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零三章 想听故事吗

不让江山 知白 847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一天,唐匹敌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白山军大当家狄春的家里管事,并不是叫山虎。

而是叫珊瑚。

很多传闻都是假的,也许只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比如珊瑚也不是狄春的将军府管事,而是狄春的小姨子,她的全名是沈珊瑚。

狄春的妻子名为沈海珠,嫁给狄春的时候,狄春还不是白山军的人。

他出身不错,曾是府兵,因为当年受伤而回到家里,在当地创建了一家武馆,教人习武。

那时候他在那个小县城里,也颇有些名气,日子过的也还不错。

世道不好,学武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武馆的规模也就越来越大。

这好日子在白山军攻破县城的那天结束了。

狄春带着武馆的弟子,杀了无数的贼兵,却依然改变不了局面。

那个时候他还是县城里的民团教习,民勇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劳易知道他训练出来的人杀了不少白山军后,要把他五马分尸。

也就是在那临死之前,狄春喊了一声以后我跟你,我保证比你的手下都强。

你留下我,我帮你打下整个兖州!

后来想想看,狄春觉得自己是在临死之前的那一瞬间,悟了。

劳易查过之后得知,此人曾是府兵的人,很有些本事,又会练兵,所以就把他留了下来。

之后数年间,狄春在白山军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每战必胜,以至于威望几乎都要超过劳易了。

劳易心里自然不爽,所以又不断打压。

狄春对劳易的怨恨,也因此而起。

所以后来劳易之子战败的时候,狄春连救都没打算救,而是带着他的队伍回了兖州。

回到兖州之后,狄春的性情又有了些改变,变得比原来暴戾比原来狠毒。

白山军留守在兖州的头目,逐渐都被他杀的干干净净,彻底把白山军变成了他的。

然后重用身边亲人,让他结义兄弟陈笑做了二当家,他的小舅子沈冬夏做了三当家。

大部分时候,狄春其实都不在这射鹿城将军府里,而是在距离射鹿城大概三十里的白山军大营。

白山军在射鹿城外的白山上有山寨,狄春每个月只是有几天时间回射鹿城而已。

唐匹敌用了两天的时间,和将军府里的护卫们喝了几顿酒,把情况摸的差不多了。

所以唐匹敌觉得时间有些不够用,若狄春没有在未来几天内回到射鹿城,计划就会落空。

所以,大概需要一个新的计划了。

狄春很狡猾,他一直让人假扮自己,在射鹿城里时不时露面,让人错觉他一直都在这。

可能是冀州那场战败,刺激到了他,所以他总是疑神疑鬼。

回到兖州之后他曾经和手下人不止一次说过,这次白山军在冀州惹了不该惹的人。

杀了燕山营大当家虞朝宗,会给白山军惹来大祸。

他目睹了白山军的那场惨败,数万大军,被几千人杀的尸横遍野。

从那开始,他就越来越谨慎,越来越小心,越来越不信任身边的人。

除了他的亲人之外,白山军中的那些头目,他也不信任。

傍晚。

唐匹敌回到自己住的地方,这地方住了许多护院,他睡觉的那间屋子里就住了六个人。

这个院子里,一共有一百二十人住着,每天分成三批当值。

唐匹敌刚来,所以难免被欺负。

然而欺负他的人,可能也是上辈子没有干过什么积德行善的事。

刚刚当值回来,唐匹敌进了院子还没有回屋,这群护卫的头目就把他拦了下来。

此人叫赵庆宇,看见唐匹敌就不爽。

因为珊瑚姑娘手下的那些女兵,见到唐匹敌就偷笑,还一直都偷看他。

赵庆宇觉得若是不教训教训唐匹敌的话,这个家伙可能以后会更嚣张。

赵庆宇伸手拦住唐匹敌:“干嘛去啊?”

唐匹敌看了他一眼,回答:“刚轮值回来,回屋休息。”

“谁让你休息了?”

赵庆宇道:“第二班的人有两个身子不舒服的,你去顶一下。”

唐匹敌淡淡道:“不顶。”

赵庆宇的脸色一怒,伸手去推唐匹敌肩膀:“你再说一遍?”

唐匹敌没有躲,在赵庆宇的手快要推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用肩膀往前一撞。

赵庆宇立刻就疼的叫唤了一声,手指都好像断了一样。

如果他有些自知之明的话,此时就不再找事,也就没有什么危险。

但他怎么可能忍了?

“居然还敢跟我动手?!我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觉得你是来将军府里打探情报的奸细。”

赵庆宇道:“把他给我绑了,吊起来打!”

赵庆宇不怕,就是因为他人多。

唐匹敌不过是个新来的,赵庆宇是个他们的头目,护院们当然知道应该帮谁。

半个时辰之后,院子里。

院子里有个石桌,有四个石凳。

唐匹敌就坐在那,泡了一壶茶,一边品茶一边看着天边的云霞。

就在这时候,两个女兵从前院那边过来,一进门就喊:“赵庆宇呢?”

唐匹敌看了看她们俩一眼,没说话。

其中一个姑娘见是唐匹敌一人坐在这喝茶,那样子帅的跟不是人似的。

若是别人不回应,她已经骂了。

可是唐匹敌不回应,她反而觉得是不是自己刚才嗓门太大了些。

其实不管什么时代,都是看脸的时代。

那姑娘走路都变得淑女了不少,走到唐匹敌身边轻声说道:“姑奶奶让你们这边去一些人,搬一些东西,怎么就你自己在这啊。”

唐匹敌指了指茅厕那边:“他们在茅厕。”

那姑娘怔了怔:“都在茅厕?”

