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八十章 有架一起打

不让江山 知白 792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老黄马笔直冲了过去,起势如惊雷。

马贼们谁也没有料到,这看似孱弱的老黄马爆发力居然如此之强,本站在原地没动,动,已是一丈多远。

马贼们立刻想放箭,可是刚刚距离太近,他们又觉得一百多人打一个并不会有什么变故。

所以此时仓促之间,只有零零散散七八支箭射了出来。

澹台压境长槊一扫,便有三颗人头飞了起来,脖腔中血液喷洒如泉。

老黄马落地之后横着一撞,两三人被它撞的往后倒飞,它后蹄抬起猛击,又将两人踹翻出去。

它这一撞一踢,其力之巨,足可杀人。

人与马,如同一体。

人杀三四人,马亦杀三四人。

澹台压境的长槊扫过,便是人头飞落,老黄马后蹄蹬中,便是胸口塌陷。

狗狼吓得眼睛都直了,他刚刚看到那锦衣少年双指夹箭,当然知道此人武艺非凡,可是哪想到如此凶悍。

老黄马踹飞两个马贼,再次发力而起,两个前腿跳起来往前冲。

冲击之中,前腿弯曲,两腿膝盖位置重重撞在一个马匪的胸口。

那马匪往后急速摔了出去,胸口上塌陷出一个极为恐怖的坑,老黄马居然会这膝撞之法。

撞上去,怕是有数百斤之力,也许更重。

那被马膝撞出去的贼人落地之后就直接不动了,连哼一声都没有发出便一命呜呼。

天空中,狗子发出几声啼鸣,然后朝着来的方向飞了回去。

澹台压境的眼睛扫向那些马贼,一声呼喝,老黄马人立而起,跟着一声嘶鸣。

距离大概几里外。

李叱他们正在等消息,刚刚狗子去探路在高空叫声示警,李叱准备安排人去前边看看,澹台压境便说他去。

澹台压境大概是觉得自己跟着这一路着实无趣,又暂时打不过唐匹敌,所以前去探路应该有点意思。

“他考虑的怎么样?”

唐匹敌看向李叱问道。

李叱笑着摇了摇头:“那般心高气傲之人,又岂是容易骗到手的,不过应该已有三分动心。”

坐在一边的高希宁笑道:“骗男人倒是很在行,也不见你去骗了哪个女孩子。”

唐匹敌眯着眼睛看向高希宁,心说你是何来勇气说出此话的,你不就在这呢吗?

然后想了想,大概她不是骗来的,他听过高希宁做媒婆的事,想来骗女孩子这种事,是她的主业才对。

李叱也笑,他笑着说道:“骗男人容易些。”

唐匹敌:“......”

他看了看远处没有什么动静,于是继续说道:“澹台刚刚与我讲过凉州血骑训练之法,颇为残酷,一万良骑,只余两成。”

李叱连忙说道:“咱们玩不起......”

按照唐匹敌说的,一万良骑只剩两成,十万战马运气好了余下两万,唐匹敌可是想要五万精骑。

多大本钱!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远处又传来狗子的鸣叫声,李叱的脸色一变,高希宁的脸色也变了变。

狗子是他俩训练出来的,那叫声之中代表的意思,他俩立刻就听了出来。

“快去,打起来了。”

李叱急切的说了一声。

唐匹敌左手在马身上拍了一下,催马向前,他身后一百名悍卒跟着冲了出去。

唐匹敌心急,这种地方往往多有大贼,山野之地,贼人也必会凶狠。

打起来的话,澹台纵然战力惊人,可终究敌不过人多,万一被围困,可能会有危险。

等唐匹敌冲到山口,脸色立刻就变了。

澹台压境那一身雪白的锦衣已经被彻底染成了红色,山口处,官道上,横七竖八,全是尸体。

每个人,死状凄惨。

澹台压境站在一人面前,那人跪在地上,像是在不断求饶,听起来嗓音都颤抖的厉害。

澹台压境看着面前的人说道:“那些村民,当时应该也是如此求你的吧。”

眼睛血红血红的澹台压境一把将狗狼拎起来,大步走到路边一侧,他一拳轰在狗狼胸口,狗狼疼的哀嚎一声便倒了下去。

澹台压境回去捡了几把长刀过来,拿起狗狼的右手,砰地一声将长刀钉在狗狼手上。

狗狼的右手被长刀钉在树上,背靠着大树,疼的不住挣扎,可却根本挣扎不出去。

澹台压境抓着狗狼的左手一拉,硬生生反方向让狗狼的双臂合抱大树。

然后再一刀,将狗狼的左手也钉在树上,那刀切入极深,几乎贯穿树干。

他弯腰把狗狼的腿搬起来,一刀戳在腿上,把腿也都钉了上去。

此时此刻的狗狼,反方向抱着大树,两条腿还没能落地,像是跪在半空之中一样。

唐匹敌看到澹台压境如此的杀气,朝着他喊了一声:“澹台!你这是做什么?”

