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一十一章 我们更厉害

不让江山 知白 759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退潮一样下去的黑武人,迅速的撤回了他们的大营之中,空旷的战场上只有还在冒着黑烟的石头。

李叱站在城墙上看着这一幕,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够真实。

最终让黑武人胆寒的,是黑武人认为的天降陨石,这多多少少让李叱觉得梦幻了些。

可是这不妨碍李叱的开心,只要黑武人退了,不管是因为什么退的,那么守城的将士们就不会再增加损失,这都值得开心,无比的开心。

这些人,每一个都称得上是中原江山的脊梁,倒下去一个,都是中原民族的损失。

“黑武人大概会徐徐而退,不会再有攻势了。”

李叱做出判断之后,立刻回身吩咐道:“夏侯,安排最精锐的斥候,在今夜以吊篮下城,靠近黑武人的大营看看情况,去的人不要多,以免被黑武人察觉。”

夏侯琢立刻应了一声:“我现在就去挑选人手。”

李叱双手扶着城墙,看着远处那黑武人的营地,眼神有些飘忽起来。

“让人......”

李叱只说了两个字,就停了下来,好一会儿后,他才回头说道:“让人准备一些爆竹......不,是多准备爆竹!”

“万岁!”

“赢了!”

“我们赢了!”

城墙上,欢呼声大起,犹如一声一声惊雷,震的天空上漂浮着白云似乎都要散开了似的。

这一天,黑武大军决定退兵。

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他们苦心准备了数月之久的攻城楼车和攻城坡道还在呢,前后只是被宁军砸坏了三架攻城楼车而已,相对于他们攻城武器的总量来说,这毁了的三架其实影响并不是很大。

但是黑武士兵的斗志没了。

也不仅仅是那天降陨石让黑武人彻底失去了勇气,还有这个已经到来的冬天。

如果神和气候都不站在黑武人这边,黑武人还有什么勇气继续坚持下去,况且长达半年的攻城,其实也已经消耗掉了黑武人大部分的锐意。

一场战争到底多长算长,会让征战的士兵觉得厌烦开始抵触?

要看过程。

如果这个过程一直都是在取胜,假如黑武人在十天之内就攻破了北山关,两个月内就长驱直入到冀州城下,哪怕之后是长达半年对冀州城的围攻,他们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抵触之心。

没有收获的坚持,只能是让人的所有意志都逐渐崩溃。

当夜,黑武人就开始收拾东西了,他们倒也不担心宁军会趁着他们准备撤走的时候偷袭,因为宁军没有那么愚蠢。

就算是黑武人半年都没有啃下来一座边关,损失了十几万兵力,可他们难道会惧怕出城袭击他们的几万宁军?

城外还有一直都没有参战的二十万铁鹤部骑兵呢,到了旷野上,出城的两万多名宁军战兵,会被二十万铁鹤部骑兵绞成肉泥。

就算是没有这二十万铁鹤部骑兵在,李叱也不可能傻到在终于坚持到了胜利的这一天,带着两万多人,对将近五十万黑武大军发起进攻。

宁军从城墙上顺下去的精锐斥候,也只是小心翼翼的靠近黑武大营,观察黑武人是否真的准备退走。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斥候回报,说是黑武人连夜在收拾东西,拆除营地,应该是真的要退走了。

李叱一夜都没有睡,一夜都没有离开城墙,一直都在观察这黑武大营那边的动静。

等到第二天早上,太阳有些慵懒的从地平线上爬起来的那一刻,黑武人的营地里已经有些空荡。

大队人马应该是在昨天从战场上撤下去之后不久就开始退走的,留下一部分兵力拆除营地,收拾东西。

看来,黑武大军的领兵之人,也已经到了极限,多一息都不想留在这。

李叱没有贸然派更多队伍出城,因为黑武人现在做出来的姿态,极有可能是诱敌之计。

黑武人还没有丧失扭转战局的机会,战场上,稍稍不注意,稍稍的麻痹,就有可能导致灭顶之灾。

假如此时黑武人是装作退兵,实则在某处安排伏兵,而李叱没有忍耐住,带着人去黑武大营里查看,或是想去取黑武人丢下的物资,就可能会被团团围住。

都已经忍耐了这么久,还在乎几天的时间吗?

就这样,大家在城墙上,用千里眼看着黑武大营那边的动静,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黑武人留下的队伍已经把大营拆的差不多了,他们只带走了帐篷,然后一把火将营寨焚烧。

