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一十四章 乱成一团

不让江山 知白 866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常行的叛军从东野城里一杀出来,余九龄带着他的人掉头就跑。

李叱正在看着呢,见余九龄往回跑,李叱立刻喊道:“快跑起来,要比九妹跑的快才行。”

澹台压境:“......”

众人也调转战马往大营里跑。

他们这一边跑一边吹响号角,大营里的宁军每天都在做着准备,此时听到号角声响起,也立刻掉头就跑。

在这之前,李叱就已经下过命令。

这次出战,进攻的号角改为撤退信号,鸣金收兵改为冲锋信号。

他们虽然往回跑,可是吹响的却是进攻的号角声。

这边常行带着大队人马杀出来,本以为李叱是落荒而逃,可是听到进攻号角声,又以为李叱是要决战。

他们原本的猜测,就是李叱意图把他们引出东野城,在平原上一战定胜负。

因为这是李叱唯一取胜的办法,再也想不出别的。

“冲垮他们的阵列,烧掉他们的大营!”

常行举刀往前一指。

宁军只有一万余人,证明对冲,难道还要输了不成?

他手下四个大将,各率一军,朝着李叱的宁军大营杀过来,犹如席卷而来的洪峰。

李叱他们冲回大营里,看了一眼,李叱当时就我凑了一声。

士兵们执行军令真是快。

他们撤回来的时候,大营几乎都空了,士兵们按照之前定下的策略,已经从另外一边撤出营地。

李叱他们也不敢耽搁,后边就是惊涛骇浪一样的敌军,撤的慢了,就可能被洪峰一下子拍进去。

进了大营之后,李叱喊了一声:“点上火线。”

早就等着的士兵立刻将火线点燃,这是粗麻绳,用油泡过,一点火就迅速的烧了出去。

那麻绳一烧起来,火很快烧出来一条直线。

在麻绳上连着的是大营这一侧的一排床子弩,这么造价昂贵的东西,李叱说丢就丢了。

火线蔓延出去,床子弩和排弩随即击发。

一片弩箭,大的小的,密密麻麻横扫出去。

紧追不舍的叛军队伍,一瞬间就被扫倒了一层。

最前边那一排叛军士兵,连反应都没有,就好像被镰刀横扫了的麦子一样,齐刷刷的倒了下去。

李叱他们连头都没回,一串排弩,十几架弩车,全都丢了不要了。

而这样一来,让常行的叛军以为他们还在死守营地。

他们从大营后边退出去,贼兵也已经攻入大营这边。

常行手下大将之一尹容唯恐冲的慢了,功劳比别人少,第一个率军冲进营地。

士兵们还在往前疾冲,忽然间地面就坍塌了下去。

宁军竟然挖出来不少深坑,在深坑下边埋着尖朝上的长矛。

落地的叛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被穿死。

而此时,恰好火线从这头烧到那头,那边火绳一断开,一根木头被拉倒。

木头倒下,把地上埋着的绳索拉了起来。

叛军的骑兵队伍立刻就被绊倒了一排,人仰马翻。

尹容带着人正往前冲,前锋队伍有数百人掉进坑里被穿死。

尹容反应奇快,又武艺不俗,感觉战马往前踏空的那一瞬间,他立刻从马背上跳了出去。

双脚离开,在马背上蹬了一下,人在半空中翻了一圈后稳稳落地。

落地又是一个坑。

尹容大惊失色,可他反应确实超绝,手中长枪往下一刺,硬生生用长枪戳在深坑底部把他撑在那。

他额头上瞬间就冒出来一层汗水,心说好他妈的险。

刚要喊人把自己拉起来,后边不开眼的人一脚就踩在他后背上了。

尹容只来得及骂了一声,就被踩了下去。

他在混江湖的时候也曾不止一次面临生死危机,所以比常人的反应当然要快的多。

在掉下去的时候还能侧身,居然硬生生在两排长矛的缝隙里挤了进去。

落到坑底,只是被划伤了几道血口。

尹容看了一眼把自己踩下来那个废物,那人已经被四五根长矛穿透。

身子还在一下一下的抽搐,血顺着长矛不断的往下流着。

尹容小心翼翼的起身,骂了一句你他妈的该死。

又是刚要喊人把自己拉上去,忽然间头顶上黑了一下。

一匹战马踏空,直接就砸了下来。

尹容当时可能有一句特别脏的话骂了出来,但是声音很快就被马压在了下边。

战马被长矛穿透了无数个洞,可是一时之间还没死,四蹄乱蹬。

那马后蹄奋力蹬出去有多大力度?

尹容知道。

因为第一脚就踢他脑袋上了。

感觉特别清晰,但是第二脚就不知道了,因为第一脚就把他踢死了。

可惜,身为常行手下四大战将之一,常行可是许诺过将来要给他封王的。

作为一方诸侯,拥兵十几万的大豪,常行手下被他重用的人自然不会少,也不会真的那么弱。

这四人能得常行的赏识重用,其实可见其能力并不弱。

尹容只是运气不大好。

尹容,肖貌,万在,任间,这四人,其实都有在战场上往来冲杀之勇。

不少叛军士兵落坑而死,再往前冲,有人冲进宁军帐篷里,想看看是否还有人来不及逃走。

一打开帐篷的门,门帘撩开,拉起来一条绳子,绳子拽翻了油灯,油灯倒在了已经洒好的炮药上。

上次李叱去安阳城的时候,就是用这烟花的炮药烧了安阳军仓库。

有过一次经验之后,李叱觉得这东西以后说不得有大用。

放火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虽然老人们在教育小孩子的时候,经常会说到不要玩火,玩火会尿炕。

