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请你赴死

不让江山 知白 575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最初大楚立国的时候,将此地定为都城,大楚开国太祖皇帝将此城改名为紫御城,有紫气东来御统江山的意思,以显示大楚皇族的尊贵和正统。

后来都城改名为大兴,也许是太祖皇帝的子孙后代已经感觉到大楚江山犹如日落西山,所以才会将都城的名字改了,以这样一个吉利的名字来揭开大楚重新兴盛的序幕。

然而名字再吉利,人都不行,名字就成了讽刺。

在大兴城靠近皇城的地方有一座英雄楼,这英雄楼与大楚同龄,期间多次翻修重建,又转手数次,早已经不是原来的英雄楼,可是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英雄楼的存在,如果有一天英雄楼没了,每个人都会很不适应,也会有些难过。

几百年前,大楚太祖皇帝连番征战统一天下之后,他的亲兵都获封赏,其中一个名为武原的亲兵对太祖皇帝说,臣不想做将军,也不愿意领封爵,臣想在都城里开一家酒楼,名字已经想好了,就叫英雄楼。

他说,如果有一天分封到了大楚诸地的将军们回都城,就有一个吃酒的地方,对于每一个曾经征战的人来说,这里都是自家一样,喝的是自家的酒,吃的是自己的菜,心里踏实也热乎。

大楚皇帝甚为感动,准许了他的请求,并且赏银万两,英雄楼是当时大楚工部尚书亲自督建,建成之日,太祖皇帝还亲自至此道贺。

可是......武原一直到死,也没有等回来分封到各地驻守的老同袍,虽然英雄楼因为太祖皇帝的缘故而生意兴隆,可是武原从来都没有因为生意好而笑过,他临终之前说.......生死之后无同袍,英雄楼里没英雄。

一百多年后,一位皇后的族人强行把英雄楼霸占,将武原后人驱赶离开都城,这英雄楼的味道就更不对了,又十几年后,因为经营不善,英雄楼被抵赌债给了宫里的一个太监,一时之间,英雄楼沦为笑柄。

再几十年后,英雄楼又被另外一个豪强霸占,曾经想过改名,但是改了牌匾之后,百姓们竟然聚集在英雄楼门外声讨,连续数日,这豪强也不得不把英雄楼的名字改回来,后来人们都说,那些聚集在英雄楼外的人,都是开国老兵的后人。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到底是不是如此谁也不知道了。

又过了很多年,如今的英雄楼是宇文家名下的产业之一,倒是应了武原临死之前的那句话,英雄楼里没英雄,楼子里满墙都是文人追忆当初那些盖世英雄的诗句,如今因为这些诗句而沾沾自喜的却和英雄之后没有一点关系。

英雄楼的一个雅间中,太子杨竞亲自给姚无痕倒了一杯酒,酒倒的很满,差一丝就要溢出来。

姚无痕没有起身,而是大模大样的坐在那看着太子给他倒酒,脸色都没有丝毫的波动,连得意都没有,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因为他知道,这杯酒太子殿下亲自给他倒,很合理,他受得起。

“进宫的事我都已经安排好,进宫之后自有人接应。”

太子端起酒杯道:“姚无痕,我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也是将大楚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春秋天下,黎民万生,也都托付于你,所以当称呼你为先生,请先生受我敬酒一杯。”

姚无痕还是没有起身,端起那杯酒一饮而 尽。

太子的心腹看着姚无痕这般模样,都有些恼火,可是杨竞却并不在意。

杨竞坐下来后说道:“名单和路线图,你可都记下了?”

姚无痕点了点头。

太子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已经派人到冀州传给羽王一个假消息,他知我重伤必会起兵,我又买通了缉事司的几个人,对刘崇信说羽王要反的事,刘崇信深信不疑,也已经告知我父皇。”

他看了姚无痕一眼,继续说道:“本来武亲王即将归来,已快到京州之地,他在京州外线布防最合适不过,可是我买通缉事司的小太监对刘崇信说,羽王造反兵力不足,击败他并非难事,应该让他们自己人挂帅出征,赚取功劳,也好在我父皇面前吹嘘,我前几日得到消息,刘崇信已经请旨,选了他的干儿子之一,大将军童蒙为主帅,率军北上,刘崇信亲自监军。”

“所以......”

杨竞起身,朝着姚无痕抱拳一拜:“时间到了。”

姚无痕还是没有起身,就坐在那,坦然接受太子一拜。

大军要在京州的距马城集结,那是京州大营所在之地,可靠消息是,童蒙和刘崇信得到旨意后,已经起身赶赴距马城,缉事司的高手也都随行保护刘崇信,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杨竞道:“先生要为大楚赴死,这人间虽不美好,可是尚且值得留恋,先生这割舍,先生这悲绝,我铭记于心。”

姚无痕淡淡道:“我没有什么割舍,我本就是做这个的,最初时候,生死之事长挂于心,时间久了也就淡然,我没割舍更没有悲绝,倒是殿下你,弑父都做的出来,你才悲绝,也可怜。”

“大胆!”

