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送礼物

不让江山 知白 72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谢怀南在很多人眼中,都是谦谦君子和翩翩公子的最完美的呈现。

他在谢家有着那么高的地位和权势,可他却从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和他大哥谢怀远不一样,谢怀远是那种不怒自威的人,下边的人别说见到他,想到他都会有些惧意。

谢怀南不会因为下人的身份就摆出一副冷面孔,也不会因为另外一个人高贵就看起来卑躬屈膝。

如果人真的是神一个一个捏出来的,那么神在创造他的时候,一定更为尽心。

谢家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知道,决策者是大哥谢怀远,可没多少人知道,几乎所有决策,谢怀远都要征求谢怀南的意见。

因为谢怀南不会让人知道这些,如果知道了的话,会影响他大哥在众人心中的地位。

他从来都不会做出任何让人觉得不适的事,每个和他相处的人,都会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比如,有一次,谢家的某个下人回自己家路上想买回去些糕点孝敬母亲,称好了之后才发现钱没带够。

正巧谢怀南遇到,他没有用银票,没有用银锭,而是和身边人要了些碎银子装好。

走过去递给那个下人说,今日府里发工钱,你急着回家看母亲,连工钱都忘了领,我一路追来可是追的辛苦,若不是你停下来买东西,我可能还要追到你家里去,这样真好,我少走了许多路。

放下钱袋,说一声替我向你母亲问好。

若只如此的话,下人还会觉得有些窘迫。

可他不会马上离开,而是用一种很好奇的语气问:“我可以尝尝吗?”

下人连忙打开已经包好的糕点,这种粗制的东西,谢怀南在家里自然见都不会见到,也不会吃到。

但他会真的拿起来一块,尝一口,然后就眯着眼睛笑起来,对下人说:“以后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一定记得告诉我。”

吃着糕点,笑着告辞,这就是谢怀南的为人。

他不是装出来的样子,他是真的对每个人都有一种诚意。

所以此时此刻,坐在沈医堂的客厅里,他朝着给他上茶的小伙计笑着致谢的时候,沈如盏都觉得有些意外。

“谢先生这次来,是要谈生意?”

“是的。”

听到沈如盏问他,谢怀南郑重的说道:“天下药材,许多品种只出自蜀州,谢家与蜀州马帮有生意上的往来,若是沈先生需要蜀州那边的药材,我们可以代买。”

“代买?”

沈如盏笑起来,代买这两个字很有意思。

做了这么多年的药材生意,沈如盏自然知道蜀州那边药材的种类和品质有多好。

而且,确实有许多种药材,只在蜀州那十万大山中才能找到,其他地方都没有。

谢怀南继续说道:“是代买,不是我们买了卖给沈医堂,药材原价进来的,沈医堂按照原价结算,不过人工和消耗,也要算在里边。”

他看向随从:“把册子拿过来。”

手下人把带来的册子双手递上,谢怀南接过来,双手递给沈如盏:“这是蜀州那边药材的名录,这些年谢家也会做一些药材生意,进价多少,都在册子上,沈先生可先过目。”

沈如盏接过来册子后打开看,没多一会儿就确定,这药材的进价公道的让她吃惊,比沈医堂去蜀州那边采买还要便宜至少四成。

想想看,这四成就是马帮的缘故。

沈如盏微笑着问道:“这可不是生意,这是人情。”

谢怀南摇头:“这不是人情,这是礼物。”

他很认真的说道:“我便直说了,谢家打算在豫州开办一家票号,想邀请沈先生入股。”

沈如盏问:“以谢家的财力,为何想让我入股,票号这种生意,不合伙比合伙要好做的多。”

谢怀南道:“代买药材是给沈医堂送的礼物,票号是给宁王殿下送的礼物。”

如此坦承,倒是让沈如盏更为吃惊。

谢怀南道:“谢家会预存在票号里三百万两银子,这是本金,至于票号的生意做的如何,就需要请沈先生在其中监管。”

沈如盏明白了。

谢家要给宁王送银子,直接送过去的话显得多不漂亮。

票号放在这,三百万两银子是只是前期的本金,票号赚了多少银子,都是宁王的。

钱,可以生钱。

有这家票号,大股东是沈医堂,不管沈医堂是不是真的拿银子入股,这豫州之内那么多商人看着呢,也会立刻往票号这边靠拢过来。

如此一来,谢家用三百万辆银子带个头,做个表率,短期之内,就可能汇聚起来千万两之巨。

这笔银子当然不能直接拿走去用,这是宁王的备用资产,一旦遇到了什么困难,这笔银子就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谢家的人,头脑确实不一样。

沈如盏道:“这样的大事,还是应该请示宁王的好。”

谢怀南道:“我昨日去过宁王府里,恰好王爷不在,所以我就先来寻沈先生商量,若是沈先生觉得可行,谢家这边就把东西都准备好。”

沈如盏嗯了一声,问:“那这票号,是哪位任大掌柜?”

