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二十五章 你只会用枪

不让江山 知白 91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张屹是正经的大楚府兵出身,千锤百炼出来的大楚将军。

所以他骨子里的那种骄傲,无法消除。

哪怕现在宁军在冀州豫州两地所向无敌,可是在张屹眼中,那就是叛军,就是草寇,就是乌合之众。

至于外边传的神乎其神的唐匹敌,也只是草寇的头子,山匪的首领罢了。

大楚府兵这些年来,在中原各地平叛,不管是与谁交手,什么时候不是摧枯拉朽。

然而今天,他的心态有些炸了。

左右两翼,各有七千兵马,都是宁军的两倍有余。

不到一个时辰,全都被宁军攻破。

而那种摧枯拉朽的打法,不是楚军府兵对付草寇的打法吗?

中间开刀,两边撕扯,以少胜多......

两翼的兵力对比都是一样,三千对七千,所以败的也一样体无完肤。

在看到宁军居然主动发起进攻的时候,他确实茫然了一下。

片刻后,是对宁军的一丝丝敬重。

大部分则是对唐匹敌的嗤之以鼻。

这种打法,简直就是儿戏。

“左翼不见回应!”

“右翼不见回应!”

传令兵不停的回报消息,这让张屹心里的阴影越来越大了些。

“唐匹敌......”

他重重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两翼皆溃,敌军很快就会从后边卷过来两面包夹。”

张屹将铁枪摘下来往前一指:“变阵锋矢,直冲敌军中军,把敌军中军撕开,还有取胜之机。”

说完后纵马向前。

他身边是一百二十名百战老兵,这些府兵精锐,都是从尸山血海中冲杀出来的。

每个人身上的暗中悍勇之气,寻常人都能感受到。

他们这些人,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畏惧。

“敌军变阵!”

有人喊了一声。

然后就看到对面的宁军也变成了最为坚决的锋矢阵。

只攻不退的锋矢阵。

两把尖刀,刀尖对着刀尖硬撞一样。

离着还远,曹军的刀尖张屹就看到了宁军的刀尖唐匹敌。

“杀!”

张屹一声暴喝,催马疾冲。

可就在这一刻,他看到面前飞过来一片黑影。

像是有无数条蟒蛇,忽然间腾空而起,骤然出现在曹军面前。

那是铁标。

那是大楚府兵从来都没有配备过的标枪,更何况是他此时带领的曹家私兵。

一片铁标飞过来,曹军前边的骑兵就被戳下去一层。

张屹掌中铁枪一挑,将迎面而来的标枪挑飞。

再看时,唐匹敌已经到了近前。

那一枪,犹如腾龙出海,犹如雷霆一怒。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张屹立刻将长枪往下一压,刚刚弹飞了标枪,这一枪又把唐匹敌的铁枪往下压了压。

当的一声脆响,两个人的枪杆上摩擦出一串火星。

两马交错而过。

张屹吃了一惊,唐匹敌也吃了一惊。

从南下以来,唐匹敌逢战必冲锋在前,楚军将领,从无一人能接得住他这一枪。

那人的反应,力量,都让唐匹敌惊讶。

张屹的惊讶更重,因为他的手在微微发颤。

两个人交错而过后,各自冲杀一阵,然后调转战马回来又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这一次,张屹没打算再给唐匹敌机会。

他率先出枪,若暴风起,若冰雪寒。

这一枪,竟然刺出来几分北境冰雪寒冬的凛冽之气。

他的枪若是万古不化的坚冰,那唐匹敌的枪便是电芒闪烁的雷霆。

两杆枪居然出枪角度完全相同,在半空中,极为精准的枪尖撞在了枪尖上。

在对撞的那一瞬间,两个人握住枪杆的手都传来一阵针刺般的感觉。

枪尖上划出来的火星,都像是彼此谁也不服谁,在半空中碰撞而爆出花火。

两个人再次交错而过。

唐匹敌拉马回身,张屹也拨转战马。

“杀!”

张屹一声嘶吼,第三次朝着唐匹敌冲杀过来。

这一次,他一枪戳向唐匹敌的心口,唐匹敌的枪居然也戳向他的心口。

两个人的反应和判断,几乎都一模一样。

两杆枪没有再次碰撞,而是在瞬息之间交错而过。

而唐匹敌和张屹,也在同一时间尽力侧身。

两个人的枪头,在对方的铁甲上擦出来一串火花。

在第三次交错而过的瞬间,两个同时回身一枪。

不同的是,张屹是强行扭身,双手握着铁枪往后一刺。

而唐匹敌则是在那刹那之间把双脚从马镫里抽出来,单手在马鞍上按了一下,身子凌空而起。

在半空中,他似乎已经判断到了张屹这一枪的来势。

双脚精准的落在张屹的枪杆上,然后单手握枪往前猛的一送。

回着头的张屹看到这一幕,眼睛骤然睁大。

他立刻往后一仰身。

光芒闪烁之中,唐匹敌一枪将张屹的铁盔戳的飞了出去。

当的一声,铁盔上被点出来一个破洞,铁盔旋转着飞向远处落地。

这一变故,吓坏了张屹,也让唐匹敌再次惊讶了一下。

此人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快,连这一枪都能躲开。

他踩着张屹手中长枪,脚下发力,张屹便握不住那枪杆。

况且张屹此时仰身躲避,手上已经发不出那么大的力度。

他的铁枪,就被唐匹敌踩的脱手。

张屹直起身子回看唐匹敌,唐匹敌已经一枪把要攻向他的一名百战老兵戳下马。

在这一刻,唐匹敌的战马转了回来。

唐匹敌根本没有回头看他的马,似乎是根据马蹄踏地的声音判断位置。

他枪在地上一戳,身子借力弹起来,正好坐在马鞍上。

张屹再看看已经落地的枪,没有兵器,心里已经胆怯了一半。

所以他立刻拨转战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唐匹敌又怎么可能放他走了,策马急追。

前边,少年将军高真带着人马翻卷回来,正好堵住张屹的退路。

“受死!”

