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不一样

不让江山 知白 782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高希宁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打算先从三品以上的官员来,毕竟廷尉府也要抽调人手,重新安排布置,等到熟悉了之后再往下推。”

李叱已经知道了高希宁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做,他心里只有自责。

可是这本身就是很矛盾的一件事。

如果之前就把廷尉军的人安排在每一个官员身边,那么人们最先的反应,大概会是......宁王不信任我了?

因为廷尉军职责的特殊,所以真的可能会引起这方面的担忧。

李叱一边走一边思考,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才能周全。

高希宁当然也知道李叱在想什么,若非是燕先生的事,她也不会这么着急。

燕先生是真真正正做到了,当官是为民在办事的人,可却忙到每天可能只吃一顿饭,也许一天连饭不吃一口的地步。

身边的人觉得这是常态,他们该做什么做什么觉得习以为常,完全不明白他们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廷尉军现在人手够用吗?”

李叱问。

高希宁摇头:“不够,所以暂时只能是从三品以上开始安排。”

“事情先宣布下去,然后从战兵里边选人。”

李叱看向高希宁:“我来宣布,你去看看燕先生吧。”

高希宁脚步一听:“我的职责之一,是不让你挨骂受委屈。”

李叱道:“我最大的职责,是不让我女人挨骂受委屈。”

高希宁站在那看着他,眼睛有些淡淡的发红。

“唉......”

李叱拉着她继续往前走:“你这每天被我感动一次,却还没有主动投怀送抱,你再这么坚持下去的话,我都快没什么新奇的招式来感动你了。”

高希宁贴着李叱耳边压低声音说道:“留着招式以后用。”

李叱:“我去!”

他看向高希宁:“你都看了些什么!”

高希宁嘿嘿笑,眼睛里亮晶晶:“你去问吴婶呗,她说我成亲之前,她就是我的成亲咨询老师。”

李叱:“你还真咨询?”

高希宁:“我没有,我不去,我什么都不问。”

李叱眯着眼睛:“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咨询这些,却不和我分享,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高希宁:“我呸,你身边有余九龄,你用咨询个屁噢。”

两个人还没有走出廷尉府,燕先生就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此事万万不妥,别说安排专人服务,九妹为我准备厨房,再雇一个厨师,这事也不能办,我已经下令停了。”

燕先生道:“若以后真的有人专门来服务做官的人,久而久之,风气必坏,当家的,你且想想大楚是怎么坏的,那些当官的人,真的全部是自己主动变坏的吗?不不不,其中有一部分是被引诱才变坏的。”

“大楚朝廷崩坏就在眼前啊当家的,真要是这样做了,下边做官的看着上边的羡慕,上边做官的则越发享受这种待遇,这样不妥。”

李叱道:“宁儿的初衷是为了照顾好先生和其他人。”

燕先生连忙道:“可以把所有官员的贴身护卫队伍,换成廷尉军的人,这样其实也还好,官员们也会理解,但专门为官员配备各种服务之人,此门决不能开,此风决不能长。”

高希宁看向李叱,李叱也在看她。

燕先生道:“不如这样,我做个表率,作为豫州节度使,我召集所有五品以上官员议事,把这件事和大家说一声,完善一下官员的奖惩制度,比安排那些要好。”

李叱点了点头:“先生召集人议事的时候,我也去。”

他又对高希宁说道:“那就先别急着布置廷尉军的人,从战兵中挑选出来 一批人,先训练,然后统一安排,不以廷尉军的名号分派,到时候我来想个办法。”

高希宁嗯了一声:“听你的。”

和燕先生又聊了好一会儿,燕先生其实心里格外感动,因为九龄做的事而感动,因为高希宁要做的事而感动。

李叱,他的学生,那个进四页书院的时候连院服都买不起的小孩子。

时至今日已经贵为一方霸主,却还没有任何改变,还是他的那个学生。

他,还是那个少年。

燕先生回衙门之后,李叱就去找了余九龄。

余九龄正在和亲兵营人的在训练,看到李叱到了,立刻笑呵呵的跑过来。

“当家的。”

脸上的笑意,永远是那么的春光灿烂。

李叱笑着问:“挨踢了?”

余九龄嘿嘿笑:“那有啥,我大哥踢我一脚怎么了,我大哥踢飞我也没事啊,再说,我又不傻,看起来是我大哥在替那个人要一个公道,其实我大哥那是在向着我呢。”

李叱道:“回头我踢她,替你要公道。”

余九龄道:“当家的,咱能不吹牛皮吗?要吹也行,吹个力所能及的不好吗?”

李叱:“......”

余九龄还是嘿嘿笑:“我真没事,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不傻。”

李叱道:“回头你大哥要筹建一支新的队伍,就是专门负责保护燕先生他们安全的,要从战兵队伍里选人,这支队伍以后也交给你。”

余九龄:“我不干,我就在你亲兵营里,我哪儿也不去。”

李叱:“那边是挂名,但你最大。”

余九龄想了想:“这倒是可以干,给双-飞工钱吗?”

李叱:“你说的是份还是飞。”

余九龄哈哈大笑。

李叱道:“你的工钱涨三倍。”

余九龄:“我凑!”

他看着李叱咧着嘴大笑:“三倍了?”

