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九十七章 战争女神

不让江山 知白 755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身上的血多到他每一个动作,都会把血珠儿挥洒出去。

面前的黑武力士比他高大比他强壮,可是在他这样的绝对暴力之下,也根本难挡一击。

李叱挡住一座攻城坡道,夏侯琢挡住了一座,而边军和宁军的将领们,则拼死挡住了另外三座。

此时坡道上的血,好像河流一样往下淌,长达几十丈的坡道,都是血液在流淌。

“火油来了!”

李叱身后有人沙哑着嗓音的喊着:“宁王请退回来!”

李叱听到喊声之后一脚踹在面前黑武力士的身上,借助这一脚之力向后倒翻回来。

他刚一落地,身后的亲兵将油罐往坡道上砸了过去。

一个一个的油罐在坡道上砸碎,火油混合着血液往下流淌。

一名黑武力士对李叱紧追不舍,挥舞着狼牙棒几乎要跨上城墙,李叱伸手拿过来一个油罐直接砸在那力士脸上,瓦罐在脸上爆开,火油洒了那人一身。

数不清的瓦罐碎片,被这暴力的一扣,扎进那黑武力士的脸上。

李叱再一脚将那黑武力士踹出去,黑武人庞大的身躯都离地而起。

“点火!”

李叱喊了一声。

火箭和火把往坡道上不停的释放,那个刚刚被李叱一脚踹飞出去的黑武力士,仗着皮糙肉厚居然没有重伤,挣扎着起身,一支火箭飞过来,正中他的眼窝。

火在他脸上燃烧起来,眼窝里的火最是夺目。

片刻之后,这个黑武力士就变成了一个火人,被烧的哀嚎着转身想往回跑,他脚下跑过的地方,脚印燃烧起来,很快就跑出去一条火线。

坡道上的黑武士兵逐渐被火吞噬,后边的人一时之间不敢再靠近。

“箭!”

李叱大声喊着:“放箭!”

宁军弓箭手趁着这个机会,将羽箭密密麻麻的放了出去,火中那些扭曲的黑武人,被乱箭放翻。

随着火油往下流淌,火也在往下漫延,没有见过这一幕的人,也许永远都理解不了流动的火是什么样子。

城墙外边,黑武人的中军队伍里,知莫然看着这样的局面眉头紧皱。

坡道的办法是他想出来的,本以为可以一举攻破北山关,可是那些中原人的反抗决心和拼死的意志,让他也不得不为之动容。

仗打到这个地步,其实双方都不可能有什么退路了。

“继续往前攻。”

知莫然大声吩咐道:“咱们的攻城天梯上铺了盾牌,他们的火不会把天梯烧坏!”

他看向经洛夫手下的一个将军,此人名为契克,是南苑大营中一员勇将。

有的人天生就是帅才,有的人天生就是勇士。

契克就是典型的黑武勇士,有着高大雄壮的身躯,有着嗜血暴戾的性格,还有这天生神力。

在赤柱琉璃帐下,他本就是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因为此人的勇武,知莫然担心战事之中会有什么危险,特意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做了亲军护卫。

“契克!”

知莫然喊了一声:“你带人上去,把衣服脱了,每个人都带上去一包土,用土把火扑灭。”

契克立刻就答应了一声。

如他这样好战之人,早就迫不及待的想上去了,尤其是看到往日对他不错的将军经洛夫被杀,他的杀意几乎压都压不住。

他恨不得飞上去,一刀一个将那些该杀的中原边军全都砍死。

此时听到知莫 然下令,契克大步就冲了出去。

带着他手下的队伍,把皮甲都脱了,也把里边的褂子也脱了,这些人双手捧土,动作迅速的用衣服把土兜起来,然后加速往坡道那边疾冲。

“都他妈的给我让开!”

契克嘶吼一声,一把将面前挡路的黑武士兵推开。

他那般力气,被推开的人几乎都是横着飞出去的,摔在地上好一会儿都没能站起来。

而被推飞出去的,居然还是一名雄壮高大的黑武力士。

契克带着的人冲上坡道,把兜着的土往坡道上面倾倒,他们人多,竟是硬生生用这样的方法把火给压制了下去。

“我的盾兵上来!”

契克大声喊了一声。

在他身后,一群举着一人高巨盾的士兵立刻结阵,他们组成盾阵往破道上进攻。

巨盾可以完全挡住他们的身体,队列中间的士兵把盾牌举起来挡住头顶,形成了一条铁甲长龙一般的阵列。

宁军的火箭打在盾牌上噼噼啪啪的响着,火星四溅,可是却没办法破开盾阵。

李叱回头喊道:“抬滚木!”

士兵们转身把放在城墙角落处的滚木抬了上来,顺着坡道往前滚。

可是坡道上的尸体太多了,第一根滚出去的木头没走多远就被尸体卡在那。

“继续!”

李叱不管滚木能不能放下去,还是不断下令继续往下放。

滚木虽然不能撞开黑武人的盾阵,可是堆积在坡道中段,黑武人的盾阵就没法顺利过来。

在盾阵中的契克透过缝隙看了看,前边的滚木堆积,他们的队伍过不去。

“把木头搬开!”

