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八十三章 力有不足

不让江山 知白 828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澹台压境心中只有一念,这些恶魔绝不可再留人间。

就在他纵马疾冲,一槊贯穿三人之际,脑海里居然还想到了一句话,这句话让他自己忽然间透彻起来。

世上英雄,皆为除魔而生。

世上没有妖魔鬼怪,妖魔鬼怪在人心。

也就是在这一刻,澹台压境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李叱和唐匹敌有那样的自信。

天降英雄,生而卫道。

那两个少年,比他悟到的早。

他长槊挑着三具尸体冲撞,在想到皆为除魔而生这句话的时候,他心中豪气纵横。

“开!”

一声暴喝。

澹台压境双臂上的肌肉犹如虬龙般蹦了起来,两只手握紧大槊,猛的一甩,三具尸体被他甩飞出去。

他有力拔山兮之势,可是坐下战马负重如此之大,已经有些吃力。

澹台压境这一横扫,他对面的骑兵全都吓破了胆子。

那是何等神威,挑着三具尸体居然还能有如此力度,横扫之下,数名马贼被扫落马下。

尸体飞出去那一刻,余下马贼也皆胆寒,后面的人不敢再战,纷纷逃走。

他们这些人,平日里仗着耍狠让别人畏惧,此时见别人更狠,他们心中便满是畏惧。

他们服从命令,也是因为对头领的畏惧,白额虎都死了,他们的斗志也就涣散。

所以随着一声声呼喊,后边的马贼掉头就跑,澹台压境安能让他们逃走?

四十名悍卒跟在澹台压境身后,犹如风卷残云,从后边追杀这些敌人,颇有一丝爽意。

追杀,即为屠杀。

前边的人只顾着跑,后边的人只顾着砍。

山坡处。

李叱站在那看着战局,汹涌人群中,他一眼就认出来哪个是大贼北狂徒。

实在过于显眼,那人身材雄健,壮硕如牛,骑着那匹马,比其他人的马要大一圈还有余。

那马四腿粗壮,马鬃如瀑。

李叱他们刚刚离开纳兰草原,在草原上也涨了些见识,知道这种巨大凶悍的战马名为儿马子。

在草原上,儿马子就是马群中的头领,是马群中的斗士,也是卫士。

所有战马,皆要阉割,而儿马子就是没有阉割的真正的能爆发出战马雄性力量的存在。

没有阉割的战马过于暴躁,体型巨大,寻常人根本不可能降服。

别说那些少见战马的中原百姓,就算是草原上经验丰富的牧民,也不敢轻易去尝试降服一头儿马子。

驯服不了的话,极有可能还丧命于此。

特意留下的种-马,一是可以延续马群优良传承,二是以其暴烈来守护马群。

草原上的人都说,有儿马子在,就算是饿极了的狼群都不敢轻易招惹。

一个人,能让儿马子如此臣服,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的实力有多恐怖。

李叱站在高坡上看着那人,看着那队伍,脑海里不停的思考着战术。

“传令,待唐匹敌他们过去之后,拉起绊马索!”

李叱回头吩咐了一声。

传令兵随即跑了下去。

这还要多谢之前狗狼那些马贼,是他们留下了绊马索,不然的话李叱他们还真没地方去找这足够坚韧的粗绳。

即便如此,李叱他们的兵力确实太少了。

没办法在山口两侧都安排埋伏,四十个人,只能集中在山口一侧。

绊马索的一头拴在对面的树干上,绳子送下来,埋于官道下,这边林子里,有五六个悍卒等着。

他们神色凝重,只能令下。

唐匹敌带着二十名骑兵冲过去,马蹄子踏破地面,尘土飞扬,去势如电。

后边一千多名马贼犹如奔涌的河流一样跟上来,声音沉闷,像是贴着地面的奔雷。

此时此刻,在高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李叱也抓着弓箭下到山坡处。

眼看着对面骑兵冲上来,埋伏于林子里的那五六个悍卒立刻拉起绊马索往后疾冲。

这绊马索绕树一周,五六个人发力,立刻就把绳子绷直了。

这一瞬间,人仰马翻!

前边的一排马贼顷刻间就翻倒出去,绊马索的高度在马腿膝盖左右,战马纷纷往前扑倒。

马往前戳,人往前翻,场面立刻就乱成了一团。

前边的人倒了,后边的人撞了,追击唐匹敌的马贼队伍立刻就停了下来。

那五六个悍卒又把绳索围着树绕了一圈,迅速的绑好,然后这五六人立刻冲到山坡上和李叱他们会合。

“箭!”

李叱一声暴喝。

手下数十人人,开始拉弓放箭。

虽然人少,可是他们居高临下,又正是羽箭射程之内,那些马贼立刻就慌了。

他们也有弓箭,可是他们的弓箭太简陋,再加上还击是为仰射,够不到李叱他们。

李叱他们手里的可是大楚军方精工打造的武器,比起那些马贼的装备来说要好的多了。

马贼慌乱的还击,可是那些竹片弓发出来的箭,飘乎乎的飞上来,到不了李叱他们身前。

此时再看,唐匹敌已经带着人绕了一圈,也已经下马上山。

北狂徒坐在马背上,举起千里眼往山坡上看了看,山坡上的人射术精湛,极悍勇善战,可只有几十人。

在这一刻北狂徒心里有些震撼,也很愤怒。

只有这些人,何敢对他挑衅?

