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零三章 刑罚

不让江山 知白 82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刑房中。

张汤看着两边脸都已经高高肿起来的慕风流,想着这样一个人,应该也不会再风流了吧。

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依然有着很好的气质,儒雅且俊逸,哪怕已经不再年轻,可应该也很能吸引人。

况且还是个多金之人,整个冀州的暗道钱庄,也许都在这个人手里。

当初吕无瞒可以随随便便控制一城的经济,这个慕风流当然也能。

之所以宁王还没有说杀他,而是把他交给张汤处置,张汤自然明白宁王殿下的心意。

宁王最大的乐趣啊......

搞钱。

慕风流掌控的暗道钱庄,如果能挖出来的话,那可能就是一笔大到谁都想象不出来的数字。

这次他们在芦县遇袭,确实损失惨重,却也不是一无所获。

芦县周掌柜名下的钱庄,起获的银两足够装备三万军队,还是满配的那种装备。

以宁军装备之精良齐全,可想而知这是多大一笔银子。

“想到了。”

慕风流看着张汤的眼睛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当然这也不是多难猜的事。

于是他自信的笑了笑:“你在想,我手中握着那么大一笔财富,若是能都抢走的话,宁王就能用这笔钱武装无数军队。”

张汤道:“好人一生平安。”

慕风流:“?????”

张汤道:“不然呢,难道你真的想试试廷尉军的刑具?”

他起身,走到那些刑具前边停下来,有些淡淡得意的说道:“我劝你不要想,虽然我确实很想试试的。”

慕风流道:“你这样的人,应该明白,如此数目的金银,怎么可能会掌握在一人手中,这是大忌,你就算把你的刑具都用坏,也不会有所获。”

张汤道:“那就......最起码可以检测出,我设计出的这些刑具优缺何处,结实不结实。”

慕风流回头看向张汤:“我突然发现,宁王手下的人,也包括宁王,还包括你们的那位都廷尉大人,正常人似乎不多,你算一个。”

张汤叹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些担心了。”

他回到慕风流对面坐下来。

“我们认真谈谈吧。”

慕风流问:“谈什么?”

张汤道:“谈谈收买拉拢的事。”

慕风流道:“你是在羞辱我?”

张汤道:“你以为我说的是,让你继续收买拉拢我?如果我是这个意思的话,确实像是在羞辱你。”

慕风流:“不然?”

张汤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试着收买拉拢你,以你知道的山河印的内幕消息,若愿意成为宁王的人,根据你的证词,我就能将山河印挖出来的更多。”

慕风流道:“你果然是在羞辱我。”

张汤道:“你可以试着提一些条件。”

慕风流冷哼,不再说话。

张汤倒是不怪他不说话,毕竟两边脸都肿成了那个样子,说话的时候应该会有些疼。

张汤道:“确定不说吗?”

慕风流道:“那些刑具都是张大人亲自设计的?”

“是。”

“那就请张大人也亲自检验一下,你的刑具到底好用不好用。”

慕风流闭上眼睛:“如果我忍不住的话,到时候再说应该也来得及。”

张汤嗯了一声,起身吩咐道:“给慕先生都试试,不要急,循序渐进,用那些不见血的。”

说完后转身出门:“我该去换药了,若是他扛不住,你们就来喊我。”

“是。”

手下廷尉应了一声,然后过去把挂在墙上的刑具一件一件摘下来。

张汤回到自己的书房里,廷尉军中的医官已经在等着了。

给他伤口换了药,张汤问了一句:“早云间的伤势怎么样?你去换过药了吗?”

医官回答道:“之前来过千办大人这边,说千办大人在刑房,所以属下就去了早云间大人那边,已经换好了药,伤势无大碍,小腿上的贯穿伤,没有伤到筋骨,来之前,宁王和都廷尉大人去看望他了。”

张汤缓缓吐出一口气。

有这样的主公,心里怎么会不暖和?

早云间的住处。

李叱问过早云间的伤势后,点了点头:“好好歇着,好好休养,我刚刚问过,说你这两日胃口都不好,吃的不多?”

早云间连忙回答道:“确实胃口不是很好,殿下不用担心,只是......”

李叱一摆手:“吃的不多怎么行,这样,以后每天吴婶做好饭后,我安排人推你过去,你和我们一起吃,我吃多少你吃多少。”

早云间的眼睛骤然睁大。

高希宁道:“不许吓唬人,不许威胁人。”

李叱:“呃?”

这算威胁人?

高希宁道:“不过好好休养尽快康复是必要的,我已经想过,你伤好之后,升为廷尉军千办,以后你要管的事更多。”

早云间的眼睛再次睁大,连忙说道:“属下不敢,属下这次有失职之责,不敢......”

高希宁道:“我说了算。”

早云间怔住。

“行了,歇着吧,我们俩先回去,你若有什么需求,只管找人说就是。”

李叱在早云间的肩膀上拍了拍:“关于吃饭的事......”

