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五十二章 这才配得上是我对手

不让江山 知白 774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宁军。

唐匹敌站在官道旁边的高坡上,回望来时方向,眉头微微皱着。

楚军按兵不动,似乎很沉得住气。

等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才看到有骑兵队伍过来,是他分派出去的斥候。

斥候队正到了高坡下边,下马,跑到唐匹敌面前俯身道:“报大将军,我军身后并无追兵。”

唐匹敌问道:“可有楚军斥候队伍?”

斥候队正回答:“也没有。”

听到这样的答复,唐匹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

这又是不合常理的事。

楚军若非已经知道宁军兵力空虚,不会直接进攻宁军江南大营。

若非知道安阳城内也一样空虚,不会直接大兵压境,而且势在必得。

既然明知道,可此时却不追击,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个妖,就是宇文尚云。

“不追,还可理解。”

唐匹敌看向罗境道:“楚军将领担心会有伏兵,担心会如当初的孟可狄一样被我们伏击,这是道理之内,可是连斥候都不派,就说明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北进的打算,这是战场上的细节,可细节之处就见大事。”

罗境笑道:“这个宇文尚云处处出人意料,他是唯一一个,让我看到你眉头皱了几次的人。”

唐匹敌笑了笑:“他可不是,我皱眉不是因为他不好对付,而是因为我和宁王打赌大概要输了。”

罗境问:“赌了什么?”

唐匹敌道:“赌了什么,以后再告诉你,总之此人还不值得我皱眉沉思。”

罗境问道:“那谁可以?”

唐匹敌道:“还能是谁。”

罗境猛然醒悟过来,大笑道:“你说是咱们的宁王殿下,哈哈哈......”

唐匹敌道:“宇文尚云不追,是在情理之中,这是咱们早就已经商议过的,可连一个斥候都不派,说明他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澹台。”

武奶鱼点头道:“我推测也是,他知我们兵力空虚,所以才会敢于进兵,此时不来,大概是盯上了澹台。”

罗境哈哈大笑道道:“据我听闻,这宇文尚云是连杨迹句那老贼都赞不绝口的少年英杰,这次遇到了你们这些坏......”

他看了唐匹敌一眼,终究是没好意思把那个颇为粗俗的字说出口。

于是换了个说法。

“遇到你们这些对手,也是他倒了霉。”

唐匹敌笑道:“他若想去盯着澹台,那就让他他盯着好了,但却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盯着。”

他看向罗境道:“六千纳兰骑兵借你,你带兵往安阳方向回去转一转。”

罗境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这样......你这样用兵,有些贱嗖嗖。”

唐匹敌笑道:“他不追我们,总是觉得空落落的,还是追来的好,你去勾引他。”

罗境道:“想我罗境,用兵历来堂堂正正,现在却要如此......看来以前我错过了不少快乐。”

这句话,可是把唐匹敌和武先生都逗笑了。

“那我就回去转一圈。”

罗境提枪上马。

唐匹敌道:“我曾听闻,江南有人传扬一个排名,说是当世武将的战力。”

“其中用枪者,你与那宇文尚云齐名,江南称之为北罗境南宇文。”

“评出中原用枪的武将,其中排名第一的可不是你,也不是那宇文尚云,而是武亲王杨迹句。”

江南那边,早有传闻。

说到武将枪法大家,一杨二罗三宇文,四张五左六夏侯。

这个夏侯,指的可不是夏侯琢,而是楚军中的一位将军,名为夏侯听,如今在都城领兵。

其中张,指的是武亲王帐下名将张屹,左,指的也是武亲王帐下名将,名为左历。

唐匹敌道:“你俩齐名。”

罗境呸了一声:“这排名之中连你都没有,算的什么排名。”

他催马向前:“我与你,才是这天下用枪之人的瓶颈,那老贼年轻二十岁还可算上一个,如今还排在第一,不是江南那些人的马屁又是什么。”

唐匹敌大笑起来。

罗境带着六千纳兰轻骑,贱嗖嗖的又回到了安阳城北。

你不是不追吗,你不追我自己回来。

罗境下令,这六千纳兰轻骑就在城北大概两箭之地外列阵。

齐刷刷的队伍在那停马站着,也不呐喊,也不动,就是如此看着安阳城。

城墙上,听闻消息的宇文尚云急匆匆赶来。

这个距离都无需用千里眼,直接看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罗境匹夫!”

他手下将军宇文英雄脸色难看的说道:“见我们不追,却回来挑衅,还以为他这北境第一战将有何非凡,原来只是个贱人。”

宇文英雄按照年纪来说,比宇文尚云还要大两岁,是同族的兄长。

只是他们这些宇文家的年轻人,如今都把宇文尚云看做精神支柱一样,对宇文尚云无比敬畏。

“故意为之。”

宇文尚云沉思片刻后说道:“唐匹敌见我不追,故意派罗境回来挑衅,意思很明白。”

宇文英雄心里惭愧了一声,他不知道这意思是什么,哪里就明白了。

见他眼神不解,宇文尚云道:“他担心我去找澹台压境的麻烦,所以才会故意派人回来。”

“是我疏忽了,若我下令分派一些斥候追踪,唐匹敌就会错认为我要北进。”

“可我没有分派斥候,所以他推测到我要拦截澹台压境的队伍......”

