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最会杀人的女人

不让江山 知白 59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施慈离着还远就看到了钟大树莫名其妙的跪了下去,因为钟大树巨大的身躯遮挡住了视线,所以施慈并没有看到唐匹敌如何出手,他只看到人影晃动了一下,钟大树已经跪倒在地。

他跑到钟大树身边的时候,钟大树看着他,眼睛里都是恐惧和迷茫,那是他留在人间的最后一个表情,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血从指缝里喷涌,这种伤口根本就没办法止血,而且伤的还在动脉位置。

没多久,脸色从青紫到惨白的钟大树扑倒在地,身躯倒下去的时候像是倒下了一座山。

施慈的脸色格外难看,钟大树的实力他知道有多强,当初许家的人往草原上走生意的时候发现了这头凶兽,花费重金把他从那个部族买下来带回大楚。

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钟大树为许家做过很多事,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对手。

正常人在他面前,连一巴掌都接不住。

施慈看着钟大树倒下去,似乎依稀听到了钟大树的内心在怒吼,钟大树在不甘,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死去。

他都没有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就把他杀了的。

施慈转头看向不远处,似乎不见了那个叫李叱的人,明明钟大树是先对李叱出手的,可是现在李叱去哪儿了?

李叱在他头顶。

在唐匹敌击杀钟大树之前,唐匹敌说让李叱去找施慈,擒贼先擒王,这是颠之不破的道理。

李叱却没有直接冲过去,因为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施慈筹谋了这件事,就不会只有表面上这些安排。

如果一个人,让敌人的眼睛看到了的全部,就是他安排的全部,那么这个人的能力一定有限,不算是什么强者。

李叱感觉到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地方,还会有什么预料不到的危险存在,他出现在施慈面前,那个看不到的危险就会出现在他背后。

于是他在第一时间脱离了敌人的视线,借助钟大树的遮挡到了路边,然后迅速的爬上了那棵大树。

这棵树有些特殊,在车队到达这里之前,尧不圣爬到这个树上,准备在这里给李叱致命一击,而在尧不圣爬上这棵树之前,余九龄已经在这里了。

余九龄故意激怒尧不圣把他引走,是因为余九龄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也知道自己的弱势是什么。

他的优势是他很快,他的弱势是他不能打。

余九龄不是没有想过偷袭那个人,可是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杀了对方,如果对方把他反杀了的话,那么谁来给李叱解除危险?谁来给李叱留下信号?

所以他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做判断,也是余九龄的优势。

而他故意把那个人引走不仅仅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手,还因为他在这棵树上给李叱留了东西。

李叱爬到余九龄曾经藏身的位置,伸手往上够了够,抓到了余九龄留在这的那张铁胎弓。

这张弓是虞朝宗带过来送给李叱的礼物,虞朝宗这次到冀州,一共给李叱带来了三件东西,一件是这把铁胎弓,足有四石之力,寻常人连拉开都难。

第二件东西是一件蟒鳞甲 ,看似轻薄,但极为坚韧,寻常刀剑就算是狠狠砍下去,也不可能破开,最妙之处还是在于这蟒鳞甲的轻薄,丝毫不会影响活动,细密的鳞甲也可以阻挡羽箭,当真是一件防身的神器。

第三件,是一把刀。

这把刀是虞朝宗派人穷尽其功,又花费重金才找到,本意是自己留着,可是为了请李叱上山,他来之前决定把这把刀送给李叱。

天下有三皇剑,号称天下宝剑之尊,不明真相者以为三皇剑是剑名,指的是一把剑,不知道那是大楚皇族的三把皇剑。

天下有七名刀,排名第七的名为神首,如今藏于冀州金刀门,除了门主之外谁也不知道刀在何处,连门主都不会轻易将这把刀取出来。

之所以名为神首,是传闻之中持此刀可屠神。

排名第六的名为红袖,已经不知去向,最近几十年都未曾听闻重见江湖。

排名第五的名为山阙,如今在大楚都城皇宫之中,藏于鸣器阁。

排名第四的名为辟野。

排名第三的名为出兰,是七大名刀之中唯一中一把弯刀,传闻是南疆少民以陨铁打造,如今也在大楚皇宫鸣器阁,是当年大楚进剿南疆的时候,南疆族皇不得已献出此刀才能保命。

排名第二的名为巨鱼,传闻这把刀,寻常人根本不能用,奇寒无比,普通百姓若是佩戴此刀,用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染病,不知是何材料打造,江湖传闻是上古神兵。

排名第一的名为惊蛰,至于为什么排第一没人可以笃定的解释清楚,反正江湖里一直是如此传闻,有人曾经追寻真相,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惊蛰曾是周夫子的佩刀。

