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三十七章 止境【五】

不让江山 知白 769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世上之人多痴狂,不自量力。”

门主的视线缓缓的从惊谪刀上离开,看向身后的两个人,一个是曹猎一个是岑笑笑。

曹猎之前出手的时候,一剑斩向门主的右臂。

可是非但没有成功,还被门主捏断了长剑,又以断剑刺伤了岑笑笑。

曹猎被岑笑笑撞开后才刚要起身,门主已经到了他身前,曹猎手中已无兵器,于是一拳轰出。

门主弯腰躲开曹猎的拳,手肘向上一撞正中曹猎的下颌,一击打中,曹猎就猛的往后摔倒,没能再站起来。

然后门主一脚踢在岑笑笑的肋部,岑笑笑在地面上滑出去又撞在墙上,也是直接昏迷。

门主有了这样两个人质在手,似乎更无忌惮。

这两击本可杀人,可他有心留人,所以人才留命。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小张真人从窗外掠进来,一剑刺向门主后心。

门主向后扫了一刀,如同后边也有一双眼睛似的,小张真人的一举一动他都已察觉。

这一刀,刀并未出鞘。

刀鞘荡飞了小张真人的长剑,门主向后踹了一脚正中小张真人胸口,小张真人随即飞了回去,撞在他进来的那个窗户下边。

自始至终,门主都没有回头看他。

小张真人后背撞在窗台上,脊椎骨仿佛都断了似的,跌坐在地想站起来哪里还使的出力气。

他坐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息,眼睛里的惊惧前所未有。

这一刻的小张真人终于知道自己错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他想到的还要大的多。

“你们都是一样的人。”

门主眼神睥睨的说道:“四肢健全,也都不算白痴,可是你们习武就是对武技的亵渎,这世上绝大部分人习武,皆是对武技的亵渎。”

他轻叹一声:“生而为人,却连人的力该如何用都不知道,看到你们,我就知道了那句谬论从何而来。”

“也不知道是谁最先说起过,野兽之力远超于人,而人之所以统治天下靠的是头脑,这种荒谬绝伦的话说出来,居然还被人奉为真理。”

“人有上天赋予的最完美的体型,稍稍头脑好一些的人就可利用这完美的身躯,人用三分力就可敌虎豹,就是你们这样的人,学了些皮毛而已。”

门主看向雁北城:“你是你们之中,唯一一个对如何运力理解更好一些的人。”

雁北城嘴角抽了抽,那是怒意,也是惊惧。

就在这时候,一道白影从门外掠了进来,人在半空中,两袖便卷起狂澜。

门主在这一刻眼神亮了一下。

可他还是没有出刀,左手伸出去在身前画了一个圆,那两条大袖就被他一条手臂缠住。

“断。”

门主一声轻叱。

叶先生那两条犹如风帆般的大袖就被绞断,衣袖碎裂,叶先生的右手成掌,擦着门主的胳膊拍出去,正中门主的胸口。

可就面对叶先生如此雄浑霸道的一击,门主没有躲闪没有后撤,反而挺胸往前迎了一下。

叶先生这一掌就实打实的拍在门主胸膛,门主脚下的地板碎裂,身子往下一沉。

叶先生却被反震之力弹了回去,人又飞落回门口那边。

这一楼的地板之下还有一层地下暗室,门主双脚踩碎了地板后往下掉落,可他却还是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那张脸依如古井不波。

人落到一半的时候,门主单手在地板上按了一下,身子随即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他飘落在大厅正中,看向叶先生说道:“那日我在府治衙门的门口见过你,便知道你是会用力的人。”

叶先生皱眉不语,刚才那一掌非但没有伤了对方,反而震的他手臂极为酸麻,右臂一时之间像是气血之脉都被封住了似的,难以抬起。

门主迈步走向叶先生:“人力有时穷,可你们不知道,人力穷尽时,天下万物,谁可阻挡?天下万物,又有什么配的人力用穷尽。”

叶先生还是一言不发,他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然后也迈步向前。

门主似乎对叶先生这样的勇气颇为欣赏,不同于他看其他人那种如看蝼蚁一般的轻蔑,看叶先生的时候,仿佛在看着只是比他稍稍低一些的生物。

叶先生左手伸出去,四指在前,戳向门主的心口。

门主把右手背到身后,左手从下往上扫了一下,两个人的手掌碰在一起,叶先生的眉头就再次皱了起来。

就是在这一瞬间,武先生到了。

武先生直接拔剑。

这是武先生与人交手以来,人生第一次主动出手,人生第一次主动拔剑。

这个世上啊,本来能让武先生用剑的人就不多。

长剑犹如惊鸿。

门主看起来脸色凝重起来。

他居然向后退了半步,右手从背后收回来,惊谪刀依然没有出鞘的劈出一刀。

当的一声。

武先生的剑居然被震飞了出去,长剑急速旋转着飞向窗外,而武先生也被这一刀上的气劲震的向后滑步。

门主看向武先生:“女人的剑?你用的不对。”

