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零一章 明谋

不让江山 知白 794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

中年男人坐在刑房里,没有上枷锁,也没有被用刑,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凳子上,还不时往四周打量一下。

在他的身后的墙壁上,挂着一些他没有见过的东西,猜着大概是什么稀奇的刑具。

他被带到这间刑房里已经至少有半个多时辰,没有人来过,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如何应对。

想来想去,发现想了也没多少意义。

看看张汤对付山河印的人有多狠厉,就知道宁王李叱的态度如何。

启用张汤的时候,宁王遇到了多大阻力可想而知。

他手下的那些文武官员,都会觉得这是儿戏。

如此重要的差事,却交给一个毫无经验且年纪轻轻的店小二去做......这不是儿戏是什么?

可是谁又能想到,宁王在这件事上的心思有多不留余地。

唯有张汤这样的人,才会把事情做绝。

换做宁王手下任何一个官员,哪怕也是一样的寒苦出身,也绝对不会如张汤这样一路泼血的查案。

就在想着这些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

中年男人抬起头往外看了看,阳光先进入他的眼睛,让他有些恍惚。

门外的人似乎是站在那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迈步进来。

等中年男人适应了光线,他才发现面前坐着的居然是受了重伤的张汤。

所以他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不愧是张大人。”

张汤摆了摆手,门外的守卫随即将屋门关好。

他身上缠着绷带,挂着一条胳膊,但是看得出来,他又换了一身崭新的官服。

那黑色的锦衣上,纹理流转,犹如暗涌。

“你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你,这似乎有些不公平。”

张汤看着他说道:“不如先介绍一下。”

中年男人笑起来:“还是算了吧,千办大人不认识我最好不过。”

张汤点了点头:“按理说确实如此,如果知道你是谁了,就会在你身上继续挖,不知道你是谁,死了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中年男人笑道:“正解。”

张汤问道:“名字总可以说吧,我猜,根据你的名字应该查不出什么。”

“是啊......根据我的名字,确实查不出什么。”

中年男人看了看张汤那张还带着些稚嫩的脸,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少年,怎么会有那么狠厉的心。

说完这句话后他沉默下来,似乎没打算告诉张汤他叫什么。

张汤看着他说道:“你可以调动一千多人手,如此大规模的动作,如果不是山河印中地位极高的人,绝无可能做到。”

“慕风流在芦县控制票号,周掌柜只是他的手下,而百办早云间的家里生意,十之七八也是慕风流在幕后主使,他游走于冀州治下,从这一点可以推测出,最起码在冀州之内,慕风流的地位也很高,但从之前的事来看,你可以随意调用他。”

中年男人笑了笑,还是没回答。

张汤继续说道:“慕风流死在早云间剑下,一剑切掉了他的头颅......是不是有些太轻易了?”

中年男人想了想,回答:“我远远的看着,虽然不知道当时说了些什么,但看到了发生了什么,在那种情况下,慕风流被偷袭而死,也是情理之中。”

张汤摇头:“不对。”

中年男人问:“何处不对?”

张汤道:“芦县距离岑州至少九百里,芦县票号的生意是慕风流用手段收了的,岑州,早云间家里的票号也是慕风流用的手段。”

中年男人问道:“

这又有何不对?”

张汤道:“从这一点可以推测出两件事,第一,冀州票号生意,慕风流就是背后的推手,早云间家里的事,是在十二年前,芦县的事,是在两年前,周转千里,翻云覆雨。”

他往前压了压身子:“一个习惯了躲在幕后主使别人做事的人,为什么这次会那么草率的亲自现身?”

“最起码在十二年间,他做过很多事,每一次都是事成就身退,绝对不会让自己出现在台前。”

“然而这一次,就算是为了拉拢我,为了拉拢早云间,他也不应该自己现身。”

张汤再次往前压了压身子,看着中年男人的眼睛说道:“十几年来,一直都躲在后边,突然之间到了最前边来,然后还那么轻而易举的被人一剑杀了......不合理,对不对,慕风流。”

中年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他忽然笑起来,似乎笑的很畅然。

“果然了不起,难怪宁王会如此重视张大人。”

中年男人笑过之后点头道:“是啊......如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出现在危险的地方,哪怕早云间的那反手一击确实防不胜防,换做是谁都意料不到,但一个合格的谋略家,是不会给对手有这样致命一击机会的。”

张汤缓缓吐出一口气。

“陆陵人慕风流。”

中年男人抱拳:“见过张大人。”

张汤问:“你应该是有脱身之策吧?”

慕风流摇头:“没有。”

他有些遗憾,也有些自责的说道:“我就没有去想,自己会被抓住,而且还是自己赶着车把自己送到廷尉军衙门里来。”

他自嘲的笑了笑:“略微有些丢人。”

张汤摇头:“我不信,你一定是有脱身之策。”

慕风流问:“既然大人推测我有脱身之法,为何大人不让手下把我绑起来?”