早云间立刻肃然道:“臣下会好好吃饭,就,就不用每天过去与殿下同吃了。”

李叱道:“好像很坚决。”

早云间更加肃然道:“臣下坚决!”

李叱摇了摇头:“吃饭有什么可怕的。”

两个人离开早云间的住处,李叱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下午,他觉得还有时间出去办件事。

于是问高希宁道:“咱俩也去做咱们该做的事吧。”

高希宁吓得抬起双手环抱自己:“你想干嘛?!”

李叱看着她,一开始没明白,后来醒悟过来,然后哈哈大笑:“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整天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完迈步走了:“我是说要出办点正事。”

高希宁看着李叱转身走了,哼了一声。

她一边走一边自己小声嘟嘟囔囔的说道:“这些乱七八糟的难道不该是你脑子里想的吗?还说我......你但凡要是多想一点,至于轮到我想么。”

李叱一回头:“你说什么?”

高希宁肃然道:“我说正事要紧。”

东原镖局。

诸葛无屠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蓝的没有一丝杂质。

这么好的天气,无风无云,已经送走了冬天所有的冷,还没有迎接夏天所有的热。

这气候,让人觉得无比舒服。

“报。”

手下人从外边快步进来,是东原镖局的老板卫东青。

他俯身道:“司座,事情已经成了。”

诸葛无屠的眼睛微微一亮。

他问:“慕风流进去了?”

卫东青俯身道:“回司座,刚刚得到消息,已经被抓进廷尉军衙门里了。”

诸葛无屠点了点头,似乎是放松下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们都要记住,慕先生以身赴险,是为了保住所有 人。”

卫东青连忙道:“是,属下等人都知道慕先生的大义。”

诸葛无屠道:“所以你们都要记住,在这段时间,不要有任何的动作,各司其职,但不可离开属地。”

卫东青道:“属下已经再三交代过,绝对不会有人违抗司座的命令。”

诸葛无屠点了点头:“芦县那边死伤了那么多人,宁王一定会勃然大怒,大家最近都小心些,免得成为宁王泄愤的目标。”

他起身,在院子里一边走动一边说道:“不过,咱们损失巨大,那么多人需要抚恤,既然要抚恤,就要动用大笔银子。”

他看向卫东青:“你这边账目上能动的,有多少?”

卫东青俯身:“回司座,镖局的生意太难,账目上已经没有什么钱,若是走镖局的账目,很容易就被查到。”

诸葛无屠想了想:“冀州内的钱庄,你多久没有联络过了?”

卫东青道:“大概已有一年半。”

诸葛无屠道:“过几日你去跑一趟,从钱庄里取银子出来,那里的银子不用担心会被追查,把抚恤的事安排好,不然寒了人心,以后就会没人可用。”

卫东青俯身:“属下遵命。”

诸葛无屠长叹一声:“冀州的日子不好过,大家都熬一熬。”

两个时辰后,廷尉军衙门。

有廷尉快步走到张汤的书房外边,俯身道:“千办大人,慕风流已经昏死过去三次,但还是不肯说。”

张汤抬起头看了看他,自言自语道:“居然真的能扛住,很了不起的一个人。”

他起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后停下来:“去禀告都廷尉大人,我想跟她接一件东西。”

不久之后,刑房里,张汤在慕风流面前坐下来,看了看这个已经浑身湿透了的人,却不是被水泼湿了的,而是因为剧痛之下出的汗,已经把衣服都泡湿了。

“张大人的刑具,果然很了不起。”

慕风流喘息着说道:“不过,我也很了不起。”

张汤耸了耸肩膀:“又没有都试完,可不要太自信。”

慕风流道:“那就把你更强的本事,让我见识一下?”

张汤道:“很快就来了。”

正说着,外边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慕风流艰难侧头往门外看了看,于是看到了一头巨大的野猪。

神雕哼唧唧的走到门口,狗子在它后背上站着,依然高傲。

余九龄进来,笑着问道:“都廷尉大人说,你需要帮忙?”

张汤起身道:“余将军,确实是需要。”

余九龄一伸手,狗子飞到了他的胳膊上,他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皮子,以防被狗子的利爪抓破。

余九龄在慕风流对面坐下来,同情的说道:“这事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张汤,是他想出来的,所以一会儿骂街的时候,你骂他。”

慕风流冷笑:“我又怕的什么?”

余九龄道:“竟吹牛皮......”

他让人把慕风流的胳膊拉起来,然后用小刀片下来一块肉,慕风流疼的脸都扭曲了一下。

余九龄把这一小块肉递给狗子,狗子叼在嘴里抖了几下,然后吞了下去。

慕风流的眼睛骤然睁大。

余九龄下第二刀,慕风流立刻就想把胳膊抽回来,奈何根本做不到。

第二刀又片下来一小块肉,再次喂给了狗子。

余九龄想了想说道:“好像有点麻烦。”

他把胳膊往前伸:“狗子,你自己吃吧,我嫌麻烦。”

胳膊靠近慕风流,慕风流就看到了,那只隼的眼睛,在看着他的眼睛。

“不要!”

慕风流嘶吼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