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三十六章 易容之术

不让江山 知白 682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个自称老七的人前后说了两次你不过如此,可是李丢丢会在乎吗?

他是真的一丢丢都不在意啊。

长眉道人经常对李丢丢说的话就是......谁说什么你都在乎,那就会有更多人来和你说什么,因为你在乎啊,那些不在乎的人,谁会愿意去找他嚼舌头根子。

心肠好的总来说些什么没关系,心肠坏的人总来说些什么,装作关心你的样子,实则是想看你笑话。

拨弄是非,大抵如此。

“你住哪儿?”

老七问。

李丢丢摇头:“不想说。”

老七一怔,心说这个少年倒是也算直率,连个借口都不找,直接给了他一句不想说。

他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后,用他自己觉得已经很耐心的语气说道:“我是奉我大哥之命前来保护你的,你不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我就没有办法护你周全。”

李丢丢道:“谢谢。”

老七又怔了一下,他觉得这个家伙真的很难沟通,他原本就是个不愿意与人沟通的人,觉得累,此时李丢丢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句谢谢,别的还是没说,他更觉得累。

“谢谢是什么意思?”

他问。

李丢丢也用很耐心的语气回答道:“谢谢一般有两种意思,一种是单纯的表示谢意,一种是委婉的表示谢意。”

燕山营的七当家是什么性子?任何他觉得烦的事他都不管,任何他觉得烦的人他都不理,现在他觉得面前这个少年很烦。

因为他觉得这家伙刚刚说了一句废话,要多废有多废的话。

“我是来保护你的!”

七当家又重复了一遍,并且加重了语气。

李丢丢还是那两个字。

“谢谢。”

说完后转身就走了。

七当家看着那家伙远走的背影,忽然间明白过来,原来人家的意思确实挺委婉了,没直接说我不需要。

如果是以往的话,七当家早就一甩手走了,你爱需要不需要,不需要正好。

可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大哥交代他做的事,大哥交代的事他从来都没有做的不好过,而且大哥还说,那是救命之恩。

七当家沉默了片刻,决定跟上去,你不说,那我就自己跟着看。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听到有极轻微的声音,是从客栈那边过来的,他立刻闪身到了暗影处,没多久几个黑影从街上飞掠过去,显然是刚刚他对那少年出手还是惊动了客栈里田占元的人。

他和田占元是前后脚进的冀州城,他先一步,但只有他一个人进来,他的十八个手下全都留在了城外,他本意是自己先进城看看什么情况,万一盘查严密,也没必要让兄弟们都进城来冒险。

进了城之后,他在城门口附近找了个茶摊准备坐下来盯一会儿城门盘查,没多久就看到那个商队进来,其中几人他都认识,是田占元的手下。

在那一刻,七当家就知道是谁出卖大哥了。

他远远的跟着车队到了那家客栈,确定田占元住进去后,他又返回城外,交代手下人尽快赶回燕山营向大当家禀告。

为了稳妥,十八个人他都派回去,三个人一队,六队人分开走,从不同方向不同路线回去。

这个消息太重要,他不得不小心。

安排好了之后他又回到冀州城内,就在距离田占元住的那家客栈不远处找地方住下,等到夜深人静之后才出来,本想看看田占元到底在干什么,然后就被一个很细但绝对很毒的屁所惊到了。

躲在暗影里看着那几个人飞掠过去,七当家的第一反应是把这几个人全都废了,可是刚要动手,又想到会打草惊蛇,田占元就会什么都不做逃离冀州城。

他并不知道,田占元来的时候是打着为他妻子看病的旗号来的,就算他派人回去了,他大哥虞朝宗也不太相信田占元来冀州城别有所图。

他在那几个人后边悄悄跟上去,确定那几个人没有发现那少年,这才回到自己住的客栈。

虽然不确定那少年住在什么地方,可是大范围不会错,早晚还会遇到,只是......

七当家坐在屋子里回忆刚才那一幕的时候才想起来,那家伙根本就没把面具摘下来,自己也忘了让他摘下来,现在完全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子。

他懊恼的拍了一下桌子,没敢发力。

然后他才醒悟过来,那个年轻人自始至终都充满了警惕,没有摘掉面具,不告诉他住在什么地方,甚至不愿意多交流。

七当家仔细想了想,其实也不怪人家,换做自己也不可能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能杀人的陌生人。

本来还觉得已经找到了人,暂时可以松一口气,可是现在才醒悟,自己还是不知道那人是谁。

李丢丢回到住处,师父和燕先生果然都还没有睡,客厅里的炉火依然旺盛,师父和燕先生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今夜如果李丢丢不回来的话,这两人怕是不会睡了。

李丢丢进门之后就把面罩摘下来,随手一扔,那面罩就挂在衣架上,脸那面正好对着燕青之他们,燕青之起身过去,把面罩扭了扭,让那大白牙朝后对着墙。

李丢丢坐下来后灌了一大口水后说道:“确实是燕山营的人,而且来了至少百余人,我想了想,都打一顿的话会很累,所以就回来了。”

长眉道人看向燕先生解释道:“吹牛皮这种事,肯定不是我教的......最多是他自己看的多了,耳濡目染。”

燕先生笑了笑,然后看向李丢丢问道:“百余人,带着兵器进来的?”

