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七十六章 对不起

不让江山 知白 760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尉迟光明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归元术就知道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他从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可此时心口剧痛。

两个人都说了些狠话,似乎是在和曾经的他们诀别,不只是和对方,也是和自己。

外边的谍卫军都在看着归元术,此时的暴露,极有可能给所有人带来灭顶之灾。

“如果今日因我而连累大家,我先会死于大家之前,唯有一死以谢罪。”

归元术深吸一口气,看向手下谍卫军兄弟们:“今日这客栈,或许便是我等之坟墓,对不起大家。”

他俯身一拜。

“与统领共生死!”

众人抱拳。

刚刚回来的郑顺顺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默默的走到归元术身边,无需多说什么,站在一起便是决定。

尉迟光明已经是大将军,他进城的时候还带着一支军队,纵然那是一支新军,可人数足够多。

谍卫军这边再精锐,也挡不住军队的集团冲锋。

况且,他们只是新军,又不是缺装备,他们用弓箭就足以把归元术他们全都击杀。

可是就这样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从刚刚天黑到已近子时,始终不见军马过来。

所以归元术也就明白了,尉迟光明说下次再见的时候便是不死不休,可他不想这么快就到下次见面。

如果尉迟光明真的绝情,他有怎么可能两个时辰还不来?

他带上大军围住客栈,别说两个时辰,也许连两刻都用不了。

归元术想起来刚才说的那些绝情的话,又有些难过,还有些后悔。

人生啊,最初的兄弟,能坚持到最后的又有几个?

“后院有事!”

就在这时候,忽然间有人用凄厉的喊声示警,紧跟着又传来一声惨呼,显然喊话的人已经遇害。

归元术他们立刻赶到后院,就看到十几名谍卫军士兵已经围住了一个黑衣人。

这人似乎也有些茫然,不明白怎么就被这么多人盯上了,但他显然不怕。

黑衣人便是段狠,他是来找那紫衣女子的,而不是来找归元术。

“你们这些人,携带兵器,看起来不像是商队,就算你们有镖旗打幌子,你们也藏不住身份,你们是兵。”

段狠傲然道:“我乃陛下亲封的一等伯,禁军四品将军,你们见了我,为何不跪?”

他以为这些人是朝廷的兵,假扮成镖局也一定是有别的什么任务。

毕竟尉迟光明就在这县城之中,毕竟这是京州腹地,距离大兴城不过区区几十里远。

他当然不可能想的到,这支镖局的队伍,居然会是宁王李叱的人。

“你杀了我的人?!”

归元术看向倒在黑衣人不远处的尸体,杀意已经越来越浓。

段狠并不在意,语气依然倨傲的说道:“我乃一等伯,杀几个人又怎么了?况且我是奉陛下之命行事,我便是钦差,你的人居然敢对我动手,等同于冒犯圣驾,那就该死。”

他往前迈步:“告诉我你们是谁的人?兵部尚书尉迟光明的人?他为什么安排你们假扮成镖局的运镖队伍?莫非是要离开京州去串通叛贼?”

“血债血偿!”

归元术一声暴喝。

此时他心中的怨恨,再加上手下兄弟被杀的怒意,全都发泄在这个莫名其妙的黑衣人身上。

见那人居然敢对自己出手,段狠哼了一声:“居然敢对我动手?”

那一刀 迎面而来,段狠却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他这二十几年的江湖路,就是杀人路,什么样的杀人招式他没有见过。

从十几岁开始杀人,杀到今年已经近四十岁,一身戾气。

他忽然跨步向前,在跨步的瞬间就躲开了归元术的那一刀,在他眼中,归元术这迅疾的招式,破绽百出。

他左手探出去抓向归元术的脖子,归元术此时已经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对方跨了一步,躲开刀锋,拉近距离,左手抓向他的咽喉,右手一定还有后招。

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没有一丝多余,却已经占尽上风。

这就是一个打了无数架,杀了二十几年人的凶悍之徒,最丰富的战斗经验。

在这一刻,归元术也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他握刀的手猛的往后一拉,腕力发挥到了极致,将刀朝着自己投掷。

刀柄撞在了段狠的手腕上,手就稍稍偏了些。

这一刹那,段狠的眼神就凶厉起来。

“胆敢?!”

他的手偏了,却变抓为拳,一拳打在了归元术的肩膀上。

归元术往后一退的时候,郑顺顺等人就冲了上来,几把刀几乎不分先后的斩落。

段狠眼神更加凶厉。

他向前疾冲同时下蹲,那几把刀就全都到了他身后。

猛的起身,肩膀扛起来两条胳膊,同时双掌从下往上猛的一托!