窗外一道妙曼轻灵的身影飞进来,在半空之中一把将长剑接住。

剑如惊鸿,人如惊鸿。

门主的眼睛骤然睁大,这次向后退了一大步,一道匹练炸起,惊谪刀出鞘。

一声铮鸣,惊谪刀正面接住了这无与伦比的一剑。

这剑已经有七分仙意,只有三分还在人间。

这一剑,是苏小苏以往那么多年来都没有过的最认真的一剑。

所以门主才会拔刀。

“这就对了。”

门主看向退回去的苏小苏,眼神里多了两三分的赞许。

“世间总算不都是愚人,还是有人知道如何利用肉身之力。”

他看向脸色有些发白的苏小苏:“你的剑法很强,可你的剑不行,如果你的剑再好一些的话,你已有与我三七开的胜算。”

苏小苏低头看了看她手里的剑,剑没有断开,可是剑身上已经可见裂痕。

门主语气平淡的说道:“一个女人,天生的身体条件弱于男人,却是你们之中最强者,如果掰手腕,她一定掰不过你们之中任何一人,可是比武技,你们比她都差得远了。”

他问苏小苏:“谁教的你?”

苏小苏并没有回答。

门主道:“我没有兴趣和你们打下去,你们之中的最强者,也已经再也刺不出刚才那样的一剑。”

他缓步走到曹猎和岑笑笑身边,用刀指了指岑笑笑:“你们应该派人尽快把宁王请来,不然的话,我就先杀一人。”

武先生再次迈步。

苏小苏却已经脚下一点向前疾冲,超过武先生后一剑刺向门主的咽喉。

门主的长刀在身前转出一圈光芒,当的一声后,苏小苏的长剑崩断。

门主看向再次后撤的苏小苏:“我说过了,那样的一剑是你有生以来最强的一剑,你一生只能刺出一次的一剑,因为你 的对手是我,是我逼出你的潜力,现在你心境已经败了,剑如何能不败?”

那一剑之后,苏小苏确实已经知道自己不是此人对手。

门主说她心境已经败了,也是实情。

人一旦意识到自己不行,就不可能再有完美的勇气。

不知者无畏,有时候并不是只有贬义。

可是苏小苏还是再次迈步向前,脸色无比凝重,用手里的断剑再次刺出一剑。

门主微微叹息。

惊谪刀扫过,断剑再断。

刀扫断长剑之后又扫向苏小苏的咽喉,刀势丝毫不减,苏小苏却在这一刻抬起左手,中指食指并拢,双指如剑点在惊谪刀上。

当!

门主眼睛骤然睁大。

他的刀居然被荡开。

苏小苏眼神凛然,双指没有停顿点向门主的心口。

门主的刀明明被荡开,可是却在半空之中犹如被莫名其妙的力量定住了一样,瞬息之后,刀又回来扫向苏小苏的脖子。

他的刀,一定会比苏小苏的双指更快。

瞬!

一道人影出现在刀和苏小苏之间。

李叱左手推开苏小苏,右手的鸣鸿刃向外格挡。

当!

又是一声脆响。

门主的诧异目光中,他的刀居然被李叱的刀挡住了。

两把刀的刀刃在摩擦中发出铮鸣,像是两条在天空中相遇的龙缠斗在一起,那声音就是云层之上的龙吟。

“嗯?”

门主诧异了一下,单手发力。

惊谪刀在鸣鸿刃上擦出一串璀璨的火星,李叱不能力敌,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方诸侯之前的话。

合理。

只是这两个字,让李叱的脑海里瞬间明亮起来。

他手上握刀的力度松下来,那么沉重的鸣鸿刃就必然会有下沉的力度。

借助门主这一刀上的力,借助鸣鸿刃下沉的力,李叱在下蹲的同时身子旋转一周后避开刀锋。

又借助鸣鸿刃转动时候的惯性斜着往上发力,这一刀,就从下往上撩起来。

门主的眼睛里竟是有些惊讶。

他立刻向后退出去,鸣鸿刃在他身前划过,刀尖距离他的胸膛只有不足二指宽度那么远。

下一息,门主双脚落地后胳膊向后甩了一圈回来,惊谪刀也随之转了一圈。

刀尖在地板上扫过,地板瞬间断裂。

那一刀也是从下往上切向李叱的胸口。

李叱在这一刻双手握住刀柄,眼睛骤然一红,他双臂上的肌肉在一瞬间暴起,衣袖都被撑裂。

双手握鸣鸿,向下之力,与门主的向上之力重重的撞在一起。

每个人的耳朵里先是听到了当的一声,然后又是嗡的一声,紧跟着脑袋里就一阵阵雷鸣回荡。

李叱的身子向后飞了出去,竟是握不住鸣鸿刃,刀向后旋转着了出去。

而门主被这一刀之力震的向后退出去六七步远才勉强稳住身形,下意识的看向手里的惊谪刀。

李叱重重落地,脸色白的让人有些害怕。

他也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外边,他的鸣鸿刃飞出门外。

啪的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被人在门外攥住了,声音很轻,但却稳如山峦。

一袭青衫,迈步而入。

左手鸣鸿,右手破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