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四十章 我快活啊

不让江山 知白 831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半年后。

按照月份来算的话,此时冀州那边是十月深秋,也是丰收的季节。

天气说凉爽,也还带着一丝丝残余的暑气,在农田里收获的人,也一样会累的大汗淋漓。

然而收获的辛苦,比不得收获的喜悦。

凉州城。

这里的十月却已经很冷,地处大楚最西北的边关,在十月初就迎来了第一场雪。

好在凉州城的物资储备丰足,尤其是从前年开始,得冀州那边支援,这里就更加不用担忧什么。

守边关的士兵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心态都好了许多。

在这边有许多在冀州城见不到的小吃,看起来就极为诱人,闻起来会让人流口水。

路边有不少摊贩卖熟食,肚包肉,羊杂,热乎乎的在锅里,买了直接就能吃。

一名什长带着他手下的十来个凉州军士兵,来到一家卖羊杂的小摊前。

围坐下来,什长笑了笑道:“昨日发饷,今日我请你们吃一顿好的。”

他们昨夜里当值,十来个人熬了一个冷夜,肚子里也空着。

这热乎乎的肉在面前摆着,好几个人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起来。

什长是个很精悍的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留着络腮胡,举手投足之间,倒是有些气场。

不过在西北这边戍边的人,无需太久,也会看起来显得更老一些。

二十来岁的人,可能看着都像三十岁的,皮肤干裂粗糙。

这摊位的老板见是几位军爷,连忙招呼。

每个人先来了一碗热乎乎的羊汤,这汤不收钱,送了。

喝着汤,暖流下肚,身子很快就开始回暖。

“老板,你这汤滋味不错啊。”

什长笑了笑道:“一会儿只管上来,吃饱了我给你算钱。”

这凉州城里做生意的人,都念着凉州军的好,若无凉州军在,说不得西域人早就杀过来了。

凉州军在西北就是擎天之柱,对于百姓们来说,也是他们守护神。

老板憨厚的笑了笑,不善言谈,可这干净纯粹的笑容就已经足够。

士兵们议论着前几日的事,听说少将军回来了,可把大将军高兴坏了。

传闻说,少将军回来是要追查什么事,追杀什么人,怀疑此人到了凉州。

那什长叹了口气道:“我虽然还没有见过少将军,可听闻他一身武艺少有人敌,能劳动他这样的人追查追杀的人,想想就知道有多凶悍。”

正说着,有个背着很大行囊的汉子在摊位上坐下来。

他自己坐了一个桌子,看起来脸色黝黑,或许是为了挡风沙,脖子的围巾拉的比较高。

此人身材很高,精瘦,所以显得骨架很大。

他坐下来后朝着老板喊了一声:“来些吃食,肚子饿了。”

凉州军什长看向他,听口音,此人不像是凉州本地的,从衣着上看,风尘仆仆,也不知道是走了多远走到这。

“你从哪儿来的?”

什长问了一句。

似乎这是他们从军之人的警觉,这独行客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那汉子笑了笑道:“回军爷,我是从中原来的。”

什长哼了一声:“中原大了,中原哪儿啊。”

他侧身看着那汉子,手在背后打了个手势,其他凉州军士兵悄悄的把兵器都拿在手里。

那汉子陪笑道:“一个小县城,倒也不远,军爷应该听说过......就在洞阁县。”

什长的眉头皱了皱。

“洞阁县?”

那什长身后的凉州军士兵 站起来,从怀中取了一张纸出来。

他看了看那纸,又看了看那汉子,然后在什长耳边低声说道:“少将军回来,让全城协查的逃犯,就是洞阁县人,叫遏轲摩。”

什长嗯了一声,眼神里闪过一抹杀意。

“你随我们回营里一趟。”

什长起身。

那汉子笑了笑道:“随军爷回营里?只怕你也不敢吧,你把我带到半路上,就会想办法杀了我,然后说我是抗拒执法。”

他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下拉了拉,那是一张像是已饱经风霜的脸。

胡子拉碴,嘴唇有些干裂,因为瘦,所以显得颧骨都有些高。

什长的手去抓桌子上的长刀,眼神里已经满是杀意,他看得出来这汉子的眼神里也已经有了杀意。

“认不出我了吧。”

那汉子自豪的笑道:“我追了你半年,瘦了最少有一百斤,你认不出我也正常。”

他看着那什长:“军爷对洞阁县应该不陌生吧。”

他从怀里取出来一件东西,朝着那些士兵们晃了晃,士兵们随即脸色疑惑起来。

汉子把那东西扔给其中一名士兵,那是一块军牌,然后看向什长。

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洞阁县里有四个孤儿,相依为命长大,其中一个就是遏轲摩。”

他的视线扫了扫那些凉州军士兵。

“是不是名字很熟悉?没错,就是你们刚刚提到的那个逃犯遏轲摩。”

“这个人,是个好兄弟,小时候为了保护其他人,经常打的头破血流。”

“有一天,他要离开村子,跟另外三个人说,我准备去闯荡天下了,等我成为人上人,我就回来接你们,让你们过好日子。”

