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一十章 先说说怎么分钱

不让江山 知白 71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院子虽然足够大,但是三进的院子住百十人的话还是会显得很拥挤,而且后院住着刘英媛一家三口,确实不方便。

好在夏侯琢他们不用担心这些,那位还不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的崔大人,都会安排好。

没用多久,府治崔汉升就急匆匆赶来,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官服,衣服上连折叠留下的痕迹都还在。

在来之前,他刚出门的时候注意到了自己手上的两枚新戒指,犹豫片刻,摘下来揣进口袋里了。

快到李叱住处,离着还远,看到那还没有卸甲的将军,崔汉升脸上就开始堆上笑容,这笑容并非那么容易,要真诚中带着些惶恐,要客气中带着些谦卑,官场上的笑容是一门大学问。

“下官崔汉升。”

距离大概一丈远,崔汉升就已经拜倒在地:“见过夏侯将军!”

夏侯琢看了他一眼,然后语气很清冷的说道:“崔大人起来吧,以你官职,不必给我行如此大礼。”

“下官,是激动。”

崔汉升看起来真的是一脸激动。

他刚想说几句赞美夏侯将军守关的壮举,还没有张嘴呢,就听到夏侯琢先说了一句。

“饭菜呢?”

崔汉升的一肚子彩虹屁全都憋了回去,连忙回答道:“从信州城里各酒楼调来了二十几个厨子,将军且稍等,一应物品也都在运来,很快就能为将军和勇士们做菜。”

夏侯琢微微皱眉,这等架势,没有一个时辰以上是吃不到饭了。

他回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叱不见了,刚才好像还在身边说说笑笑的呢,一转眼人去哪儿了竟是一点都没察觉。

他回头问:“李叱呢?”

然后才注意到余九龄也不在了。

燕先生道:“刚刚还在这,没注意什么时候离开的。”

夏侯琢嗯了一声,转身就回了院子里边,这憋着一肚子彩虹屁的崔大人愣是没有找到机会开口,他想着没关系没关系,那可是羽亲王的儿子,那可是刚刚荣升的正四品将军大人,这态度不是正常的吗。

他跟着夏侯琢往院子里走,夏侯琢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崔汉升一眼:“还有事?”

崔汉升连忙道:“想看看将军还有什么差遣,下官就在将军身边伺候着,随时听候将军的吩咐。”

夏侯琢问道:“我吩咐什么你都能照办?”

崔汉升道:“是是是,将军到了信州城,是信州城百姓之荣幸,是下官之荣幸,所以将军吩咐什么,下官必竭尽所能。”

夏侯琢道:“那你回去吧。”

崔汉升:“呃......”

他还没想到怎么办,夏侯琢已经举步进了客厅,跟进去吧,显得格外尴尬,不跟进去吧,又有些不甘。

最终还是害怕惹恼了夏侯将军,所以讪讪的转身离去,刚出门没多远,就看到李叱带着一群人回来了,有十来个之多,每个人都挑着个担子。

李叱看到崔汉升后问道:“崔大人怎么要走了吗?”

崔汉升连忙跟李叱诉苦,说夏侯将军为何对他态度如此冷冷淡淡。

李叱看了看崔汉升,一脸恨其不争的说道:“因为你蠢啊。”

崔汉升哪里还在乎李叱说话这么不给他面子,把李叱拉到一边后一脸谄媚的求道:“还请李公子教我。”

李叱看了看崔汉升的手,那十根手指头光秃秃的,啥也没戴,李叱的脸色顿时略显失望 。

一看到李叱这表情崔汉升就明白了,立刻从口袋里把两枚戒指取出来,迅速的在自己手指上戴好,然后把手伸过去,这动作一气呵成,既充满了仪式感,又熟练的让人心疼。

李叱撸下来一个戒指后说道:“第一,我跟你说过了,夏侯将军不喜别人打扰,不召见你就别求见,我刚刚说过你就忘了,还问为什么夏侯将军对你冷淡?没下令把你轰出去就算给你面子了。”

崔汉升道:“我是以为......夏侯琢将军说要吃饭,所以就是要见我。”

李叱道:“这就是第二了。”

他从崔汉升手上把第二个戒指撸下来戴好,然后埋怨着说道:“你怎么会这么蠢?夏侯将军赶路而来,一天没吃饭了,此时最需要什么?不是等着你找来那么多厨子,搭灶台起火做菜,已经饿坏了,还要再等你一两个时辰?”

他回头吩咐了一声:“先把东西给夏侯将军和将士们送过去。”

余九龄带着那些人向前走。

李叱指了指那些人说道:“学到了吗?我一看到你带着那些厨子过来就知道事情坏了,你也是为官多年,怎么这点头脑都没有?这是我刚刚从街上找来的摊贩,所有卖包子的摊贩我都喊过来了,士兵们是要吃饱饭,不是要吃那些精致的不解饱的东西。”

李叱道:“这就是第三......”

崔汉升连忙晃了晃双手:“没了......没第三了。”

李叱道:“欠着吧,回头给我补上。”

崔汉升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脸惶恐的问道:“那请问李公子,我该如何补救?”

