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二十六章 输的体面些

不让江山 知白 678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的话说完之后,崔泰的脸色已经变得格外难看起来,他曾经对这个计划作出断言,放眼冀州内外,谁也不可能看穿。

城中那些能被称为老狐狸的各大家族领袖也一定猜不到,谁想到会被一个李叱用近乎于随便瞎蒙的办法猜到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崔泰看向李叱说道:“也就是说,现在我的人,应该已经都进入你们所设下的埋伏了吧。”

“应该是。”

李叱回答道:“我过来的比较早,所以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不过一旦有消息,我的人会立刻过来告诉我,应该会比崔先生的人回报的速度快一些,也许......崔先生的人回不来了。”

崔泰再次陷入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后,崔泰问李叱道:“就算我的安排你都识破了,也都有所准备,可是你也不该孤身一人来三月江楼,最起码我还能杀了你。”

李叱摇头道:“崔先生身边应该没有多少人可用了,你又见过我出手。”

崔泰见过。

但他不知道,李叱那次是故意为之,当时拉断了铁胎弓的李叱还有伤在身,他忍着剧痛拉断铁胎弓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这一刻,那时候的李叱可能没有把握一定会有这一刻,可他还是那么做了,更重要的是,唐匹敌在三月江楼被人刁难,他就要站出来。

所以此时此刻的崔泰并不知道李叱是在虚张声势,李叱上次拉断了铁胎弓后旧伤复发,现在连爬墙都需要余九龄背着上去,怎么可能还有能力动手。

李叱看向崔泰,他在想崔泰敢不敢试一试。

崔泰看着李叱,他在想李叱会不会先出手。

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崔泰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你这样一个年轻人面前,表现出很无能为力的一面,此时此刻,我身边无人可用,因为我的人都出去做他们该做的事了,而你身边应该也已经无人可用,因为你的人都去阻止我的人了。”

崔泰长叹一声:“所以当只剩下你我两个人的时候,却因为你更年轻更能打,而让这精妙布局与破局的最后一步,变的那么粗浅那么原始,也不斯文。”

李叱耸了耸肩膀,端起那杯茶喝了一口,不是咽下去,而是漱了漱口。

那是价值不菲的莲心茶,按照银子来换算,这一口应该就有十两甚至可能更高。

崔泰问李叱:“那你看穿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李叱道:“我本以为崔家的主事应该在粮仓里,但是没有,有人认出来那个持刀站在粮仓围墙上的人叫崔卿,论权势和威望,仅次于你们崔家的家主。”

他看向崔泰:“是吧,崔氏家主。”

崔泰这次倒是没有吃惊,反而是带着些释然的笑了笑,这笑容之中也有苦涩,李叱连他的布局都猜到了,猜到他的身份也就不算什么,况且刚刚聊天的时候,他说的那些话,就不像是一个崔家的管事能说出来的话。

李叱道:“所以我很佩服崔先生,一直都在明面上,可是却没有人怀疑过。”

崔泰道:“城里的事,明明应该是我布局更早,动手更早,现在却被李公子处处占尽先机,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崔泰看向李叱说道:“可是你没有彻底赢,我们崔家也没有彻底输,城外的青州节度使是我弟弟,我死,或者冀州城内崔家死绝,有他在,崔家早晚还会站起来。”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其实,我是真的很想做那个医者。

李叱点了点头道:“所以我在听完先生的话后,对先生已有敬意,先生想做一个医者,我要阻挡的不是先生想做医者的这条路,而是......”

他看向崔泰说道:“我也想做个医者。”

崔泰哈哈大笑,笑的有些歇斯底里。

良久之后,崔泰对李叱说道:“刚刚李公子才进这不久,我和李公子说过一句话,我说这个世界上的人,最可怕的不是人已老城府深,而是年少有为。”

李叱笑道:“所以那时我说,谢谢崔先生盛赞,没说谬赞。”

崔泰觉得李叱这句话说的,狂妄的让他羡慕。

“年轻。”

崔泰道:“不该被轻视。”

李叱道:“很多人都和崔先生一样,吃了亏之后才明白这一点。”

他起身道:“崔先生觉得对你来说这件事已经到了尽头,其实不然,崔家的人要想做医者,救天下,不该在冀州,我刚刚说过了,崔先生当时没在意,也没理解。”

他抱了抱拳:“我先告辞,崔先生如果想出城的话,只要青州兵退,崔氏一族所有人,都可安然离开冀州。”

崔泰跟着李叱站起来,李叱这最后一句话,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囚徒,这是他的三月江楼,却变成了李叱的大牢,把他关在这等候发落。

李叱迈步离开三月江楼,崔泰一直送到他大门口,出来的时候,三月江楼里那些好奇的姑娘们还在看着那少年,她们不知道东主和那个少年聊了些什么,只看到东主亲自把那少年送出三月江。

