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八十八章 又冷又硬唐匹敌

不让江山 知白 67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唐匹敌去纳兰草场还没有回来,所以李叱不只是亲自上场操练士兵,还要亲自制定军纪军法。

事实上,李叱对于燕山营士兵就几乎没有满意的地方,和他车马行里的队伍比起来,大营里的兵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除了李叱的那一百名亲兵之外,剩下的几百人队伍,李叱又挑出来一百人去领兵,一人领百人,剩下的也都分派下去为副手,或是队正。

昨日校场集结之后,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选择留下,黄金甲的那些亲信,就算是虞朝宗说过既往不咎他们也不敢留下。

哪怕是光溜溜的走,也觉得比留在这早晚都会被人害了性命要强。

李叱得知之后,也并未派人去追,他知道问题所在,但要改变,非一日之功。

以前燕山营分成各个营寨,各位当家手下都有兵马,这些当家的在虞朝宗之下,看似团结紧密,实则勾心斗角。

不管哪个当家的,都是不遗余力的把自己营寨兵马变成私兵,只听他一人号令。

虞朝宗带兵出去,众人还会遵从,若是虞朝宗不在的时候,这些当家的谁又会服了谁。

所以各营的士兵其实并不算和睦,暗地里争强斗狠的事,在燕山营也比比皆是。

李叱要改变这些士兵,就先要从如何做人改变。

如今燕山营经过连番的变故之后,剩下兵马大概一万人,李叱把车马行的老队伍都分派下去,要以人心改人心。

李叱又改变燕山营军制,这一万人的队伍,定为一军。

五人为五人队,十人为十人队,各设队正,十个十人队为团,设团率,三团为旅,设旅率,三旅为标营,一标营总计兵力大概能达到一千二百人左右。

按照李叱的要求,十标营为一军,算上回归的信州兵马,正好可以设立一军,一万两千人左右。

而柳戈的三千精锐,则为李叱的亲兵营。

如此建制,一是从大楚府兵建制学习而来,二是从李先生当初留给李叱的书册中学来。

队伍有了建制,有了各级军官,和之前的散沙模样便截然不同。

还有山寨里的自认为已在燕山营多年的人,打算去找虞朝宗告状,说李叱这就是要把燕山营毁掉。

虞朝宗谁也不见,有什么想说的,只管去和李叱说就是。

有了军制,再谈军纪,李叱在改军制的第二天就让人张贴告示,列出十一条军纪,这十一条军纪也是根据李先生留下书册中所言,李叱又稍加改变而来。

第一个月,李叱对于那些只敢在暗地里辱骂的人没有任何追究,知道了也不追究。

可是这第一个月,但凡触及军律的人,一律杀无赦,没有任何挽回余地。

十一条军律如铁,只要触犯其中一条,必死无疑。

到了第二个月,暗地里还敢骂李叱的人都几乎不见了。

第二个月又杀了几人之后,燕山营的风气已经和之前显得有极大区别。

十一月初,李叱进燕山,十二月底,唐匹敌从纳兰草原归来。

唐匹敌这次出去前后近三个月的时间,甚至还有多事者对李叱说,唐匹敌可能已经趁机脱身而去。

有出此言者,哪怕是当初在车马行里的伙计,李叱也不留,直接赶出燕山营。

李叱看到唐匹敌后都有些心疼,这家伙明显比原来黑了不少,皮肤也粗糙了不少。

“赚了赚了。”

唐匹敌道:“我见了孛儿帖赤那后,说明要买战马的来意,孛儿帖赤那说,只要我帮他练兵一个月,就送我八百匹好马。”

他笑着说道:“我对孛儿帖赤那说,你送我八百匹马,我就帮你练八百兵,这八百人是你亲兵卫队,可当十倍之敌。”

这话要是别人说,就是妥妥的吹牛皮,但是唐匹敌说就不一样。

唐匹敌留在草原练兵一个月,用这八百人击败了孛儿帖赤那分派的三千精锐。

孛儿帖赤那大为开心,非但把答应了的八百匹战马如数奉上,还送了一匹宝马,名为青耳。

唐匹敌把青耳拉到李叱面前说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坐骑了。”

李叱道:“你的。”

唐匹敌道:“这是我为你赚来的。”

李叱道:“那我就送给你。”

余九龄在旁边对高希宁说道:“你看,他俩才是一对,你就是个妨碍。”

高希宁眯着眼睛余九龄,余九龄道:“你应该瞪老唐,而不是瞪我,你也应该自责,你看老唐都比你会哄男人。”

高希宁朝着李叱伸手,李叱从地上踅摸了一个土坷垃递给高希宁。

余九龄已经在十丈之外了。

李叱对唐匹敌说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我把队伍建制军纪都已经整顿好,练兵的事就交给你了,你是这一军的将军,所有军务上的事,皆归你调遣安排,你身为主将,这宝马良驹自然归你。”

唐匹敌道:“都归我管?”

