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一十章 手起刀落

不让江山 知白 83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茅厕那边传来的尖锐呼声,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包括县丞高有心在内。

他看向方玉舟,眼神里从疑惑到愤怒,而方玉舟也是一模一样的变化。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说话,只是说的完全不同。

高有心指向方玉舟道:“你还敢狡辩!”

方玉舟则怒道:“是谁要害我!”

砰地一声,门被人从外边撞开,门板都往两侧飞了出去,然后就是数十名带刀护卫大步而入。

高有心一看到这场面就知道完了,在这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保住自己。

“方玉舟,你好大的胆子!”

高有心立刻抬起手指向方玉舟怒道:“你竟敢如此欺瞒本官,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你敢?!”

方玉舟此时也已知道,这事应该是被人算计了,外边进来的人身上穿着府兵军服,料来和之前在临兵县一战中遇到的官军是一路的。

他又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见高有心要出卖他,立刻就怒了,知道已不能善摆干休,索性杀出去再说。

“拿了他。”

方玉舟一声令下。

他弟子具荷立刻上前,一把抓向高有心的衣领,高有心是县丞,本身就是习武之人,只是武艺比起具荷来要差的远了。

他看到了具荷朝自己过来,可是却根本避不开,具荷出手速度快的惊人。

他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具荷一把抓了过来,然后就被拽倒在地。

具荷一脚踩着高有心的后背,抽出长剑指向高有心后脑大声喊道:“谁敢乱动,他必死无疑!”

李叱他们又怎么会在乎高有心这样的人死活,依然大步向前,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没有用,他们就是奔咱们来的。”

方玉舟抽剑在手,仔细看了看,借着火把光芒,依稀看出来对面走在最前的那人,竟然有些眼熟。

忽然间脑子里一亮,这人不就是在皋县当着他的面杀了他弟子初东的那个人吗。

“杀出去!”

方玉舟一声暴喝。

“弩!”

澹台压境喊了一声。

数十名强悍的亲兵立刻将连弩端起来,他们这些人皆为精兵之中的精兵,向前的时候队列完整,配合默契。

数十连弩同时点射,密集的弩箭迅速就把那些东陵道的信徒放翻,瞬间哀嚎声就响了起来。

“方玉舟!”

就在方玉舟准备从另一个方向逃走的时候,一声暴喝响起,然后就有一道人影从人群上方飞掠过来。

人在半空一声龙吟,张玉须长剑出鞘。

方玉舟看了那年轻道人一眼,出手将张玉须的长剑挡住,见张玉须落地站姿就看出来他身份。

“龙虎山的人?”

方玉舟微微皱眉。

另外一边,李叱见之前出手抓高有心的那人也要走,立刻就跨步上前。

具荷只感觉面前黑影晃了一下,然后就有一道匹练在他眼前炸亮。

具荷不敢轻视,长剑一扫。

当的一声,长剑撩在李叱的横刀上,然后他的胳膊就立刻传来一阵阵酸麻。

那人的刀居然如此凌厉霸道。

具荷一瞬间做出判断,要想杀此人不可力取,于是长剑一甩,火把光芒下,那剑甩出来一朵剑花。

然后剑却在剑花炸现后刺向李叱的咽喉,剑花不过是故意吸引人注意罢了。

李叱一刀斩落,他的刀法,大开大合,那剑轻灵迅疾犹如毒蛇,而他的刀就是最简单的技击招式。

可是剑却不敢去硬接他的刀,只能避开锋芒后再寻机出手。

“你们为何这样纠缠不休!”

具荷一边出手一边怒问。

李叱也不理会。

具荷怒道:“逼人太甚!”

他深吸一口气,剑法展开,缥缥缈缈连绵不尽,一改之前的避让,转守为攻。

他剑法陡然狠厉起来,每一击都是致命杀招,李叱却双脚不动,站在原地,脚下生根一样。

刀在面前犹如泼幕,剑法再狠厉,根本破不开李叱的刀光所在。

茅厕那边,余九龄提拉着大红色长裙走出来,一只手拎着裙子一只手扶着头发。

主要是这发型确实有些高耸,此时已经歪了,还松松散散,要说他现在这样子没被人祸害,可能谁都不信。

然而这步伐,又像是他把谁祸害了要跑。

“这群没良心的。”

余九龄看到那边已经打了起来,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

他刚要往那边过去,忽然想起来自己此时还是个女子呢,所以连忙又挡着自己的脸面。

好在是之前李叱给他易容过,所以看起来和本来面容也不一样,不仔细看的话无法分辨出来。

就在这时候,县令刘胜春带着人也赶到这边了,他一看到动手就知道事情坏了,此时此刻,一眼就看到了那大红长裙的女子,他连忙指了指:“快去把将军夫人救出来。”

手下的捕快立刻就朝着余九龄冲过来,余九龄那裙子太长,一只手提拉着走,却还是踩了一下,一个不稳,往前平趴下去。

这一下摔的,衣服里藏着的两个馒头都摔瘪了。

几个捕快过来,手忙脚乱的要把他扶起来,余九龄捏着嗓子说道:“不用你们扶我,我自己能行。”

他挣扎起来,看到澹台压境也往这边过来,连忙尖声喊了一句:“官人!”