契克大声下令。

盾阵的前边打开,士兵们蜂拥而出要把堵着的滚木扔下坡道,就在这一刻,等着盾阵开门的宁军弓箭手整齐的把羽箭放了出去。

这种集中火力的攒射,羽箭密集的程度令人头皮发麻。

黑乎乎的一片羽箭过来,像是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霸道的拳头。

打开盾阵冲出去的黑武士兵,一瞬间就被羽箭全都射死。

盾阵受阻,前边是堆积的滚木和他们同伴的尸体,一时之间也不可能迅速上去了。

可是此时,大量的黑武士兵也已经攻到了城墙下边,一架一架的云梯竖立起来。

因为大部分防守兵力都被攻城破道牵扯,以至于大规模的黑武步兵攻到近处。

此时,云梯竖起来,靠在城墙上,黑武人嘴里叼着弯刀手脚并用的迅速往上爬。

“箭!”

夏侯琢嗓子都喊的劈开了似的,声音像是烧裂的干柴,火苗在干柴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宁军士兵和楚国边军士兵们,拼尽全力的阻挡。

十几个人合力用长长的挠钩,才能将一架云梯推开。

长长的云梯往后翻倒出去,云梯上的黑武士兵吓得纷纷跳落,有的人砸在下边的士兵身上,有的人则直接摔在地上骨断筋折。

这是从开战以来,最为惨烈的一场厮杀。

不管是城下的黑武人,还是城墙上的宁军,伤亡的数字都在迅速的扩大。

“传令兵!让预备队上来,马上让预备队上来!”

夏侯琢见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他朝着四周呼喊,可是喊着的时候才发现,传令兵就死在他身边不远处。

那个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脖子上中了一剑,也许是因为血已经几乎流干,所以那张脸 白的吓人。

就在昨天,这个年轻人还笑呵呵的对夏侯琢说,等这一仗打完了,就去找个媳妇,不然的话年纪轻轻的万一战死了,连女人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

夏侯琢当时还在说,这一仗打完了,就给他放个特假,让他回老家去成亲生子。

年轻人哈哈大笑着说,将军你别取笑我了,哪有那么容易娶上媳妇的......

笑着笑着,就沉默了,脸上有些悲伤。

“我们村子里的人都逃了,闹匪乱的时候逃的,我爹娘也不知道逃去了什么地方,连个消息都没有......我来北疆之前,爹娘给我找媒人说过一个媳妇,结果人家一听说我要来北疆当兵就不乐意了。”

他苦笑道:“其实我不怪人家,人家说的在理......媒人回来说,不是看不上你小伙子,是因为你去北疆那种地方,生死不定,总不能让人家小姑娘和你成亲了,没多久就变了寡妇吧......”

当时夏侯琢很生气,可是又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此时此刻,他看着那个年轻人倒在地上,脸色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而那双眼睛却依然睁着,仿佛在看着天空。

就在这时候,高希宁从城里上来,她看了看四周的战况,脸色也有些发白。

她再强大也是一个小姑娘,她只是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去害怕。

她喊了一声:“谁懂得吹角?”

余九龄喊了一声:“我会!”

高希宁点头:“带上号角,跟我上去!”

她抬起手指了指城门楼的最高处。

两个人找来梯子爬上城门楼的楼顶,高希宁站在最高的地方,手里拿着一面烈红色的战旗。

她看着城墙上到处都在厮杀的惨烈战况,深吸一口气,然后对余九龄下令:“吹角,让预备队上城!”

余九龄随即吹响了牛角。

城墙里边,等待着军令的边军将军听到号角声,立刻就喊了一声:“跟我上去!”

士兵们从城里的上城坡道往城墙上跑,将军顺着号角声,看向那最高的地方,于是看到了那个犹如战争女神一样的姑娘,将那面烈红色的战旗指向一个方位。

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一招手:“跟我来!”

第一支预备队上来,在高希宁战旗的指引下,往兵力缺损最严重的地方支援过去。

高希宁再看,另外一侧也已经出现了缺口,立刻喊了一声:“再吹,让第二支预备队上来。”

余九龄立刻吹响牛角,后边递补上来的预备队刚刚到达位置,听到号角声就立刻冲了上来。

他们也一样,在上城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站在最高的地方,用烈红色战旗指引着他们方向的女孩。

这是无比危险的事,因为在如此的暗夜之中,为了让预备队上来的时候看到自己,高希宁让跟上来的廷尉军士兵,在四周点亮了一圈火把,把她照亮。

在那一刻,每个看到了那舞动战旗的少女的人,心里忽然间都安静下来。

他们看到了光芒在那少女身边释放,而那烈红色的战旗,则是如同神辉一样的指引。

“杀!”

第二支预备队冲了上来,迅速的把缺口的位置补上。

云梯在不断的靠上城墙,而宁军士兵们在不断的把云梯推倒下去。

当最浓的黑暗被逐渐出现的光照亮的时候,人们才忽然发现,竟然已经天亮了。

人们也才忽然发现,阴云消散了。

在刚刚升起的朝阳下,金色的光芒洒在城关上,这仿佛是一幅泼血而成的绝世名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