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说是假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12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三月江楼里四方来客云集一堂,其实这样的场面确实显得有些荒谬,又让人说不出什么来。

三月江楼的崔泰走上那座高台,先是微微俯身的行礼,算是和在场的人都打过了招呼。

他笑了笑道:“今日可谓贵客临门齐聚一堂,三月江楼从来都没有如此热闹过,一来感谢诸位惠顾,二来自然也要感谢一下已经故去多年的嵩明先生,因为我是有自知之明的,能把诸位都请来的人可不是我,唯有嵩明先生才有这样的威望。”

众人随即笑了起来,崔泰这些话说的有点意思。

崔泰笑道:“诸位也都知道,这件东西是嵩明先生一生唯一的一枚印章,他随身携带几乎从不离身。”

他看向谢家的人说道:“谢大人应该可以佐证。”

坐在台下的谢青等点了点头道:“当年嵩明先生故去之后,我谢家的人特意将这枚印章与嵩明先生同葬,可是谁能想到,多年后嵩明先生的墓居然被歹人盗破,这枚印章在二十年前于都城出现过,之后就又没了踪迹。”

谢青等道:“我谢家曾经下大力气想寻回印章,再次送入嵩明先生的墓中,可是一直没有如愿。”

他起身抱拳道:“今日我若得此宝,必会派人送往家族祖宅,埋入凌兰园嵩明先生的墓中。”

众人纷纷起身鼓掌。

在座的人中,谢家与嵩明先生的渊源最深,嵩明先生退隐之后,十几年都住在谢家的凌兰园。

崔泰抱拳道:“谢大人高义。”

谢青等道:“这是我谢家之人分内的事。”

崔泰道:“说到此处,但凡神宝问世,总是要有些铺垫,刚巧收藏嵩明先生印章的这位先生,也极喜欢嵩明先生的字,所以也有收藏,这次一并拿出来拍卖。”

众人一阵惊呼。

有嵩明先生的印章,还有嵩明先生的真迹?

这开胃小菜,放在别处,那就是镇店之宝了。

“当然,嵩明先生流传于世的真迹只有那么多,最近这些年更是少见,这位收藏了印章的先生也明言,这些收藏都是赝品,他说自己看过多次了,绝对可以肯定是赝品。”

众人都吐出一口气,心说这胃口吊的,原来都是赝品。

“请上来第一件。”

崔泰吩咐一声,两个妙龄少女上台来,将一个画轴展开,崔泰笑着介绍道:“诸位应该都知道,这是嵩明先生的凌高帖,写于嵩明先生晚年,那时候他住在凌兰园中,所以这字帖以凌兰园的凌字为首。”

谢青等立刻站起来,他有些激动的问:“我可否上前观看?”

崔泰到:“当然可以。”

谢青等立刻到了高台上,站在那幅字前仔仔细细的看,越看越是心惊。

坐在台下的崔家人崔成岚问道:“谢大人,你看了这么久,可看出什么了?能否看出是什么人仿的,是何年代仿的?”

“这......”

谢青等道:“我......若没有看错的话,这是嵩明先生凌高贴的真迹......这字帖看似是新的,连纸张都是新的,可是一笔一划,绝非仿写能写出来的神韵,我觉得这可能是高手,为凌高贴换了纸。”

坐在二楼包房里的李叱噗的一声把茶水喷出来。

夏侯琢看了他一眼,然后擦了擦脸。

李叱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后说道:“这么胡扯的话,他为什么能说的出口?”

夏侯琢道:“你也知道是胡扯,古字帖若是损坏严重的话,确实有能工巧匠可以换纸, 但你那个是直接写上去的,不可能看不出来。”

李叱道:“对啊,那他为什么胡诌?”

夏侯琢:“你是不是干过这事,仿嵩明先生的字卖钱。”

李叱道:“你觉得呢?”

夏侯琢道:“也对......你刚到冀州的时候都潦倒成那样了......不过看谢先生的神态和语气,不像是说着玩的啊。”

李叱道:“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发家致富的机会。”

夏侯琢道:“我也在想,难不成是你写的真的和嵩明先生的真迹一模一样?”

李叱道:“那有什么,我以前跟着师父混江湖,就一本登雀台贴还有点意思,每天无聊的时候能写上几十遍上百遍,不过手熟罢了。”

大堂高台上,谢青等道:“我现在也吃不准,纸张是新的,可是字绝对错不了。”

崔家的崔成岚上台:“我也瞧瞧。”

王家的人也上台了,还有别家的人也上台,有的人还带来了这方面鉴定的高手,一群人围着那幅字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儿,越看越是心惊。

李叱叹道:“早知道我就写的认真些。”

夏侯琢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叱道:“我学嵩明先生的字,越是随意的写,不当回事的写,越是像,越是认真起来,反而不像,这样他们也就不用那么费力的看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的。”

夏侯琢想了想,没明白这是什么道理。

又过了好一会儿,谢青等看向崔成岚问道:“应该是赝品,纸张太新了。”

崔成岚点了点头:“就是赝品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从高台下来,那些人又围着看了好一会儿,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各执一词。

崔泰问道:“谢大人,你觉得这幅字,应该价值几许?”