“他们只有几十个人,给我攻上去灭了他们!”

北狂徒大喊一声。

他手下五狂将之一的金钱豹武艺极强,听到北狂徒的命令,立刻招呼一声,带着马贼下马攻山。

黑压压的人群顺着山坡往上爬,这些马贼也都憋着一股起火,所以冲山的时候气势汹汹。

唐匹敌带着他的人回来,和李叱他们会合之后,组成防线,用弓箭压制马贼攻势。

另外一侧。

澹台压境带着四十个悍卒已经杀光了白额虎的手下,此时的澹台压境已经连战两场,体力略有不支。

他看了看,兵力众多的马贼已经往分兵往另外一侧绕,想从别的地方上山夹击李叱他们。

澹台压境指了指那个方向说道:“你们从后边上去,为李叱他们守住侧翼。”

有人问到:“你要去哪儿?不和我们一起上山吗?”

澹台压境看向远处,那骑马立于官道高处的北狂徒,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你们只管上山,尽快去帮助李叱他们。”

“是。”

那四十名悍卒应了一声,从他们所在的方向支援过去。

澹台压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坐骑,习惯性的说了一句:“老黄,你还行吗?”

这才醒悟,坐骑并非老黄。

他坐下战马与他一样,也已经有些力乏,晃了晃脑袋,似乎也想跟着那些同伴离开这。

“若是老黄在就好了。”

澹台压境再次看向远处的北狂徒。

擒贼先擒王,这些马贼看似凶悍,可他们全靠北狂徒的残酷镇压才有团结,队伍所谓的凝聚,皆是因为对北狂徒的恐惧。

若能奇袭杀死北狂徒,这一千多名马贼立刻就会乱掉,他们马上就会四散。

澹台压境再看向山坡上 ,李叱的兵虽然训练有素配合默契,可人数太少了,几十个人,最终也压不住那么多人进攻。

此时此刻,有至少七八百人在攻山,北狂徒身边只有二三百手下。

所以澹台压境想试一试。

这件事因他而起,他不能让李叱和唐匹敌他们跟着送命。

“马!”

澹台压境拍了拍战马的脖子,然后一抖缰绳。

“跟我杀贼!”

那战马嘶鸣一声,虽然有些气力不足,可还是听从主人的号令,发力向前疾冲。

山坡上,李叱看到下边北狂徒大声嘶吼着指挥,他想和澹台压境一样,杀北狂徒,马贼队伍必散。

于是他瞄准北狂徒,一箭射了出去。

那箭去如流星,片刻之后就到了北狂徒身前。

啪。

北狂徒一把将羽箭攥住,随手扔掉。

他抬起头看向箭来的方向,眼神越发凶狠起来。

李叱则轻叹一声,若是他带铁胎弓就好了。

就在这一刻,李叱看到澹台压境单人独骑,持长槊,踩尘烟,白衣飘血,直奔北狂徒而去。

“澹台!”

李叱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

与此同时唐匹敌也看到了,脸色跟着也变了。

可是此时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冲下山去帮澹台压境,马贼密密麻麻的攻上来,他们就算杀穿敌军,也一定来不及。

所以李叱立刻就再次抬起弓,准备以弓箭协助澹台压境杀掉北狂徒。

他伸手往箭壶里一模,箭壶空了。

“谁还有箭!”

李叱回头喊了一声。

可是身边士兵,都已经射空了箭壶,此时靠连弩阻挡大水漫堤一样攻上来的马贼。

连弩射程,够不到北狂徒位置。

澹台压境已经纵马冲到了马贼队伍后边,北狂徒回头看了一眼,随即轻蔑的冷哼一声。

北狂徒往后指了指:“疤狮,你去杀了他。”

五狂将之中武艺最强,比北狂徒也差不了多少的疤狮点了点头,拨马转身。

此人在马贼队伍里地位仅次于北狂徒,北狂徒对他态度,也不似对其他人那样跋扈,很多事都与他商议。

疤狮手中兵器,是一根铁棍。

疤狮逐渐加速,冲出队伍,迎着澹台压境过去。

两个人在半路碰面,谁也没有说话,直接出手。

澹台压境知道此时危急,必须尽快杀死北狂徒才能解李叱他们的压力。

所以出手就是全力一击,一槊直奔疤狮胸口。

疤狮看到面前长槊刺来,眼睛里有些复杂的东西一闪即逝。

他铁棍一扫,当的一声把长槊拨开,那一棍之力,竟然将长槊砸的震颤起来。

疤狮暴喝一声,一棍砸向澹台压境的头顶,澹台压境长槊收回,两手握着槊杆往上一举。

这一棍凶狠的砸在槊杆上,澹台压境硬生生扛住,双臂上立刻就有巨力灌入。

他可扛住,可是坐下的战马却有些扛不住了。

本就已经乏力,奔驰许久,此时被如此重力暴击下压,战马嘶鸣了一声,前腿弯曲了一下,险些跪下去。

可是这战马也极倔强般,硬生生又挺直回来。

澹台压境知道,不可再如此硬接。

就在这一刻,他瞥到了和他对战之人身上的那件皮甲,脸色立刻一边。

“你是府兵出身!”

澹台压境怒问一声。

疤狮看着他,没回答,又一棍砸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