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三十六章 夫子圣刀

不让江山 知白 656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青州王府。

甘道德看向黑衣人道:“你这次怎么能被人伤成这样?对手强的离谱?以前你从不会失手,我只能猜测你是不是大意了。”

黑衣人之前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伤口,只是剜掉了伤口两侧的肉,此时坐下来,翻出药包,准备自己上药。

他一直都没有回答甘道德的话,似乎是因为甘道德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喜。

甘道德轻轻叹了口气,走过来,打开药包为黑衣人敷药,黑衣人没有抗拒,也没有什么别的表示。

良久之后,甘道德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夫子的遗志还需我们一起努力去发扬,我走在前半程的路上,后半程还要靠你们......我刚才说你说的重了一些,是因为我是看到你受了伤,你若是真的被人杀了,后半程谁来走?”

他一边敷药一边说道:“你一直都在暗处看着我,队伍发展到了现在,除了我之外就是你最了解,将来的后半程需要你走下去,下次......”

黑衣人摇头:“这本就是不公平的事,他们说是谁就是谁?他们要谁死谁就一定要死?”

他抬头看向甘道德:“凭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甘道德道:“我是大师兄。”

黑衣人道:“大师兄就该死?”

甘道德摇头:“大师兄不是该死,大师兄是该第一个死,我们身上都流淌着夫子的血脉,虽然不属于一支,可却血脉相连。”

“别说我们还是同门,哪怕我们不是同门师兄弟,我们也是一脉相承的夫子传人,所以不要去争那些虚妄之事,该是我来就要我来,将来轮到你的时候,你也不要抗拒。”

甘道德包扎好了伤口,坐下来,看着黑衣人认真的说道:“太山议事,我们都说好了的。”

黑衣人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可为什么是你来背负一生骂名?”

甘道德道:“因为夫子不能背骂名,永远都不能,况且我本来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多年前,太山议事。

圣刀门的门主尝愧站在众人面前慷慨陈词,所有门人弟子,以及外系传人,全都听的无比激动。

他们终于迎来了这个时刻,这个有可能光复大周的时刻,纵然还没有真正实现,最起码是希望已经到来。

在太山之巅,他们在朝阳下聚在一起,看着山下的无边世界,每个人的心境都有些波动,难以平静。

门主尝愧是周夫子的嫡系传人,有着毋庸置疑的身份和地位,每个人都知道他代表着的就是夫子传人的正统,所以他的话,所有人都会遵从。

尝愧看向手下人说道:“夫子是万世的夫子,万万世的夫子,夫子的名声不容的有一丝一毫的折损玷污,我们这些传人,生而有之的使命,就是维护夫子的光辉。”

众人纷纷点头。

尝愧道:“我们都是夫子的传人,我们可以背负骂名,但夫子不可以。”

他走到高处,看着朝阳说道:“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发过誓,为了维护夫子,维护传承,我们都可以为之付出生命。”

片刻后,他回头看向众人:“所以我们的先辈,才会不计代价的去刺杀楚皇,虽然没能把楚皇击杀,可是却为我们做出了表率,那时候他们义无反顾,现在的我们也应该如此。”

早就已经知道门主计划的大弟子甘道德俯身一拜:“弟子 愿意做先行之人,愿意为光复大周而付出一切,生命,荣誉,一切的一切。”

门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为什么会是你吗?”

听到这句话,甘道德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一直都有些心里不舒服,只是不能表现出来。

之所以是他,理由简单的很,只有两个......一,他不是夫子的嫡系传人,二,他确实算不得一个好人。

在被纳入圣刀门之前,他曾经是一名江洋大盗,杀人无算,作恶多端。

他这样的人,本不会被夫子传人所容,可是他却不得不回来,因为他再凶恶,也还得为自己的父母家人做一些什么。

当时门主派人找到他,告诉他,你身为夫子传人却如此多行不义,本该将你除掉,以捍卫夫子的光辉。

但是现在有一件大事你能帮上忙,如果你接受的话,你的家人不会被你牵连,还会得到照顾。

而你虽然会背负骂名,但好歹你为光复大周做出了牺牲,家族会给你最大的补偿。

他再三考虑之后,返回家族。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周夫子的后人,但却是所有周夫子后人中最边缘的那一支。

他的祖辈父辈,也一直都被人看不起,不然的话,他应该也不会是这样的人生。

回到家族的第一天,门主就现身见了他。

门主对他说,我将魄力收你为徒,并且将你列为弟子之首,你将背负起光复大周的使命。

几年后,太山上。

门主看向甘道德说道:“为了这个宏伟的计划,为了夫子的光辉能再次照耀大地,为了大周的传承能够被我们延续,你在名义上,将会赴死。”

