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二十二章 最爱的就是谈条件

不让江山 知白 754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上的人不一样,不一样在很多地方,有的是直观的,有的则不是。

打个比方,有的人就非常不喜欢谈判,不喜欢谈条件,觉得这是很复杂很伤脑筋的事。

可永宁通远车马行里的这些家伙们,就喜欢谈条件,可喜欢了。

如果让他们把自己喜欢的事都列一个表出来,那么谈条件这件事绝对能排进前三。

所以当唐匹敌听到节度使曾凌接上话后之后,眉眼都逐渐舒展开,像极了一个即将勾引到小姑娘的坏小子。

曾凌问:“条件不好都听李叱的,那条件好了呢?”

唐匹敌笑道:“大人先说说是多好的条件。”

曾凌笑了笑说道:“其实刚刚唐公子应该已经看似在不经意间把条件说了一些,唐公子这样的人说话,有些话需要认真去想一想。”

唐匹敌笑的更加畅然起来。

曾凌继续说道:“刚刚唐公子提到了粮食,那就先谈谈粮食,我可以给,冀州粮仓里的粮食很多,多到我有底气,但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唐匹敌问:“大人只管说,不明白什么就问。”

曾凌道:“既然你们想走,可以要别的条件,为什么还想要粮食?”

“因为贪。”

唐匹敌给出的回答又快又直接,简单明了。

曾凌微微迟疑了一下,他有些疑惑的问道:“我给你们粮食,你们走的时候也要一车一车运走?”

唐匹敌道:“大人放心,车,我们有的是。”

曾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这句话。

唐匹敌继续道:“当然,如果大人连车也给的话,那么肯定是显得更好一些。”

曾凌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我曾听闻,每个人想占便宜的心思,一开始都不会很明显,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大概都是在吃过一次亏之后才开始逐渐明显起来,最终是不再遮掩自己的贪念。”

他看了唐匹敌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他问:“所以,你和李叱这样的人,是吃过多少次亏之后,才能做到现在这样,想占便宜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唐匹敌道:“大人是不是误会了?”

曾凌笑了笑,有些讥讽之意。

他问道:“我误会在何处?”

唐匹敌才不理会他那有些讥讽的笑,别管是笑是眼神,哪怕是直接讥讽的话语,只要能占便宜,都可以暂时不理会。

所以他很耐心的解释道:“大人刚刚说,每个人想占便宜的心思,多是在吃过一次亏后才越发明显起来,别人可能都是这样总结经验教训的,我们不是,我们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占便宜中不断总结经验的,所以才会越占越好,越占越多,越占越开心。”

唐匹敌笑道:“李叱就非常善于总结这样的经验教训,不过他总结出来的,大概都是为什么这次占的便宜不够多?要反思!”

这些话听起来像是调侃,可实际上却能让曾凌听了会感觉到难受。

他是节度使,一方诸侯,封疆大吏,他在讥讽别人的时候,却阻止不了别人在占他便宜,而且还在调侃他,这比他对别人的讥讽,似乎更加伤人一些。

所以人在感受了屈辱之后,都会有一些比较锋利的言辞脱口而出。

曾凌道:“你应该明白,其实我没必要一直劝你们走,我也有别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似乎更加彻底一些。”

唐匹敌点头:“大人说的对。”

没有然后了。

曾凌等了片刻后,发现唐匹敌只说了这五个字,后边没 有什么要说的了,所以他觉得自己又被调侃了。

曾凌看向唐匹敌,在想发火的那一刻忽然间醒悟过来,这不就是自己之前反思过的吗?

可是刚刚那一刻,自己又忘了。

他和进卒聊天的时候说过,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没有什么可怕的年纪,却发现原来年轻人才是真的什么都不怕的。

唐匹敌他们不怕。

所以曾凌缓了一口气后又笑起来,变得和蔼了许多。

“粮食不是问题,马车也不是问题,你们愿意走,我就给,说出来一个数字。”

唐匹敌听到这句话之后显然又开心起来,他笑着说道:“李叱说,人不能贪得无厌,如果贪没有限度的话,那么就是人品有问题,再贪的人,也要给自己一个上限,这样最起码不会遭天谴。”

曾凌才不信,他问:“所以呢?你们想要多少?”

唐匹敌没回答,而是反问。

“大人有多少车?”

听到这六个字,曾凌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唐匹敌笑着说道:“我觉得李叱说的对,人如果贪得无厌,就会被人讨厌,我和李叱,都不想做一个被别人讨厌的人。”

“假如大人有五百辆车,我却向大人要六百车粮食,这就是贪得无厌。”

“假如大人有五百辆车,我却只向大人要四百九十九车粮食,这是我有底线,保持着良知。”

曾凌瞪着唐匹敌问:“你管这个叫良知?而且,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你用了一个只字?只要四百九十九车?”