他看了看自己:“如此宽待,我都有些愧疚。”

张汤问:“何来的愧疚?”

慕风流笑道:“我可是重犯,要杀张大人,虽然没成功,但杀了至少两百名廷尉军黑甲,这样的重罪,还是在廷尉军中,我以为自己会先被打个半死,然后再上刑罚。”

慕风流道:“张大人却没有这样做,所以我才觉得愧疚,要不然......还是先用刑吧,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

张汤看着他,沉思了好久。

慕风流一直都在等着张汤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张汤在沉默良久后,忽然起身。

“好好歇着。”

说完这四个字,张汤转身离开。

慕风流看着张汤出门而去,眼神里有些疑惑。

不久之后,廷尉军都廷尉的书房中。

高希宁坐在主位上,李叱站在窗口看着外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张汤把刚刚见过慕风流的事说了一遍。

他看向高希宁道:“都廷尉大人,我怀疑此人有故意被抓来的心思,但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故意被抓。”

高希宁问道:“故意被抓?如果不是我们的人及时赶到,你们就都会死在芦县,这算是意外。”

张汤道:“确实算是意外,慕风流的第一目标是逼迫我成为他们的人,不成功则执行第二目标,杀了我......但我怀疑他还有第三目标,那就是一旦出现意外,他就借机被我们抓住。”

李叱回身看向他:“你推测是什么?”

张汤摇头:“完全没有头绪,或许......他是为了见到宁王?”

李叱道:“他是想说服我?”

张汤道:“这是臣下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

李叱又问:“你断定 他是故意被抓?”

张汤道:“没有证据,但臣下感觉如此。”

李叱道:“那我就去见见这个人。”

张汤摇头:“臣下再想想,给臣下三天时间。”

李叱思考了片刻,点头:“也好。”

高希宁起身:“还是我先去见见他吧。”

李叱看向她,她笑了笑道:“无妨,先让人把他绑的结实些,我再离得远一些。”

李叱道:“你在门口问话,我在门外。”

高希宁嗯了一声:“如果他真的是故意被抓,一定有很大的图谋,不搞清楚,隐患巨大。”

不多时,刑房。

正在闭目养神的慕风流被开门声打扰,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进来几名廷尉,手里拿着锁链。

在看到这些的时候,慕风流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知道,会有大人物来见他。

廷尉把他绑的结结实实,四名廷尉抽刀,四把刀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样的阵仗,最起码然他确定了一件事......要见他的人,很重要。

所以他笑。

有廷尉在刚一进门的位置放下一把椅子,然后退了出去。

高希宁迈步进门,在椅子上坐下来。

看到她,慕风流就笑了。

“一定是都廷尉大人吧,果然与传说中一样。”

他笑道:“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在门外一侧的李叱听到这些话微微皱眉,心里想着......他妈的,得记下来。

高希宁笑道:“夸我,我也不会带你见宁王。”

慕风流道:“都廷尉大人,为什么觉得我是想见宁王,而不是想见你?”

高希宁微微皱眉。

慕风流道:“廷尉军是都廷尉大人一手所创,古往今来女中豪杰,也不过如此了......我想见的,正是都廷尉大人。”

高希宁道:“那你想说什么?”

慕风流道:“也没有特意想说的,只是想看看,四页书院高院长视若掌上明珠的孙女,为什么会看上宁王。”

高希宁眼睛微微眯起来,仔细思考这些话中是否隐藏着什么含义。

慕风流道:“我一直都有听闻,都廷尉大人是当世少见的聪明女子,聪明到,在四页书院的时候就看出来宁王绝非凡人,那时候能看出这些的,可不多。”

他缓了一口气后说道:“我算算......那时候待宁王不错的有谁?夏侯琢,嗯......燕青之燕先生,唔......刘英媛,还有谁?”

他停顿了一下,笑起来:“还有四页书院的院长大人,他老人家虽然表面上看宁王不顺眼,但暗中一直都很关照。”

慕风流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笑道:“对了,我在你还小的时候,见过你,大概也就二三岁?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见高院长的时候更早一些,大概是他离开都城回冀州创办四页书院的时候。”

他往前挪了挪,似乎不在意脖子上架着的四把刀。

“那时候高院长说,想创办四页书院,为冀州培养人才,为大楚储备贤良,可是没钱,没钱怎么办事......”

他笑的有些淡淡得意。

“要不然,都廷尉大人请高院长过来见见我?”

慕风流往后靠了靠:“如果高院长来了的话,应该会吓一跳,如果燕先生来了的话,也会吓一跳,四页书院里很多人见到我,都会吓一跳。”

“为宁王储备了这么多的贤才,如今已有许多人为宁王治理地方,我也很高兴,毕竟四页书院建起来,我算得上居功至伟。”

他看向门外:“对不对,宁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