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零三章 破劫之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6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马车在官道上慢悠悠的往前走,拉车的老马不急,乘车的人也不急。

年轻的书生在马上里似乎是睡着了,不时轻轻发出呓语,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因为赶车的小书童也靠坐在那睡着了。

老马不紧不慢的顺着官道走,没有人给它指明方向,但也不必指明方向。

这几年来,它都是这样走的,它走到哪儿,停下来,车上的两个人就下来,好像完全由它做主似的。

但是老马当然不会因此就自豪什么,它不会,是因为它不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道童睡的正香,身子一歪差点掉下去,一下子惊醒,抬起头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才发现已经日头都已经偏西。

他朝着老马说了一声辛苦你了,老马似乎听懂了似的打了个响鼻,又像是在埋怨他什么。

小书童嘿嘿笑了笑,活动了一下,听到车里有声音,应该是先生也醒了。

净崖先生从马车里出来,在前边挨着小书童坐下,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就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先生,讲个故事吧。”

“讲什么故事?”

“讲关于先生的先生的故事。”

“唔......”

净崖先生拿起酒壶喝了一口,问:“想知道关于我师父的什么事?”

小书童问:“先生的先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会那么厉害?那是不是也可以推测出,先生的先生的先生,更厉害?”

净崖先生因为这句话而被逗笑,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师父的师父是谁,又或者师父根本就没有师父。”

小书童道:“那他为什么那么厉害?”

净崖先生道:“他说自己是妖怪,所以厉害......”

小书童吓了一跳,他是真的相信,所以他问:“先生的先生,是......是什么妖怪?”

净崖先生道:“你还真信?你见过那个妖怪好不容易修炼成人,然后一门心思想养猪的?”

小书童道:“猪精?”

净崖先生眼睛都眯了起来。

小书童恍然大悟道:“所以他养猪,是为了照顾好自己的子孙后代?”

净崖先生长长吐出一口气,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动手不斯文,我就把你扔进猪圈里去。”

小书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他还是觉得,那么厉害的人,真的可能就是妖怪。

妖怪还要分三六九等吗?难道猪精就不能是妖怪了?

他还小,还不明白,人是分三六九等的,所以妖怪也会被人分成三六九等。

你要是非和人抬杠,说一个龙精打不过一个猪精,那你可能会被打。

由此可见,妖精都是假的,都是人编出来的。

净崖先生道:“先生他最厉害的......是他说的最难以把握的一门学问,这门学问叫做,如何苟住。”

小道童难以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净崖先生道:“我也问过先生,先生说,如果你突然发现,可能真的是神让你做些什么,你该怎么办,我说既然是神谕那就听神的话好了,为神做事,那不就是神使吗?”

“先生当时摇头说,不不不.....我觉得这不是好事,如果真的是神让你做什么事,而不是神自己去做,那就一定是因为这件事神自己做不来。”

小书童想了想,回答:“先生的先生,说的有道理。”

净崖先生道:“先生他说,神都不方便去做的事,大概没什么好事,所以一定要躲开,但是躲开了神的安排,那神一定不高兴,所以神一定会加害这个人。

小书童想了想:“可这和养猪有关系吗?”

他忽然灵机一动:“我懂了,先生的先生意思是,他都跑去养猪了,神会觉得一个养猪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净崖先生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幸好现在还来得及。”

小书童问:“先生是说什么来得及?”

净崖先生回答:“是说,幸好你还不够大,所以还没有为你安排什么前程,也幸好没有为你安排,不然的话,你这般愚蠢,不是被人欺负死,就是把别人气死。”

小书童问:“为什么被别人舒服死?”

净崖先生:“欺负死!欺负死!欺负死!”

小书童叹道:“先生为什么又生气了......”

净崖先生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气死自己无人替......他连续深呼吸,这才把情绪稳定下来。

他叹道:“你不要再问我问题了,你就只需知道,你先生的先生之所以不愿意抛头露面,是因为他始终觉得是神要害他,所以才会躲着。”

小书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脑壳道问:“那他是不是这里出问题了啊?”

惊讶先生:“......”

小书童道:“可是,如果真的是这里出问题了,那和养猪又有什么关系?”

净崖先生道:“为了我们的友情,你可以闭嘴了。”

小书童道:“我们的友情,和先生的先生养猪有什么关系?”

净崖先生:“!!!!!”

