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六十八章 滚蛋

不让江山 知白 676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离开村子之后队伍又走了三天,此时的风景已经越发的与冀州附近不同,李叱他们听夏侯玉立说,再往前走就是关内草场。

当初大楚立国,楚军战无不胜,北方游牧也被收服,而草原被山脉一刀切开,关内草场就像是整片草原被切下来一小块。

草场有数百里,居住在这的部族名为纳兰。

经过数百年的变化,同样一个意思,外草原人说话的发音和内草原已经有些不同。

最初的时候,草原各部族都称呼太阳为纳兰,后来随着逐渐分割,习俗也有所改变,外草原那边称呼太阳改为纳喇,而内草原的部族还保持着比较原始的习俗。

他们的部族就自称为纳兰部,寓意为太阳之子。

夏侯玉立说,这片草场的牧民有着极强的戒备心,尤其是对中原楚人,他们每年按量缴纳税赋,除此之外,不许中原楚人进入草原。

一旦进入,视为入侵,必杀无疑。

为什么会如此也已经不可查到,不过大概和之前吃过亏有关,最初时候,他们待人都很热情。

当地官员深知其中危险,反正每年草场上的纳兰部该交的都会交,至于其他的什么,官府也就不会过问那么多。

地方官府的人和草场的人保持着互不干扰,没有任何一个穿官官服的人敢随意进入草场,在其他地方,身上的官服就是权力和威严的象征,在纳兰草场,这身官服一点意义都没有。

寻常楚人百姓若是进了草场,大概会被打一顿放出来,当官的随便进去,别想活着出来,尸体被扔在那都找不到。

哪怕就是纳兰部接纳的商队,也要在每个月特定的时候进入草场,不是在这一天谁也不能轻易靠近,进入草场的商队也会被严密看管。

李叱听了夏侯玉立说完之后就严令手下不许进入草场,一步都不行。

据说纳兰部有数十万人口,真要是出了事,他们这二百多人的队伍,还不够人家的骑兵塞牙缝。

快到纳兰草场的时候,他们又选择在一个小村子外边宿营,此时已有天高云淡之势,气温也比冀州那边低了不少。

此时冀州已经开始闷热,但此地早晚居然还有些冷,和冀州不同之处还在于,冀州盛夏时候,哪怕你站在树荫下也不会觉得有多凉爽,风都是燥热的风。

但是在草场这边,太阳很晒,只要你站在树下阴凉处,经过的风都是凉的,吹的人十分清爽。

这一天,澹台压境再次主动找到唐皮带比试。

第一次两人比试只动手二十息,澹台压境确定唐匹敌出力七分,第二次比试一刻有余,澹台压境确定唐匹敌已经出力八分,所以他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击败这个对手。

第三次比试,两个人打了不到一刻,澹台压境随即摆手表示不打了,因为他确定唐匹敌已经出力九分,这说明也许再用不了多久,唐匹敌就会败在他手下。

露营之后,唐匹敌找到李叱。

两个人看着远处的草场,唐匹敌说道:“纳兰草场上有数十万牧民,因为彪悍善战,地方官府不敢招惹,所以没人知道纳兰部现在有多少能战之兵,有多少可用之马,如果我们能和纳兰部的人联络上,说不定能从他们这里买马。”

李叱道:“夏侯玉立说的很清楚了,纳兰部不许楚人靠近,这个险值不值得去冒......若只有你我两个人也还好。”

他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夏侯夫人正在帮忙搭建帐篷, 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想让干娘有什么危险。”

唐匹敌点了点头:“那就以后再说,记住这地方,下次我自己过来。”

李叱嗯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澹台压境再次找了过来,距离之前比试只过了半个时辰而已,看他脸色,已经成竹在胸。

“唐匹敌。”

澹台压境喊了一声:“我已经想到如何破你拳法,再来打过。”

李叱笑着对唐匹敌说道:“你要逗他到什么时候?”

唐匹敌道:“也不都是逗他,他的武艺确实很强,应该与你差不多。”

李叱:“......”

说完后唐匹敌走到澹台压境面前,笑了笑问道:“你为何突然有了这样自信?明明你我才刚刚打过。”

澹台压境笑道:“你与我交手,出力越来越大,刚才比试,你几乎要尽全力,我刚才仔细想了想,觉得已经可以胜你,尽快打赢了你之后我就可以回凉州,你们这些地方实在苦寒,又穷又破,比凉州差得远了。”

唐匹敌道:“既然你觉得可以胜我,那就再打一场。

这次比试,时间比起前两次又缩短了些,第二次比试一刻有余,第三次比试大概用了三分之二的时间,这一次,只用了半刻不到。

澹台压境本来自信满满,可是比过之后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赢不了,连一丝机会都没有,刚刚的胸有成竹,瞬间就变的荡然无存。

“这怎么可能?”

