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一章 没有人可以杀死夜叉

不让江山 知白 754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田占元眼睁睁的看着魏烨的脖子在他面前裂开,血像是瀑布一样从脖子里喷涌而出。

在那一刻,他妻子吓得啊的叫了一声,抱着自己的头就蹲了下去。

“别怕。”

田占元挡在妻子身前说道:“我不会让人伤害你。”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是惊吓中,妻子长期以来的隐忍终于爆发了,她猛的站了起来,一把推在田占元后背上。

“不会让人伤害我?那伤害我的人到底是谁!”

一瞬间,她的眼睛就变得有些发红。

“我们一家差不多都是被你杀的,我爹娘,我兄长,我妹妹如今不知道身在何处,我家破人亡都是你害的,你现在和我说不会让人伤害我?!”

她喊完了之后突然加速往门口冲出去。

“杀了我吧” 她跑到客栈正门外边大声喊着:“夜叉!你不是要杀人吗?你不是要索命吗?来杀我啊!”

田占元脸色发白,站在那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迈步出去,拉着他妻子的胳膊往回走,妻子奋力挣扎疯了一样的嘶吼,田占元的脸色越来越差。

啪!

田占元在她妻子脸上狠狠扇了一下。

“你闭嘴!”

他怒视着妻子说道:“我让你活下来了,你居然还在恨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把你留下来,你也早在阴曹地府了。”

妻子眼睛血红血红的看着他说道:“你是想让我谢谢你吗?谢谢你对我的不杀之恩?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田占元手上一发力,把妻子拽回到客栈中。

“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看了妻子一眼,然后转身面对客栈外边大声喊道:“夜叉!我不管你到底是谁,你不要杀她,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与任何事无关。”

外面没有任何声音,安静的好像连他那些手下都消失了一样。

田占元的妻子脸色复杂的看着他,那一刻她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所有的仇恨,所有的愤怒,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一起冲击着她的理智。

终于,门外有几个山匪跑过来,其中一人道:“当家的,没看到那夜叉出现,可能已经走了。”

田占元沉默片刻后吩咐道:“去把所有人都召集回来,不要再分散开,都进客栈里来,咱们就在这大堂里等他,我倒是想看看,这夜叉能不能一人杀进门。”

那几个手下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往回跑,其中一个还没有跑出去几步,忽然人就飞了起来,一开始还发出一声惊叫,后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被什么无形的力量一把攥住了咽喉提起来似的。

人还在往上飘,他的四肢都在不断的挣扎着,可是越挣扎似乎攥着他脖子的无形之手越是用力,没挣扎多久他的四肢就软了下来。

房顶上,李丢丢手一松一抖,套在那山匪脖子上的绳圈就松开了,绳圈本来就没有收紧,靠的就是那人自己的体重把人吊死的。

他转身离开,没有丝毫停留。

几息之后,客栈后边传来一阵阵惊呼,应该是又死了人。

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一个人看了大概。

七当家蹲在屋顶上,他看到了那个戴面具的人是怎么来来回回行动,怎么把田占元的手下全都切割分开,怎么一次一次把人送进地狱。

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大哥是对的。

大哥说那个少年看面相只有十五六岁年纪,如果真的才那么大,却已经有如此冷静的心思,如此狠厉的作为,七当家知道大哥的看法就 不会有错了。

这样的人,真的需要自己保护吗?

他从不曾在一个十五六岁的人身上看到这么重的杀意,也从不曾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十五六岁的人产生惧意。

他看到了那个戴面具的人在吊死了一个山匪后立刻到了客栈后边,两个山匪没有任何反应就被他砍死,而杀人之后,那戴面具的人又隐身进了黑暗中。

七当家忽然间明白了,那个戴面具的人并不急。

那个人是在折磨田占元他们的心,让恐惧把每个人的勇气都击碎,丝毫都不留。

杀人,攻心为上。

越来越多的山匪开始从四面八方回来,他们脚步急促的冲回客栈里,哪怕七当家看不到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可是他知道,这些人已经怕到了骨子里。

一开始七当家还想出手下去帮帮那个戴面具的人,顺便把田占元解决了,哪怕还不确定田占元就是出卖了大哥的那个人,可杀了又无妨,最起码他一定有问题。

然而此时此刻的七当家,只想继续看着,看着那个少年是如何继续击碎人心的。

那少年,很可怕。

“所有人都不要出去了,外边一个人都不留!”

田占元往四周扫视了一下,回到客栈大堂里的人还有七八十个,也就是说至少有二十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干掉了,关键是连人家的影子都没有追上。

这剩下的七八十人围成了一圈,田占元和他妻子在这个圈子的正中,他妻子还在哭泣着,低着头,而田占元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

“别哭了!”