封州城。

徐绩立刻吩咐手下人去安排,满城招贴告示,二十两银子一人的酬劳,招募十五万人。

他明白净崖先生的意思,宁军密谍打探来消息,说青州大贼甘道德带着三十万大军要进入冀州。

距离他这里,万里迢迢,青州大贼当然不会知道,这十五万人其实都是民夫。

而当青州大贼知道的时候,也是斥候或者是密探打探来的消息,说是从豫州有十五万大军赶回冀州。

只要这个消息让青州大贼知道了,那这个计划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不管是谁,都会忌惮大将军唐匹敌之名。

此时的天下,还有谁不曾听闻过唐匹敌之名?

十五万民夫假扮成宁军战兵一路返回冀州城,青州贼兵就不敢贸然攻城。

他吩咐下去之后,就问手下主簿官员:“你算一下,现在除去必要留守的士兵之外,还能抽调多少真正的士兵出来。”

主簿在脑海里仔细的想了一遍,然后俯身道:“回大人,最多能抽调出来六百人。”

“六百?”

徐绩摇了摇头道:“六百人太少了,就算是每个老兵都有带一百个人的能力,六百人也才带六万民夫......你想办法,凑出一千五百人的队伍来。”

主簿道:“大人,不可能凑的出来,就算是再把守武库的士兵抽调出来一些,最多也就是拼凑八百人出来。”

徐绩叹了口气:“八百就八百吧......你尽快去安排,交代这八百人,一定要维持好十五万人队伍的秩序,让队伍最起码看起来队列整齐,不是散兵游勇。”

主簿俯身道:“下官这就是去安排。”

徐绩嗯了一声,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这事可真是疯狂......

与此同时,龙头关。

大将军庄无敌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黑压压上来的山海军,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龙头关易守难攻是他的底气,手下一万两千多名精锐战兵也是他的底气。

而他更大的底气,则是他和他手下士兵们的勇气。

宁旗所在之处,寸土不让。

老张真人站在城墙上看着,他虽然见多识广,可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在一起的气势。

至少二十万山海军从远处过来,像是黑云贴着地面在飞,把地面覆盖起来。

虽然山海军远不如宁军精锐,但贼兵人数这么多,二十倍于宁军,还是会给人巨大的压力。

“能挡得住?”

老张真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庄无敌嗯了一声。

然后说道:“不过是一个打二十个罢了。”

老张真人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的意思是你装的这一下很强势。

庄无敌倒是依然那副冷冷淡淡的鬼样子,语气平淡的说道:“真人下去吧。”

老张真人摇头:“不下。”

庄无敌道:“碍事。”

老张真人:“?????”

庄无敌道:“你看我手下将士们,有人持刀,有人持枪,有人持弓箭,老真人站在这里......”

他瞥了瞥老张真人手里的鸡腿:“老真人却在吃鸡。”

老张真人道:“你闭嘴,不然我就打你。”

庄无敌果然闭嘴。

自从上次他亲眼看到老张真人用手把一只杯子揉成了粉末之后,他就再也不怀疑这个老头儿能不能打他。

上次他在擦铁盔的时候老张真人想帮忙,他打死都不同意,生怕老张真人把他的铁盔揉成个疙瘩。

老真人对庄无敌这样的态度,总算是稍稍有些满意起来,于是他继续吃鸡。

不久之后,城墙下有山海军的人过来,在城下不远处喊话,大概意思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只是在劝降而已。

庄无敌听着无趣,抬起手抓了弓箭想把那聒噪的家伙射死算了,可是看了看,那家伙怕死的很,距离在一箭之地外,射不死。

老张真人见他这个样子,随即哼了一声。

他自言自语道:“还不是要靠我这个老家伙......”

他往四周看了看,见不远处有堆着的石块,过去扒拉了扒拉,找了一块大小合适的,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觉得差不多。

于是,这老头儿一发力,将石头从城墙上扔了出去。

那石头划出来一道弧线,啪的一声正好打在马屁股上,这般准度,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庄无敌都惊了一下:“高真人?!”

老张真人一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庄无敌连连道:“没......没什么意思。”

那马被这一石头砸的生疼,又吓了一大跳,猛的人立而起,将那喊话的人给掀翻了下去。

战马发力狂奔,而那喊话的人脚还卡在马镫里抽不出来,就被战马拖出去了,一路哀嚎。

庄无敌轻叹一声:“可惜了,还是差了点,要是能直接砸死那个王八蛋就好了。”

老张真人道:“我是道人,道人不可随意杀生,不是我打不准,而是我谨遵道宗规矩。”

庄无敌指了指城外:“可他快被马拖死了。”

老张真人道:“他快被马拖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庄无敌长叹一声,然后问:“真人,你有没有什么早就失散了的师兄弟,道号叫长眉,也可能不是你师兄弟,亲兄弟都说不准。”

老张真人念了一句:“无量天尊。”

庄无敌立刻就躲开了,上次老张真人揉杯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先念了一句无量天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