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六章 要赔偿人家

不让江山 知白 703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永宁通远车马行。

门外依然堵的水泄不通,大概两营两千多名府兵把这前后围死,缉事司那一百多人想要出去,插上翅膀都不行。

团授原无限曾经真的是风光无限,作为缉事司团授,他掌管的还是刘崇信在老家的私宅,只要他想,就没有不能搂到钱的办法。

非但是那座庞大的山庄归他管,就连附近几个县也在他治下,算是冀州之内最风光的一个团授。

因为和刘崇信有些亲戚关系,虽然只是团授,可是旅授许苼俞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可是自从羽亲王准备起兵之后,刘崇信私宅的那万余府兵也被羽亲王要求调往冀州,一开始那支府兵的将军和原无限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尊羽亲王的调令。

可是羽亲王又不是没有办法治他们,先是断了给他们的粮草供给,然后断了军饷,只断了三个月,那边就不得不服软。

一万左右的府兵调入冀州,划归节度使曾凌帐下,那个之前不尊调令的将军,巧不巧的在到冀州之后一个多月就出了意外。

说是在青楼里消遣的时候惹到了一伙不知来历的江湖客,双方都恼羞成怒进而动手,这将军被人直接割了喉,冀州府当然要查,可是查来查去,查到现在也没有个线索。

原无限仗着和刘崇信有亲戚关系,所以羽亲王当时也并没有敢把他怎么样,毕竟那时候和都城的联系刚断了没多久,羽亲王也不知道后续还会有什么事发生。

等之后忙起来,羽亲王也就忘记了这个小人物。

府兵调走,城外叛军横行,原无限得罪了那么多人,他不敢继续留在刘崇信那庄园里住着,只好也回到冀州城内。

回来的原无限比起以往来说就是风光不再,他在庄园的时候说一不二,附近几个县的县衙官员,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曾经喝多了酒骑着一位县令大人当马,那县令就在大街上爬行了一里有余被沦为笑柄。

如今在冀州城里哪里轮得到他作威作福,连许苼俞都不得不收敛,他也只能更加的低调做人。

只是没有想到,在这一家车马行的门口,他居然被如此羞辱。

也不知道亲兵已经抽打了多少个耳光,鞋底子都已经打烂了,更何况的原无限的脸?

那张脸血肉模糊,连本来的样貌都已经看不出来,整个人都被打的麻木,之前昏厥过几次,又被打醒过来。

“停一停吧。”

柳戈看了看原无限那张脸,嘀咕了一句可真是吓人。

柳戈是节度使曾凌帐下的亲信,他之前就听说过羽亲王对这个原无限不满的事,再加上军中将士们对缉事司的人那刻骨的仇恨,今天他要是随随便便就罢休才怪。

“你们这些人,真是一点做手下的觉悟都没有。”

柳戈看向那些缉事司的司卫,像是恨其不争的说道:“你们的团授大人挨打,你们怎么不知道拦着点,就算是不敢拦着,你们还不敢求情?我这个人没有那么严苛,又好说话,你们求我的话,我也就不打他了。”

那一百多个司卫站在那,谁也不敢说话。

他们曾经欺负人欺负了很多年,走在大街上,百姓们看到缉事司的人比看到鬼还要害怕。

鬼不一样会伤人,可是缉事司的人一定会伤人,他们不只是因为你犯错才会办你,看你不顺眼就可以整治的你生不如死。

不单说冀州,整个大楚之内,每年被缉事司整死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伤天害理,他们把伤天害理当成享乐之事。

但是现在,他们怕了。

“你们真狠。”

柳戈坐在椅子上,瞥了那些人一眼后说道:“你们团授都这样了,你们居然还觉得打的不够重,如果你们不是这么想的,刚刚我说完可以求情之后,你们应该已经有人求情才对,可你们没有,只能说明你们也希望原大人挨打。”

原无限跪在那都跪不稳,嘴唇都被打的豁开了,血水不停的往下低,拉着长长的血丝。

柳戈叹道:“看看你带的这都是什么人,居然盼着你挨打,原大人,你这些手下不怎么忠诚啊。”

原无限摇摇晃晃的跪在那,如果不是有人按着他的话,他早就已经倒下去了,别说说话,现在嘴在哪儿,他自己都感觉不到。

“我替你教训教训这些不成器的手下。”

柳戈吩咐道:“看到原大人怎么挨打的了吗?把这些司卫全都按照原大人挨的如数挨一遍,如果比原大人的伤轻了,那显得我不公平。”

“是!”

