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一十一章 狗咬狗鬼吃鬼

不让江山 知白 664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准备好了大量现银的崔大人就派人来求见李叱,他不敢求见夏侯将军,但是求见李公子应该没什么事,毕竟人家李公子又没说他不喜被打扰。

崔大人觉得李叱是个好人,是那种只要你是用钱来打扰我,就随时都可以打扰我的好人。

来的人说是崔大人请李叱去府衙一趟,李叱回了一句知道了,告诉你家大人我稍后就到。

然后李叱就美滋滋的去找夏侯琢,夏侯琢正在院子里练功,大冬天,光着膀子,两只手分别拎着一个石锁在那举。

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先不举了吧,有事。”

夏侯琢手里那俩石锁差点掉地上,他瞪了李叱一眼说道:“你能不能不要用不举的不字,用个别字不好吗?”

李叱道:“你别不举了。”

夏侯琢举起石锁就追杀过来,李叱绕柱而行。

李叱道:“看起来崔大人已经上钩了,刚才派人来,请我到府衙去见面,我估摸着是他已经悟了。”

夏侯琢把石锁放下来,接过来手下亲兵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汗水后说道:“你估摸着可以诈出来多少银子?”

李叱掰着手指头算道:“刘文菊的产业在信州城说日进斗金不为过,这些钱,最少有三分之一会进崔汉升的口袋里,最保守的估算刘文菊有十万两银子,那么崔汉升手里不会低于五万两,因为有不止刘文菊一个人给他送钱。”

夏侯琢算了算,五万两银子,按照一人十两的抚恤算,给阵亡将士们发放都不够。

他看向李叱,李叱从他表情里就大概明白过来,点了点头:“我努努力。”

夏侯琢握拳:“相信自己!”

李叱:“......”

不多时,李叱就到了信州府衙门,崔汉升崔大人已经等的心急如焚,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听说李叱到了,连忙迎接出来。

“李公子,真是抱歉,还要劳烦你亲自跑来一趟,本该是我登门拜访,又恐扰了夏侯将军休息......”

李叱摆了摆手,脸色很阴沉,这让崔汉升的心骤然一紧。

他发现李叱的脸色很差,非常差,那样子好像刚刚遇到了很多烦心事,而且这烦心事不但多肯定还不小。

“李公子?”

崔汉升没好意思直接说他自己的事,先试探着问了一句:“这是,出了什么事惹你烦心了?”

李叱坐下来,没回答,坐在那好一会儿,然后啪的一声拍了桌子。

“这个废物刘文菊!”

他这一掌拍在桌子上,那桌子立刻就散了架,桌子上摆着的茶具也散落一地,摔了个细碎。

李叱看向崔汉升说道:“这就是你举荐给我的人?!这个刘文菊,到了代州关后,先是触怒了夏侯将军,夏侯将军念他送来军饷没有计较,他知道武亲王已经到了代州关后,竟然绕过夏侯将军直接跑去求见武亲王!”

崔汉升心里猛的一震,这短短几句话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足够让人害怕了,绕过夏侯将军去求见武亲王,先别说见到见不到,这种官场大忌之事,刘文菊怎么就敢去做?

李叱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夏侯将军对你如此冷淡,全都是因为那个刘文菊,他一个商人,居然敢做出如此猖狂之事,你居然还说他办事得力?!”

崔汉升抬起手擦了擦一瞬间冒出来的冷汗,连忙赔罪道:“

那刘文菊确实是太过胆大包天了。”

李处道:“这还不算,你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夏侯将军听闻刘文菊去求见武亲王,一怒之下,将刘文菊杀了。”

“啊!”

崔汉升的脸色骤然一白。

李叱道:“我昨夜里劝了好久,夏侯将军现在的气还没有消呢,你以为他只是对你冷淡?昨夜里与我喝酒的时候,三四次问起,那个崔汉升应该如何处置?”

崔汉升扑通一声竟是跪下了。

他堂堂一个府治大人,居然就这么跪下了。

崔汉升一边擦汗一边说道:“还请李公子救我啊。”

李叱道:“你先起来,我昨夜里暂时稳住了夏侯,可是他余怒未消,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吧,夏侯公子来之前,刘文菊家里又给代州关那边送去了几车银子,那银子可不是夏侯将军要的,而是刘文菊要献给武亲王的。”

他指着崔汉升的鼻子说道:“你这用的是什么人!他想直接巴结武亲王,却不知道根本见不到武亲王,那几车银子,武亲王都未必知情,不过是武亲王帐下的一个小小参事就能拦下来。”

“没巴结上武亲王,还丢了性命,这也就罢了,毕竟死的是刘文菊那样吃里扒外的东西。”

李叱继续说道:“可是巴结不上武亲王,你们还得罪了夏侯将军,这件事,你说该怎么办?”

