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二十四章 没办法的办法

不让江山 知白 63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回到车马行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见到李叱的第一句话是......人就在冀州府大牢里,我打听到人进去了,守了一个上午,没看到人出来。

李叱点了点头,虽然在冀州府衙门里比在羽亲王府里要简单一些,可那是相对来说的。

要想在那么戒备森严的地方救人,大概对比之下就是,你在冀州府救人是九死一生,在羽亲王府救人是十死无生。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既然把人放在冀州府衙门而不是羽亲王府,那就只有一个缘故,他们在等人自投罗网。

李叱觉得很难。

那是龙潭虎穴,非要去闯的话,谁也不能保证一定就不会有牺牲,他只怕失去至亲好友。

余九龄看向李叱问道:“怎么救?”

李叱这会儿多想问问别人,怎么救?

可是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叱成了做决定的那个人,尤其是,当师父都很少喊他丢儿,朋友都在叫他李叱,丢丢这个名字已经成了过往,这种等他做主的事就变得越来越多。

然而他才多大?

李叱深深的吸了口气,十几岁的肩膀上,压着一种连真正的成年人都扛不住的压力,这压力叫人命关天。

“我们在冀州府,这一年多来有没有已经可以用的内应?”

李叱问。

这一年多来,都是余九龄在跑这些事,其实余九龄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他足够机灵,反应极快,可是他说话没有把门的,和熟人怎么都好,去冀州府里拉拢几个内应,很难。

余九龄一脸歉疚的看向李叱,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人可用,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的几个捕快,位置太低了,说不上话,而且也没有到能让他们冒险的地步,没办法把我们偷偷带进大牢里。”

李叱点了点头:“确实有些难度。”

燕先生看了看长眉道人,两个人平日里大概是什么事都不管的,此时看到李叱那一脸的难色,两个人都有些内疚,然而此时的内疚也帮不上忙。

“我出去转转。”

李叱道:“我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尤其是庄大哥。”

李叱看向庄无敌说道:“岳大人值得我们冒险,但如果是把所有兄弟性命都搭上的冒险,代价太大了,我不同意。”

庄无敌张了张嘴,最终只是点头:“知道了。”

李叱不放心,又交代了一句:“我不回来,什么事都不要做,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余九龄问:“要不要我跟着你?”

李叱摇头:“不用,我只是出去想想办法。”

他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庄无敌,正好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于是交代道:“庄大哥,带兄弟们乔装一下,从冀州府衙门往反方向走,往岳大人进城的那个城门走,如果一路上没有遇到岳大人的那几位护卫,那就出城,我怀疑岳大人身边的护卫没有都遇难,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一定会想办法救岳大人,拦住他们。”

庄无敌点头:“我去办。”

然后一招手,带着一队兄弟们去换衣服。

李叱此时脑子里也没有一个很成型的想法,他出了门之后一路走一路想,脑子里把能用到的人 都过滤了一遍,想来想去,似乎一个都没有。

兄弟们最厌恶的就是和官府的人打交道,哪一个不是苦大仇深?余九龄的掌柜如同他父亲一样,死于缉事司之手,庄无敌对官府的恨意更浓。

连他自己,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对官府的抵触心。

走到冀州府衙门不远处,李叱找了一家茶楼进去,直接要了一个二楼靠窗的包厢,坐在那,打开窗子,看着冀州府衙门,心里却还是没有一丝的主意。

力量啊。

巨大的力量差距。

就在这时候,李叱听到包厢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小伙计陪笑着恭维,从门外路过的就是冀州府衙门的人,李叱刚刚往窗外看的时候看到了,其中一个人身穿总捕官服,应该就是冀州府的姜然。

李叱坐在那没动,侧耳倾听,因为他听到了姜然刚刚骂了一句街。

隔壁包厢传来桌椅响动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姜然愤怒的说话声音。

“一个西域蛮子,仗着是从都城来的人,是宇文家的走狗,竟敢在我面前放肆,若非节度使大人拦着,今日我就真的敢杀了他。”

姜然的一名手下说道:“大人你消消气,不过是个没见识也未开化的蛮子,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不通情理也不知尊卑,大人别气坏了身子。”

姜然道:“他们竟然连节度使大人的话都敢不听,几个人守在牢房门口不许我们动手,这窝囊气!”