李叱走了,崔泰回到主楼那个巨大的客厅里坐下来,侧头看了看李叱坐过的位置,那旁边还摆着那杯冒着热气的茶,李叱只喝了一次,还是漱口。

三月江楼的管事妇人也实在好奇,小心翼翼的走到崔泰身边,轻声问道:“东主,那个年轻公子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崔泰忽然就想起来唐匹敌离开三月江楼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他自言自语似的重复了一遍。

“以后天下皆知,你也会知。”

李叱离开三月江楼半个时辰之后,秦拙和魏陷阵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跑回来,两个人身上都带着伤,也不知道伤的有多重,皆是血迹斑斑。

“东主。”

秦拙进门之后就坚持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们......败了。”

魏陷阵身上的伤似乎稍稍好一些,还能站在那,他朝着崔泰抱拳道:“东主,现在收拾一下,我们还能护东主杀出去,寻个安全地方藏身,大军破城之后我们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崔泰打断,他摇了摇头道:“别骗自己了,你已经知道,大军不可能破城......你们坐下吧,杏姑,你把药箱拿过来,给他们两个上药包扎。”

刚刚站在崔泰身边的那个看起来三十几岁年纪,却格外有些迷人气质的女子随即点了点头,带着丫鬟去取药箱。

“东主,我们......”

秦拙要说些什么,也被崔泰打断,崔泰道:“药的事已经败了,凭我们的力量想攻破城门也败了,不是我已经不再想斗一斗,而是不想失了崔家的体面,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想过毁了冀州城,所以你不用再劝。”

秦拙想说的正是这个,他想说我们手里还有一些力量,可以在冀州城内再做些什么,四处放火,也能牵扯防守青 州军进攻的兵力,说不定就还有机会。

“那样赢不了的,而且还会显得有些拙劣丑陋。”

崔泰坐下来,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一开始,节度使曾凌来了,凌驾于冀州所有人之上,但他没有把冀州当成他的家,后来羽亲王来了,也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可他一样没有把冀州当做他的家。”

他看向秦拙说道:“我不一样,冀州是我的家,我不想毁了这,现在,以后,都不会。”

这一夜,城里变得安静下来,可是城墙上下的杀戮一直没有停止,青州军没有等到城门开,还是不死心一样的猛攻了一夜,这一夜到底死伤多少人,无法估量。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青州军终究还是退了下去,他们不得不在拼尽全力后接受一个事实......城里的人败了。

城墙上,夏侯琢看了一眼并无疲惫之态的唐匹敌,他松了一口气后问道:“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累?”

唐匹敌也看了夏侯琢一眼,语气平淡的回答道:“体力比你好些。”

夏侯琢没说话,但他的眼神表达的意思是你放屁。

过了一会儿后夏侯琢问他:“现在还不见李叱上来,你猜他此时此刻再做什么?”

唐匹敌想了想,回答:“睡觉。”

夏侯琢哈哈大笑,他觉得李叱干得出来这种事。

可李叱没有在睡觉,他在包馄饨。

车马行,厨房,他回来的时候看到高希宁正坐在厨房里,满身满脸的都是面粉,身上的那件围裙都被涂脂抹粉了一样,他一夜没睡,她也一夜没睡。

他进门看到她,她抬头看他,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有些漂亮的小星星在转。

“我来。”

李叱在高希宁身边坐下来,笑着问道:“你是要做什么好吃的?”

高希宁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说道:“拳头那么大的馄饨吃过没有?”

李叱看了看旁边托盘上摆着的那几个馄饨,笑着问道:“为什么会这么大?”

高希宁道:“它......它就容易破啊,破了我就堵一堵,堵得多了,也就大了。”

李叱道:“那这个应该不是馄饨,应该是元宵,我昨天吃的包子,是不是就是这么来的。”

高希宁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当然不是,包子皮厚一些,没那么容易破。”

李叱道:“说的有道理,馄饨皮虽然薄一些,但是贴的多了也就后来者居上了。”

高希宁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用肩膀又撞了撞李叱:“好汉,你确定你就会包了?”

李叱道:“断然还是比你强一些的。”

两刻之后,两个人看着托盘里大小不一的馄饨,大的有拳头那么大,小的有拇指肚那么大。

“能放在一起煮熟吗?”

高希宁问。

李叱道:“按辈分下锅。”

又一刻之后,两碗馄饨摆在两个人面前,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端起来馄饨碗来碰了一下。

高希宁道:“我敬你一碗!”

她先吃了一口,那好看的眉头就皱了皱,然后她噗嗤一声就笑了,她问李叱:“昨天的包子是不是也这么难吃。”

李叱回答道:“不可能。”

然后补了一句:“比这个难吃。”

然后他吃了一大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