谢青等道:“虽然是赝品,但已有九分神韵,应该也是大家所为,只是不愿意透露姓名,毕竟仿字的事也不是很光彩。”

他沉思片刻后说道:“二百两,我觉得可行。”

二楼,李叱都惊呆了,他看向夏侯琢说道:“我XJB写的就能卖二百两银子?”

夏侯琢叹道:“这么看的话,你确实错失了一条发财之路,如果你早这么干的话,可能早就发财了,也可能早就被人打死了。”

李叱觉得下边的那些人,只能说是人傻钱多。

“谢大人。”

人群中有人站起来,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道:“老朽仔细看过了,这字绝对是嵩明先生的真迹,至于为什么看起来纸张那么新,其实谢大人也明白怎么回事,刚刚谢大人也已经说过了。”

这老者一边轻抚自己的胡须一边说道:“上好的宣纸,可以揭开九层,嵩明先生的字力透纸背,不说九层揭开都可当做真迹,但是三四层还是没问题的,揭下来的一层宣纸薄如蝉翼,以高明手法覆盖于新纸上,再加以烘干,保存古字,这种法子也多有用到。”

他胸有成竹的说道:“大楚瑰宝阁里的大匠师,就曾将周夫子的字揭开四层,你能说这四张都是赝品吗?瑰宝阁的大匠师为了让周夫子的字可以流传下来,一张变四张,其中一张被先帝赐予谢家,谢大人不会忘了吧。”

谢青等的脸色微微一变。

那老者继续说道:“谢大人口口声声说是赝品,无非是想压低价格,然后买下。”

人群中立刻传来一阵低低的惊呼。

这个老者是王家请来的鉴宝高手,王家的势力在冀 州虽然不如谢家,可是也不会怕了谢家。

坐在二楼包厢里的李叱都懵了,给遭雷劈了一样。

夏侯琢也觉得自己被雷劈了,李叱连累的。

谢青等道:“这件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想于老你也看出来了,你这样做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

那老者道:“我只是不想让瑰宝蒙尘,让嵩明先生蒙羞,明明是真迹,谢大人就敢给出二百两这样耻辱的价格,别有用心的是谁,一目了然了吧。”

二楼的李叱都看不下去了,他虽然跟师父行走江湖也会骗人,但是这样有损先贤名声的事,确实不能干。

他想了想,找了一块纱巾蒙住脸,走到二楼栏杆处对下边的人说道:“这幅字确实是假的。”

众人全都抬头看向李叱,心说这又是哪里来的高手?

那老者问道:“你是谁?”

李叱回答道:“我是这些字贴的主人,这些字帖确实都是假的,我不能欺瞒诸位。”

众人一片嘘声,连那个老者都楞了一下。

人家字帖的主人都现身出来说字是假的,这老者应该不会再坚持了吧。

片刻后,那老者冷哼一声道:“有些人,收藏了东西,假的当真的,真的当假的,自己还以为高明。”

李叱心说我凑!

他刚要说这些字是他写的,夏侯琢在他身后压低声音说道:“你想想再说话,如果你说是你写的,然后再当众写几个字出来,众人一看果然难辨真伪,那高院长手里的那幅登雀台贴......”

李叱心说我又凑!

这要是传扬出去,高院长岂不是觉得那登雀台贴也是假的?

李叱就愣在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恰在此时,门外有人大步进来,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这些年来,在北境之地,唯一经常见到嵩明先生真迹的人就是四页书院的高院长,登雀台贴就在高院长家中珍藏。”

那人一进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崔泰站在高台上来不及下去,立刻俯身一拜:“拜见王爷!”

在场的人全都弯腰下来,恭恭敬敬的行礼。

“拜见王爷。”

羽亲王一边走一边说道:“都起来吧,不用那么多礼,本王今天也是来开开眼界的,刚刚说到嵩明先生真迹的事,我看还是让高院长来说说的好。”

他往前指了指:“高先生,你也去看看?”

高院长点了点头道:“遵命。”

夏侯琢在二楼一捂脸:“完蛋了,这下骗到了你岳爷爷身上了。”

李叱道:“何为岳爷爷?”

夏侯琢道:“你岳父的爹,难道不是岳爷爷?”

他想了想后补充了一句:“岳父也叫岳丈大人,那他就是你岳丈丈大人。”

李叱想了想,岳丈丈这个称呼,略微有那么一点萌。

夏侯琢道:“这下不好收场了,下边那些人说你写的字是真迹,你说他们瞎,如果你岳丈丈也说是真迹,你怎么说?”

李叱道:“高院长又不那么瞎的人。”

高台上,高院长的眼睛就有些睁大了,他仔仔细细的看,仔仔细细的看,好一会儿后说道:“怎么看着确实像是嵩明先生的字?”

夏侯琢一捂脸道:“我错了......来的时候我说你是把冀州城里的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当傻批吗,现在看来是我不懂这个圈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