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八十五章 我们去讨债

不让江山 知白 821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几根铁钎飞出去,将那四个亲兵的身体穿透。

接应过来的廷尉迅速冲进来,检查那几具尸体,后边的人则立刻把院门关上。

“江陌。”

方洗刀回头叫了一声。

江陌立刻应了一声:“百办,我在。”

方洗刀看了一眼重伤的尚青竹,语气很急的说道:“你们带上尚青竹,保护他离开安阳城,不要走陆路,走水路。”

江陌道:“是,可是你们......”

“我们得留下。”

杜颜道:“孟可狄一死,整个安阳就会乱成一锅粥,那些人会为了争夺安阳大打出手。”

“我们就有机会做更多事,也有机会除掉更多人,最主要的是,我们留下可以接应将军率军南下。”

方洗刀接过去说道:“趁着现在还没有太多人察觉,尽快走,我会让我队伍里的医官也跟上你们。”

按照廷尉军的配置,每个五人队里,就有一人主要学习医术。

别人可能会学习更多种技能,但这个人除了基本训练之外,其余的时间大部分都用来学医。

而他们所学的东西,都是夏侯夫人亲自指点教导。

虽然接受训练的时间说不上有多长,但他们学的本就不是处理什么疑难杂症,主要的是急救。

每一名廷尉军身上的必备五品,其中也包括沈医堂为他们特制的各种药物。

此时此刻,廷尉军中的医官就已经在为尚青竹治疗。

江陌朝着方洗刀他们俯身一拜:“我替我们百办大人,谢谢两位大人。”

“屁话。”

方洗刀一摆手:“快走吧。”

就在一个多月之前,尚青竹派人送回去一封信,告知高希宁,查到了安阳这边确实要有所动作,他会着手解决。

高希宁接到信之后,立刻就想到了尚青竹要除掉的绝不仅仅是那些江湖刺客,尚青竹要解决的是孟可狄。

没有任何犹豫,高希宁把方洗刀和杜颜全都调了回来,让他们星夜兼程赶往安阳。

这两个人带队赶路,比正常的时间少用了三分之一还要多些。

他们进城之后没多久,就根据记号找到了廷尉的所在。

廷尉军,最年轻也最优秀的三个百办,此时都在安阳了。

高希宁曾经说过,廷尉军不能放弃自己的同袍。

方洗刀看着江陌他们将尚青竹带走,又回头看了一眼被他们钉在墙上的尸体。

他看向杜颜,杜颜点了点头。

两个人其实都很清楚,如果是面对面的交手,尚青竹打不过孟可狄,那他们两个也一定打不过。

他们将孟可狄合力击杀,只是因为孟可狄完全没有想到门外还有人在。

孟可狄当时又被尚青竹刺伤,暴怒之下,难免少了些警觉。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孟可狄自信。

“派人送信回去,告诉将军孟可狄已死。”

杜颜道:“安阳军中的将军们,都想上位,我们有很多机会。”

方洗刀笑了笑道:“这样争夺,这个想杀了那个,那个想杀了这个,我们杀了这个杀那个,他们还以为是这个杀了那个,那个杀了这个。”

两个人对视一笑。

二十天后,冀州城。

李叱先接到了方洗刀他们派人送回来的急报,得知孟可狄已死,李叱都十分意外。

孟可狄那样的人,按理说就是李叱将来南下时候最大最坚固的一道屏障。

如果说人生真的是一条路,那么孟可狄就是李叱人生路上的一大块绊脚石。

而孟可狄这一死,也 让李叱不得不改变计划。

李叱规划的南下时间,其实距离还很远,最起码不是一两年之内的事。

安阳城兵力至少五万,又有大江可以依靠,当初羽亲王的大军围攻安阳那么久,还不是无功而返。

羽亲王当时可是拥兵数十万,李叱现在只有四万人左右。

所以李叱才会觉得,孟可狄是将来宁军南下的屏障,很难撬开的那种。

然而孟可狄就这样死了,按照寻常人的想法,李叱此时应该立刻率军南下抢夺安阳才对。

可是李叱却一点都不想。

看起来那是一块美味的肉,实则是一块难啃的大骨头。

“我要出门一趟。”

李叱看向唐匹敌,没说要去什么地方。

唐匹敌却笑了笑道:“那人可正在郁闷的时候,你此时去,未必会有好脸色给你。”

李叱道:“我若是主动去见他,难道还能轮到他不给我好脸色?”

唐匹敌哈哈大笑起来。

他问李叱:“你有把握?”

李叱道:“七八分。”

屋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有些迷茫。

他们谁都没有明白,李叱说的要出门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明白唐匹敌说的那人是谁。

后边的对话,也就更不能理解了。

所以有些时候,余九龄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想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是,其实李叱和唐匹敌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故意这样。

两个人假装很高深莫测的对话,全都是为了装。

而另一个可能......就是自己确实比那俩差的太远了。

余九龄觉得这第二个可能,根本就没有可能,所以只能是李叱和唐匹敌是故意装。

听的云里雾里,余九龄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他问:“当家的,你们说的那人,到底是谁?”

