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四十二章 以血谱剑歌

不让江山 知白 748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当世不会有很多人清楚他的故事,后世也许都不会有人清楚他的故事。

所以可能传之久远后,这个故事的主角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剑。

也许这把剑还会被神话,变成一种圣器,能自己飞跃万里山河杀了黑武汗皇的圣器。

这个人,这个故事,最终就只剩下一把剑。

好在,还有一把剑的名字会流传。

因为他说,人无名,但剑有名,不管何剑,皆名楚皇。

其实他真的无名,他只有一个称号,他是大楚先皇的暗卫扑奴,他可能都已经忘了自己的本来名字叫什么。

百姓们很少会有人知道,其实皇族杨家分成正外两家,得承大统一直都是正家,也就是嫡亲皇族。

一些外家的孩子,自幼就被挑选出来成为暗卫,训练的方式格外残酷。

每一代暗卫,最初都会挑选出至少数十人,千难万险,最优秀的那个人留下来,而他唯一的使命就是守护皇帝。

真正修成楚皇剑法的人也不是楚皇,而是暗卫。

扑奴是一个异类,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楚皇剑谱,直到先皇死去,新皇杨竞登基,才把楚皇剑谱给了他。

杨竞希望他可以留下来,以楚皇剑谱来换他留下来,然而他做不到,他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他用一年的时间苦修楚皇剑法,只一年便大成。

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天才,只是犹如明珠蒙尘一样藏在黑暗中很多年。

他一年大成,然后北上。

临行之前,皇帝问他要去何处,他说要去渡劫。

皇帝问他,何人是你的劫?

他说,我是别人的劫。

皇帝问,你可会归来。

他摇头。

皇帝说,若朕强留你呢。

他说没人留得住,陛下也留不住。

于是他离开皇宫,宫门外,多年追随他的六名手下跪地不起,也不言不语。

他知道手下人心意,沉默片刻后点头道:“也罢,若不能带回我的尸体,也需有人带回消息。”