李叱:“三倍,还有就是......你余公子以后去青楼的消费,可以挂账。”

余九龄眼睛都睁大了:“我去?!”

李叱:“固定的啊,只能选一家。”

余九龄:“哈哈哈哈哈......当家的万岁万岁万万岁,但是......还是折现吧,当家的,这个我就不领了,你折现给我银子呗。”

李叱:“这都不像是你了。”

余九龄深呼吸,然后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那天,我从亲兵营回家的时候已经后半夜,我进门的时候看到,我婆娘抱着孩子坐在那睡着了,桌子上是给我留着的饭菜,她就坐着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要倒下去似的,可她没有倒下去,是因为怀里抱着孩子呢......”

余九龄看向李叱:“就那时候,那会儿,我就想着,余九龄啊,你真他娘的是个混蛋,真的,大混蛋。”

李叱抬起手在余九龄肩膀上拍了拍:“我明白了。”

余九龄又使劲儿的吐出一口气:“男人啊,都已经成亲生子了,不能再那么肆意妄为了。”

李叱伸手搂着余九龄的肩膀,俩人往前走。

李叱道:“你也知道我很抠门,折现这种事我一般干不出来,所以你就死心吧。”

余九龄:“噫......”

李叱道:“不过咱们可以换个宅子,当初选宅子的时候,你选了一个又老又小的,那时候你对我说,当家的,我没啥功劳,咱们不能让人说闲话,九妹......以后咱就不用去怕别人说闲话这种事,谁说,你就告诉他,这是我兄弟送我的,不是宁王送的。”

余九龄猛的怔住。

第二天,燕先生召集了在豫州城内所有五品以 上官员议事。

节度使府的大堂里,坐满了人,全都等着燕先生开口。

燕先生还没有说正事,是因为宁王还没到。

他和官员们闲聊,屋子里不是传出一阵阵笑声,就在这时候,李叱从外边迈步进来,所有人立刻起身,整齐的俯身拜倒:“拜见主公。”

李叱笑道:“都起来吧,好好坐着。”

众人起身之后,李叱坐在燕先生身边:“先生说,我听着。”

燕先生随即把昨日发生的事先说了一遍,众人听了之后,心中都有些震动。

燕先生道:“主公说,不能让咱们委屈了,要为咱们安排专职的人员伺候,可我觉得不妥,天下还没有打下来呢,现在大家就想着怎么享受了,那将来百姓们吃的苦,一定还要比楚朝廷给的苦更多。”

他看向众人:“所以大家可以怪我,主公给大家谋的福利,是我给挡回去的。”

众人连忙回应了几句。

李叱起身:“先生,我来说吧。”

燕先生俯身,然后回到座位那边坐下来。

李叱笑了笑道:“刚才燕先生说,余九龄余将军给他安排的厨师,准备的小厨房,他都给拒绝了。”

“那我现在再说一句,我又给重新安排好了,你们暂时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不只是你们,连我都算上,只有燕先生有这样的待遇。”

燕先生脸色都变了,想阻止李叱继续说,可哪里还能阻止的了。

李叱道:“你们都知道燕先生每天如何操劳吗?”

那些官员全都点头,谁不知道燕先生做事有多拼。

李叱道:“既然都知道,那我就继续说......燕先生是第一个,不是唯一一个,谁如燕先生这样为民做事,满目皆为民生,把百姓们的事放在最前边,我也这样安排,别说安排一个小厨房一个厨师伺候着......”

李叱看向众人:“谁能做到如此,我李叱去伺候都行!”

他缓了一下后继续说道:“今日这话就放在这,以后不管是豫州城里还是各地方上的官员,考核的第一要求是看百姓们的日子,在不做违反乱纪之事的条件下,哪里的人生活改善的最多,哪里日子越来越好,我就尽全力的去奖赏谁,到时候你们来跟我提条件都行,只要我能给的出的,什么都行。”

他回头看向燕先生:“但是,今日我要宣布的第二件事,是要罚燕先生俸禄一年。”

燕先生都懵了一下。

李叱道:“如果以后各级官员,也学着燕先生的样子,忙起来每天饭都吃不上,那我也罚,罚哭你们,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李叱道:“事情要干,饭要吃,身体要好好的,大家将来还要一起看看呢,看我们干出来的天下民生是什么样子,看我们干出来的中原霸业是什么样子。”

一群人俯身应了,可是每个人心里一点反感都没有,还有些开心。

李叱笑道:“我刚才来晚了,你们可知道为何来晚了?”

不等众人说话,李叱继续说道:“燕先生召集你们来,难得的人这么齐全,那今天索性就给大家放半日的假,我刚才让人在后院架起来几十口锅,还买了很多菜和肉,大家今天就都亲自动手,谁拿手做什么菜就做一道出来,大家做菜大家吃,但我不管酒啊。”

一下子,众人的反应就千奇百怪。

李叱把袖口挽起来:“走,今天主菜我来做,大家跟我到后院。”

“是!”

这些官员们啊,突然就兴奋了起来,而燕先生,看着李叱,眼睛里有些潮湿。

这是他的学生啊。

李叱回头看向燕先生,在他的眼神里,燕先生看到了......李叱是在说,我就算想尽办法也要让你不一样,因为你是我的燕先生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