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六十三章 无力

不让江山 知白 65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缉事司的人又回到只饮酒酒楼,可是酒楼里已经人去楼空,找附近路过的人打听了一下,有人看到说酒楼里出来人上了马车,往东门方向去了。

缉事司的人随即上马就追,一路往东门方向跑。

马车里,李丢丢看着余九龄,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年轻人眼睛里都是泪水,因为他们其实都知道,掌柜的可能有去无回。

缉事司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他们只要把人带回去就不可能再让人回来,所以掌柜的临走之前对余九龄他们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管了,然后对余九龄交代了一句招呼好客人......

其实这句招呼好客人是想告诉余九龄你别乱来,还有客人在,莫要连累了人家。

又看了看柜台那边说照看好店面,一开始余九龄以为掌柜说的是柜台后边的钱财,等他过去之后才发现抽屉里有些书信,是这两年来掌柜和在都城的家人来往的书信。

余九龄这才明白过来,掌柜的也不想连累自己家里人,书信都带走,这样的话缉事司的人就不好查到掌柜的家里人住在都城什么地方。

那些钱财也带走,是将来掌柜的夫人和孩子生活所需。

除了书信和钱财之外,还有一本册子,那是烧刀子的酿酒之法。

“掌柜的真的回不来了吗?”

余九龄喃喃自语了一句,他没有在问谁,他自己都不知道要问谁。

夏侯琢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也希望他能回来,可大概是回不来了,缉事司不会没有目的的拿人,以我对缉事司的了解,他们是要寻找替罪羊,玉明先生逃脱,如果回到都城的话,陛下知道了好歹会过问,缉事司把掌柜的抓过去,多半是因为知道了玉明先生以前来过只饮酒。”

他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说道:“以我推测,他们会说是卢掌柜勾结了江湖客,因为玉明先生在你店里露财了,卢掌柜见财起意......”

他歉然道:“实在抱歉,这件事我们也管不动。”

夏侯琢说的没有错,哪怕他父亲是亲王,在地方上可以呼风唤雨,甚至翻云覆雨,但奈何不了刘崇信,刘崇信却可以奈何他。

这是一大怪事,皇帝不信任自己的亲兄弟,他只信任一个太监。

如果夏侯琢硬管了今天的事去找缉事司的人把卢掌柜要出来,就算是能要出来,也会给羽亲王府招惹灾祸。

刘崇信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夏侯琢不敢冒险。

“我不能因为你们没有救的了我家掌柜就生你们的气,那样不对。”

余九龄道:“但我暂时不能跟你去北疆了,掌柜的意思,一定是让我去一趟都城大兴,让我去见见他家里人,这一趟我必须去......我把这些东西交给掌柜家里,若他们需要帮助,我就留在那边不回来了。”

夏侯琢点头道:“没事,做你认为该做的事。”

气氛实在有些沉闷,李丢丢觉得这般走了有些窝囊憋屈,甚至连多留一会儿看看卢掌柜能不能回来都不行,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逃兵,心中充满了耻辱和歉疚。

可是夏侯琢说,留下等消息毫无意义,还会把所有人都牵连进去,以妇人之仁继续管这件事,到时候牵连进去王府和书院,会死更多更多人。

带着这种耻辱和歉疚逃离,让李丢丢觉得自己身上一点力量都没有。

如果是对抗恶人,那些泼皮无赖,那些江湖盗贼,李丢丢觉得自 己学了一身武艺是有用之身,可以一展拳脚。

可是他们这次面对的是缉事司,是强权衙门,他这一身武艺变得毫无意义。

十步杀一人,然后呢?

地上的血,终究也有他自己的,他倒下之后,还会有人因为他而继续倒下。

他人生至此第一次无比认真的去想朝廷和百姓之间的关系,他现在这样的身份,这样的能力,在缉事司这样的衙门面前就像是一只蝼蚁。

他进而想到,师父说想让他进四页书院是买他的命,买一场不一样的命运,现在师父如愿了,他也看起来确实光鲜了些,认识了夏侯琢这样有身份地位的朋友。

可是,真的光鲜吗?真的命运就变了吗?

夏侯琢是亲王的儿子,连亲王之子都不敢去得罪缉事司,亲王不敢去得罪一个太监,他这区区一个书院弟子的身份,又能左右的了什么?

遇到了这样的事,也只能如夏侯琢所说的那样,先保住自己的命再想其他。

夏侯琢说的肯定是对的,不容置疑的对。

那个在四页书院里,乃至于在整个冀州城里都天不怕地不怕的夏侯琢,在缉事司的人面前也开始瞻前顾后,也开始收敛性格。

夏侯琢看李丢丢在发呆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李丢丢忽然间就想起来那天在凤鸣山上夏侯琢对他说的那些话,夏侯琢说朝廷病了,大楚病了,而且已经快要到药石无医的地步。

夏侯琢等着李丢丢给出答案。

良久之后,李丢丢回答:“病了。”

他师父立刻紧张起来,一把拉过来李丢丢是后,看着李丢丢眼睛问:“哪里不舒服?怎么了?是什么地方疼吗?”