高真见那敌军将军没了兵器,朝着自己这边慌忙逃来,他手中长枪抖了一朵枪花,一枪戳向张屹的面门。

张屹看到这一枪过来,侧头避让,枪擦着他的耳朵刺过去。

他抬起手抓着枪杆往下一压,枪杆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他猛的转身。

张屹把高真的枪强行压在自己肩膀上,再猛一转身,高真的就无法握住。

长枪脱手,还险些把高真从马背上扫下去。

两马交错而过,张屹左手还压着枪杆,右手在枪杆上推了一下,左手松开,枪杆围着他的脖子绕了一圈。

右手一把攥住枪杆尾端,身子尽力往后扭,一枪捅了出去。

高真虽然年少,可也已久经沙场,知道敌人必有后招,所以在双马交错之际就往前俯身。

但还是慢了些,那一枪戳在他的肩膀上。

好在他已经俯身,这一枪没能把他洞穿,而是在后背上切出来一道血口。

这一枪刺破铁甲又在他身上留下长长的一条口子,可想而知有多大的力度。

高真这般自负的年轻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只一招,他的枪居然都被夺走,还险些被人用他的枪一招杀了他。

就在这一刻 ,唐匹敌纵马而来。

那枪还在高真的背上,唐匹敌伸手抓住枪杆手腕一抖,那枪杆居然急速的震动起来。

从枪头传导到枪杆尾端,震动的幅度已经变大。

嗡的一声,又把张屹的手震开了。

“拿好你的枪。”

唐匹敌轻喝一声。

人与马,犹如一道残影从高真身边闪了过去。

而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

唐匹敌的马快,眼看着就要追上张屹,张屹忽然回头喊了一声:“你不过是马好枪好。”

唐匹敌冷笑一声,把铁枪往前一掷。

张屹的战马被这一枪戳中了后腿,枪头又戳在地上别住了马腿,咔嚓一声,马腿立断。

那战马疼的嘶鸣一声后摔了下去,往前扑倒。

张屹立刻从马背上跳起来,落地之后迅速翻滚卸力。

等他翻滚了好几圈落地之后,四周已经被高真部下的骑兵围住。

唐匹敌一摆手,那些宁军骑兵随即后撤。

他从马背上一偏腿跳下来,朝着张屹大步过去。

张屹起身,从腰间把佩刀抽出来,向前跨一大步,然后一刀朝着唐匹敌斩落。

唐匹敌往前一冲,肩膀撞在张屹的胸口,然后肩膀再往上一抬,张屹的右臂就被撅起来,长刀也被震的脱手。

下一息,唐匹敌脚往前一跨别住张屹的腿,肩膀再次发力往前一撞。

砰地一声,张屹被撞的翻倒出去。

他本以为唐匹敌会趁机出手,所以落地之后连滚带爬的躲避,格外狼狈。

等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唐匹敌根本就没追上来,只是站在那,脸色平静如常的看着他。

这一刻,张屹内心之中的骄傲被碾压。

而下一息,因为一句话,张屹的自尊都被击碎。

他刚刚说唐匹敌,你不过是仗着枪好马好。

而此时此刻,脸色平静看着他的唐匹敌淡淡的说了一句:“原来你也只会用枪。”

张屹嘶吼一声,加速朝着唐匹敌冲过来。

那一拳带着被羞辱的愤怒,呼啸而来。

唐匹敌见那一拳快到近前,右拳抬起来,朝着张屹的拳头打了过去。

这一下,张屹的小臂骨头咔嚓一声就断了。

半截骨头刺破了血肉,露在外边,白森森的断骨上,还挂着几缕血丝。

唐匹敌跨步,手肘在前,一肘撞在张屹的面门上。

这一击,把张屹撞的原地翻了半圈多,双脚离开地面,脑袋往后翻,然后脸摔在地上。

这一击,张屹的下巴碎了。

他挣扎着起身,半张脸都是血糊糊的。

他啐了一口血,血中还有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掉落的牙齿,还是碎裂了的骨头。

“降不降?”

唐匹敌问。

张屹微微昂起下颌,说不出话,可是眼神就足以回答唐匹敌的问题。

他从腰畔抓了一把匕首出来,一甩手,匕首的鞘飞向唐匹敌的脸。

在唐匹敌闪身的同时,张屹双手握着匕首刺向唐匹敌咽喉。

唐匹敌两只手同时探出去,精准的抓住张屹手腕往下一扭一压。

与此同时,膝盖往上一抬。

他一扭一压,匕首朝上,匕首的柄朝下,膝盖正好抬起来撞在刀柄上,匕首随即脱离了张屹的手飞起来。

唐匹敌在半空之中一把将匕首抓住,身子转了半圈,手臂横扫出去。

噗......

匕首戳进张屹的太阳穴。

张屹站在那,摇晃了几下,似乎还想回头看看唐匹敌。

......

......

【大家若是有时间,就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公众号一直都没能有很好的起色,难道是因为我没有写番外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