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零六章 你做过王吗

不让江山 知白 810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傅白雨这样的人,有一万种杀人的手段,也有一万种逃跑的手段。

哪怕是面对武先生那样的绝世高手,他也能惊险脱身。

不要说在豫州之内,就算是整个中原之内,一对一,在武先生手下能全身而退的人,绝对不多。

可是这一次,他大概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被人用如此暴戾的手段击杀,连一句话都没有上来就是杀招。

这是不符合套路的事。

在傅白雨的思考中,就算自己可能会陷入围困之中,对方也不可能直接动手杀他。

他们会想办法把自己抓起来,还要逼问其他同伙的下落,逼问到底还有何等计划。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有机会脱身。

然而他碰到了一个从来都不按照套路出牌的李叱。

另外一边,武先生的院子外边。

天下第四用最快的速度逃到了大街上,往两边看了看,左边隐隐约约能听到马蹄声和脚步声混杂在一起,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往右边冲了出去。

在这一刻他还没有去想,也许这是有人故意在让他选择往右边跑。

他其实也并不是太担心会怎么样,只要他能脱离围困,然后随便找一个民居闯进去,豫州城如此之大,宁王的人再多,想把他翻出来也非易事。

可是才跑出去没多远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注意到大街两侧的店铺屋顶上,不时出现黑衣人。

这些人没有对他出手,更像是在放任他往前跑,或许这还是一种蔑视。

他只能顺着大街往前跑,因为他也确定,黑暗中应该还有许多弓箭手在瞄准他。

跑出去一段之后,天下第四忽然懂了,不是没有人来追,而是这条路是人家划出来的让他专门跑路用的路。

所以没多久之后,他就看到了前边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一辆残缺不全的马车,一个残缺不全的人,还有一个看起来完好无损的人。

李叱就坐在那辆残缺不全的马车上等着,这条路确实是他给天下第四划出来的专用路。

不管天下第四在刚才往其他哪个方向逃,都会被弓箭手瞄准,而且是很多很多弓箭手。

见到天下第四跑到近处,李叱抬起手朝着他摆了摆。

天下第四只好停下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然后就笑了:“原来如此......”

武先生府里的那位宁王是假的宁王,现在面前这个才是真的。

那个假的宁王站在火把前边,他还如实的告诉了天下第四说,我是怕火把照清楚我的脸。

所以天下第四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有些时候你以为自己已经算准了一切,计划的天衣无缝,然后才发现自己是站在别人摆好的棋盘里,连往哪边走,都是别人手指控制的。

李叱问:“杀我手下千办的就是你?”

天下第四摇了摇头,他再次看向地上那个残缺不全的人,然后指了指:“是那一滩。”

李叱点了点头:“我喜欢滩这个字。”

天下第四道:“我不喜欢。”

李叱又问了一句:“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

天下第四道:“不是我的朋友,我朋友不是两半的。”

现在轮到天下第四问一个问题:“是宁王亲自动手杀的?”

李叱嗯了一声。

天下第四道:“杀人杀的这么丑,你真的不适合做一个职业的刺客。”

他问这句话不是废话,自然有目的。

在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往四周看了看,四周居然没有人围上来,所以他猜到了宁王是要亲自动手杀他。

于是他又笑了起来,因为他喜欢自负的人,他这些年杀的最多的就是自负的人。

每个和他动手的人都会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而他不一样,他杀了许多天下无敌的人之后还依然觉得自己是天下第四。

天下第四走向李叱:“既然宁王打算亲自动手,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万一我还能杀了你呢?”

李叱道:“你做过王吗?”

天下第四一怔:“我当然没有做过,所以宁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叱道:“你没有做过王,我教你,你来跟着学如何做,但你大概只能看一次。”

天下第四:“????”

说完之后李叱起身离开那辆残缺不全的马车,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走了。

这让天下第四很诧异,这位宁王殿下,好像没有一步是走在他预料之中。

四周的人不过来,这显然是宁王要亲自动手的信号,可是宁王转身直接走了,那这又是什么信号。

天下第四已经不管这是什么信号了,宁王转身走了,他也转身就走。

他朝着另外一条街掠过去,在跳过屋顶的那一瞬间,天下第四的眼睛骤然睁大。

后边这条街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宁军战兵。

数不清的弓箭朝着半空瞄准,在天下第四出现的那一瞬间,一层羽箭就飞了出来。

天下第四人在半空,左手甩出去一根琴弦钉进不远处的大树,借力荡了出去,在他身后,无数的羽箭撕裂了空气。

天下第四在心里骂了一句......真他妈的。

他现在理解李叱的意思了。

李叱问他,你做过王吗?