唐匹敌点头:“都在。”

这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心说,这帮老爷们上茅厕也喜欢喊人一起的吗?

还喊了七八十人一起的?

“我们......我们不方便去茅厕,你去喊他们一声。”

那姑娘柔声细语的说道:“姑奶奶那边等的急,你快些。”

唐匹敌起身:“我去搬东西。”

说完就走了。

那两个小姑娘互相看了看,想着虽然你长得那么好看,可你这臭屁的样子也有些讨厌。

另一个小姑娘道:“罢了,都说他被赵庆宇欺负,估计着是不想理他们,我去喊一声。”

她跑到茅厕那边,刚要喊,然后就吓了一跳。

茅厕后边有人哎呦哎呦的叫唤着,她小心翼翼过去看了看,见后边粪坑里堆满了人。

她又往茅厕里看了看,茅厕里边也有不少人,一个茅坑一个,头朝下立在那。

前院,唐匹敌一个人过来,见院子里有两辆马车,他便过去准备卸车。

月台上,坐在那喝茶的沈珊瑚看到他一个人来了,脸色有些惊讶。

“唐叱。”

沈珊瑚叫了一声。

唐匹敌回头看了一眼,也没有俯身行礼,只是微微点头示意。

他看到马车里都是布匹,一卷一卷的,于是问了一句:“搬去什么地方?”

沈珊瑚语气微怒的问:“怎么只你一个过来?赵庆宇他们人呢?那么多护院,就你 一个能动的了?”

唐匹敌回答:“嗯,就我一个能动的了。”

沈珊瑚问:“他们怎么了?”

唐匹敌道:“他们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沈珊瑚微微皱眉,她被白山军的人称之为小姑奶奶,可想而知性子有多火爆。

她侧头吩咐道:“再去两个人看看,赵庆宇到底在搞什么鬼。”

两个女兵随即朝着后院那边过去,刚走几步,就看到之前那两个女兵回来了。

那俩小姑娘脸色很别扭的跑过来,在沈珊瑚耳边低低说了些什么。

沈珊瑚一怔。

她看向唐匹敌道:“你刚才说,他们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唐匹敌把布匹搬下来,也没回头,语气平淡的回答道:“长的七八个月,断的半年,就能做事了。”

沈珊瑚道:“你一个人,打了他们几十个人?”

唐匹敌语气平淡的说道:“他们说打一架吧,他们没打过。”

沈珊瑚的眼睛明亮起来。

“那我们也打一架吧。”

她在月台上一跃而下,人在半空,双脚朝着唐匹敌踹了过来。

唐匹敌回身,左臂抬起来架了一下,这双脚就踹在了他的左臂上。

他的上半身微微往后仰了仰,左臂往外发力,沈珊瑚就被他推了回去。

沈珊瑚在半空之中漂亮的一个翻身,稳稳落地。

这一招之后,沈珊瑚的眼睛更加明亮起来。

她跨步向前,一拳一拳朝着唐匹敌出招,唐匹敌右手卸车,左手格挡。

短短片刻之间,沈珊瑚攻出三十八拳,而唐匹敌除了挡开三十八拳之外,还卸了四五卷布下来。

沈珊瑚后撤两步,她上上下下的看着唐匹敌,好一会儿后喊了一声:“弓箭手!”

她亲自训练出来的女兵立刻围了上来,用弓箭瞄准了唐匹敌。

唐匹敌轻轻叹了口气。

沈珊瑚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我这里?”

唐匹敌扫了一眼那些弓箭手,弯腰继续般布匹。

“我是什么人,看你怎么用,你一个月给我一两半的月例,我就是你这的护院。”

“你一个月给我五十两,护院的事我一个人就能做,其他人都不要了也可以。”

“你一个月给我一万两,再给我一套铁甲。”

唐匹敌看向沈珊瑚:“我就是你们白山军的领兵将军。”

沈珊瑚愣了片刻,随即大笑起来:“好狂妄的人。”

唐匹敌心里叹了口气,李叱说,你收敛些......唐匹敌想着,我收敛了。

沈珊瑚用手一指唐匹敌:“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你叫唐叱,你的名字也是假的吧!”

唐匹敌沉默片刻,点头。

“其实......我叫夏侯琢。”

他看向沈珊瑚道:“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沈珊瑚微微摇头:“没有,我为什么要听说过这个名字。”

唐匹敌道:“我以为,我是个很有名的人。”

他对沈珊瑚说道:“我是冀州人,你没听过我名字,但你应该听过我父亲的名字,他叫杨迹形。”

沈珊瑚道:“那又是谁?”

片刻后,她皱眉道:“你叫夏侯琢,为什么你的父亲姓杨?”

唐匹敌道:“可能你不会喜欢听,因为这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故事。”

沈珊瑚道:“你不说,我就下令射死你。”

唐匹敌心说姑娘,此时你应该准备手帕了,一会儿你就要落泪。

他转身,看向沈珊瑚道:“如果你有耐心听这个故事,不妨准备一些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