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别看

不让江山 知白 651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看向师父说道:“吃过饭后去睡会吧,他们白天不会来的,没那个胆子,师父你去后边睡一会儿。”

长眉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睡的着,丢儿......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聊过了,趁着这个时候就聊几句。”

李丢丢嗯了一声:“师父你想聊什么?”

长眉整理了一下措辞后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想聊什么,觉得有很多担心,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李丢丢伸出手道:“一二三,列出来。”

长眉笑了笑道:“你怎么越来越臭屁了呢。”

李丢丢道:“因为我现在确实臭屁了啊。”

长眉笑着摇头,又整理了一下思绪后说道:“那行,就列举一二三......第一,你是不是真的要去北疆参加边军,去和夏侯琢汇合?”

李丢丢摇头:“还不确定,书院结业就还有好几年呢,这事真不好说。”

长眉嗯了一声,这是最担心的,所以最先问。

“第二,你和高院长的孙女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是不是你看上她了,或者她看上你了?丢儿,咱们和人家不是一路人,你配不上她。”

李丢丢看向师父,第一次觉得师父的话有些刺耳,配不上三个字从师父嘴里说出来,师父的卑微和他的卑微,在这三个字出来后,立刻就那么那么的明显起来。

李丢丢摇头:“师父你想多了,我才不到十三。”

长眉叹了口气,他知道丢儿没说实话。

“第三,你以后会不会和燕山营有牵扯?”

他问了第三件事。

李丢丢摇头:“师父,你问的这几件事都是现在我没法给你回答的。”

长眉沉默了后问道:“如果......如果师父这三件事都不许你去做呢?”

李丢丢看向师父,他和师父聊天的时候从来都没个正经,可是现在需要他正经起来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师父不许他做的三件事,他都没法给出明确的答复。

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

“我们现在日子挺好的,何必惹出事端?”

长眉道人低着头说道:“比如你今天的事本不该发生,就是因为你救了虞朝宗,燕山上你没必要救他,救了之后就会招惹是非,哪怕是你今天把要杀你的人都杀光了,以后还会有人来杀你,燕山营那些想反虞朝宗的人,会不停的想杀你,你能把燕山营里那些都杀光吗?”

“师父来冀州之前跟你说过,攒了十年的银子,是为了你能改命,现在你的命已经改了......丢儿,过安稳日子,好不?”

李丢丢沉默下来。

长眉道人也没打算逼着李丢丢这一刻就给他什么答复,他只是希望李丢丢做一个凡人,一个不愁吃喝不苦生计的凡人。

“师父。”

李丢丢忽然看向师父问了一句:“如果我不想做一个普通人呢?不想做那种众生皆苦的无为众生。”

长眉愣住,这是他最怕的事。

李丢丢深吸一口气,然后看着师父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如果师父今天不问我,也许我也不会问自己,师父问了,我 仔细想了,所以......”

李丢丢缓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知道以后要做什么,师父......我为什么要救虞朝宗,师父真的以为是我一时冲动?”

李丢丢看向门外,他的手放在背囊里,那里是他的刀,手指在刀鞘上轻轻的来回的抚摸着。

“师父说,半奸半英雄是为枭雄,枭雄才能成大事就大业,枭雄才能图霸一方......”

李丢丢再次看向师父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信,我想试试。”

长眉道人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第一次真的确定,原来徒儿已经不是那个事事都要依靠他的孩子了,已经不是那个江湖小骗子了。

丢儿说,师父啊,我救虞朝宗真的是一时冲动吗?

长眉道人多想丢儿真的只是一时冲动,现在他更愿意接受这是一时冲动,而不是丢儿心中已有所图。

“师父,你跟那个山匪头子说话的时候,很多话其实我一样都有感触,你说他有王爷命,听起来是一句笑谈,可师父你敢断定那个山匪头子如果不死,将来他就一定没有王爷命吗?”

长眉又张了张嘴,可还是说不出话。

“我不想做王爷,但我想做大将军。”

李丢丢道:“徐驱虏那样的大将军,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我不想做王更不会奢求做帝,但是师父,我想做一个英雄,盖世英雄。”

最后这四个字,像是战鼓擂动。

李丢丢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师父说道:“别想那么多了,我会安安稳稳的等到书院结业,以我的成绩,也许会按照师父你想的那样,有书院举荐,又有大考成绩,入仕之后做一个随波逐流的人......”