周夫子的刀,一生都没有拔出过刀鞘,也许当初给七把名刀排名的时候,就是考虑到这是一把君子刀,仁义当先,所以将惊蛰定为排名第一,如今这惊蛰刀,也被称之为君刀,一样藏于鸣器阁。

虞朝宗给李叱带来的是排名第七的神首,藏于金刀门的这把名刀,因为金刀门没落,不得不想用此刀来为弟子们换一个前程,虞朝宗听闻此事之后,派人赶赴金刀门将神首重金购买回来。

不仅仅是金钱的付出,他还安置了金刀门不少弟子,这是金刀门门主的条件之一。

金刀门的没落也很让人无奈,宗门曾经创造出无数辉煌,在冀州江湖上要说金刀门排名第一,那时候谁也不敢反驳,数百弟子奔赴北疆抗击黑武入侵,更是将金刀门的名望推升到了极致。

可是自此之后,金刀门就走了一条怪路,进了一个怪圈,门人弟子,以为官府做事为荣,很多人进入金刀门不是为了学艺,而是为了有门路可以成为锦衣人。

此时这把神首,就在李叱的背后。

李叱伸手将铁胎弓抓下来,他之所以没有带在自己身边,而是让余九龄带来藏于此处,是因为李叱很清楚弓这种武器的用途是出其不意。

你带在身上,还是这样一张巨大的铁胎弓,对手当然会在意。

军队中的弓箭手抗击敌军形成阵列,靠的自然不是出其不意,而是密集杀伤,但若是这种小规模的厮杀,一个藏身于暗处的神箭手,对于己方的帮助有多大可想而知。

李叱第一箭射出去的时候,箭带出去的风把前边的树叶都 扫的剧烈抖动起来。

他的第一箭没有射施慈,是因为他还要留下这个活口。

这支箭带着炸裂的气息从树叶后边飞出来,噗的一声将想要偷袭唐匹敌的一个敌人头颅射爆。

这铁胎弓的力度实在太强,直接贯穿了头颅,而且李叱所用的箭也非比寻常,箭是铁羽箭,正常的羽箭后边是白羽,而和铁胎弓相配的箭是铁箭,箭尾处好像是三排刀片一样,贯穿过去,那伤口之恐怖可想而知。

李叱都被这一箭的暴戾吓了一跳,他只觉得这弓趁手,没有想到威力如此之大。

这张弓射出去的箭,射程比大楚弓箭手标配的弓要远一倍不止。

就在这时候,一块树皮朝着李叱移动过来。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难以察觉,因为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一块树皮。

在李叱爬上这棵树之前,公叔滢滢从马车里下来,她的选择和李叱一样,没有立刻加入战团,而是伸手从马车里抓了一块布出来,闪身进了树林里。

她在寻找机会,可是当她想找李叱的时候,发现李叱已经不见了踪迹。

她把手里的布展开挡在身前,这布的构造极为特殊,离着远看,和树皮纹理几乎相同,她站在那一动不动,就不会有人发现她。

但她发现了李叱,李叱射出第一箭后,那箭的破空之声太响,箭势太凶,树叶都一阵抖动。

于是公叔滢滢朝着李叱这边移动过来,她选择在这棵树的另外一面往上爬,整个身子几乎都被那块布遮挡。

李叱拉弓的声音又遮盖住了她爬上来的声音,让她得以靠近,而且她爬树的声音实在是太轻。

她就不像是一个人,哪怕要杀人的时候,她也能完美压制自己的气息,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也没有任何呼吸上的变化。

在李叱身后,公叔滢滢把布缓缓打开,她面前的那个男人,正在拉开弓要放出去第二箭。

于是公叔滢滢出手,这是最好的时机。

她的袖口里滑出来一根铁刺,只有一尺多长,朝着李叱的后心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远处,唐匹敌在人群之中往来冲杀如入无人之境,在他面前,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一招。

他的出手方式出奇的简单,只有刺,且只刺咽喉。

那根黑色的铁钎在咽喉中迅速的一进一出,然后根本就不会再多看一眼,在血雾喷洒中,唐匹敌又不像是鬼魅,因为他足够光明,他就是这样出手,就在这里,没有一丝一毫的隐藏。

一把刀劈落,直奔唐匹敌的头顶,唐匹敌比对方晚出手,那把刀已经高高举起的时候他的铁钎才探出去,可那把刀刚开始下落的时候,他的铁钎已经刺穿了敌人的颈动脉。

不远处,一个身材不高但是颇为健壮的男人看到了唐匹敌,他手里的刀上有九个铁环,刀动的时候,铁环铮鸣。

他看到了唐匹敌,而唐匹敌也看到了他。

这个人就是风雷门曾经的三当家石苏,他虎吼一声,朝着唐匹敌就冲了过来。

就在这一刻,唐匹敌看到了有一道黑影从树上坠落下来,他怔了一下,因为他看到落地的是李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