他怒吼了一声。

妻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已经不似刚才那样的迷乱,可是却多了些绝望。

“你会死在这的。”

她说。

啪的一声,田占元又给了妻子一个耳光。

他看着妻子那张被打红了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老子不会死在这,你也不会死在这,只要老子还不想死,谁也别想杀我!”

他大声嘶吼,像是在说给妻子听,可也许更多的是说给他自己听。

就在这时候,夜叉来了。

他就那样步伐平缓的走了过来,左边腋下夹着一具尸体,右边肩膀上扛着一具尸体,他走到客栈门口停下来,侧头看着屋子里那些人。

没有说话,只是看着。

所有人吓得都不敢出声,好像不出声夜叉就看不到他们一样。

片刻后,夜叉把两具尸体扔在门口后走了。

谁也无法理解,一个人能带给一百人这么大的压力,在看到夜叉走了的那一刻,屋子里七八十人居然有一多半同时松了口气。

可是没多久夜叉又回来了,如刚才一样,带回来两具尸体放在客栈门口,放下之后又走了。

“他要做什么?”

有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问谁。

“他......只是在吓唬我们。”

“对,他不敢进来,只是想吓唬我们。”

“如果他真的不是人呢?他也不敢进来吗?”

“我们人多......他应该会怕我们。”

四周都是手下人的窃窃私语,这让已经到了狂躁边缘的田占元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夜叉第三次来了,依然带回来两具尸体放在客栈门口,他转身走的时候,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

“他是要用尸体把门堵住!”

“也许他要放火烧 死我们!”

田占元这才醒悟过来,门口堆上了六具尸体,摞在那,已经把房门堵住了三分之一左右。

不多时,夜叉第四次回来了,还是两具尸体丢在那,然后默然转身。

“去把尸体推开!”

田占元疯了一样嘶吼着。

可是一时之间,真的没有人敢动,他们互相看着彼此,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冲过去。

夜叉听到田占元的喊声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所有人都向后退了一步。

然后他又走了,很快就消失在暗影中,走了几步后一摆手,什么东西飞了出来,把门口的火把和灯笼打灭了好几个。

门口一下子就变得黑暗起来,只有屋子里的光从门照出去,别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那一条光,却像是引领着夜叉进门的路。

“快去把尸体推开!”

田占元又喊了一声,有几个人见夜叉没在,胆子稍稍大了些,冲过去想把尸体推开,可是刚到门口,夜叉第五次回来了,他扛着两具尸体停下来看着那几个人,那几个人立刻就屁滚尿流的跑回屋子里。

这一次,夜叉没有走,把两具尸体放下后,就在尸体堆上坐下来,面对着屋子里,一言不发,他好像在轻轻的抖着腿,身子一动一动的。

“我受不了了!”

一个山匪在重压之下终于崩溃了,挥舞着刀子冲了出去,可是就在他到门口的那一刻,一具尸体忽然站了起来,尸体一刀把那山匪戳死,然后尸体也倒了下去。

夜叉依然坐在门口,依然在轻松的抖着腿。

“砸他!”

“我们有弓箭!”

不知道是谁反应过来,开始用手里的连弩瞄准门口,第一个人反应过来,很快所有人都开始跟着他一起往门口那疯狂的放箭。

弓箭弩箭,像是暴雨一样朝着门口攒射过去,因为箭太多了,连门框两侧都密密麻麻的钉着不少箭。

坐在门口的夜叉不知道身中多少箭。

当所有人的箭都射完了,他们惊恐的看着门口,然后就看到夜叉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死了?”

有人下意识的问。

“是死了吧?”

有人下意识的回答。

“去看看!”

田占元大声喊了一句。

人少了不敢去,大概十来个人一起往前慢慢移动,他们走到门口往外看,夜叉躺在地上,应该是已经没了气息。

“他死了!”

最前边的山匪惊喜的喊了一声。

屋子里所有人在那一刻好像重获新生了一样,有人忍不住喊了出来,嗷嗷的喊着。

可就在那惊喜的喊声刚刚响起的时候,一具尸体跳了起来,一刀把前边三个山匪的人头同时砍掉。

他动作很快,一刀一刀的劈砍,到门口的十来个人只有最后边两个逃回来,剩下的都被砍死了。

这尸体杀了人后弯腰下去,把夜叉头套从死夜叉脑袋上摘下来,缓缓的套在自己满是血的头上。

“夜叉本就是死的,夜叉可以转换身体。”

他转身看向屋子里的人说道:“你们又怎么能杀的了夜叉?”

他迈步进了门,在那一瞬间,屋子里的人胆子全都炸了,也不知道有几个在那一刻尿了裤子。

夜叉的面具上有很多血。

他一步迈进屋子里,看向田占元,那双眼睛看过去的时候,田占元的腿一瞬间就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