唐匹敌又一次耐心的解释道:“只字不重要,四百九十九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人有多少车?”

曾凌真是讨厌极了唐匹敌这耐心啊。

讨厌到他想骂街。

曾凌这次缓了好一会儿后才勉强缓过来一些,他叹了口气后对唐匹敌说道:“我没有五百辆马车,二百辆也没有。”

唐匹敌道:“大人谦虚了。”

曾凌忽然之间控制不住了,朝着唐匹敌咆哮了一声:“我没有谦虚!”

唐匹敌点了点头:“我信,大人说没有就是没有,这都不是问题,可以解决的都不用争执,我们自己去想办法搞到马车,大人没有那么多车,也不用觉得太愧疚,我们可以补齐,大人可以把车费出一下。”

曾凌怒视着唐匹敌:“我愧疚?”

唐匹敌道:“大人,不用愧疚。”

曾凌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该对自己说些什么来,才能安慰自己现在几乎压制不住的怒火。

也许唯有快点把事情谈好,他才不至于被唐匹敌气死。

“直接一些吧。”

曾凌道:“我不想再兜圈子了,你说你们的要求,我说我的底线,谈得来再继续谈。”

唐匹敌道:“那就五百车。”

曾凌摇头:“不可能。”

唐匹敌问:“四百九十九?”

曾凌起身。

唐匹敌道:“多谢大人成全。”

曾凌再次深呼吸,然后扶着座椅的扶手缓缓坐下来,因为有些用力,手指就显得有一点发白。

“唐公子,两百车,不能再多了。”

唐匹敌道:“两百零一?”

曾凌问道:“有意思吗?!”

唐匹敌道:“我就是想再试试......李叱说,人不应该那么容易妥协,还是要有一颗勇于尝试的心。”

曾凌道:“

拿了两百车粮食,你们立刻就走。”

唐匹敌道:“大人是不是误会了?”

曾凌压着怒火问道:“我又误会什么了?”

唐匹敌道:“粮食,不是唯一要谈的条件,大人不会是觉得粮食谈完了,其他的事就可以不用谈了?两百车粮食,归根结底,其实并不算什么难事,对于大人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不是吗?”

瞬间,曾凌觉得自己居然冷静下来不少。

自己动了这么大的怒火,几乎气的要炸开一样,可仅仅是因为两百车粮食?

拿他的身份来说,堂堂冀州节度使,为什么要因为两百车粮食而气成这样?

想到这一点后,曾凌心中释然了一些,但很快就又想到......自己因为区区两百车粮食而气成这样,一会儿唐匹敌再说出些什么来,那岂不是......

他看向唐匹敌问:“你们也卖药的是吧?”

唐匹敌点头:“卖!”

曾凌道:“在你说别的条件之前,有没有什么安神顺气之类的药,先给我备一些。”

唐匹敌道:“大人说笑了。”

曾凌道:“你才是说笑,我认真的,让人备一些药来。”

唐匹敌道:“行。”

他朝着门外的余九龄喊了一声:“九妹,给节度使大人去找一些安神顺气的药来。”

余九龄应了一声,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要什么安胎顺产的药,有啥用......”

曾凌好像还听见了,嘴角又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他再次深呼吸,调整好了之后才问唐匹敌道:“你们还想要些什么东西,尽量一口气说完,能给的我就给,给不了的,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给不了。”

唐匹敌道:“粮食是一部分,再有就是,我们走之前,会尽量把之前和大人谈好的交易完成,李叱答应了给大人的军队里提供一批药,我们送药过去,大人如数结算银钱。”

曾凌很认真也很诚恳的说道:“药不重要,钱我可以直接给你们,药的事可以往后放一放,有没有药,我都给你钱。”

唐匹敌眼睛微微一眯。

曾凌道:“你大概说一下这些药的数量,我大概给你们这些药的银两。”

唐匹敌道:“那大人亏了。”

曾凌道:“你认为我是占便宜来的?”

唐匹敌道:“大人高风亮节......”

曾凌:“你闭嘴!”

唐匹敌点了点头:“好的......咱们再说别的。”

曾凌:“还有别的?”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我就想看看究竟还能怎么样的语气说道:“你说你说。”

唐匹敌道:“其实李叱的交代也就三种东西,第一是粮食,第二是银子,这都已经谈过了,第三是兵器甲胄,大人若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曾凌皱眉道:“这个,没的谈。”

曾凌看向唐匹敌说道:“我给你们多少兵器甲械,将来都可能是燕山营的士兵穿戴着甲胄挥舞着兵器,再杀奔冀州。”

唐匹敌略显为难起来。

曾凌道:“我说没的谈,那就没的谈,你想谈的话,那就换个别的。”

唐匹敌更显为难的说道:“那......似乎就只好折现了,还是给银子吧。”

曾凌点头,好像还松了口气似的说道:“这个可以。”

说完之后他自己楞了一下,就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