他看着唐匹敌问道:“你明明已经快尽全力。”

唐匹敌轻轻叹道:“我与你比试,自始至终,一直是七分力,是你觉得我越来越发力,至于是为什么,你自己还没有悟到?”

澹台压境脸色忽然就变了,他悟到了,确切的说是被点醒了。

唐匹敌的七分力,不同了。

第一次比试,唐匹敌七分他八分,所以他觉得自己可以打,第二次比试唐匹敌八分他八分,他觉得可以打,第三次比试唐匹敌九分他八分半,他觉得胜利在望。

刚刚他用十分本事,才明白唐匹敌还是七分,只是这七分,已经匹敌他的十分。

澹台压境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一刻,他忽然间有些醒悟过来,匹敌两个字的含义。

世上英豪,皆可匹敌。

唐匹敌语气平淡的说道:“你现在就可以回凉州,因为你已不可能胜我。”

澹台压境沉默片刻,摇头道:“不胜不走。”

唐匹敌无所谓道:“随你。”

他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个世上,大概会有很多人第一次与我交手不分胜负,这个世上,没有人与我第二次交手还能不分胜负。”

澹台压境看着唐匹敌的背影,忽然间觉得自己多年来的自负一扫而光。

那匹老黄马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响鼻,似乎是在说,看吧,你也有今天。

李叱看到唐匹敌走回来,笑了笑道:“他应该会觉得人生无趣了。”

唐匹敌笑道:“又不是只有他一人。”

李叱笑着摇头,心说一不小心又被这个家伙装了一下。

“战马啊......”

唐匹敌看向远处草场,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所愿,十万精骑。”

李叱叹道:“

那得多少钱?”

唐匹敌道:“你努力。”

李叱嗯了一声,然后吐出一口气,苦笑道:“压力很大啊。”

唐匹敌想了想后说道:“南平江再往南多水路,舟船轻快,战马无用,不算江南只谈北方,我给你打个半数的折,将来我若有五万精骑,北境都是你的。”

李叱笑道:“五万战马,五万悍卒,所需银两最少数百万之巨。”

唐匹敌淡淡道:“你的事。”

李叱点头:“算我应了你。”

唐匹敌问:“多久?”

李叱想了想后回答:“五年。”

唐匹敌沉默了一会儿后有些不满意的叹了口气,李叱瞥了他一眼道:“说五年,我已经要尽十分力。”

唐匹敌道:“那你留下九十分力做什么?”

李叱:“留下九十分力鄙视你......”

如果这翻对话让不熟悉他们的人听到,大概会觉得这两个少年都是神经病,得多自大的人才能说出如此狂傲的话,随随便便过家家一样,就要五万精骑,还想北境无敌。

就在这时候,草场深处有一片尘烟起来,唐匹敌看到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回头喊了一声戒备,那一百名悍卒立刻上马,将弓箭摘了下来,随时准备厮杀。

远处尘烟逐渐到了近处,果然是一支骑兵,这些草原上凶悍勇武的汉子并没有统一的军服,然而他们的气势,却不需要军服衬托,纵马而来,便有排山倒海之势。

数百骑呼啸而至,为首的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勒住战马,在草场边缘处停下,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沈冷他们。

唐匹敌对李叱压低声音说道:“他们应该是发现了咱们的队伍,过来警告一下,咱们不要轻举妄动,他们也不会随便动手。”

他的话说完,那个草原汉子指了指李叱他们,用很蹩脚的中原话一字一顿的说道:“靠近,死,都死。”

李叱问唐匹敌很认真的问道:“草原话,马卖吗怎么说?”

唐匹敌道:“你确定要说?”

李叱问道:“为什么不能问问?”

唐匹敌笑道:“因为你表现出对他们的马感兴趣,他们就会觉得你是贼,其实这也不能都怪他们戒备心重,都是那些中原行商招人恨,最早的时候,商人们到草原上经常会手脚不干净,假意问问这些卖不卖那些卖不卖,趁着草原人带着他们看的时候,就会记下来位置,然后等到夜里来偷,所以你要问他马卖不卖,他会觉得你惦记上他的马了。”

李叱道:“那算了吧,五万匹,不好偷,动静太大了。”

唐匹敌噗嗤一声就笑了,然后问李叱道:“你还想和他们说什么吗?”

李叱道:“滚蛋怎么说?”

唐匹敌:“......”

就在这时候,那个草原年轻人看到了唐匹敌腰畔挂着一把草原小刀,你是唐匹敌在外草原的时候,他生活了一年多的那个部族首领送给他的礼物。

草原汉子抬起手指了指唐匹敌腰畔的小刀,用毋庸置疑的命令语气说道:“那个,给我!”

唐匹敌叹了口气,他问李叱:“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

李叱:“嗯?”

唐匹敌看向那个草原汉子说道:“滚蛋。”

李叱:“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