他笑着说道:“其实高院长人挺好的,如果我之后的几年一直都是书院第一,那么将来入仕也不难,是吧。”

他笑起来,依然阳光般灿烂。

长眉坐在那,像是傻了一样很久很久都没有说出话来,丢儿那一句盖世英雄,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也说错了什么。

“师父,怪你咯。”

李丢丢用他的脑袋撞了撞师父的肩膀,笑着说道:“你教了我那么多,给我讲的第一个有关大英雄的故事就是徐驱虏......”

长眉随着李丢丢一下一下的轻轻的用头撞他的肩膀,他的身子来来回回的小幅度摆动,听李丢丢说完这句怪你咯,长眉忽然就笑了笑。

“是啊,怪师父。”

长眉抬起手在李丢丢的脑袋上揉了揉。

“那,我们俩做个约定吧。”

师父笑着说道:“如果书院结业之后,有高院长举荐,你可顺利入仕,那么就按照这条路走,如果将来天下真的乱到你已经不能走那条路,那不管你选什么路,师父都支持。”

“好!”

李丢丢使劲点了点头:“就这样。”

两个人吃过午饭,韭菜鸡蛋的大馅包子也不怕凉,比拳头还大的包子,李丢丢吃了九个,但也只是六七分饱而已,因为李丢丢有了上次的经验,他知道要打架之前不能吃太多。

师父吃过饭后就说他去后边有干草的地方眯一会儿,很久没有在这种环境 下睡觉,居然觉得有几分亲切。

李丢丢趁着师父睡着了之后,把背囊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取出来,然后他起身,走到夫子庙门口往外看了看,视线可及之处见不到那些人在,但暗中一定盯着呢。

李丢丢出来舒展了双臂,就是想让那些人看到,我还在这。

他回到夫子庙里,看到一侧坍塌的墙壁,过去搬起来那些沉重的条石,一块一块的放在师父睡觉的地方旁边,给他师父垒了一个小小的防御墙。

腊月的夜晚总是来的很早,好像师父才刚刚睡了没多一会儿,外边已经天色擦黑,李丢丢把师父旁边的火堆加了些木柴,看着师父背对着他睡觉的样子,其实李丢丢知道,师父一定一直都没有睡着。

“师父。”

“嗯?”

李丢丢回头看向门外,沉默片刻后说道:“一会儿,别看。”

长眉道人没回头,也没说话,依然背对着李丢丢躺着,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夜晚降临。

李丢丢从背囊里取出来那个夜叉面具,缓缓的带在头上。

外面响起打更人的声音,宵禁到了。

打更人的声音远去之后不久,外边就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李丢丢看着门外,天刚黑月不明,人影憧憧,像是鬼影重重。

李丢丢起身,左手抓起连弩,右手握刀。

他一直都很怕黑。

直到有人告诉他,要想不怕黑暗,就变成黑暗。

门外第一个人冲了进来,没有任何话,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刀朝着李丢丢的脖子砍了下来。

李丢丢右手一刀横扫,那山匪的脖子就被切开,李丢丢左手抬起来连弩急点,几支弩箭射出去,后边的两个人被洞穿了脖子。

下一息,李丢丢一脚把面前的尸体踹出去,撞翻了后边冲进来的人,再补一刀,人头滚开。

杀进来的四个人,不过片刻就变成了四具尸体。

后边再想进来的人就有些慌,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本该轻而易举的事,突然就变得这么危险起来。

那四个同伴死的才是轻而易举,轻而易举到他们看到了,却不敢相信。

“动手啊!”

后边的山匪小头目魏烨鼓起勇气喊了一声,催促身边剩下的六七个人往里边冲,可是他自己却退到了人群最后边。

那六七个山匪硬着头皮冲进来,李丢丢大步跨了出去,然后在人群之中起舞。

左手连弩右手刀,在那六七个人之中穿行,似乎只是转了一圈而已,地上就又多了六七具尸体。

李丢丢看向魏烨,那人已经吓得在不住后退。

“告诉你们当家的,躲在客栈里别出门,死在客栈里......最起码暖和些。”

魏烨转身就跑。

等他逃出去后,李丢丢回头看向依然躺在那,可是明显有些发抖的师父说了两个字。

“回家。”

然后他一低头冲了出去,冲进夜晚的他不再是那个惧怕黑暗的小男孩,而是一条回到了大海里的龙。

从李丢丢给自己做夜行衣的那天起,他就要化身黑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