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三十四章 你敢给我就敢不要

不让江山 知白 545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城门外,风吹尘起。

李叱抬起头看了看冀州城门上的斑驳刻字,心情略微有一丢丢复杂。

那刻字上还有不少箭痕,在这一刻,李叱感觉到了一座古城的疼。

“怎么了?”

余九龄见李叱停下来后问了一句。

在余九龄看来,这是很愉快的一次归程,感受不到李叱的那种心境,更别说什么古城疼不疼。

人与人不同,李叱的心境对于余九龄来说,可能就是矫情,余九龄更像去看看双星楼还在不在。

余九龄的人生,一多半的时间是在唐县那个酒馆里,每日调皮捣蛋然后被骂,这就是他的人生。

你说他苦,说不上,最多只是平凡。

李叱不一样,李叱在少年时候就像个神经病,有些时候,在他师父长眉眼中李叱都是神经病。

比如他们来冀州之前,路过永清县,在县城里为很多人收尸,他看到了被毁掉的城,问了他师父很多问题。

“师父,人临死之前会疼,死了就感受不到了,是吗?”

“师父,那城墙上伤痕累累,城墙会疼吗?”

“师父,那棵树被烧了,树会疼吗?”

长眉道人虽然觉得他不正常,可还是一一回答,告诉他只有活着的才会疼。

李叱说......我知道,动物受了伤会嚎叫,是它们在疼,人受了伤也会喊叫,是人在疼。

树受了伤,它不会说,城墙受了伤,它不会说,大地受了伤,它也不会说。

长眉道人那时候抬起手揉了揉李叱的脑袋,是想安慰这个多愁善感的孩子,也想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在说胡话。

李叱说,树会疼,城墙会疼,大地也会疼,树不说,可是树不会复活,不再为人遮荫,也不再为人开花结果。

城墙会疼,城墙不说,可是城墙不会自己修好,也就不再为人提供庇护。

大地也不说,可是大地会荒凉干涸甚至还会化作荒漠,不能再种出粮食。

长眉道人当时沉默了许久,想着这不该是一个孩子该想到的事,他再次抬起手摸了摸丢丢儿的额头。

李叱说,我不喜欢这样,我想看树木成荫,我想看城墙高耸,我想看大地丰沃。

长眉道人说......想吧,脑子里有美的东西,总比只剩下眼睛里看到的丑好一些。

此时此刻,李叱抬起手指了指冀州城墙上的斑驳刻字,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两个字。

好丑。

余九龄点了点头:“嗯,丑,咱们进城吧。”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催马向前。

“回头刻新字。”

冀州节度使府门外,李叱停下来,刚下马,罗境和唐匹敌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出来,两人都是脸上带笑。

李叱来之前没有让人提前知会,进城的时候被守城的士兵拦下来盘问,知道他身份,守城士兵连忙跑到节度使府来禀告。

可李叱只比报信的人慢了些许而已,罗境迎出来,看到李叱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回头吩咐了亲兵一声:“去烧水!”

余九龄自言自语道:“先煮张玉须,再煮彭十七,他俩都很肥,能吃到初一......”

在他身边的张玉须压低声音说道:“先煮了你,分开煮,今日煮头脸,明日煮四肢,后日再煮你的大腰子。”

彭十七道:“那玩意得烤。”

余九龄:“......”

节度使府,书房。

罗境递给李叱一杯热茶,笑了笑后说道:“可把你等来了,我是没办法治你这老唐,我说给他三天时间随便搬运,他三天几乎把冀州城给搬空了,哪有这样的。”

李叱看向唐匹敌问道:“真的差一点就搬空了?”

唐匹敌道:“是,差的不多。”

态度开始诚恳起来,这不是什么好事,你要打感情牌了。”

罗境道:“你这人他娘的水泼不进。”

李叱笑道:“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艰难,兖州那边虽然起来大大小小数十支叛军,可谁疯了敢来打你幽州的主意?”

他看向罗境说道:“你是谁,你可是北境无敌的罗境。”

罗境道:“少拍我马屁,不管用。”

李叱笑着说道:“我说的是实话,最起码数年之内,兖州那边的人都不敢来冀州惹事,兖州军数十万,白山军数十万,尸骨未寒呐。”

他继续说道:“至于豫州,武亲王杨迹句留下的兵马,最多只能自保,他率军南下之后,青州都无人镇守,豫州兵马哪里有余力来打冀州,青州可是挨着豫州,而豫州和冀州隔着南平江呢。”

他指了指外边说道:“只要冀州城墙上一时插着罗字大旗,就一时没有人敢来招惹。”

罗境叹道:“明知道这是个马屁,可还是很受用......”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唐匹敌坐在那,看起来应是很正经的在思考什么大事,可他脑子里想的是,李叱刚刚说的是罗字大旗,还是骡子大旗?

李叱问罗境道:“你说实话吧,是不是你有别的打算?”

罗境忍不住笑了起来:“瞒不住你......兖州那边的人不敢来打我,可我却想去打他们,若得兖州之地,北境再无敌手。”

李叱道:“你这狐狸精,是想让我给你守冀州,然后还要供给你出征所需粮草,做你的后盾。”

罗境居然有那么一丢丢不好意思,他点了点头道:“现在北境局势如此之好,算是天予之物,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出兵去打,你给我做大管家。”

李叱道:“噫!这是想招安我?”

他看向唐匹敌道:“老唐,你说该怎么回他。”

唐匹敌道:“要价,狮子大开口,要跑了他就是。”

罗境做了个请的手势:“你且试试。”

李叱认真起来,他看向罗境说道:“我不要价,但我会跟你说个实情,你若出兵兖州,我自然不会在你背后捣鬼,不会在你背后捅刀,但只要你兵败势弱,这冀州还有幽州,我可都要了。”

罗境沉默下来。

许久许久之后,罗境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你可知道,我多少部下都劝我杀了你们?”

李叱道:“猜得出来。”

罗境起身,在屋子里一边踱步一边说道:“我自己都有些想不明白我是怎么了,着实是马上就杀了你们我才能安稳,这北境之内,放眼四方,也只有你们两个配得上为我对手,此时杀了你们,这北境再无一人能与我相争。”

他看向李叱:“换你来说,若你是我,该不该杀了你和唐匹敌?该不该灭了你的宁军?”

李叱道:“千该万该,可你傻啊。”

罗境愣住,然后朝着李叱呸了一声。

“呸!”

他再次沉默了许久,转身看向李叱说道:“世道如此,时不我待,我自认豪杰,若不争雄天下,我不甘心,你们是我的对手,我确实该杀了你们......可你们也是我朋友,在我心中,我若远征,只敢让你们两个在我背后,我却不担心会被捅一刀。”

“对手啊......”

罗境道:“冀州之内,我也只敢把家交给你们。”

李叱看向唐匹敌:“他很诚恳。”

唐匹敌道:“可以谈钱了。”

李叱道:“他煽情呢。”

唐匹敌道:“劲儿差不多到了,气氛也到了,该说正事就说正事吧,我饿了。”

罗境:“我去你们两个的大爷......”

......

......

【是不是没想到今天三更,哈哈哈哈......我也没想到。】

【收到卫衣的小可爱,晒个图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