府兵们立刻上前,按住那些司卫开始抽打,这车马行外边跟下起了暴雨似的,那声音密集的连成一片。

柳戈今天本来心情挺好的,虽然说赢得不明显,可他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征服了黑武的男人。

可是送夏侯回来,一下车就看到这群缉事司的人,他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

所以他觉得今天这趟三月江楼都白去了,虽然没有花自己一个铜钱,但他也觉得是亏大了。

本来爽了,后来不爽,那就再爽回来。

府兵按着那些司卫这一顿打,打的哭爹喊娘鬼哭狼嚎,被缉事司的人欺负了这么多年,府兵的人也总算是能逮到一次机会出气。

他们打起来一点都不惜力,有人学着刚才打原无限的样子,扒了缉事司司卫的鞋子往脸上抽,有人干脆拿刀鞘抽。

也就是在这一刻,似乎还让人相信了那么一点点罪有应得这四个字是真的。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然后外围封锁的府兵队伍就开始一层层的分开,大街上过来一队骑兵,其中护送着一辆马车。

马车缓缓在车马行门口停下来,才停稳,许苼俞就先一步从马车里跳出来,撩着帘子弯着腰,然后从车里下来的是节度使曾凌。

柳戈看到节度使大人到了,连忙从椅子上起来,快步过去后俯身一拜:“卑职拜见大人。”

曾凌看了看这乱糟糟的场面,又看了看许苼俞那难看到了极致的脸色,他咳嗽了一声后吩咐道:“还不停手?”

那些府兵这才住手,往后退下去。

曾凌装作脸色一沉的问道:“柳戈,怎么回事?缉事司的人都是同僚,怎么会打起来,如此不堪的互殴?”

互殴?

听到这两个字,许苼俞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柳戈连忙回答道:“回大人,卑职带着所属兵马夜间操练,遇上了原大人带着的缉事司的兄弟,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许是原大人喝多了酒,也许是他失心疯了,竟然下令拦截大军,冲撞队列,而且还要将卑职带回罪狱。”

曾凌道:“怎么会有这等事?”

他看向许苼俞:“许大人,这是你安排的?”

许苼俞连忙道:“回大人,不是下官安排的,下官只是听说原无限带着人例行检查,没有想到会和柳将军起了冲突,但我缉事司纪律严明,绝不会醉酒闹事。”

柳戈道:“看来许大人是觉得我说的有些偏颇,那你问问你的手下是不是这么回事,别说我不让你的人说话,当着节度使大人的面,咱们各说各的 ,各自摆各自的道理。”

许苼俞指着那些司卫怒道:“柳将军!你打算让他们怎么说?!”

那一个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别说说话了,连哼哼的声音都已经很微弱。

柳戈淡淡的说道:“我没有阻拦他们说,我说我的,你的人说他们的,我还管他们怎么说?难道还要我教他们怎么说?”

许苼俞脸色森寒的说道:“柳将军,你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都不要再吵了!”

曾凌沉着脸说道:“都是同僚,都是为朝廷做事,缉事司的人夜查有夜查的道理,府兵有夜训的规矩,遇到点矛盾就这样大打出手,像什么样子,还不要被百姓们笑话!”

“是!”

柳戈俯身道:“大人教训的是,卑职知错了。”

曾凌看向许苼俞道:“你看,他知错了。”

许苼俞眼睛都瞪圆了:“大人?”

曾凌看了看那些惨兮兮的司卫,叹了口气后说道:“当然,光知错可怎么行,看看你们,仗着人多把人家打成了什么样子,我看这场面,依稀是缉事司的人吃了点亏。”

依稀?吃了点儿亏?

许苼俞看向曾凌,曾凌笑了笑道:“我不能偏袒府兵大营的人,打架就是不对,不管是何种原因,聚众打架就是违反了军律,柳戈,你和你的人,回去之后我都要严惩。”

柳戈垂首道:“大人,卑职不敢诡辩,错了就是错了,卑职愿意领大人的责罚。”

曾凌笑着点了点头,看向许苼俞说道:“许大人,你看,他们这态度还是可以的。”

许苼俞:“......”

曾凌见他脸色难看,于是又多说了几句:“还不给许大人道个歉?”

柳戈转身看向许苼俞道:“多有得罪,给许大人道歉了。”

曾凌道:“他道歉了。”

许苼俞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胸口里堵的好像要炸开似的,可是脸上却努力挤出几分笑容,俯身道:“大人管教得当,处置严肃,下官敬服。”

曾凌道:“我的人,我带回去教训,你的人,你带回去也要约束,现在大家都是为王爷做事,更不能伤了和气,明白吗?”

他又看了一眼那些司卫被打的惨样,心里觉得把人家打成这样......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爽。

他吩咐柳戈道:“把人家打坏了的,要赔偿。”

柳戈回头看了一眼,问自己手下:“把人家什么打坏了?”

手下人回答道:“鞋打坏了。”

柳戈道:“那这样,卑职自掏腰包,给所有缉事司的兄弟们都买双新鞋。”

曾凌哈哈大笑道:“那就这样吧,各自回去,不要再多事,让王爷知道了,你们都会被王爷责骂,这件事我就压下来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提。”

“是!”

柳戈和许苼俞同时俯身应了一声,在两个人弯腰的时候对视了一眼,大概是都恨不得现在弄死对方。

“夜深了,我也乏了。”

曾凌转身道:“我先回去,许大人还有事吗?”

许苼俞连忙道:“没有事了,恭送大人。”

柳戈回头吩咐道:“给缉事司的兄弟们让开一条路,让宽点,他们脸大,让开的窄了过不去,另外,刚刚打了人的......把鞋都还给人家,还拿着干嘛?”

他转身走了。

许苼俞站在那,眼睛里都好像在烧着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