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五十四章 无解之局

不让江山 知白 848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宇文尚云很年轻,哪怕如此乱世,他其实最不怕的也是他没有时间。

武亲王杨迹句最怕的,恰恰是宇文尚云最不怕的。

哪怕他没办法让宇文家化家为国,以他的能力,带着宇文家的年轻人成为一方霸主,也绝不是什么问题。

将来谁做了皇帝,最不济,还不是一样要给他封疆大吏。

可他不该来冀州,他去哪儿都行。

以他的能力,在哪儿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哪怕是在扬州面对江南大寇李兄虎。

可是吐血三次的宇文尚云,再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次有了一种对时间的恐惧。

如此年轻,却突然开始害怕他时日无多。

“不要传扬出去。”

宇文尚云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一把拉住身边宇文典的手说道:“绝不可将城中已经没有多少粮食的事说出去,不能让将士们知道。”

“是,放心吧大将军。”

宇文典连忙应了一声,可是他的眼睛里也都是恐慌。

他也是第一次,在宇文尚云的脸上看到了无力,甚至是一丝丝绝望。

宁军兜兜转转,看似接连被宇文尚云识破了几次计划,已经对楚军毫无威胁。

可实际上,一切都在宁军的控制之下。

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水到渠成,那么的顺理成章。

唐匹敌狼狈退回安阳城,楚军过江,唐匹敌狼狈逃出安阳城,楚军进城。

现在,澹台压境率领的五万宁军根本就没有去青州,而是截断了楚军回豫州的路。

在这座已经没有多少粮食的雄城之中,再坚固的城池又有多大意义?

能坚守多久?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就算能坚守三个月,宁军只需看着就行了。

如不出意外,宁军从各地调来的队伍,最近一两日就会到达安阳,不然的话江南岸的宁军不会暴露。

趁着还有一些粮食往北猛攻唐匹敌部?

攻打到哪里去呢?攻打到冀州城下吗?

他们还是没有粮食,会被宁军拖死在冀州的大地上。

掉头突围过江?

江南岸的宁军,虎视眈眈,严阵以待。

原来他想的没错,宁军确实是要半渡而击,只不过,不是他来的时候。

那五万善战的宁军有多可怕,宇文尚云是亲眼看到过的。

他在冀州数月之久,难道还不知道宁军战力如何?

此时此刻的宇文尚云,反而倒是希望自己不知道。

他希望自己没有去过冀州,没有见识过宁军的训练,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

然而时间不能倒流,后悔也没有药可医治。

“大将军,现在怎么办?”

性子直接的宇文英雄问了一句,众将都不知道该问不该问,他不想那么多,他只想知道此时大将军有何破敌良策。

在他心中,比他小两岁的宇文尚云就是无敌的存在,没有人可以轻易击败他的大将军。

“现在......”

宇文尚云抬起头看了宇文英雄一眼,却一时之间不能回答出什么。

“大将军你只管说!我率军先打第一战!”

宇文英雄却没有看出来宇文尚云表情中的淡淡绝望,他以为这只是又一场不太好打的仗而已。

在扬州,他们面对拥兵八十万,背后还有犹如流蝗一般百万民众的大寇李兄虎,那一仗又好打了?

可是哪一仗,宇文尚云没有打赢?

“你们都出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

宇文尚云缓缓吐出一口气:

“切记,粮草的事绝不可外泄,不管是谁,泄露出去,定斩不赦。”

“是!”

所有人俯身应了一声。

宇文尚云无力的摆了摆手,好像连这摆手的力气都不足了。

与此同时,安阳城城北,大概三十里左右的地方。

宁军调集的冀州留守兵马,从冀州各地抽调过来的驻军,总计三万六千余人,已经在此地集结完毕。

算计好了时间,江南江北,两支队伍对安阳城形成了包夹。

但这种事想想看,普通百姓大概也有些难以理解。

南岸宁军五万余人,北岸宁军三万六千,加起来的兵力也不如楚军多。

却形成了包夹,这似乎也是兵家大忌。

然而有些时候其实又不讲道理,比如强大的人。

听罗境把这十来天他都做了些什么说完,李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看向罗境笑道:“这是余九龄的事儿,却被你给干了。”

余九龄在旁边笑道:“罗将军干的比我好,我万万是做不出在敌军数千人面前泡澡的,要脸。”

罗境朝着余九龄屁股上给一脚,余九龄噌的一声就跳到远处去了。

“这一口吃下去,能饱一阵子。”

唐匹敌看着南边安阳城的方向,微笑着说道:“十万楚军,不要人的话,十万装备,也是很美的一件事。”

“人还是要的。”

李叱笑道:“十万楚军精锐,能留下一半的话,那才是真的美。”

说完后他又摇了摇头:“可是大楚朝廷虽然糜烂,但真正的府兵战力却依然强悍,大楚府兵,投降的可能太小。”

唐匹敌道:“宇文尚云是心高气傲之人,若要他投降,更加没有可能,看得出来,宇文尚云有傲骨,这样的人带出来的队伍,亦有傲骨。”

李叱故意问道:“那人是宇文尚云吗?”