师父没懂。

夏侯琢懂了。

所以夏侯琢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脸悲戚。

他没说出口,可是却在心里想着......连一个孩子都知道大楚病了,朝廷病了......咱们的大楚,还能撑住多久?

马车出了城门顺官道继续往前走,一队缉事司的骑兵从后边追上来,在后边就看到那马车上还插着只饮酒的酒旗,他们呼啸一声冲上去把马车拦下来。

车夫吓得脸色发白,从大车上跳下来就跪倒在地。

“人呢!”

缉事司的人看到马车里居然是空的,立刻就怒了。

车夫回答说:“没有人,只饮酒酒楼里的小伙计见我赶车路过,问我愿不愿意去接个人,我问他去接谁,他说去冀州城里录法司衙门门口接人,那人看到车上插着酒旗就知道我是接他的。”

车夫嗓音发颤道:“他......他给了我二两银子的雇钱,让我尽快赶到冀州,不要耽搁了。”

“妈的!”

缉事司的人骂了一句:“被骗了!”

李丢丢他们没有出东门,而是出的北门。

他们之所以决定绕路回去,是因为就在准备出门的时候,李丢丢忽然间觉得就这么走可能不稳妥,所以让余九龄去雇一辆车。

插着酒旗的车出东门,沿途都有人看到,李丢丢他们从后门出去,雇了另外一辆车出北门。

他们出城之后走了大概十几里就是个村子,李丢丢在夏侯琢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夏侯琢点了点头,然后他出去跟车夫说进村子就停 下,让他回唐县县城。

李丢丢他们找到村子里的里正,说是喜欢这小村风景,问问有没有空房可以租住,出的价钱不低,里正心说没有也得有啊,于是把自己家房子租给了李丢丢他们。

夏侯琢给了钱之后对里正说你先把屋子收拾出来,我们出去转转,还给了一百个铜钱的酬劳,里正当然不会不乐意。

李丢丢他们出了院子后就直接走了,换了衣服后走小路返回唐县县城。

此时已经是下午,他们在东门外等着,叶杖竹一人进城去又雇了一辆车,众人上车后顺着官道一路往东去了。

他们离开县城之后没多久,缉事司的人就追到了城北十几里外的那个村子,找到里正询问,里正吓了一跳,连忙说那些人晚上要回来住,于是缉事司的人在村子内外全都布置了暗哨。

结果等了一夜没人回来,里正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打,冤枉的很。

而李丢丢他们多给了车夫一些钱连夜赶路,走了小半天又一夜的时间,天亮的时候已经远远的能看到冀州城了。

又走了半个多时辰,他们进了城之后没有直接回四页书院,而是随便选了一家客栈住进去,在客栈里洗漱休息。

“这一趟......”

燕青之叹了口气道:“和我们最初想的没有一处一样,本以为可以出去游玩几天,结果遇到这么多事,好在是大家都平安回来了。”

夏侯琢道:“躲不过的。”

李丢丢嗯了一声。

燕青之沉思片刻,忽然间想起来,那些缉事司的人要带走卢掌柜的时候他曾说过自己是冀州城四页书院的教习,而李丢丢身上还穿着院服......

“不过没关系。”

夏侯琢道:“如果缉事司的人找上来,就说确实是在只饮酒吃了饭,其他事一概不知道,当场被抓住了和后来被找到,不一样。”

他看向李丢丢说道:“你们且在这里休息,我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处理。”

说完后起身往外走:“叶兄,你暂且留下吧。”

叶杖竹点了点头:“明白。”

夏侯琢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客栈,其实缉事司的那些人未必会把事情变得复杂,他们已经扣留了卢掌柜,会编造出来一个故事,如果他们查到当日在只饮酒里吃饭的人有书院的人有羽亲王府的人,也不愿意麻烦。

没有什么利益可得,反而还要得罪人,缉事司的人又不傻。

可是夏侯琢不放心,这事终究得让有分量的人知道,他没有回家去寻他父亲,而是直接去了节度使大人的府邸。

刘崇信可能会不在乎一个没有实权的王爷,但不会轻易去得罪一个手握重兵的节度使,那是封疆大吏一方诸侯,对节度使这样的人,刘崇信拉拢一下比得罪一下要有用的多。

不管怎么说回到了冀州,可是客栈里的几个人心里都不怎么轻松。

余九龄看向李丢丢,沉默片刻后说道:“明日一早我就想离开冀州去都城,我想劝掌柜夫人,看看是不是把都城的宅子卖掉换个地方隐居。”

李丢丢嗯了一声,片刻后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余九龄怔住,连忙说道:“哪有什么对不起。”

李丢丢摇了摇头,眼神里透射出来的是他内心的无力感。

那么那么的无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