甘道德叩拜在地:“弟子愿意做任何事。”

门主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背负骂名,但夫子不可以,将来我们以夫子传人的身份重新继承大统,恢复大周河山,不能被百姓们指摘我们身上不光彩,我们的光彩,就是夫子的光彩。”

“所以,你将以一个凶暴之徒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在夫子的这家乡青州起势,乱世之中,若要人人服从也惧怕,非凶暴之徒不能胜任。”

“光复大周的前半程就靠你来走了,你的使命就是拉起来一支队伍,牢牢地把青州控制在我们手中。”

“但若你最终成为开国功臣,你的名声不好,夫子也会蒙羞,所以这条路你只能走半程。”

“等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假意把你杀了,这就是你名义上的赴死,然后你找地方隐居,作为回报,你会有丰厚的奖赏,保证你和你的家人在隐居之后生活无忧。”

门主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他缓了一下后语气轻柔了一些。

“你的牺牲最大,功劳最大,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将你的名字刻在功臣的丰碑上,这是家族对你的亏欠。”

门主走过去,在跪着的甘道德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永远记住的你的功绩,绝对不会忘记。”

他再次严肃起来,看着甘道德的眼睛说道:“你杀过很多人,你本就是一个凶徒一个恶人,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让世人皆知你是凶徒你是恶人,等到以后我们代表夫子传人除掉你的时候,那样就会显得更为正义。”

又是多年过去。

此时此刻,在这书房之中,甘道德看着师弟那张已经因为痛苦而 有些扭曲的脸,他反而释然了。

“我就算死了也不亏。”

甘道德笑道:“我杀人数十万,这几十万人都是给我陪葬的,我还有什么不值的。”

他看向黑衣人:“你应该知道,因为北上冀州失败,家族已经对我不满,所以你应该要尽快准备接手,而不是现在意气用事。”

黑衣人忽然说道:“我们反了吧。”

甘道德一怔。

黑衣人道:“我们反出家族,现在兵权在你手里,夫子圣刀在我手里,我们两个为什么还要去听家族的命令?家族待我们真的那么好?”

他哼了一声道:“说什么是夫子的名声不能蒙羞,还不是他们不想做坏人背骂名,他们想干干净净的还易如反掌的做皇帝当皇族,让你把坏事做尽,他们来享受美名。”

甘道德没有生气,而是摇了摇头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了,你可以想,但你不能说,哪怕是对我......以后会是你接手队伍,那时候你再做准备,我......我已经不想那么多了。”

甘道德又在黑衣人的肩膀上拍了拍:“你最好不要表现出来,门主已经派人来了,三日后就会到无来城,你记住,一定要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和我不合,甚至是厌恶我,这样他们才会按照计划,放心的让你领兵,手里有兵才能和他们抗衡。”

“如果三师弟在就好了。”

黑衣人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看向甘道德说道:“三师弟当年离家出走,之后听闻他为暗道做事,还成了什么刀皇......如果他现在还和我们在一起,以我们三人之力,怕谁?谁来杀谁!”

甘道德脸色变幻不停,最终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有他的理想......现在只能是希望他的仇人和家族的人,都不会找到他。”

就在这时候,几辆马车到了城门口,屠王军的士兵将马车拦了下来准备盘查。

车夫看了那些士兵一眼,从怀里取出来一个牌子,那牌子是屠王府的腰牌。

士兵们当然不敢阻拦,有这样的腰牌,肯定是屠王的亲信之人。

马车进了无来城,车夫回头问:“四爷,是直接去那王府吗?”

马车里的人沉默片刻,摇头:“我给他通报是三日后才到,今天先不去了,我想先看看他在这做的怎么样。”

被称为四爷的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左右,面白无须,是个很英俊的男人,但是却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阴气太重,总感觉他就不是一个活人,而是刚刚从地下爬出来,还需要靠吸人阳气才能活着的僵尸。

在后边的几辆马车中,每一辆车里都盘膝坐着一个抱刀的男人,年纪大的有四十岁左右,年纪小的看起来十七八岁。

他们看起来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高傲。

哪怕只是盘膝坐在那,不言不语,连表情都没有,却还是释放出一种天下人都算上也没有我们高贵的气息。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天下间所谓的王族皇族,不过是一群小丑。

真正的皇族,唯有大周正统才算得上。

他们的地位不是按照年纪来算的,而是按照圣刀门的排名。

被称之为四爷的年轻人低头看了看放在自己膝盖的上的长刀,有些淡淡的不满。

夫子圣刀,该换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