这两下,正中郑顺顺和丁满的下巴,两击,把郑顺顺和丁满托的直接飞了起来。

段狠身子突然横移,肩膀撞在赵山影的胸口上,赵山影毫无反应的被撞飞出去,双脚擦着地面的飞。

归元术忍着疼跨步回来,飞起一脚踹向段狠的脖子。

他的速度已经极快,可是和段狠的速度比起来,还是稍稍慢了一些。

如此境界的高手对决,慢了一分,便是生死。

段狠一把攥住了归元术的脚踝,怒吼一声,单手把归元术轮了起来。

就在这一刻,一道黑影从段狠背后掠过来,手中并无兵器,疾冲之中一弯腰把刚才归元术掉落在地的长刀抓起来,瞬息之后,一刀斩向段狠的后颈。

段狠有着当世都少有人及的战斗经验,他听到动静,立刻往前跨出去一大步,同时拧身,把手里的归元术往后一砸。

那黑影一把将归元术接住,急切的问了一声:“没事吧?”

归元术这才看清楚,来的人居然是尉迟光明。

“尉迟光明?!”

段狠也认出来了。

他冷哼了一声:“你果然和叛军勾结,怪不得陛下让我在暗中盯着你,看来陛下早就已经看穿你了,你这个叛贼!”

这句话一说完,尉迟光明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陛下让你盯着我?”

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段狠道:“你安排这些人假扮成镖局队伍,实则是为了勾结叛贼,我已经识破你的阴谋,你若不想被我活活打死,现在就扔下兵器,随我回大兴城见陛下吧。”

归元术知道此时解释根本就没有意义,立刻往前一冲:“杀了他,别让他回去告状。”

在这一刻,他下意识想要做的就是保护他大哥。

他一拳砸向段狠的脖子,段狠抬起手就要抓他手腕,可他没有想到归元术是虚招。

归元术出拳之后立刻往下压,像是出拳,实则是一个往前扑倒的动作。

尉迟光明在他身后掠起来,一刀斩落。

两个人已经多年没有见过,甚至不曾有过任何联系,但此时的配合,居然还能如此默契。

段狠见这一刀来的凶狠,立刻把手收回来,可此时扑倒在地的归元术已经抱住了他双腿,猛的发力往怀里一带。

段狠的身子立刻向后仰倒,可即便如此被动之下,还是一脚踹在归元术的下颌上,把归元术踹的直接翻转了一圈摔出去。

段狠往后倒下,双掌撑着地,尉迟光明一刀下劈,有开碑裂石之威。

段狠双手发力,在地上划船一样划动双臂,身子向后迅速退了出去,这一刀就剁在了地上。

尉迟光明回头看了归元术一眼,见他兄弟满脸是血,立刻转身回去:“你怎么样!?”

归元术却忍痛喊了一声:“小心背后。”

段狠划出去之后五指发力竟是深深的扣进地面,硬生生停住身形,然后再发力,身子骤然飞了回来。

尉迟光明回身一刀,却被段狠一把抓住了刀背。

段狠发力一拉,长刀从尉迟光明手中脱离出来,随着段狠的力量长刀又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直接贯穿院墙。

尉迟光明闪身避开,可段狠的目标却是已经受伤的归元术。

这就是战斗经验。

先解决受伤严重一些的那个,然后再专心对付剩下的。

这满院子里的人,唯有那两个可与他交手。

在这一瞬间,尉迟光明也反应了过来,若他躲开,归元术必死。

于是已经横移出去一些的尉迟光明,硬生生又回来了。

砰!

段狠一拳击中,虽然尉迟光明双臂抬起来档在胸前,可是这一拳的力度是在太过刚猛。

而且突然回身的尉迟光明,也只能是如此被动的防御了。

尉迟光明双臂挡不住,拳劲贯穿,两臂的骨头立断,然后尉迟光明就被砸的往后仰倒。

段狠一脚踢在尉迟光明身上,尉迟光明随即翻滚出去。

下一息,段狠一把掐住了归元术的脖子,手指一发力,几乎能陷入归元术的血肉之中。

尉迟光明吐着血爬回来,抱住了段狠的双腿发力想把人摔倒,段狠看了他一眼:“找死?!”

他屈膝,然后膝盖一顶撞在尉迟光明的脑袋上,尉迟光明立刻就闷哼一声。

“撤手!我不杀你,只是想带你回去让陛下处置,而非不想杀你,再敢阻拦,我现在就要你性命!”

段狠怒吼。

尉迟光明脑袋昏沉,眼睛都往上翻了起来,嘴角的血往下流淌,拉出来一条长长的血丝:“休想......伤我弟弟。”

“那你就死!”

怒极的段狠暴喝一声,一发力把脚抽出来,然后朝着尉迟光明的脑袋踩了下去。

被卡住脖子的归元术把自己悠荡起来,拼尽力气,双脚踹在段狠胸口。

段狠被踹的后退了两步,这一脚就没能踩中尉迟光明。

“先杀你,陛下也不会怪我。”

段狠一把将归元术甩开,俯身把尉迟光明拎起来,尉迟光明在被提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之前段狠膝盖撞在他脑袋上的那一下,实在凶狠。

尉迟光明嘴角还在淌血,却尽力扭头看向归元术:“对不起......大哥没能保护好你,大哥,让你受委屈了。”

他今夜又独自一人回来,只是想来说一声对不起。

好在,他说了。

他是做大哥的,道歉,也该大哥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