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三十四章 你们怎么选?

不让江山 知白 777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程无节他们三个人本来是想真的睡一会儿,毕竟做做样子也是好的。

可是这三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家伙,终究还是做不到真的没心没肺。

也不知道聊了多久,酒劲和睡意都过去了,越发精神。

遏轲摩一直到天黑才回来,也不知道去做了些什么,回来后态度比之前要好了许多。

他又吩咐人准备酒菜,还特意换了一身衣服,没有再穿那名贵的锦衣。

回来后的他,看起来变回了他们熟悉的那个遏轲摩,熟悉的那个好兄弟。

四个人坐下来喝酒,遏轲摩也不再说其他事,只是和程无节他们一起回想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事。

这一次聊天就显得比中午时候要轻松的多,四个人说说笑笑,酒喝得多了些,然后笑着笑着就又哭了。

小六擦了擦眼泪,看向遏轲摩说道:“小时候,我和小九个子小,总是被欺负,也总是你和程老大帮我们俩出头。”

小九抽了抽鼻子,想起来那次遏轲摩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样子,心里越发的难过。

“我俩被人扔进泥水坑里。”

小九抬起手擦了擦鼻子,眼睛里是泪水,可是嘴角上带着笑。

“六七个人打我们两个,我们俩也是太弱了,打他不过,然后遏轲摩来了。”

他看了遏轲摩一眼,那一眼里的情分,那么浓。

“我到现在,只要闭上眼睛回想,就好像还能看到他那个时候的样子。”

“只比我俩大一岁,那年我们俩应该是八岁,他九岁,手里拿着半块砖头站在我连面前,背对着我们俩,面对着那些混蛋。”

小九缓缓吐出一口气:“他说,你们俩别怕,我在这,谁欺负你俩,我就弄死谁。”

小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说道:“那一架,我俩躲在后边吓得直哆嗦,居然没敢上去帮忙,是老遏自己和他们打,他打翻了好几个,自己也被打翻,脸都被打破相了一样,嘴里都是血。”

遏轲摩笑着摇了摇头:“还说呢,我帮你俩打架,你俩就躲在后边喊,老遏打他们,老遏打他们!”

程无节噗嗤一声就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下来了:“那天你们是要去救我的。”

小九一边擦眼泪一边笑:“那天我们俩是被人家追着打,你是被人家吊起来打。”

遏轲摩道:“我自己在村子后边练功呢,听到有人喊就跑过去,后来才知道怎么回事。”

那天,小六和小九实在饿的受不了,两个人蹲在那哭。

程无节看着他俩,难受。

他也饿,但是他想着,怎么也得给他俩找点吃的来。

村子里有大户人家正在办寿宴,程无节就偷偷进去,准备踅摸点吃的带出来。

结果正在偷人家吃的,被人家看到了。

他那年十岁,四个人中他最大,所以他们三个一直喊他程老大。

十岁的程老大就知道一件事,我是大哥,我饿着可以,不能饿着他们。

他绝不会因为自己饿而去偷东西,但看到小六和小九饿的哭,他就受不了。

他被那富户的家丁抓了,吊在后院打了一顿,打的皮开肉绽。

那天是做寿,所以富户家里来了不少的亲朋好友。

这些亲朋好友,都有家里带来的孩子们,就围着程无节笑话,还捡石头或是土块砸他。

后来有个十几岁的孩子说用鸡蛋打他,肯定有意思。

富户家里就搬出来几筐鸡蛋,那些孩子们就用鸡蛋砸程无节。

程无节看着那些摔碎了的鸡蛋,心疼的哭。

挨打都没哭,那么疼都不哭。

别人以为他是被打哭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着这么多吃的,如果能带回去给小六和小九该多好。

