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一十五章 我懂他懂我

不让江山 知白 55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肖貌和万在两个人带着的叛军队伍在宁军后边紧追不舍,感觉起来,像是两头恶狼不想丢了前边的大肥兔子。

不管怎么说,这只大肥兔子都显得那么肥美。

虽然同处冀州,但实际上因为相隔甚远,两边的人都不是很了解对方。

但是既然同在冀州,就肯定又会尽力的去了解对方。

这是很矛盾的事,因为这是一个矛盾的时期。

哪怕再过半年,也不会是这样的矛盾,而是双方已经互为了解了不少。

唐匹敌在出征之前,对李叱说过的话,就包括这矛盾。

如今两边对彼此都还不是很了解,所以要快一些动手。

在双方都不是很了解彼此的情况下,那么自然是宁军更强一些。

唐匹敌是这么说的。

他还说,在彼此都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不管对谁,也当然是宁军强一些。

而若是再给常行这样的人哪怕一年时间,他在碣石州的控制力就会达到一个新的层次。

这个人很有头脑,不同于之前冀州出现过的任何一支叛军队伍的首领。

唐匹敌对此人的判断,甚至在某种意义上高于虞朝宗。

唐匹敌还说过,常行这样的人是变数,从他懂得利用人皇传说就看的出来。

若是一开始没能把这个变数按下去,那将来这个变数就可能把很多人按下去。

当然,不是说此人比虞朝宗强,而是此人在对局势的看法上,比当时的虞朝宗看的要清楚。

虞朝宗在各方面都要超过常行,个人魅力,武艺,气度,义气,都要远远超过常行。

但是虞朝宗不如常行的一点,恰恰就是对于一支队伍的发展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沉得住气。

就是这四个字。

当一个人,手下拥有大量的土地和士兵,又是在这样一个乱世。

不要说沉得住气是一个人最基本的能力,换谁来,绝大部分人都沉不住气。

人贪念无穷。

当一个人拥兵十几万,却还能丝毫都不想扩张地盘?

常行就没有急于扩张,而是在打造一座能挡得住至少十万府兵攻打的东野城。

如果是战力一般的队伍,二十万,三十万,也未必能对东野城构成威胁。

先把脚跟站稳,这就是常行的过人之处。

在东野军追敢宁军的同时。

唐匹敌正在看着天空发呆。

燕先生看着他,他看着天空。

“你只让李叱带一军人马去,其实也在担心吧?”

燕先生问。

唐匹敌点了点头:“担心这种事......又怎么可能没有。”

燕先生在唐匹敌身边坐下来,也抬起头看向天空。

他不知道唐匹敌在看什么,只是想看看唐匹敌在看什么。

如果是李叱的话,对燕先生的回答应该是......自家儿子单独出门,哪能不担心呢。

燕先生道:“可你还是让他只带一军人马去了。”

唐匹敌回答道:“因为那是极限......如果李叱带两军人马去,两万多人的队伍,东野城里那个家伙绝不会轻易出来。”

“一万多人,是李叱能自保的极限,也是能把常行骗出来的极限,对他们两个都是。”

唐匹敌缓缓吐出一口气:“但是真到了平原交战,我训练出来的一万两千宁军列阵防御,若是挡不住五六万叛军的冲击,那才是奇怪的事。”

燕先生嗯了一声,他相信唐匹敌的判断,但他也在担心。

“如果常行最终也没有出城一战呢?”

燕先生又问。

唐匹敌摇头道:“不可能,如果他不想出城一战,也会有人让他出城一战。”

燕先生好奇起来,他问道:“是谁?”

“两个人。”

唐匹敌语气平缓的回答道:“第一个......是余九龄,余九龄这样的人用好了,就不可能有人不想干掉他。”

“李叱当然知道余九龄的本事,所以必会让他去骂阵,只要余九龄发挥正常,常行就会忍不住。”

“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是个我很佩服的人,没有见过,却听闻过他的故事。”

唐匹敌看向燕先生,停顿了一下后问道:“先生还记得武奶鱼吗?”

燕先生的脸色一变:“武奶鱼?”

片刻后,燕先生的眼睛骤然睁大:“你是说,武奶鱼就在东野城?”

他猛的站了起来:“如果武奶鱼就在东野城的话,你让李叱只带一军兵马前去,那岂不是送死?!”

说话的声音急了,连嗓音都变得沙哑起来。

燕先生当然知道武奶鱼是谁,也当然了解武奶鱼这个人的能力。

如果武奶鱼在东野城常行手下做事的话,李叱这次就真的可能要出意外。

常行绝不是李叱对手,但武奶鱼可能是。

唐匹敌淡淡道:“他是咱们这边的。”

燕先生再次怔住。

他看着唐匹敌,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

“你们......你们并没有见过才对,他离开冀州的时候,你还没有到冀州。”

“是,确实没有见过。”

唐匹敌看向燕先生说道:“可若是从我给他写第一封信算起,到现在已有两年。”

燕先生的眼睛再次睁大。

唐匹敌问:“先生觉得,什么样的人是能臣?”

燕先生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好回答。

唐匹敌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我这样的。”

他的视线看向远处,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何为能臣?不只看眼前,也要看未来,不只看己身,也要看他人,不只看本地,也要看远方。”

他的视线落在燕先生身上,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唐匹敌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东野城,武奶鱼,文可治国,武可领军。”

伸出第二根手指:“蓟城叶策冷,同样文武兼备,至少有封疆大吏之才。”

伸出第三根手指:“高缸县贺登科贺山雪兄弟,兄长有宰相之才,弟弟有万夫不当之勇。”

伸出第四根手指:“阐州连夕雾,九年前曾经上书朝廷,写策论七十二,若按照他所写之国策,大楚有中兴可能。”

唐匹敌伸出第五根手指:“渔阳胡不语,六年前曾在幽州罗耿手下为官,有大才,性桀骜,罗耿不容,他便一怒回家养鱼去了。”

唐匹敌对燕先生说道:“我要帮李叱,就不能只看我自己,还是那句话,何为能臣?”

他再次抬起头看向天空:“我这样的。”

燕先生的心都在狂跳,他一直以来,只觉得唐匹敌练兵作战,天下无双,却不知道唐匹敌的眼界,早已经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

唐匹敌道:“先生现在可是知道了,为何我要亲自率军去兖州?”

他微微笑着说道:“渔阳在兖州,渔阳有胡不语。”

“先生现在可知道,为什么我让庄无敌率军到蓟城?”

“蓟城有叶策冷。”

“阐州在西北,柳戈去了。”

“而李叱这一趟去碣石州,要路过高缸县。”

唐匹敌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他嘴角的笑意也越发明显起来。

他缓缓说道:“李叱很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