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二十一章 又是一年春暖时

不让江山 知白 82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城北,旷野中。

李叱他们纵马狂奔,狩猎野物。

这一次出外游玩,高希宁她们也全都跟着了,难得的出来放松一下。

但是她们再撒欢,也肯定没有神雕和狗子撒欢的厉害。

那两个家伙,一空一地,两个霸主。

趁着那边在清点猎物,李叱对唐匹敌说道:“怕是没法再劝了,而且你看他那般心意,若是我说在春暖的时候,把咱们的队伍往南移动,他也会心有不悦,又何止是不悦,大概会直接撕破脸吧。”

唐匹敌点了点头:“到时候等有他出兵的消息,我就带兵往南动一动,就别与他再商量,他觉得那样,伤他自尊。”

“罗境那样的人,伤他什么都行,伤他自尊,犹如要了他的命......也不对,他大概宁愿不要命也不能伤了自尊。”

李叱道:“也唯有如此,那就等他南下的消息吧。”

他们看向罗境,那家伙又射猎到了一只野兔,比打了一场胜仗还要开心似的。

“再多说什么,怕是要引起他的反感了。”

唐匹敌叹道:“他心中觉得把你当兄弟,而且已经把幽州都让给你了,那可是他的根基之地......这样的情分,你再阻拦他,他会觉得是你不想让他壮大。”

李叱在心里叹了口气。

唐匹敌笑道:“再说了,罗境未必就真的会败,如今武亲王那边兵不多粮不足,罗境这边士气正盛。”

李叱道:“但愿如此。”

说起来,罗境之前就和李叱明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若有一日你我不得不针锋相对的时候,我也不会留情,到时候你也无需对我留情。

在罗境看来,天下英雄,不管是草民出身的李兄虎,还是皇族出身的杨玄机,都远不及叱。

而大楚朝廷这边,他唯一的对手也只是武亲王而已。

武亲王又已老迈,纵有战神之名,也是强弩之末。

罗境催马过来,笑着对李叱和唐匹敌说道:“你们两个若再偷懒,今日就别想赢我。”

李叱道:“让你先跑,你也不行。”

罗境呸了一声:“世上无人让我,我亦无敌,你却还想让一让我,再与我争?”

他指了指远处:“不如赌上一把?”

李叱笑问:“你想赌什么?”

罗境道:“我见你手下人,刚刚网猎到一只野鹿,就那把野鹿放了,你,我,老唐,三人追赶,看谁把这鹿拿下。”

李叱问:“输了的人要如何?”

罗境道:“输了的人要如何......你们自己想就是,我如何会输得?”

李叱道:“世上哪有那般绝对的事,万一你输了呢?”

罗境道:“万一我输了,以后若你需要我帮你,不管我在做什么,收到消息,必会竭尽全力赶来。”

李叱道:“也......”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匹敌打断。

李叱本来想说的是,也不是不行。

唐匹敌笑道:“既然要赌,不如赌的大一些。”

罗境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赌的大一些,若是小了,了然无趣。”

唐匹敌道:“那好......我们两个若比你一个,显得欺负了你,我与你比,若是谁输了......”

他看向李叱问道:“我可做主吗?”

李叱道:“当然可以。”

唐匹敌随即继续说道:“若我输了,以后宁军这边遇到了什么难处,再难有争雄天下的实力,我们两个就去投靠你,给你做手下。”

罗境听到这句话,沉思片刻后说道:“若我输了,而以后罗家军有一日 遇到了难处,再无争雄天下的实力,我就来给你们两个做手下。”

唐匹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罗境道:“早就想试试,你到底有几分强。”

唐匹敌微笑着跳上战马,问道:“可有规矩?”

罗境想了想后说道:“每人三箭。”

唐匹敌点头。

罗境笑问李叱:“你确定愿赌服输?”

李叱说道:“他说的,便是我说的。”

罗境哈哈大笑,催马而出:“你们两个输定了。”

唐匹敌紧随其后冲了出去。

李叱让手下人把那只野鹿放出去,那鹿受到了惊吓,发力狂奔。

唐匹敌的战马和罗境的战马,皆为名种,不管是身形还是速度,竟然不相上下。

罗境一边纵马一边说道:“你可先发箭,你若射中算我输。”

唐匹敌笑道:“你也可先发箭,你若射中算我输。”

罗境傲然道:“那你就莫要怪我欺你。”

说完后将弓拉满,瞬息后,一箭疾飞出去。

他这弓足有三石半,寻常汉子连拉开都难。

这样的弓拉满之下,力度能有多足?

箭一飞出去,便犹如流星一样,人的眼睛几乎都跟不上。

他一箭飞出,唐匹敌的箭紧随其后就飞了出去。

两人出手只差了分毫而已,罗境稍稍快了那么一丝。

然而连他都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样力度的一箭,居然被唐匹敌的箭追上了。

远处一声轻响,箭居然在半空之中碰撞,然后都变了方向。

一支箭在那鹿的脖子下边飞过去,一支箭在鹿的脖子上边飞过去。

那鹿都没有什么反应,也许并不知道,刚刚那一刹那,对它来说有多危险。

罗境眼神一亮,非但没有气恼,反而哈哈大笑:“好手段。”

他一伸手将剩下的两支羽箭同时抓起来,三指扣两箭,三石半的硬弓瞬间又拉满了。

“看你如何再拦我!”