李丢丢嗯了一声:“非但有刀剑,还有连弩-弓箭,也不知道城门守那些王八蛋怎么就把人放进来了。”

燕先生叹道:“给足了银子,放进来和放出去,都很容易。”

如今大楚这官场环境就是如此,一人两人如此叫风纪不好,都如此,就是风气不好。

“有打算了吗?”

燕青之问李丢丢。

李丢丢点了点头:“有了。”

燕青之又问:“如何?”

李丢丢回答:“先睡觉。”

长眉道人又连忙解释了一句:“欠揍这种事,应该也不是我教的。”

燕青之道:“道长你再这么解释下去,我都觉得他现在这臭屁都是我教出来的了。”

长眉道人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赖人家燕先生,于是点了点头道:“咱俩一半一半吧。”

燕青之:“......”

第二天一早,燕青之起来洗漱的时候,发现李丢丢已经在厨房煮好了面,虽然包饺子没成功,但面条还是比较简单的。

李丢丢见燕先生起来就隔窗打了个招呼,说很快早饭就好。

不多时,李丢丢把面摆在桌上,两碗一盆,燕先生和长眉道人自觉的把那两碗分了,一人一碗,李丢丢也自觉的把那一盆拉到自己面前。

“一会儿先生在家里休息,我们两个出去一趟。”

长眉道人一边吃一边说了一句。

燕先生道:“不如一起去吧,多个人多个照应。”

长眉笑道:“我们俩出去不会有问题的,只是打探打探敌情,方便制定战术。”

燕先生道:“昨夜里那些人都见过你们了,你们再去的话岂不是容易被人认出来。”

长眉道人笑道:“我们师徒二人行走江湖,手段多着嘞。”

三人吃过早饭,长眉道人把自己赖以生存的那些家伙式都取了出来,好像和面一样在一个小盆里混合出来什么东西,猛的看起来就和面差不多,燕青之看着好奇,但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的看着。

长眉道人把那东西混合好之后,就坐在铜镜前给自己脸上描描画画涂涂抹抹,把那些黏糊糊的东西敷在脸上,再用笔勾勒。

大概短短一刻左右,燕青之就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长眉道人竟然变成了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男人,如果不仔细盯着看的话,完全看不出破绽。

“好手段。”

燕青之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长眉道人笑道:“算不得什么好手段,都是江湖上坑蒙拐骗的伎俩,但是任何手段不往坏处用,不算好的也不能算是坏手段。”

粗粗听起来这像是一句废话,可是仔细琢磨一下,好像其中又有什么大道理。

燕青之问:“那李叱呢?他怎么易容?”

就在这时候李叱从里屋出来,回了一句:“我天生丽质,不用易容。”

燕青之一回头,吓得往后缩了一下。

李丢丢穿着一条长裙就出来了,脸上涂脂抹粉的,再把头发梳成小姑娘发式,猛一看还不是那么欠揍,一想就欠揍了,如果不是燕先生实在太熟悉李丢丢了,倒也觉得还行。

可现在只觉得李丢丢是真的欠揍啊......几乎都忍不住要动手的那种。

燕青之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长眉道人说他俩不会被认出来,这样的两个人,就算在大街上和他迎面走到一起,他也认不出那是长眉和李叱。

“燕先生歇着就是,中午之前我们就回来。”

李丢丢说了一声,然后抱在怀里一张琵琶,大步就迈了出去,那几步走的风卷残云一样,长眉道人立刻咳嗽了几声,李丢丢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步伐放小,还特意扭了扭屁股。

燕青之一捂脸。

这真的是自己认为从教多年来所遇到的最出色的弟子吗?

是自己瞎了眼吧。

长眉道人拄了一条拐杖,怀里抱着个二胡,装作很虚弱的样子出门。

这俩人走出去,焉能辨他是雌雄......

燕青之看着他们出门,心中有些感慨,这些手段放在以前他肯定会看不起,可不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亲眼所见之后,他竟然有几分敬意。

尤其是长眉道人说的那句话,让他感慨良多。

不管什么样的手段不往坏处用,就不是坏手段。

他鬼使神差的走到铜镜前,低头看了看桌子上长眉道人用剩下的那些东西,沉默片刻,又鬼使神差的坐下来,鬼使神差的开始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