谢怀南回答:“我。”

这个,就更有意思了。

把谢家的二号人物固定在豫州,三百万两银子算什么?票号算什么?

这个,才是谢怀南想让让沈如盏转达给李叱的诚意。

以后谢怀南就不会离开豫州了,他不走,谢家就算是绑在了宁王的船上,不打算下去了。

与此同时,京州,海城。

天命军六七十万大军已经在这驻扎了数月之久,和朝廷那边的谈判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这个冬天又冷的出奇,所以杨玄机也只能是熬着。

等到来年春暖之后,再审时度势,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打。

如果和朝廷那边的谈判最终是他想要的结果,那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宁王李叱。

不把这后顾之忧解决掉,杨玄机都不敢尽全力攻大兴城。

“主公。”

刚刚从荆州逃回来没有多久的裴崇治快步走进书房,俯身道:“荆州那边刚送来的消息,谢家......叛了。”

坐在书桌后边的杨玄机猛然抬起头,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

“谢家叛了是什么意思?”

杨玄机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难不成除了谢秀和谢狄之外,谢家还有谁投靠了过去?”

裴崇治道:“是整个谢家。”

杨玄机手里拿着的书册微微颤了一下,然后他啪的一声把书册扔在桌子上。

“谢怀远是想干什么?”

杨玄机眼神里已经有了若隐若现的杀意。

片刻之后,杨玄机忽然看向裴崇治:“你们裴家和谢家向来走的亲近......”

裴崇治不等他把话说完,连忙俯 身道:“谢家走了错路,裴家不会也走上错路。”

杨玄机在心里松了口气。

要说到这中原之内,实力强大的世家大族,谢家可排进前五,裴家都要稍稍逊色一些。

再算算以前能排在谢家之前的,杨氏皇族不算在内,王家的态度有些不坚定,他们向来都是左右下注,不到关键时候不会做出选择。

此时看着,王家似乎还更偏向于朝廷那边,可也只是要做一个忠臣的表象出来而已。

曹家已经投到李叱那边去了,宇文家被衰败,长孙家隐忍。

“你怎么看?”

杨玄机问。

裴崇治道:“家里也送来消息,说谢怀南亲自去了豫州,应该是去和宁王李叱谈条件了。”

杨玄机很明白,谢怀南亲自去了,那就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裴崇治继续说道:“谢家是觉得有本钱可以要挟主公,若是不加惩治,他们会更无顾忌。”

杨玄机问:“如何惩治?”

裴崇治回答:“以臣下的想法,这个冬天,京州这边并无战事,可以让大将军杨丁方率军十五万回荆州,与大将军安暖汇合,给谢秀施压。”

杨玄机听到这,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

裴崇治继续说道:“谢家的根基之地在荆州,谢秀投降,谢家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王爷分兵过去,回荆州只需月余时间,两位大将军合兵之后,一路牵制谢秀,一路直扑谢家的族根之地庭阳。”

杨玄机缓缓点了点头:“只要大军围困庭阳,谢家还能怎么样......另外,既然要敲打,就敲打的重一些。”

他看向裴崇治:“你安排人去豫州,把谢怀南给我抓回来,若是抓不回来活的,就把死的带回来。”

“是!”

裴崇治俯身。

杨玄机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地上的草,风一吹就跟着摆,要向让草不摆了,就把一部分草连根拔出来,压在剩下的草上边,弯了腰,也就不摆了。”

裴崇治俯身道:“臣下明白,臣下这就去调派人手。”

杨玄机道:“去吧,别拖的太久,拖的久了还会让谢家的人以为,我不敢把他们怎么样。”

豫州城。

沈如盏把谢怀南的话原原本本的告知李叱,李叱听完之后忽然觉得这个谢怀南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沈如盏道:“谢秀说过,谢家的事,看似是谢怀远做主,实则是谢怀南给出判断,谢怀远再做决定,既然谢怀南来了,所以谢家的态度倒是不用怀疑。”

李叱点头:“票号的生意就做了吧,另外......谢家做的不是私-盐生意吗,告诉他,他卖什么价格,宁军采买,就按照什么价格收。”

另外一边,谢家的老宅。

谢怀南洗了把脸,然后走到院子里给荷池里的鱼儿喂食,谢七兮在不远处摆了个桌子,给谢怀南泡上茶。

她问:“这事应该能成吧?”

谢怀南笑着说道:“如果过两日有人来,说宁军的用盐以后会从我们谢家这边采买,就是成了。”

谢七兮一怔。

谢怀南道:“你现在明白为什么要办个票号了吗?送礼物,哪有那么简单的。”

谢七兮仔细想了想,恍然大悟。

先和沈医堂联手办个票号,然后以票号的名义从谢家采买食盐,用谢家自己的银子买谢家自己的东西。

这样送礼物,是不是更有诚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