唐匹敌道:“十之七八。”

他看向李叱问道:“你赢了。”

李叱伸手。

唐匹敌摸出来一两银子放在李叱手里,李叱还举起来看了看,检验了一下成色,然后收了起来。

罗境都懵了。

他看向唐匹敌问道:“你之前那般懊恼,说是这次输给宁王了,我以为赌的有多大,一两银子?!”

唐匹敌道:“那又不是银子的事。”

李叱把银子收起来,美滋滋。

能赢唐匹敌一次,确实值得美滋滋。

罗境问李叱道:“你又如何猜到,那长孙无忧其实就是宇文尚云?”

“没猜到,硬蒙的。”

李叱道:“他初来的时候我看他,那双眼睛就骗不了人,打个比方,你让武亲王杨迹句那样的人,假扮成一个商贩,他能装得像?”

罗境点头:“我虽然恨那老匹夫,但不得不说,他身上的气势,常人学都学不到,而他这气势,自己藏都藏不住。”

李叱道:“宇文尚云也已有几分气势,那不是一个长孙家旁枝末节的年轻人能有的。”

“但当时我蒙也不会去蒙他是宇文尚云,我以为是宇文尚云手下一得力战将。”

“可是他三天写完方略,三次就通过流云阵图,那时我对老唐说,只能把此人留在我身边了,毕竟那是比老唐也只稍逊一筹的人。”

李叱笑道:“我本来确实是想让他跟着燕先生,但此人太危险,我怕会对燕先生不利,所以就留在我自己身边了。”

罗境道:“那个时候,你就想到了将计就计?”

李叱道:“要算计一个那么优秀的人,并不容易,因为他同样精于算计。”

李叱抬起头看向天空,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也只能是我,啊......不愧是我。”

唐匹敌扭头看向别处,罗境轻叹一声。

李叱笑道:“为何还不见你们这些谄媚之人夸我?”

唐匹敌:“呵......”

罗境:“啐......”

李叱道:“余九龄,这些人连拍马屁都不会,留着还有何用,把他们都拉下去阉了!”

余九龄吓了一跳:“不会拍马屁和那玩意儿有什么关系。”

罗境道:“应该把会拍马屁的都阉了。”

余九龄道:“属下现在就去召集刀斧手,把他们全都拉出去砍了头。”

罗境道:“宁王说的不是阉了吗?”

余九龄道:“意思一样,砍头而已。”

罗境想了想,然后呸了一声。

“大将军。”

李叱看向唐匹敌:“现在可以下令了,此时宇文尚云应该已经发现退路被断,他也该是在谋划出路了。”

唐匹敌道:“还不用急,咱们已经出了招,该轮到人家接招的时候。”

他笑了笑说道:“人家跑来冀州学了数月,总是会学到一些什么的。”

余九龄问:“他能学到什么?”

唐匹敌道:“谄媚之术。”

余九龄道:“他有跟我请教过什么吗?”

唐匹敌道:“他若跟你请教过什么,我们何必如此费力的算计......”

余九龄想着,这话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

安阳城。

宇文尚云在屋子里躺不下去了,让人给他披挂好甲胄,带着亲兵营到了城墙上。

此时此刻的他,不仅仅是因为不想躺着,也是不敢躺着,若让士兵们知道他吐血三次,军心必会受挫。

还没有开战,主帅已经吐血,这仗还怎么打?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往北看,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宁军到了。

就在他昏迷的时候,其实斥候已经回报消息,说是在城北发现宁军主力踪迹。

“李叱......”

宇文尚云低低的自言自语了一声。

“为何我在江南的时候,就没有人知道冀州出了这样几个人......”

他问,可是谁能回答。

江南那边,不管是京州还是扬州,这样的地方,多的是名门望族,多的是世家门阀。

这些达官贵人们,他们议论起来的都是江南的事,因为在他们眼中,冀州是荒蛮之地。

就如同在冀州人眼中,塞北是荒蛮之地一样。

那样的荒蛮之地,又能出什么了不起的人?

说起来,他们连李兄虎都看不起,哪怕李兄虎已经打下来整整两州之地,且越州与扬州,皆为大楚富庶之地。

“大将军。”

宇文典到了他身后,压低声音说道:“军中已有流言,我处死了几个传闲话的士兵。”

宇文尚云点了点头:“尤其是看守粮仓的那些士兵,更要交代清楚,不许胡乱说话。”

“已经交代过。”

宇文典不是宇文英雄,他没有那么笨。

他压低声音问道:“若向南突围过江,可有胜算?”

宇文尚云摇了摇头:“没有。”

“那......若向东呢?”

宇文典道:“就弃了这安阳城,顺着南平江一路往东撤离......”

宇文尚云猛的看向他:“那豫州呢?”

他问:“一旦我们走了,不仅仅是丢安阳,豫州也会尽入李叱之手,他这个局,无解......”

停顿片刻后,他长叹一声:“不管你想着舍弃什么来换取什么,都会发现,你要舍弃的都是你难以承受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