七人出都城,一路向北,一路上所见皆为惨像,一路上所闻皆是悲歌。

他心中积郁难平,胸腹之中,好像有沛然剑意无可释放,他想着,这就是中原江山送给他的临别礼物。

但想江山无颜色,便有剑意在心间。

至出关处,他留下六人说,这里距离黑武都城还有很远,但若我成功,你们必会听到我的故事,到时候返回都城即可。

六人没有阻拦,目送扑奴离去。

扑奴走了之后,六人商议留下一人等消息,其他五人在后边跟上,若有机会,总是应该把他尸体带回来才行。

最终六人抽签,五红一黑,抽中黑签者留在边关等待消息,抽中红签的五人追上去。

扑奴早有准备,他知道自己不通黑武人语言,又样貌不同,必会被人怀疑。

所以他喝下备好的毒药,毒哑了自己的嗓子,又自毁容貌。

至黑武都城,以他本事,潜藏在商队货物中混入并非难事,难的是寻找机会。

进城之后,他知道自己就算修成楚皇剑法也不可能杀入戒备森严的黑武皇宫。

兵甲万千,神仙都不可飞渡。

唯一的机会,就是他知道黑武汗皇也是剑门弟子,每年都要去几次剑门。

于是他在剑门 之外,扮作一流浪乞丐,寻机展现一二分实力,用的是渤海人的反手刀势。

果然引起剑门的人注意,把他带进剑门,可他口不能言,又不识字。

剑门的人便要把赶出去,有人说他的刀法很有意思,可留下参考。

于是他就在剑门做了一个扫地奴,每日剩菜剩饭,有一口没一口,活着就行。

剑门的人,时不时就会让他展练刀法,让他练他就练,有人扔给他一块肉,掉在地上他也不嫌脏,吃的开心至极。

于是剑门弟子,便都称呼他为渤海狗奴。

他这样做是故意为之,在修行楚皇剑法那一年期间,他就已有完整的计划。

一边练剑,一边练渤海刀法,又学渤海人的话,只是后来又被他自己否定了这想法。

他知道一年时间太短,只要开口说话就难免暴露。

他还让人寻来一件渤海人的器物,是一串渤海人习惯佩戴的饰品。

他故意把这件饰品弄坏,剩下的部分也像是磕碰崩坏,每日都用油盘玩,最终看起来脏污不堪。

他用了半年的时间,让剑门弟子适应了他这个渤海狗奴的存在。

谁都可以把他喊过来,让他学狗叫,他一开始装作听不懂,后来黑武人先学狗叫,再示意让他学着叫。

他便假装懂了,学着黑武人的样子狗叫。

黑武人哈哈大笑,他也跟着笑,虽然叫声和笑声听起来都差不多,都只是沙哑的几乎听不到声音。

因为学狗叫,黑武人眉眼飞扬,他也眉眼飞扬,于是黑武人觉得他可真傻。

黑武剑门的弟子,后来还多了一个娱乐,心情所致,便会找到他,扔出去什么东西让他学狗的样子叼回来。

有时候是木棍,有时候是肉骨头,还有过分者,扔出去刺球让他叼,他也毫不犹豫,叼回来的时候满嘴都是血。

剑门的人也就都知道,这是一个会渤海刀法的傻子,或者是一条会渤海刀法的狗。

扑奴很谨慎也很聪明,他知道黑武人的新鲜劲儿总会过去,难免会被赶走,毕竟他这样的形象也算有辱剑门的气度。

所以剑门弟子与他对练的时候,他时不时就会出一招新的刀法,让剑门弟子落败。

于是,他就能长久的被留下来。

以至于到了后来,剑门门主都亲自来看他的刀法,又找人试探,还找人昼夜盯着他,最终确定他确实是个傻子。

扑奴在剑门时间久了,也知道了黑武汗皇阔可敌大石每个月都要来剑门一次。

每个月的十五左右,剑门都会举行拜月仪式,这个仪式是为供奉月神。

阔可敌大石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到剑门,而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汗皇的亲卫都不能靠近,必须留在场外。

而也是在这举行仪式的时候,剑门弟子,除了当值的护卫之外,其他人都不可佩戴兵器。

这一天,就是扑奴决定出手的时候。

他在剑门的第七个月,像往常一样打扫庭院,还学着狗的样子去追飞虫。

阔可敌大石到了之后,他就被剑门弟子驱赶离开,让他滚回他的狗窝里去。

扑奴回到那狗棚里,坐在那沉默了许久,然后在没人的时候,朝着南方叩首九次。

三次敬父母,三次敬先皇,三次敬故乡。

他算计好了时间,在拜月仪式举行的时候,他起身离开狗棚。

没多久,他杀死了一名剑门在外围戒备的弟子,换上白色锦衣,披上白色披风。

没有人想到,会有人胆敢在剑门对汗皇行凶,也没有人想到,这个人会是那个渤海狗奴。

如果你对一个黑武人说要在剑门中刺杀汗皇,黑武人会笑的合不拢嘴,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天大的笑话。

扑奴让这件事,变得不是笑话。

他在汗皇走下祭坛的时候出手,一剑刺中阔可敌大石的心口。

可是阔可敌大石内穿两层软甲,剑破一层,第二层不可破。

有亲卫上前,被扑奴一剑杀之。

阔可敌大石扭身就走,扑奴又杀一名剑师,从背后追上阔可敌大石,一剑刺穿其后脑。

剑门上下大惊。

至此时之前,剑门从无一人敢来挑衅,其地位之高无人可及。

剑门又已经发展多年,高手如云,参加拜月仪式,剑门剑师一百七十二,大剑师三十六,供奉两人,以及门主都在。

扑奴杀汗皇之后随即向外冲杀,那些剑门的剑师和大剑师手中无剑,纷纷避让。

他杀到外围被挡住,剑门弟子犹如潮涌而来。

扑奴仰天一声咆哮,依然没有多大的声音,然而在这一刻,那一声嘶吼便是他的傲然。

他是大楚有史以来最天才的暗卫,如果他能早练楚皇剑十年,那这天下,有谁在他眼中?

他只练剑一年,却已前无古人,他心中唯有一念,自他之后,楚皇剑不应断绝,当有后来者。

那个夜里,自视甚高,人人都不可一世的剑门之人,见识到了那个人那把剑的神威。

那一套楚皇剑法,便遮住了皓月之光,月光下,拜月之人被屠戮,屠月之人尽张狂。

他曾经对人说过,剑不是饰品,文人挂剑再潇洒,也是对剑的亵渎。

剑是杀人器,剑招是杀人技。

人说刀是百兵之王,他说剑为万兵之君,以君器杀人,自当无敌。

那些高高在上的剑门剑师和大剑师,拿了兵器之后上前,却无一剑能近身。

他杀人如月下饮酒独舞,哪里还是那个疯疯傻傻的渤海狗奴。

战至最后,他身中数十箭而死,身上却无一处剑伤。

他掌中有剑,便不容别人的剑放肆。

没有一把剑,敢在他身上留痕。

这一夜汗皇遇刺身亡,黑武上下震荡。

黑武禁军出动,连夜封城,搜寻这渤海狗奴的同伙,可是一无所获。

第二日继续搜查,但凡不是黑武人相貌的,不管是渤海人还是草原人,又或是中原人,见人就抓。

其中最惨的就是渤海人,这些真心甘愿给黑武人做狗的人,这一次连狗都不如。

第三日,黑武人将扑奴尸体架在城中大街上,泼上猪血,放野兽撕咬。

那一日下午,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恰是人间最美时,当配离歌。

五个仆从提刀而来,他们自然知道抢不回扑奴的尸体,可他们也不到视而不见。

他们也善用剑,可他们知道扑奴心意,所以带的是刀,渤海人惯用的刀。

五人皆死,杀敌上百。

阔可敌大石正值壮年,突然被杀,黑武的皇权一下子就变得动荡起来。

他的孩子尚且年幼,阔可敌大石的兄弟们便虎视眈眈。

六个英雄的尸体,最终都被黑武人放的野兽啃咬吃尽,尸骨无存。

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剑歌。

杀人剑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