火药烧起来,没多久就把帐篷点燃。

这不是一座帐篷两座帐篷的事,只短短两刻时间,整片大营就到处都烧了起来。

冲进宁军大营的叛军,前边的队伍刚冲到大营另一侧,身后已经火起。

结果后边还没有冲进来的人不敢冲了,想往后撤,再后边的队伍却挤在那,想退的队伍又不好退。

而被困在大营里的那些士兵们,往前冲的往后冲的,乱作一团。

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之后,才发现在营地中只有那几条通道可以走。

别的地方,犬牙交错般挖的都是坑。

宁军为了隐藏这些坑,居然把土都运进了帐篷里。

帐篷里就是土堆,土堆上就是炮药。

而宁军士兵这几天来,根本就没有睡在帐篷里。

宁军之前就是顺着这固定的几条通道撤出去的,而叛军是付出了无数人的死为代价才发现的。

他们顺着这些通道继续往前冲,然而冲过火海的叛军,一共也没有多少人。

大队人马都被堵在营地另外一侧了,过来的不过几千人。

这些人一冲出火海,迎面而来的就是一片箭雨。

宁军根本就没有真的落荒而逃,而是在营地这一侧已经列好了箭阵。

宁军箭阵,可比叛军的箭阵威力大的多了。

一片羽箭过来,密集的好像满天飞蝗。

被火烧火燎的叛军士兵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一片乌云落了下来。

羽箭劈头盖脸,无数人被射翻在地。

第一轮羽箭之后的几息之后,第二轮羽箭又到了。

这几千叛军躲都没有地方躲,前边是宁军箭阵,后 边是火海连营。

三轮羽箭之后,李叱一摆手:“吹角。”

进攻的号角声立刻就响了起来,然后宁军就又开始有序的撤退了。

大营这边,叛军开始往两侧迂回,他们兵多,好像一条大河正在向前奔涌。

宁军大营就好像是大河前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大河不会被这块巨石挡住,而是分开两侧,变成了两条洪流。

还没有绕过大营,就听到了宁军进攻的号角声。

“注意敌情!”

率军猛冲的叛军将军肖貌立刻喊了一声,下令队伍停下来戒备。

他们以为,宁军会趁着这一乱起来反攻,毕竟此时叛军后队已经乱的一塌糊涂。

被火海挡住的,被自己人撞乱了的,队伍连建制都没办法维持了。

肖貌的队伍算是反应最快的,绕过来后立刻摆出了防御阵列,等待迎接宁军的冲锋。

然而什么都没有。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宁军踪迹,肖貌立刻派人向前探查。

斥候骑马冲了出去,大概小半个时辰后回来,说宁军早就已经撤远了。

肖貌大怒,心说那贼人李叱竟然如此狡猾,以进攻号角为撤退的命令,而且把他们骗了两次。

“攻!”

肖貌一声令下。

他手下两万左右的叛军队伍立刻向前发力,而在他们的另外一侧,叛军将军万在也带着他的人马绕了过来。

两支队伍好像两条巨蟒,绕过了烧起来的宁军大营,又汇合到了一处。

“看到大王了吗?”

万在朝着肖貌喊了一声。

肖貌摇头道:“大王带着人马往你那边绕过去了,你难道没有看到?”

万在道:“明明是朝着你那边绕过去的,你是看花眼了吧。”

肖貌道:“大王在后军之中,不会有事,咱们继续追那贼兵。”

万在点了点头:“那好,且看你我是谁生擒了那小贼。”

而在他们的队伍后边,被大楚皇帝陛下封为北境王的常行,正在骂街。

此时队伍发展过快的弊端就反应了出来,虽然他有十几万大军,可确实算不上精兵。

一旦遇到什么挫折,遇到什么问题,他手下那些原本就没有领兵经验的将军们,连队伍都控制不住。

这个营的人跑到了另外一个营里,那边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将军在哪儿。

他之前就想着,要花费重金去请那些府兵的将军来他这里练兵。

可这事操作起来谈何容易,那些府兵将军,就算有重金利诱,但又怎么看得起他?

他下令将北境王的大旗举高,不停的让人吹角,把队伍朝着他这边收拢过来。

这下好了,所有的队伍都往他这边涌,四面八方,他的队伍,硬生生的把自己人都堵在这了。

常行心说这样不是办法,却又一筹莫展。

就在他身边,被绑了坐在战马上的武奶鱼却又呵呵冷笑了两声。

常行暴怒:“你还敢讥讽本王,我先杀了你!”

他抽刀就要砍。

武奶鱼却冷笑着说道:“敌军就是要引你队伍混乱,他们可趁机脱身,逼你的前军后军脱节,你前军追上去的队伍没有援兵,怕是要被宁军一口吞了。”

常行一怔。

这么久了,武奶鱼第一次与他说这么多话。

武奶鱼冷笑着说道:“给你十万大军你也不会用......若我领军,此时带所有骑兵追上去,从侧翼堵截宁军,一可救你的前军人马,二可断宁军退路。”

“好!”

常行来不及多想,立刻喊了一声:“所有骑兵队伍,跟我上去!”

......

......

【再预告一下,花费重金画的唐匹敌图像,会在威信共重号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