杨竞身边亲信护卫怒斥一声,手都已经按住的刀柄。

姚无痕轻蔑的笑了笑道:“你觉得我顶撞了你的主子,是你主子受辱,那你为什么不去杀人?你主子管一个太监叫亚父,这种受辱,你们当狗的怎么不见叫唤几声?”

那侍卫脸色惨白,握刀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姚无痕道:“行了,别做样子了,你要是敢去,你要是有那个本事,你家主子还至于在这里称呼我为先生?我是个屁的先生,只是个被人人唾弃的杀手罢了,这世上最古老的两个职业都很卑贱,一个是娼-妓另外一个就是杀手,我没有殿下说的那么大觉悟,也没有殿下给我的那么高的地位,我只是个杀人的人,非要说我有什么追求,那就是求个名,天下第一杀手的名。”

姚无痕问杨竞:“我要的东西呢?”

杨竞回头看向那侍卫,已经尴尬且恼怒的侍卫正好需要一个台阶,连忙松开腰刀转身把旁边的木箱搬过来,他把箱子打开后退到一侧,总算是可以心安理得的到后边站着了。

杨竞从箱子里取出来一口长刀递给姚无痕:“刀名辟野,先生应该知道,这是名刀中的名刀。”

姚无痕把长刀接过来,抽出的那一刻,刀出鞘如龙吟。

杨竞又取出一套很细密精致的链子甲放在桌子上:“先生把此甲穿在外衫之内,可挡刀剑,这是我贴身的护甲,今日赠予先生。”

他再取出一张连弩,这 连弩远比大楚制式连弩要小,其中所藏弩箭也小很多,像是一根一根的钉子似的,能藏三十枚,虽然小但是威力不弱于制式连弩,便于携带。

他对姚无痕说道:“弩匣之中有三十支箭,压在最后的一支是鸣镝,先生切记,不要忘了数目,到了退路时候,把最后一支鸣镝射上高空,我的人会见机接应。”

姚无痕把连弩接过来,然后挂在腰带上。

杨竞最后取出来一套衣服放在桌子上说道:“这是内侍的衣服,先生进宫的时候要穿上。”

“行了。”

姚无痕笑了笑说道:“我想要的殿下都给了,殿下想要的,我自会拼尽全力的去给殿下争来,如果争来了,按照殿下所说,那是殿下的气运也是大楚的气运,我知道殿下若做了皇帝,一定是个明君,大楚已经好多年没有出过一个尽职尽责的好皇帝了,但......如果我没争来,是殿下气运不够,也是大楚气数已尽,殿下就应该从长计议,救国不救国的就忘了吧,找个地方藏起来活下去,先救了自己再说。”

太子杨竞苦笑道:“姚无痕,你当知道,我将自己视为皇族最后的希望,如果我不成功,皇族必败大楚必灭,我留此身还有何意义?我杀父之心并不悲绝,我救楚之心才是。”

太子殿下能坦然说出杀父两个字,出乎预料,姚无痕沉默片刻,他起身抱拳道:“因为你这句话,我也给你行个礼吧。”

他问:“接我进宫的人何在?”

“就在楼下等着。”

杨竞道:“他是我在缉事司中买通的人,一路上他会把进宫需要注意什么都对你说清楚,先生听从他的安排就不会不有事,时机就在今夜,他会提前告知。”

姚无痕点头,把东西装回箱子里,搬起箱子起身往外走,杨竞站在他身后说道:“但愿先生全身而退。”

姚无痕没回头,也没表示。

全身而退?

他自己都没有想过。

走到门口的时候,姚无痕忽然站住,回头看向杨竞问道:“这几个月陪我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杨竞一怔,想了想后回答道:“一个女人,何须在意?”

姚无痕道:“殿下,派人看着她,如果她有了身孕的话,保护好她,我得有骨血相传。”

杨竞道:“放心,若她有了身孕,我自会保护她们母子平安,不过,已经陪了你几个月,还没有?”

姚无痕自嘲的笑了笑后说道:“也许是她不行,也许是我不行。”

说完后迈步出门。

楼下有一辆马车停在那,站在马车边上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焦急也有些害怕的小太监,看到姚无痕过来,他轻声问了一句“姚先生?”

姚无痕点头。

小太监打开马车的车门,急切的说道:“快上车,别被人看到了,我可是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姚先生了。”

姚无痕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

小太监回答道:“我叫荆听命。”

姚无痕道:“听命?你命不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