崔汉升道:“全听你的,李公子你一定要救我啊。”

李叱叹了口气后,语气缓和下来。

“你现在若要补救还不晚。”

李叱道:“趁着羽亲王还没到,你赶紧弥补让夏侯将军消气,若是做不到,王爷到了信州,夏侯将军把你的事告诉王爷的话,别说你未来的前程,怕是命都要没了。”

李叱俯身看着崔汉升的眼睛说道:“如果我不是觉得你算个识时务的人,也念在你虚心求学的事上,我会来和你说这些?夏侯将军还在生气,我应该对你避之不及才对。”

崔汉升砰地一声,一个头就磕在地上。

“李公子,救我啊李公子。”

李叱伸手把崔汉升扶起来:“看看,你这也是吓坏了,竟然一点主意都没有,怎么做的这么多年的官?”

他扶起来崔汉升后说道:“现在我给你指一条明路,你且想想,夏侯将军生气,是生你的气吗?”

崔汉升被李叱这么一说心里明亮了那么一丝,他试探着回答道:“应该,应该是被刘文菊气的。”

“对啊。”

李叱一拍崔汉升的肩膀:“刘文菊这个人,在信州城里欺上瞒下为非作歹,这么多年来,暗地里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你身为信州的父母官,早有所耳闻,并且已经暗中派人查证,恰好你在此时查到了刘文菊多项大罪......”

李叱朝着崔汉升眨了眨眼睛,崔汉升立刻就醒悟过来,若再不明白李叱的意思,那他就真的是个白痴了。

“懂了,下官懂了!”

崔汉升脸色有些激动的说道:“我这就安排人去查抄刘文菊的家里,这个混账东西,坑害百姓,残杀无辜,这还不算重的,更重的是他居然勾结叛军!”

李叱点头:“崔大人英明啊。”

崔汉升继续说道:“本官查明之后,立刻亲自带人查封刘文菊名下所有产业,一切物品,恰好夏侯将军在信州,所以本官觉得,应该将此案移交给夏侯将军处置,当然,查封所得,也要 一并移交给夏侯将军。”

李叱在崔汉升耳边压低声音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给提点这些吗?”

崔汉升道:“是李公子救我,李公子大恩大德。”

李叱哼了一声:“屁,这些年刘文菊没少给你送银子吧,你和他之间必然不清不楚,我把案子交给你,你亲自处置,等你再交给夏侯将军的时候,你难道还不能把自己摘出去?你干干净净的,我也才能干干净净的。”

崔汉升眼神都亮了。

“李公子,你无异于我崔某人的再生父母。”

崔汉升再次俯身一拜。

李叱笑道:“为了你的事,我也是操碎了心,昨夜里知道夏侯将军的心思后,我连夜派人去寻找证据,恰好查到了刘文菊一些事......”

李叱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崔汉升说道:“刘文菊家里囚禁了一位叫刘善身的人对不对?这个刘善身曾经在冀州为官,后来辞官前来信州投靠他,结果他贪图刘善身女儿的美貌,竟然想杀人灭口,现在刘善身一家三口已经被我派人救出来了,就在夏侯将军身边。”

崔汉升刚刚落下去的冷汗,噌的一下子就又冒了出来。

李叱道:“崔大人,你和这事没关系吧?”

“没有没有,一点关系都没有!”

崔汉升连连摆手道:“我确实毫不知情,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这个刘文菊真的是,真的是太胆大包天了!”

李叱道:“这人证我已经帮你解决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怎么办。”

李叱说完后起身:“我还要去劝劝夏侯,他本来今日就要下令把你抓起来,是我阻拦,你最好在两天之内把刘文菊的案子办好了,不然的话,夏侯想杀人,谁也拦不住,他能在武亲王军中杀了刘文菊,难道还不敢杀你?别忘了,武亲王和夏侯将军,再怎么说也是叔侄,刘文菊算个什么?”

说完后李叱就走了,崔汉升点头哈腰的亲自送到衙门外,等李叱走了之后,崔汉升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快湿透了一样。

他回到书房后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只觉得浑身发冷,汗水让衣服黏在身上,感觉很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心里。

“来人!”

崔汉升思考了一会儿后站起来大声吩咐道:“派人去,召集本府所有差役,再调集三百名厢兵过来,去请府丞大人也马上过来,与我一道去把刘文菊家里抄了!”

命令下达之后不久,府丞韩童和总捕齐典就都赶了过来。

三位大人带着人气势汹汹的直奔刘文菊家里,半路上,崔汉升把刘文菊的事说了一遍,他本来就已经对刘文菊不满,又害怕刘文菊会爬到他头上去,此时得了机会,下手自然更狠。

“凡是知道我们之间账目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崔汉升道:“你们两个分头去办,韩大人带兵把刘文菊的赌场青楼都抄了,所有银子都要封存。”

“齐典,你随我去刘文菊家里......对你我事知情者,一个不留!”

他看向齐典说道:“账本,一定要把账本找到!”

与此同时,李叱住处。

夏侯琢问李叱道:“你去见崔汉升,崔汉升会怎么办?”

李叱耸了耸肩膀:“狗咬狗,鬼吃鬼,让他们自己杀去吧。”

他沉默了片刻后自言自语似的又说了一句:“这个世上,没有不干净的银子,只有不干净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