即便是看到了这一幕,李叱依然没有派人出城,黑武人烧掉营地都可能是一种陷阱。

直到黑武人的营地被大火烧毁,再也看不到火焰,李叱才安排更多的斥候去外边查探消息。

又两天之后,斥候回报消息说,黑武人确实已经退走,方圆五十里内不见黑武人踪迹。

李叱这才分派一支骑兵队伍出城,第一件事就是把黑武人丢弃在旷野上的攻城楼车和坡道都烧了。

这些东西没办法运到城里来,拆散了运进来也只是得到了一大堆木柴,北疆这边最不缺的就是木材。

在那些攻城楼车和坡道在大火中轰然倒塌的时候,北山关城墙上的士兵们,再一次爆发出欢呼。

那是一种压抑了半年的释放,每个人都喊的哑了嗓子,却还是一声一声的吼着。

爆竹在北山关响起来,像是暴雨落在湖面上的声音一样密集。

不少人把鞭炮拿到城墙上来,大家把爆竹点燃了扔到城外,从远处看起来,城墙上像是有一片鞭炮齐鸣的瀑布。

整个北山关都沉浸在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中,每个人脸上的兴奋都那么那么浓烈。

李叱从城墙上下来,此时此刻,他确实只想找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休息一会儿。

半个时辰之后,在辎重营的一个草料堆里,他们找到了失踪了的宁王。

躺在干燥的草堆上,宁王睡的很深。

没有人把他喊醒,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打扰。

高希宁在李叱不远处,也在这个草堆上躺下来,这一次,她忽然间觉得,躺在草堆上是如此的舒服,比躺在床上还要舒服。

夏侯琢,澹台压境,余九龄......

他们一个一个的在别的草堆上躺下来,不多时,这辎重营的草料场上,就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

这样的大胜,无论如何都需要一场庆功宴。

因为他们守住的可不仅仅是一座边城,还有整个冀州,甚至是整个中原。

这样的大胜,无论怎么去庆功都不为过。

虽然此时此刻,在北山关已经找不出什么让庆功宴显得很丰盛的东西了。

还要留下足够的物资,谨防黑武人在宁军松懈的时候去而复返,所以这一顿庆功宴,只是一顿肉包子,大家都想了很久很久的肉包子。

咬一口,就会顺着嘴角往下流汤汁的那种大肉包子。

酒每人都有,但每人只有一碗。

不是李叱抠门,而是还不能就这样认为黑武人的威胁已经完全解除。

庆功宴之后,队伍还是会照常分派,分批当值,每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在我们之前,我们中原民族的先辈,也曾经一次一次的将黑武人挡在国门之外。”

李叱端着酒杯,站在高处,看着下边队列整齐的宁军士兵们,大声说话。

“我们其实可以不骄傲,因为我们做到了的,也是我们的祖辈先辈曾经做到的事。”

“我们其实可以骄傲,因为我们做到的,是我们的祖辈和父辈都不曾做到的,他们做过的事,我们做到了,但我们比先辈们做的更牛逼!”

李叱举高酒碗:“我们以几万人的兵力,挡住了黑武人的百万大军,我们还干掉了其中的十几万!”

李叱大声喊道:“敬英雄们!”

“呼!”

宁军士兵们,举着酒碗整齐的呼喊了一声。

李叱喊道:“干了这碗酒,我们都是英雄!”

“干!”

几万人,同时把酒一饮而尽。

李叱把酒喝完之后,又大声喊了一句:“别摔碗啊,咱们还得用呢,千万不要有这种陋习!”

士兵们全都笑了起来。

李叱道:“开饭,今天酒我不能让你们畅饮,因为我们还要谨防黑武人杀一个回马枪,如果黑武人真的有回马枪,我们还要把他们的枪掰断了,揉碎了,塞他们嘴里,告诉他们,老子还在这呢!”

李叱大手一挥:“开他娘的饭,酒不畅饮,饭管够!”

远处,夏侯琢靠在那,看着李叱,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很亮很亮的光彩。

“你在看什么?”

澹台压境问。

夏侯琢笑了笑道:“在冀州城四页书院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认识的那个有些不一样的少年郎,会是肩膀上扛着整个中原的宁王。”

澹台压境道:“好在是他。”

夏侯琢楞了一下,仔细品味了一下这四个字,然后笑的更加畅然起来。

“是啊......好在是他。”

澹台压境笑着问道:“你那碗酒喝了吗?”

夏侯琢点了点头:“喝了。”

澹台压境从袖口里拉出来个小酒壶,给夏侯琢看了看:“我这还有呢。”

夏侯琢眼睛一亮:“你怎么会还有酒?”

澹台压境道:“给你们的酒都是我主动帮忙倒的。”

夏侯琢十分好奇的问:“所以呢?”

澹台压境稍显得意的说道:“给你,给宁王,给九妹,给你们这些当将军的,倒酒的时候,我每一碗都少倒那么一丢丢,就一小口那么多吧,我就攒够了一壶酒。”

夏侯琢:“我凑!”

澹台压境:“你再喊,你再喊我不分给你。”

夏侯琢:“无敌的牛皮啊。”

澹台压境道:“你是不是硬生生把骂我的话压回去了。”

夏侯琢道:“那不能,我是为了喝口酒,就说不出谎话来的人吗?”

澹台压境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然后瞥了夏侯琢一眼。

澹台压境一边喝酒一边说道:“你知道我这事干的,骄傲在什么地方吗?”

夏侯琢道:“骄傲在你不要脸......你能因为这个事骄傲,就足以说明你不要脸了。”

澹台压境嘿嘿笑了笑道:“连九妹那么不要脸的,居然都没有想到这法子。”

就在这时候,他俩看到余九龄鬼鬼祟祟的过来,俩人连忙将酒壶收起来。

余九龄拎着一坛子酒朝着他俩招手:“快来,我偷了一坛子酒!”

这可把夏侯琢和澹台压境给乐坏了,俩人颠儿颠儿的就跑了过去。

夏侯琢嘿嘿笑着问:“哪儿偷来的酒啊。”

余九龄压低声音说道:“你屋里。”

夏侯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