罗境一声轻喝。

两箭齐出!

唐匹敌在罗境三指扣两箭的同时,也一样的手法,三指扣两箭搭在弓弦上。

不同的是,罗境同时发出两箭,而唐匹敌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连续拉动弓弦两次,那两支箭几乎是首尾相连着飞了出去。

第一支箭再次追上罗境的箭,一箭破双箭。

罗境的眼睛骤然睁大。

唐匹敌的第二支箭,居然将他的两支箭全都荡开,而唐匹敌的第三支箭,在前边那三支箭中间穿了过去。

三支箭碰撞,半空中变换了方向。

三箭乱转的缝隙中,那支箭飞出去......砰地一声,射在地上。

擦着那野鹿的脖子飞出去的,鹿受了些擦伤,惊吓的往一侧跳了出去。

唐匹敌笑道:“可惜了,只差一丝。”

罗境脸色奇怪的看着唐匹敌,他沉默片刻后,释然一笑:“你赢了,箭术上的事,你比我强。”

唐匹敌摇头道:“你我说好的,谁射中这头鹿才算赢,你没有中我也没有中。”

罗境笑道:“哈哈哈哈哈......说的也有道理,有道理。”

李叱看着那两人在远处拨转战马回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老唐,不愧是上天赐予了逼格的男人。

在冀州过了年之后,罗境随即返回安阳。

临别之前,罗境对李叱说道:“那日我和唐匹敌比试,输了就是输了,我又不是输不起......”

他笑道:“所以就按照那日的 赌约,若以后我罗家军兵败,我再难有回天之力,我就来投靠你们,吃你们的和你们的,还不需要我劳心费力,也是快活。”

说完后抱了抱拳:“就此一别,下次再见,可能要等上好一阵子了。”

李叱道:“过阵子我会派人给你送去一些粮草。”

罗境道:“那倒也不必,安阳富庶,我兵精粮足。”

李叱笑道:“算我投注,你赢了给我分红利。”

罗境呸了一声:“想的美!”

他一催马:“你们也要记得约定,若以后我打到了大楚都城,攻入大兴,你们到时候也就不用再打什么了,直接来投靠我多好,我给你们两个封王。”

李叱道:“你想的也很美。”

罗境笑着摇头,带着他的人离开冀州。

唐匹敌走到李叱身边,看着罗境远去的背影,问李叱道:“你在想什么?”

李叱道:“在想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将来到了咱们这边,会不会觉得有点尴尬?”

唐匹敌淡淡道:“他是个愿赌服输的人,若是不服......再让他输一次就是了。”

李叱笑起来:“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我是不是在四页书院的时候丢了一门课程没学?”

唐匹敌道:“如何才能在人前完美的装吗?”

李叱道:“不是,是如何才能控制住自己控制不住的装的欲望。”

唐匹敌道:“唔......那你丢了两门课程没学。”

李叱道:“你......大爷。”

数月后。

宁军还是在冀州安稳发展,屯田养民,招兵买马。

从西北那边有消息传来,柳戈准备率军进攻那支东陵道余孽重新聚拢起来的队伍。

李叱和唐匹敌商议了一下,这一战将打通往凉州的地盘,也算重要,所以要去看看。

而不出意外的话,罗境必会强渡南平江,安阳那边一场大战也不可避免。

所以李叱向北,唐匹敌带兵准备着向南去支援罗境。

按照李叱的本来想法,是让唐匹敌直接率军过去帮助罗境打赢这一战。

可是罗境那种性子,如何能答应?

他自视甚高,若是唐匹敌真的率军去了,他会觉得李叱看不起他,唐匹敌也看不起他。

再者说,若是打别人,唐匹敌若率军去帮了,罗境可能还没有那么大的反感或是抵触。

但这次打的可是武亲王,那是他杀父仇人。

这一仗,无论如何,罗境都要自己打。

燕先生带人留守冀州,如今人手比之前要多了些,安排上也不会显得捉襟见肘。

从阐州来的连夕雾,留在燕先生身边帮忙,民治上的事,他更有想法。

而原本答应了唐匹敌要来的渔阳胡不语,却一直都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

从蓟城来的叶策冷,这次随李叱去西北。

而随叶策冷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人,只十四五岁年纪,是叶策冷的妻弟,名为徐绩。

这少年看起来眉清目秀,双眼灵动,虽然年少,却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符的老成。

叶策冷在蓟城那边名气很大,可他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小舅子,有些敬佩。

接触过几次之后,李叱问唐匹敌对这两人的看法。

唐匹敌的回答是,叶策冷沉稳而有思谋,至于徐绩.....聪明,不像话的聪明。

太聪明,又形于外。

李叱想着,十四五岁的孩子,想表现自己聪明也正常。

......

......

【再猜一猜,我为什么要这样写:维新宫重好,做哲至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