李叱笑而不语。

坐在李叱旁边的高希宁微笑着问余九龄道:“你认识的人中,最装的是谁。”

余九龄立刻看向唐匹敌。

李叱略微有那么一丢丢不服气的问道:“我就不能是最装的那个?”

余九龄道:“在这方面,当家的是只能是第二,老唐实在是......”

唐匹敌看了余九龄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不要注重什么名次,一切虚名都是身外之物。”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看!”

李叱叹道:“行吧,你接着说。”

余九龄道:“第一是老唐,然后是当家的,第三......”

他仔仔细细的想了想,然后试探着问李叱道:“幽州罗境?”

李叱点头:“就是他。”

他起身,一边活动着双臂一边说道:“眼看着就要过年了,百姓们都说过年是年关,年关到了,当然要去找他讨债,哪能欠着不还。”

余九龄都懵了,他心说不是咱们占着冀州吗,按理说这是咱们有点理亏才对啊。

所以如果非要说谁欠债的话,那么也应该是罗境朝着当家的要债。

可是从当家的那自信笑容他就看得出来,哪怕是这样,当家的也能理直气壮的去跟罗境要债。

所以余九龄立刻就又明白了一件事。

要说装,两个当家的也比不过一个老唐,要说不要脸,五个老唐也比不过一个当家的。

所以当家的,才是当家的啊。

隐隐约约的,余九龄觉得自己突然间就掌握了如何做一个优秀的首领的技巧。

“想出去玩 吗?”

李叱问高希宁。

高希宁道:“我倒也不是那么想出去玩,只是狗子和神雕,已经有阵子没有去野地里放放风。”

李叱笑道:“那就放风放到幽州去。”

他看向余九龄:“九妹,你想去不想?”

余九龄兴奋的点头:“想想想。”

李叱道:“那你把狗子放在神雕上,你扛上神雕,咱们准备出发。”

余九龄:“......”

十天后,幽州。

罗境正在院子里练功,这寒冬腊月的天气,他光着膀子,身上的热气肉眼可见。

这也足可见幽州的寒冷,足可见罗境的身体素质。

他在打拳,可他不是寻常的打拳。

在他的左右双臂上,分别吊着一个石锁,每个石锁都是三十斤沉重。

吊着石锁还能保持出拳的角度,速度,力度,这么变态的事,当世没有多少人能做的出来。

这和在胳膊上绑着铁块还不一样,因为铁块不会动,吊着的石锁是来回悠荡的。

他面前是一根木桩,足有腰粗,木桩上已经被打出来两个拳坑,每一拳落下,木屑纷飞。

就在这时候,当值的亲兵快步跑进来,看到罗境后说道:“将军,有客人求见,说是从冀州来的,姓李。”

听到这句话,罗境的那股气突然之间就泄了,两条胳膊垂下来,挂着的石锁掉在地上,险些砸了他自己的脚。

“那个家伙怎么会来?!”

罗境沉思片刻,连连摇头道:“就说我不在,让他回冀州去吧。”

亲兵道:“他若说明日再来呢?”

罗境道:“你就告诉他,我天天都不在。”

亲兵都面露难色,心说这话也不能有人信啊。

罗境道:“你就说我出家去了,此时已经在几千里外的西域,在不知道什么庙门里落发为僧。”

亲兵只好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将军府门外。

李叱听那亲兵说完之后,噗嗤一声就笑了。

他问那亲兵:“你认识我吗?”

亲兵摇头道:“不认识,但是听人提起过,知道你是我们将军的好朋友。”

李叱道:“那你说,你们将军对我很好,我欠了你们将军的东西,我一心想还给他,他却就是不肯要,作为好朋友,我心里会不会很难过,会不会很不舒服?”

亲兵点头:“这......确实是。”

李叱道:“我一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是个实在人,我也是个实在人。”

“既然咱们大家都是实在人,就应该理解实在人的心情,就是不愿意欠着东西不还。”

“我就是来向你们将军还东西的,劳烦你再进去问问他,这东西他到底还要不要了,真不要的话,以后我也就不还了。”

“从冀州来幽州这千里迢迢,我跑一趟也不容易,你再帮我问一声,将军只要说不要了,我也就没必要再来,免得辛苦。”

亲兵哪里想到李叱这话里有坑,只好点了点头道:“我再进去请示一下。”

李叱道:“唔......将军府里有庙啊?西域的?”

亲兵:“这......”

他看着李叱,心说你刚才那句大家都是实在人,是认真的吗?

李叱道:“你告诉罗境,他要是再不让我进去,我就在他这将军府门口敲锣打鼓,说他是个没良心的。”

“你们将军知道,我能讲出来多精彩漂亮的故事,渣男痴女的那种,我原来就是做这一行的。”

亲兵总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将军就是不想见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