这一声,差点把澹台压境送走。

澹台压境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另外一边,李叱和具荷厮杀,越打李叱越是心里震撼,这人的武艺居然如此强悍。

他本以为自己可尽快杀了此人,再去帮张玉须,可是没想到这人竟然与他不相上下。

这样打下去,只怕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

“澹台!”

李叱眼见着张玉须不是方玉舟对手,立刻喊了一声:“去帮他!”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云鬓凌乱衣衫不整的余九龄,连忙转身就走,多一眼都不想看了。

余九龄见澹台压境要过来却又走了,立刻骂了一声:“负心汉!”

澹台压境一个踉跄。

片刻后,澹台压境与张玉须两人合力阻挡方玉舟,这贼道人的武艺超乎寻常的强。

之前在临兵县的时候,方玉舟知道大势已去,所以根本就没有出手。

所以澹台压境也不知道此人深浅,赶到之后才看到,张玉须已经身上有几处伤口。

“你怎么样?”

澹台压境问了一句。

张玉须摇头道:“不妨事。”

“小辈!”

方玉舟见这小道人来了帮手,怒道:“你刚刚说你是龙虎山行走,以你这般本事,凭什么入世?难道你师父门下,你便是最强的弟子了?”

“我自己来!”

张玉须一怒,挺身向前。

“何必和他斗气。”

澹台压境手中的长槊近战就显得有些不方便,又担心伤着张玉须,反而有些束手束脚。

可就在这时候,旁边的具荷喊了一声:“师父!我挡不住此人!”

他的长剑被李叱一刀荡开,这一刀力度实在凶猛,他的剑本身轻薄分量不重,李叱又故意与他拼力,具荷想避锋芒都避不开,剑上被砍出来缺口不少。

此时长剑脱手,具荷心中惊惧,立刻朝着方玉舟这边跑了过来。

其实他得方玉舟真传,武艺比李叱并不弱,只是气势上弱了几分。

当初方玉舟叛逃出龙虎山,也是因为对张玉须师父的不服气,论武艺,他才是同辈之中的第一人。

他在习武的天赋上强过张真人,其他方面也显得他聪明,所以他一直觉得真人之位必会传给他无疑。

具荷往方玉舟这边逃过来,方玉舟脸色为之一变。

“师父,你走!”

冲到方玉舟身边急切喊了一声。

方玉舟见他没有兵器,又觉得张玉须实力稍弱,于是说道:“你挡此人,我去杀那个。”

话刚说完,具荷忽然在方玉舟后背上踹了一脚,借助这一脚的力度冲了出去。

人翻过院墙,动作倒是一气呵成。

方玉舟说什么也没有想到会被自己最喜爱的弟子踹一脚,踉跄了几步,刚刚勉强稳住身形,一把刀落在了他肩膀上。

方玉舟脸色发白,侧头看了看那刀,刀上的血腥味一下子就钻进了鼻子里。

“你好像很不服气?”

李叱问。

方玉舟怒道:“我被叛徒偷袭,你才能制住我,我为何要服气?”

李叱道:“你不服气就不服气,我又没打算给你一个服气的机会,我就喜欢别人不服气。”

方玉舟:“你们本就以多欺少......”

话还没说完,李叱笑了笑道:“这很正常。”

他看向院墙那边,估摸着那个具荷已经逃远了。

“你知道你徒弟为什么踹你一脚吗?”

李叱道:“因为他很清楚,我们更在乎你,而他只要让你落在我们手里,他自己脱身的机会就很大。”

“另外.....”

李叱看着方玉舟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他的剑也不是我打飞的,而是他自己借力扔出去的,你的弟子,真的是学到了你最大的本事。”

方玉舟张了张嘴,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他的眼睛里都是怒意,可此时愤怒又有什么意义,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会是这样败的。

以他武艺,若非刚才分心的话,就算不能全身而退,杀张玉须并不是什么多难的事。

“你放了我。”

方玉舟道:“我给你做帮手,以我的本事,你如虎添翼。”

李叱点了点头:“确实有点动心。”

方玉舟道:“给我一年时间,我便能给你数十万大军,将来这天下都是你的。”

李叱道:“越说我越动心。”

他看向张玉须道:“先把他绑起来再谈。”

张玉须疑惑的看向李叱,却还是过来,找绳索把方玉舟绑了起来。

李叱拉着方玉舟往后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咱们说些悄悄话,我看你到底有几分能打动我。”

方玉舟知道有戏,不然的话李叱早就一刀砍了他才对。

李叱拉着方玉舟到了后院,那里有七十二座坟。

“咦?”

李叱忽然停下来,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是谁在说话?在说什么?”

方玉舟吓了一跳,看向李叱问道:“你在说什么?”

李叱忽然点了点头道:“明白了。”

他忽然一脚踹在方玉舟的腿弯处,方玉舟被绑的结结实实,难以反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李叱手起刀落。

人头翻滚。

李叱看着方玉舟尸体说道:“刚刚老观主跟我说,我若不杀你,以后我的良心会日日夜夜被撕咬,我会痛不欲生,我怕死也怕疼,刚好,也挺在乎自己良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