他啪的一声拍了桌子,然后是茶杯落地的声音。

李叱眉角微微一抬。

“大人已经派人去禀告节度使大人了,节度使大人应该会去求见王爷。”

“没有用,这都已经半日了,如果节度使大人跟王爷说了有用的话,王爷的命令也早就到了,看来王爷也是想斩草除根,利用岳华年把他的部下一网打尽。”

听到这些之后,李叱的脑子里飞速的运转起来。

他侧头往窗外看了看,仔细在大街上寻找,终于在几个角落处发现了举动异常的人。

刚刚没有注意看所以还没察觉到,那几个地方的人,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移动过,一直停留在原地,这些人应该不是冀州府的人,而是井颜戾的人。

李叱深呼吸,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下来。

大概一刻之后,李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从鹿皮囊里取出来青衣列阵的绳结,看了看后嘴角逐渐勾出笑意。

他走到门口,朝着小伙计招了招手,小伙计立刻过来,李叱把青衣列阵的绳结递给他说道,送到隔壁给总捕大人,就说我不方便过去相见,但是有几句话需要隔墙告诉总捕大人。“

小伙计不敢耽搁,连忙拿着绳结送去隔壁。

不多时,隔壁就静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李叱听到了姜然的声音:“隔壁是谁?”

这种茶楼的包厢都不是砖石隔墙,而是木制的,隔音并不好,李叱靠近隔墙后说道:“大人,是节度使大人让我过来的,不太方便见面,大人请听我说完。”

姜然道:“我已经让人守着这一层楼,你只管说。”

李叱道:“节度使大人去求见王爷,王爷的意思是,这个岳华年该死,但应该利用他把余孽一网打尽,节度使大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节度使大人心里有些不舒 服,所以让我过来......”

李叱略微一沉吟,继续说道:“大人,能不能想办法送我们几个兄弟进去?”

姜然问道:“节度使大人是什么意思?”

李叱很认真的说道:“节度使大人什么意思都没有,大人应该明白这一点,这件事和节度使大人完全无关,甚至和我们青衣列阵都无关,是岳华年的同党潜入大牢行凶,而且,当时在场的也不是大人,是井颜戾的人。”

姜然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明白了,这件事和节度使大人毫无关系,但是,要除掉的是谁?是岳华年还是井颜戾?”

李叱道:“井颜戾,请大人想办法送我们几个兄弟进去,然后再放井颜戾进大牢,其他的事,交给我们就是了。”

姜然嘴角一勾,心里舒服了不少。

“你们几个人?什么时候到?”

李叱道:“今夜子时后,两个人进大牢,其他人都在外边接应,为了做的像一些,我们会劫走岳华年,在城东河桥边,大人在那等候,我们会把岳华年再交给你,到时候大人就说是自己追上了我们。”

姜然嗯了一声:“子时后,你们在衙门后门处等着,我自会安排人带你们进大牢,也会把守卫调开。”

李叱道:“多谢大人,节度使大人那边会假意过问此事,大人还需配合好,不管节度使大人怎么问,只管说不知道就是。”

姜然道:“我明白的,此事当然和节度使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大人问起来,我也会如实回复。”

过了一会儿,不见再有人说话,姜然立刻带人闯进隔壁屋子,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可是守在外边的人却不见有人下楼。

他手下人问道:“大人,这件事似乎有些奇怪,要不要立刻派人去请示一下节度使大人?”

姜然点了点头:“你现在就去问问。”

那手下刚要转身走,姜然又一把拉住。

片刻后,姜然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手中那条青衣列阵的绳结,这绳结不会有错,而且是四结,所以证明刚刚说话的人在青衣列阵中地位不低。

李叱刚刚放下的,是当初夏侯琢的那条绳结,四结的身份确实不低了。

“不要去问了,不管是不大大人的意思,召集所有人,今天夜里都不许回家,就在冀州府后门外边守着,不要漏了痕迹,进来的人如果杀的真是井颜戾,那么我们就不管,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那就全都杀了。”

姜然嘴角勾了勾,笑容中有几分得意。

“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刚好可以利用,就说他们是岳华年的同党,到时候乱箭之下,把井颜戾的人也都杀了。”

他笑道:“我倒是盼着刚刚的人不是节度使大人派来的,如果是的话,我们还要好好配合,如果不是的话,全都顺势除掉,干干脆脆。”

李叱其实没走。

他就在屋顶的房梁上,躺在那听着姜然和手下人说话,李叱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个王八蛋,心眼真歹毒......

没多久,姜然带着手下匆匆离开,李叱等他们下楼之后也下来,站在窗口侧面看着,确定姜然已经回了州府衙门里,李叱才茶楼另一侧的后窗翻出去。

他快步往车马行的方向回去,脚步都变得稍稍轻松了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