本来还说的云淡风轻,可说到这,宇文尚云的脸色忽然变了变。

很难看,特别难看。

“他如何会能做出推测,我知澹台压境的去向?他理所应当的推测,只能是我害怕往北进军会遇到伏击......”

宇文尚云的手猛的握紧,手背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

“莫非我暴露了?”

他看向宇文英雄。

宇文英雄虽然勇武过人,但上天在他这还是公平的,给了他武艺上的天赋,没有给他足够好用的脑子。

他茫然的看着宇文尚云,不知道宇文尚云是什么意思,怎么就推测到他自己暴露了?

宇文尚云的眼神不停闪烁,脑子里飞快的推算着。

“如果唐匹敌不是猜到了我已经知道澹台压境的去向,他不会派人回来挑衅。”

宇文尚云一边走动一边自言自语:“若再想想,他派人回来挑衅,是故意想引我北上追击,莫非是早就识破了我,澹台压境领军东去只是幌子,我一旦离开安阳向北进军,澹台压境的兵马就会回夺安阳断我归路......”

越说,宇文尚云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唐匹敌是害怕我知道了他的想法,所以才会派罗境回来......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打青州?”

他猛的看向城北,罗境带着的轻骑,还在城外呢。

“英雄。”

宇文尚云喊了一声:“你现在亲自带骑兵往东走,一路探查,看看附 近可有宁军动向,如我猜得没错,宁军应该已经回返......”

宇文英雄不解道:“那和我们拦截伏击澹台压境的宁军,可有什么关系?”

宇文尚云道:“没有,但......”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不好说出口。

对拦截澹台压境的宁军自然没有影响,不管宁军是为了进青州,还是为了针对他,澹台压境分兵而出是真的。

只要他不理会唐匹敌,以安阳为根基,出兵拦截澹台压境,唐匹敌也没有办法。

但是,这就说明从一开始李叱和唐匹敌就识破了他。

虽然不知他就是宇文尚云,但知他是来冀州探听消息的。

而他从冀州得来的消息,都是人家愿意让他看的。

若如此的话,他之前在部下面前说的,那两件平生最得意的事,哪里还有什么得意。

就算是能一举击败宁军,将澹台压境所部全歼,他的那得意也不在了。

“李叱是想将计就计......”

宇文尚云再次踱步,一边走一边说道:“他猜测我是楚军的人,却不知我就是宇文尚云......他想故意引我进冀州,然后两下合围,将我困死在冀州。”

“但李叱没想到,我根本就不想这么快去打冀州,而是要打他回援的队伍。”

宇文尚云脚步一停。

他看向宇文英雄说道:“李叱的目标,是要在冀州之内将我堵死,幸好幸好,我之前看破了唐匹敌的心思......”

他长叹一声道:“这两人,确实有过人之处,如果我一个不小心追击了唐匹敌,就面临两面夹击的困境。”

他缓了一口气后说道:“你现在就亲自带骑兵去追查澹台压境所部下落,若是查到了,不要理会,立刻回来。”

宇文英雄道:“我们就不出安阳,看他有什么办法!”

宇文尚云再次长长吐出一口气:“安阳是雄城,有安阳城在,就是楔入冀州的一颗钉子,李叱和唐匹敌毫无办法。”

“我军在安阳,能把澹台压境的队伍隔开,让他变成孤军,再拦而灭之......同样的,若我们之前追了出去,澹台压境回军而得安阳,我们也是孤军......”

宇文尚云想明白了这些之后,脸色好看了许多。

“下令,让士兵们在城墙上高呼,多谢宁军表演骑兵队列,从城墙上洒下去一些铜钱。”

宇文尚云笑道:“他们不是要做戏吗,就当他们是戏子......再告诉他么,欢迎他们明日再来,后天也来,大后天还来。”

说完后宇文尚云大笑起来:“这般对手,才算得上是对手,我在扬州与李兄虎对峙时候,可用不了这么多心思。”

宇文英雄笑道:“再难缠的对手,也不是大将军对手。”

宇文尚云道:“我之前说过,与唐匹敌做对手,永远不要轻视了他,谁轻视了他就会吃亏,战局上的事,吃亏则败,败则亡。”

他看向宇文英雄:“速去。”

宇文英雄抱拳:“遵大将军命!”

说完后转身跑下了城墙。

不多时,他带着一队骑兵出东门,朝着东边飞驰而去。

又两个时辰后。

宁军,斥候回报。

“报,大将军,楚军没有被罗将军吸引出城,反而分派了一支骑兵队伍往东去了。”

唐匹敌点了点头。

他看向南边安阳城的方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宇文尚云......确实算个对手,若是只说战场上的思谋手段,他确实很强,可在战场之外的思谋,比起宁王还是差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