半。

裴芳伦问:“黑武人难打吗?你知道,我虽为边军,可是戍守兖州,很少和黑武人打交道。”

夏侯琢点头:“难打,黑武人身材体型都要比咱们中原人占优,力气也大,而且他们生性凶狠,以杀人为乐。”

裴芳伦心中有些震撼。

想想那几次和黑武人的交战,夏侯琢就算有宁王李叱的支援,可是兵力上如何能与黑武人相比?

再加上黑武人天生的优势,这样的仗,打赢一次就是一辈子的骄傲,夏侯琢打赢了不止一次。

“了不起!”

裴芳伦再次把酒壶举起来:“敬你!”

夏侯琢举起酒壶:“敬大将军。”

裴芳伦微微摇头:“我不值得你敬。”

然后将剩下的半壶酒,一饮而尽。

他随手把酒壶扔了,再次于小舟上肃立,然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大楚府兵军礼。

“老边军裴芳伦,给夏侯将军敬礼!”

夏侯琢肃立,回礼:“边军新兵夏侯琢,给老团率敬礼!”

裴芳伦把手放下来,看向夏侯琢微笑着说道:“虽然朝廷那边一直都在说,大楚的边军戍卫边疆抵御黑武,而宁王李叱却在边军背后偷袭,以至于京州 百姓都认为那是真的,可你说的话我就信,边军不骗边军。”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但我们还是要在战场相见,我会拿出来我的全部本事,你也不要掉以轻心,如今我们都不是在对外敌的战场上,我们是在自相残杀......胜负便是生死,我也知道,宁军主力不在此地,你手中怕是连一万人都没有,若我赢了......我会亲自为你立坟。”

夏侯琢点头:“我在战场上等你。”

裴芳伦再次抱拳,然后转身:“咱们回去吧。”

夏侯琢一直看着裴芳伦的小船远去,沉默着,可是人却比在刚刚得知对面领兵的是裴芳伦的时候,似乎放下了些什么。

李叱一直手握着一杆铁标在岸边站着,直到裴芳伦回到了河对岸他才把铁标递给身边亲兵。

夏侯琢的小船回来,李叱伸手扶着夏侯琢跳回岸上。

“备战吧。”

夏侯琢大步往岸上走:“他们会以浮桥和渡船同时进攻,我们要毁他的浮桥,阻止他以优势兵力直接压在岸边。”

李叱看着他,眼神有些心疼。

夏侯琢回头看向李叱:“还在等什么?敌人很快就会进攻,而你还没有当众宣布我为此战的主将呢,所以麻烦你快些。”

李叱使劲儿点了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他可强了。”

夏侯琢一边走一边说道:“他在兖州戍边的时候,没有输过一次。”

停顿了一下后夏侯琢笑了笑:“可我更强。”

李叱问:“胸有成竹?”

夏侯琢道:“他们人多势众轮流上,我们器-大-活-好-够持久。”

李叱:“......”

夏侯琢道:“我可看到了,大营后边的抛石车,我也看到了,你在大营里堆了多少床子弩和排弩。”

李叱道:“你也知道,我是那种穷怕了的人,所以也就是这觉悟了,凡事都要囤的多一些,尽量多。”

夏侯琢想起来李叱在北疆的时候说过那句话......以器换人命,花多少钱都是赚的。

“卓青鳞。”

夏侯琢喊了一声。

卓青鳞立刻过来:“大将军,请吩咐。”

夏侯琢道:“如果我让你的四千人在后队,我的人在前边,你会不会不服气。”

卓青鳞:“会。”

夏侯琢哈哈大笑:“会不服气的话,你想怎么办?”

卓青鳞:“忍着,你是大将军!”

夏侯琢笑的更加欢畅起来,点头道:“那就忍着,带你的四千战兵兄弟到后阵,抛石车和排弩床子弩都交给你,我带我的人做近战。”

卓青鳞道:“尊大将军军令。”

他行军礼,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但我还是不服气,因为我的人才最熟悉敌人。”

夏侯琢道:“如果我打的不够好,你就可以替换我,我的人刚到这,我得让他们知道,在冀州打出来的傲气虽然应该留在冀州,可是在豫州也不能输。”

他回身看向河对岸:“哪怕你们是老唐练出来的兵......别以为我会对你们服气了。”

卓青鳞也笑起来:“明白!”

李叱站在夏侯琢身边,在这一刻,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夏侯琢。

在冀州城里,横行无忌的夏侯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