他是害怕澹台压境一时之间血气冲了头脑,人可能会疯掉。

澹台压境回头看了唐匹敌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回答:“做该做的事。”

偏偏是这种面无表情,是已经怒到了极致。

他见旁边不远处有那种长势很高的野草,秸秆有拇指粗细,过去扫断一根。

再用刀子豁开狗狼的裤子,朝着血管出处,把那拇指粗的秸秆狠狠戳了进去。

血液很快就顺着秸秆空管往外流出来,下边的草叶上,血液一滴一滴的落在上边。

澹台压境后撤两步,看着哀嚎的狗狼说道:“我会站在一直看着你,直到你死。”

狗狼吓得不住的求饶,然后又破口大骂,可是澹台压境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唐匹敌从马背上跳下来,跑到澹台压境身边,他侧头看了看澹台压境的脸色。

那是一张惨白的出离愤怒的脸,越是这样的愤怒,偏偏看起来很平静。

“他们是北狂徒手下的马贼。”

澹台压境尽力让自己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来时路上,看到了他们屠杀过后的村子。”

他指了指狗狼说道:“他们就是这样,把村民挂在墙壁上,四肢钉死,用竹管放血。”

唐匹敌的眼神骤然一凛。

他一直都很清楚人性里的恶一旦释放出来,便是地狱的魔鬼也要胆寒。

可是他也知道,没有人能确定人性里到底会有多恶,善恶在人心,偏到了恶的这边,多血腥残酷的事也能做的出来。

“他们剖开孕妇,活生生取出胎儿。”

澹台压境几乎是咬着嘴唇说话。

“我将被他们残杀的尸体放下,他们回去之后见尸体没在墙上挂着,于是屠杀所有村民。”

澹台压境说到此处,忽然就忍不住了,一拳打在狗狼的眼眶上。

这一拳,何等的爆烈。

砰地一声,狗狼的眼眶直接就崩裂开,眼珠子应该也被这一拳打爆,血液从澹台压境的拳头下喷发出来。

“我要找到他们。”

澹台压境看向唐匹敌说道:“你们去做你们要做的事,我暂时不跟着你们了。”

他看向已经疼晕过去的狗狼,一脚踹在其裆部,刚刚疼晕过去的人又疼的醒过来,嗷嗷的叫唤着。

“北狂徒在 哪儿?”

澹台压境问。

狗狼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忽然就狰狞的笑了起来,他看着澹台压境的眼睛狞笑着说道:“他会来找你的,会挖开你的心,然后熬汤喝。”

澹台压境还要问,就听到老黄马忽然叫了一声,那声音似乎是在呼唤他。

他立刻看向老黄马,老黄马回头看着他,在老黄马的脖子下边插着一支羽箭。

澹台压境的眼睛骤然睁大,然后猛的冲了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夏侯玉立蹲在澹台压境身边轻声说道:“我已经给老黄用了药,也包扎了伤口,它只要不再狂奔撕扯,修养一阵会好过来。”

澹台压境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他起身,走到李叱面前说道:“你们走吧。”

他看了老黄马一眼,老黄马爬伏在地上,伸嘴够着旁边的野草吃,还是那样,只吃嫩芽。

澹台压境对李叱说道:“帮我带走老黄,照顾它一下,我了却此间事,会去找你们......劳烦再借给我一匹马。”

李叱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的马你自己照顾。”

他拍了拍澹台压境的肩膀:“你要杀的人,咱们一起杀。”

他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北狂徒等不到他的人回去,定会回头,我们就在这里等。”

说完之后他看向余九龄道:“你和挂刀门的兄弟们保护我干娘她们后撤十五里。”

余九龄张了张嘴,想留下,可他知道自己武艺确实也真的稀松平常,于是点了点头:“我把她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他心中已经想好,把夏侯夫人和高希宁她们安顿好,然后他就回来。

不管能打不能打,兄弟拼命,他就要回来。

李叱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那些手下的悍卒喊了一声:“把地方收拾好,咱们准备在这打一架!”

“呼!”

士兵们应了一声,立刻分散出去收拾那些马贼的尸体。

澹台压境道:“北狂徒的队伍有千余人,咱们的人少。”

唐匹敌站在旁边语气平淡的说道:“一人十个而已。”

澹台压境深吸一口气,终于能笑了笑。

这些马贼让他的心情无比的压抑,可是李叱和唐匹敌,在这一刻让他的心情重新变得光明起来。

“马贼选在这个地方伏击,眼光还好。”

唐匹敌往四周看了看,然后看向李叱,他没说话,李叱就点了点头:“你来安排。”

唐匹敌嗯了一声,抬起手打了个口哨。

一百名悍卒立刻都看向他,唐匹敌道:“收拾好了过来,我交代一下。”

李叱走到高希宁身边,微笑着说道:“不用担心什么,区区一伙马贼而已。”

高希宁轻声道:“可你伤还没好。”

李叱笑道:“伤完全好了也就不需老唐和澹台动手,我一人足矣。”

高希宁跟着他笑起来,掩饰住自己眼神里的担忧。

“你们都小心些。”

她说了一句,然后回到马车那边:“我陪着干娘。”

李叱点头,挥手。

余九龄带着车队往后退,挂刀门的汉子们看向李叱他们,目光有些复杂。

李叱走到山口看向北方,唐匹敌走到他左边身侧,澹台压境走到他右边身侧。

三个年轻人站在这,一样的挺拔。

人若分出等级高低,他们三个,谁不是一等?

[大家有空的就搜搜网图,找找看,谁找到的高希宁最合适,然后做个抱枕还是可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