糟蹋了啊,都糟蹋了啊。

他也饿,有一个鸡蛋打在他头上碎了,鸡蛋液往下流淌,他就用嘴去吸。

这个样子被那些富户家里的孩子看到了,笑的更加厉害了。

于是他们就凑到近处,瞄准了程无节的脑袋砸。

程无节那年才十岁,所以当时没有去想......他十岁吃的最饱的一顿饭,居然是这样来的。

以至于后来想起来,程无节还没心没肺的说,虽然挨了打,很疼,但生鸡蛋也挺好吃的。

那些富户家的孩子中,又有人提议说,把程无节绑了拉出去游街。

让村子里的人都看看,这个偷东西的小贼是谁。

于是不少人附和,就把程无节推搡出了后院。

用绳子绑的结结实实,还在脖子上绑了一条绳子,被他们牵着走。

一群人一边哄笑一边继续用鸡蛋砸,家丁们抬着鸡蛋筐,富户的孩子们从里边拿了鸡蛋砸。

村子里的人看到了,有的在笑,有的在摇头叹息。

小六和小九知道了之后,立刻就冲了过去要救程老大。

可是他俩因为时常没饭吃,又瘦又小,当时也已经好久没吃东西,哪里有什么力气。

再说人家那么多人,他俩怎么可能打得过。

其实都不算是打架,俩人才冲上去就被按住了,暴打一顿,又被抬起来扔进泥坑里。

这时候,在村后练功的遏轲摩听到了消息,直接冲了过来。

那天,他拿着半块砖头,一次一次被人打倒,一次一次站起来。

满脸是血的他看着那些富户的孩子说,你们要是不打死我,我就要挡在这。

你们要是不打死我,我以后会打死你们。

也不知道那些孩子们是被他一脸血吓着了,还是被他的话吓着了。

又或许,只是觉得这血糊糊的人在这,事情就变得无趣起来,所以就都走了。

小六和小九跑过去,一个扶着遏轲摩,一个扶着程无节。

程无节就说没事没事,你们别哭,你们看,这不也有收获吗。

地上还有鸡蛋呢,有的摔碎了有的没有。

小六和小九就去把地上的鸡蛋捡回来,给遏轲摩吃,遏轲摩却哼了一声。

“这样的东西我不吃,饿死也不吃。”

他抬起手抹了抹脸上的血,对程无节他们三个说,以后我做了大人物,我让你们天天吃饱饭,还有肉吃。

小六心疼的问,你疼不疼?

遏轲摩说疼也没事,自己没本事,挨打了也要忍着,以后有本事了,一定要打回去。

那个时候,村子里的东西都是富户的,包括县城外边的小仙湖。

良田,湖,甚至是山上的树,哪怕连一棵草都是人家的。

小六和小九去钓鱼,被人家抓住也是一顿打。

似乎在那个时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都那么渺茫。

可是后来流民乱兵到了,杀了富户一家,抢光了富户家里的东西。

那些富户家的孩子们,要么被杀了,要么被糟蹋了,要么被带走了。

富户家破人亡,可这样一来,程无节他们反倒是有机会活下来。

他们去小仙湖里抓鱼吃,再也没有人管,他们去山上摘果子吃,再也没有人打。

“以后再也不用那样了。”

遏轲摩把杯子里的酒一口气喝完。

他看向程无节:“你们都留下吧,我现在虽然算不得大富大贵,可咱们四个在一块,最起码不用再担心吃不饱饭,再担心活不下去。”

小六和小九看向程无节。

在那个瞬间,连他们俩都真的动了心。

人是有复杂情感的动物,在某种情绪下,做选择就会没有什么理智。

他们来之前的是要来劝劝遏轲摩,此时这顿酒喝下去后,被遏轲摩这句话打动。

他们看向程无节,是因为他们真的真的一直都把程无节当老大。

那是他们大哥,大哥能做决定。

可是本该最没心没肺,本该最没有理智的程无节却愣在那。

他看向小六,又看向小九,眼神里的意思是......你们怎么忘了我们来做什么的?

遏轲摩看到了程无节的眼神,所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其实我知道你们是为什么来的。”

遏轲摩转着手里的空酒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你们是从宁军那边过来的吧?”

他看向程无节:“程老大,你虽然不靠谱,但你从来都不会骗兄弟,你告诉我,我猜得对不对?”

程无节沉默了好一会儿,点头:“是。”

遏轲摩道:“那你们是来杀我的?”

程无节摇头:“不是。”

遏轲摩道:“是来劝我投降的?”

程无节道:“老遏,你知道什么是对错,跟着邪教的人做事,没有好下场的。”

“对错?!”

遏轲摩大笑起来,笑的撕心裂肺。

“哈哈哈哈哈......对错?”

遏轲摩站起来,眼睛有些红。

“这样的世道,你跟我说对错?!”

“那你告诉我,当年我们被富户欺负,差一点都被打死,那是谁对谁错?”

“说富户的人狠毒,可是因为什么挨打?是因为你去偷东西了。”

听到这句话,程无节他们三个人都惊愕的看向遏轲摩。

遏轲摩抬起手指着程无节道:“你若是不去偷东西,就不会被人吊起来打,就不会被人游街,就不会连累小六和小九,也就不会连累我,所以你说谁对谁错?”

不等程无节说话,他继续说道:“再后来叛军到了,杀了富户一家,一点人性都没有,小孩子都被他们摔死,小姑娘被他们糟蹋,一家那么多人,全都被杀了。”

他直直的看着程无节问:“可是后来,就因为富户一家都被杀了,我们才有机会活下来,你告诉我,谁对谁错?!”

遏轲摩离开酒桌,一边走一边说道:“所以后来我才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对错,是强者说了算的。”

“你们认为这是邪教,可在这,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跟你们去宁军那边,最多不过一个小小的团率,纵然是个校尉又如何?”

“程老大,小六,小九......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我一直对那支叛军很感激。”

这句话,把程无节他们吓着了,身上一阵阵寒意。

遏轲摩转身看向那三个人,眼睛里的那种光,让程无节他们三个更加害怕。

“叛军杀了富户一家,关我们什么事?可是富户一家死了,我们就能活,这就和我们有关了,所以我感谢他们。”

遏轲摩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如果让我去选,是继续做我们自己,还是去做那富户?”

“我都不选,我要做就做那支叛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