“他还说,我这辈子在乎的人就你们三个,我不会忘了你们,你们也不要忘了我。”

“后来,他们居然那么巧就遇到了,可是遏轲摩啊担心这三个人毁了他的前程,对三个人动了手,杀了两个,还有一个命大没死。”

汉子一边说话一边把衣服解开,这寒冷的天气中,露出胸膛,胸膛上有小臂长的一道刀疤。

“不陌生吧。”

汉子看向什长:“半年了,我追你半年了,你确实很了不起,居然躲到了凉州军中,还做了什长,如果我没有找到你的话,你可能再过两年就是团率,是校尉,以后就是将军,我和你一起学艺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想要做将军,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将上衣脱下来,赤裸着上身。

原本那一身的肥肉已经不见了,上半身的正面,满是刺青。

那是两个人像。

什长在看到那两个刺青人像的一瞬间,身子摇晃了一下,下意识的后撤,把桌子都撞开了。

他大声喊道:“拿下此人,他就是逃犯遏轲摩!”

汉子也起身,活动了一下双臂。

“一起学艺的时候,我从来都打不过你,我问轩辕先生,是不是我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击败你这样的人,轩辕先生说,若是比试,你永远也赢不了他,若是生死一战,胜负不可知。”

他看着遏轲摩的眼睛说道:“当时我对轩辕先生说,我与他,怎么可能会有生死一战,我和他是兄弟,不如他,我也服气。”

他说到这,忽然双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轰的一声,那桌子直接被砸的碎成一片。

在双拳落下的那一刻,他嘶吼一声:“来战!”

那一刻,双臂上肌肉暴起。

在双臂上皆有刺青,左臂上刺着的是六大将军,右臂上刺着的九大将军!

程无节双眼血红的看着遏轲摩:

“我一人杀不了你,我们兄弟三个,今日就要杀你!”

遏轲摩一把将长刀抽出来:“你阴魂不散!”

这一刀有开山之势,一刀朝着程无节脖子剁了下去。

程无节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大步向前,一拳砸向遏轲摩的脖子。

如果遏轲摩不躲闪,他这一刀一定能砍死程无节,但是程无节那一拳打在他脖子上,他也必死无疑。

程无节左拳的力量有多恐怖,遏轲摩自然清楚。

程无节不畏死,他怕。

于是刀势往回一拉,手肘下沉撞向程无节的胳膊。

他手肘击在程无节的胳膊上,按照道理,这一击自然会把程无节左臂砸的下沉。

可是程无节的胳膊,居然只是微微动了动,这一拳依然打了过来。

遏轲摩大惊失色,脚下发力后撤,长刀再次一扫。

这次程无节下蹲避开,起身的时候,双脚发力,蹬着地面暴起。

还是左拳,朝着遏轲摩的脖子砸过来。

遏轲摩向一侧闪身避开,然后双手握刀朝着程无节的左臂剁了下去。

“我废你左臂,你还能如何?!”

嘶吼中,长刀如电芒落下。

程无节猛的发力向前,还是没躲。

他的肩膀往上一撞,撞在遏轲摩的胳膊上,用肩膀之力把这一刀震开。

遏轲摩的膝盖抬起来撞击在程无节小腹,程无节闷哼一声。

“你永远也赢不了我!”

遏轲摩的刀柄往后一拉,重重敲击在程无节的后脑上。

程无节往前扑倒,摔在地上之后立刻翻滚了一下,遏轲摩的长刀就在地上剁出来一条白印。

当的一声,石板上火星四溅。

程无节起身,晃了晃脑袋,左手又是一拳砸向遏轲摩的脖子。

遏轲摩这次真的怒了。

他避开程无节左拳,一刀朝着程无节的脖子推过去,刀锋在前,这一刀推过去,人头必落。

砰!

在那一瞬间,程无节的右拳轰在了遏轲摩的太阳穴上。

这一拳之暴烈,几乎把遏轲摩的脑袋从脖子上打飞出去。

脑袋没有飞出去,人就飞了出去。

遏轲摩横着落地,眼睛都往上翻了起来。

“轩辕先生教过的,虚虚实实,你看到的强不一定强,你看到的弱不一定弱。”

程无节跨前一步,骑在了遏轲摩身上。

“这是小六给你的!”

砰!

一拳,打的眼眶开,眼球爆。

“这是小九给你的!”

砰!

一拳,打的鼻梁断,鼻子爆。

“他们两个,给你的!”

程无节双手抱拳,坐在遏轲摩身上,好像砸夯一样,朝着遏轲摩的脸上一下一下暴击。

遏轲摩的脑袋被砸的,撞在地上弹起来,又下去,弹起来又下去......

地面开裂。

噗......

脑壳砸瘪,血和脑浆子直接被砸爆出来。

程无节起身,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

“宁王说,报仇的事,他不想让我自己来,他说你是我兄弟,我报仇的时候,心里一定也不会快活。”

程无节再次冲上去,一脚跺在遏轲摩本就已经瘪了的脑壳上。

这一脚下去,脑壳碎裂纷飞。

“我快活啊!”

程无节仰天一声咆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