他在半空之中荡过,他看到了自己身下的屋顶上,是每个屋顶上,都有身穿黑衣的廷尉。

可是这些廷尉没有一人对他出手,只是站在那目送着他离开,像是在看戏一样。

忽然间天下第四醒悟过来,这不是在看戏......这是在看耍猴,而他就是那只猴子。

可是这未免也太自大了一些。

天下第四心中生出一股豪气,也生出一股傲气,还有一股不服气。

既然宁王你觉得一切已经尽在把握,若此时我在如此围困之中还能脱身的话,那你的脸可能会微微有些疼。

也或许不是微微有些疼,是很疼。

他一抖手,将琴弦收回来,人落在屋顶上后脚下发力,一瞬间就跳到了对面的屋顶上。

这次他的目标是城墙。

对于寻常人来说,不可能爬上那么高的城墙,想都别想。

对于他来说,手里有琴弦在,他只需两三次借力就能到城墙顶部。

任何一个小看他的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就好像当初他小时候被人贩卖到了西域,那些把他当做牛马的人,没有一个死的不难看。

再到后来,那些不拿正眼看压的所谓的西域贵族的少女们,非但死的很惨,也会被他折磨的很惨。

天下第四这样的人,给他留下一线生机,那就是无穷祸根。

他掠过屋顶,前边又是一条大街,毫无意外的,大街上还是密密麻麻的宁军战兵弓箭手。

天下第四这次没有贸然的直接跳出去,看到那些士兵后他先是横向在屋脊上跑动,羽箭铺天盖地而来。

等到第一轮羽箭射完之后,他才将琴弦甩出去,悠荡着飘过了这条大街。

他落在对面的屋顶上,刚站稳,第二轮羽箭又到了,更为迅疾凶狠。

屋顶上噼噼啪啪的声音连成一片,声如暴雨打芭蕉。

天下第四在这一排屋子上快速跑过,他能看到四周的每一条街上,好像都有一条火龙在移动。

这就是王......

一人所指,万千人往。

为了对 付天下第四,宁王李叱可能调集了至少五千以上的宁军战兵。

这个兵力数字,是天下第四目前看到的。

“深感荣幸。”

天下第四自言自语了一句,身形一展,再次掠过屋顶。

可是对面已经没有屋子了,他已经到了最南边,面前是一片空地,对面就是豫州城高耸的城墙。

天下第四眼神里闪过一抹喜色。

他落在空地上快步向前,正在疾冲之中,对面突然出现了一片火海。

空地上火把亮起来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个一个的宁军战兵方阵。

他落地之后,人在空地,无遮无拦。

对面,至少排列着上百家弩车,原来......他可以更深感荣幸。

“我操......”

天下第四骂了一声。

面前,重弩轰然而出。

在无数重弩后边,则是密集如暴雨一样的箭。

廷尉府。

李叱坐在院子里,面前点了一堆火,他手里拿着一个串好的馒头正在慢慢的来回翻转。

余九龄拎着两壶酒过来,在李叱身边坐下来。

李叱看了余九龄一眼,笑着问道:“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现在不是咱们两个在这,还有几个人也在,你只有两壶酒,那怎么分。”

余九龄想了想,问:“是我们朋友吗?”

李叱道:“不是,什么人都行。”

余九龄道:“一壶酒给你,剩下一壶酒放在桌子上。”

李叱:“就这样?”

余九龄道:“嗯,就这样,剩下的客人谁想喝就自己伸手,但只要伸手我就呲牙。”

李叱:“......”

余九龄笑起来,拿起一串馒头也在火堆上烤起来。

就在这时候,高希宁带着武先生的妻子苏小苏从屋子里出来,两个人在屋子里已经聊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有些憋闷,索性也到院子里来了。

高希宁问:“有没有消息回来?”

李叱摇头,然后把手里的酒壶递给高希宁。”

高希宁看了看另外一个酒壶,李叱也看向那个酒壶,余九龄呲牙。

高希宁问李叱:“你问过九妹那个客人多但只有两壶酒,应该怎么分的问题了吗?”

李叱点了点头:“问了。”

高希宁道:“九妹怎么回答的?”

李叱指了指在呲牙的九妹。

高希宁轻叹一声,看向九妹语重心长的说道:“下次有人再问你这样的问题,你就反问他......没有酒杯吗?”

余九龄楞了一下,然后看向李叱呲牙。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从外边有一队廷尉军的人快步进来,到了大院里就在李叱他们面前列队,同时俯身行礼。

在他们后边,几名廷尉军千办随后-进来,他们几个手里抬着一块布。

李叱扫了一眼后问:“人抓着了?”

廷尉军千办方洗刀回答道:“不算抓着了,只能是......勉强算捡回来了。”

李叱楞了一下,忽然间就醒悟过来,他起身走到那几名廷尉军千办抬着的布旁边,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扭头不看了。

高希宁和苏姑娘也要过来,李叱摆了摆手:“别过来了,不好看。”

何止是不好看。

不要说一个人,就算是一头巨象,被那么多重弩和数不清的羽箭轮一次的话,也会是这样的难看,况且还不是轮了一次。

论......

假如一支箭可以刮掉一小块肉,那么把肉刮干净需要多少支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