李叱道:“夏侯将军天生贵胄,你惹恼了他,我为了你就得去想尽办法的劝说,唉......头疼,你先回去等信吧,如果有消息了我会派人知会你。”

崔汉升求李叱道:“还请李公子在夏侯将军面前多多美言,我这次是真的长记性了。”

李叱道:“我三天前才说过你是聪明人,可是现在看来你也不怎么聪明......还不如刘文菊。”

说完后又是恨其不争的叹了口气,背着手走了。

崔汉升再次抬起手擦了擦汗水,心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伴君如伴虎的感觉吧,想想看,朝廷里那些看似风光的大人物们,每日怕是都和自己现在一样过的战战兢兢。

可是他这样的地方官,没有门路继续往上爬,能做到信州府府治,若无意外,一辈子也就这样。

所以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次机会。

他忽然间想到,几天前,刘文菊家里又有不少大车出发,应该是往代州关那边继续送银子去了。

刘文菊已经送了两万两白银,这再次送银子过去,显然是人家夏侯将军开口要的,而只要开口要了,就说明刘文菊已经搭上了这条线。

他已经落后于刘文菊,如果再不想个办法补救的话,用不了多久刘文菊就能爬到他头上作威作福。

然后他又想到刚刚李叱说他的那最后一句话......三天前才说过你是聪明人,可是现在看来你也不怎么聪明,你还不如刘文菊。

一瞬间,崔汉升的脑袋里就亮起来一束光,那光芒中好像李叱站在那,头顶上还有个散发着圣洁光芒的光圈。

李叱像是一位圣者,一脸慈祥光辉的看着他,然后抬起手,大拇指,中指,食指,三根手指头捏在一起,还搓了搓。

“钱!”

崔汉升脑海里的光炸了,让他瞬间就念头通达。

于是他立刻吩咐道:“快,车马呢 ?送我回衙门!”

然而李叱都没有想到,崔汉升的脑袋里居然经过了这么多的千回百转,想到了这么多的人生哲理。

他确实是想提醒一下崔汉升,只是没想到崔汉升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才想到钱,并且已经上升到了神圣光辉的那个层次。

李叱回到宅子里,进了客厅就看到夏侯琢拿着大包子已经在啃了,吃的腮帮子都鼓鼓的,哪里有什么将军大人的威严肃穆。

“可惜了。”

夏侯琢含含糊糊的说道:“怎么都是素馅的。”

李叱叹道:“城中百姓,指不定多久没有见过肉了,我能给你找来这么多素馅包子已经不容易,你就知足吧。”

他伸手:“一共花了十五两银子,友情价算你二十两。”

夏侯琢道:“看起来那个叫崔汉升的应该很有钱,我明天帮你要。”

李叱道:“还用你?我刚刚已经要过了。”

夏侯琢:“......”

李叱拿了个包子就开始吃,夏侯琢咬了两口的时候,他一个包子吃完了。

白菜粉条馅的包子,这么朴素的馅料能做出这样的味道,已经很不容易。

那种素香味道,让人嘴里生津,吃下去又格外的舒服。

夏侯琢:“你慢点吃,别噎着。”

李叱道:“你放心就是了,你还不了解我?”

夏侯琢道:“噫!你就听不出来我嫌你吃的多吃的快?”

李叱:“唔......”

又干掉一个。

其实李叱已经吃过饭了,所以并没有吃掉多少,七个包子之后他就觉得差不多了。

夏侯琢吃了六个已经吃撑,毕竟那包子的个头确实不小,北方人的面食都很实在,这么大的包子,寻常人有三四个就差不多。

然而,这白菜粉条馅的包子,已经是这十余天来,将士们吃到的最好的东西。

李叱不知道,外面的那些将士们吃的每一个人都撑到实在吃不下才停下来。

还觉得如此满足,如此幸福。

“打算怎么搞?”

夏侯琢喝了口热茶后问道。

李叱把青楼和赌场的事说了一遍,夏侯琢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事要是搞好了,能挤出来的银子就一定是一笔大到令人咋舌的数额。

“先说怎么分。”

夏侯琢道:“亲兄弟明算账,我需要钱,建造陵园碑林的银子已经足够,但是发给阵亡将士们的抚恤还没有。”

李叱道:“你拿够了剩下的归我。”

夏侯琢笑起来:“棒。”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片刻后说道:“你剩下的银子打算干吗?”

李叱道:“做大人的操碎了心,还不是给你存着娶媳妇用。”

夏侯琢眼睛微微一眯,李叱已经后退了两步,那样子好像夏侯琢是李叱,李叱是余九龄。

这是生物链啊。

“留着备用吧。”

李叱道:“我想着,将来能不能到草原上去搞点马。”

夏侯琢问:“公的母的?”

李叱:“嗯?”

夏侯琢:“唉......一点儿都不随我,毫无风趣可言。”

好兄弟大概就是,都心甘情愿无私奉献的想做彼此的爸爸,并且持之以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