李叱点头:“都归你管。”

唐匹敌笑道:“那好,既然都归我管,那我就要宣布第一条军令了。”

他停顿片刻后说道:“从各营中选拔四百名精锐,再从柳将军军中选拔三百精锐,人我亲自挑选......”

他看向高希宁道:“这七百人都交予你,再加上之前的一百人,还有我带回来的八百匹战马,也都予你,这八百精骑只听你一人之令。”

高希宁顿时明白过来,点头道:“好。”

唐匹敌继续说道:“这八百人,不必听我号令,也不必听李叱号令,只听高希宁一人的,平日里只做两件事......第一,这支队伍,负责李叱安全护卫,是亲兵之外的亲兵,第二,负责全军戒律之事,如有违反,全都交给这支队伍处置。”

唐匹敌转身看向李叱问道:“你可有异议?”

李叱道:“有那么一丢丢。”

唐匹敌道:“憋回去。”

李叱点头:“好......”

唐匹敌对李叱认真的说道:“这支队伍之所以交给高希宁,是因为世上之人,再无一人比她更在乎你,你是主心骨,这支队伍就是负责你的安全,将来若是我们做的更大,我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会领兵出去,所以只论对你一人尽心尽力,没有人超过她。”

李叱道:“话是对的,可想想有些容易让人笑话,这才刚刚准备做些什么,先划出一支队伍专门保护我......”

唐匹敌道:“还有一个原因,我刚刚没打算明说,但既然你有质疑,我便说的更清楚些......”

李叱叹道:“我感觉你要不给我留面子了。”

唐匹敌道:“以后要明确一件事,不可有丝毫质疑,那就是......你为主公。”

李叱张了张嘴,唐匹敌瞪了他一眼,李叱就把嘴闭上了,这主公似乎也挺不强势的。

唐匹敌道:“你是当家的,是主公,我们这些人先是你的下属,才是你的兄弟,这必须讲清楚,如果把兄弟与下属的关系分不清楚,队伍就会涣散,把兄弟身份排在下属身份前边的,必成祸源,把下属身份排在兄弟身份前边的,必为良将。”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主公之令,务必遵从,但你的所有决策未必都对,这时候我们身为下属,就不如高希宁劝你更合适,她既要保护你,也要劝谏你。”

唐匹敌道:“提前把话说的清楚,省得以后会再有什么矛盾,我这个人性子冷硬,所以这些话由我来说。”

他转身看向余九龄等人后说道:“兄弟情分是一码事,军纪军法,地位身份,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以后谁犯了错,不要用兄弟情分来为自己开脱,李叱可能会念及,我不会。”

余九龄等人互相看了看,点头。

唐匹敌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要把话说在前边,真要是都念及兄弟情分,就不要做错事,因为觉得是兄弟,做事就无顾忌的,那其实没把兄弟这两个字当回事。,我们亲近,所以更当要先为表率。”

他缓了一口气后笑了笑道:“丑话都说到前头了,意思大概如此,以前小打小闹的时候大家都随性而为,要谋大事,就要有规矩。”

李叱觉得唐匹敌这些话说的有些过于冷硬了些,想开口缓和一下气氛,高希宁却对他微微摇头。

那一刻,李叱懂了高希宁的眼神。

唐匹敌在为李叱立威,李叱也要为唐匹敌立威,既然把队伍交给唐匹敌,就要让众人明白,唐匹敌便是权威。

所以李叱说道:“生活上的事,咱们不需要计较那么多,正事,只要老唐在,他可说一不二。”

唐匹敌道:“当家的立了十一条军规,这军规不只是给士兵们立的,也是给咱们立的,我再多说一句,为将者触犯军规,加倍惩处。”

半个时辰后,李叱的书房。

李叱道:“刚刚的话,是不是稍稍凶狠了些?”

唐匹敌看了他一眼,瞥了瞥嘴。

他回答道:“你若只想做草寇,我刚刚的话就确实凶狠了些,你若不只是想做草寇,刚刚的话便不重,我不是追随你做草寇的。”

李叱连忙点头:“是是是,都听你的。”

大当家在位卑微。

又半日之后,唐匹敌挑选出来七百人,再加上之前的一百人,组建了一支只归高希宁调遣。

唐匹敌对李叱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所有人,包括唐匹敌自己在内,以后所想的事都会很多,为军功也好,为前程也好,为什么都好,心思会纷杂。

但只有高希宁一人,全心全意,只在乎李叱的生死。

“队伍是维护威严的队伍,所以得有个威严些的名字。”

唐匹敌问李叱:“想一个?”

李叱看向高希宁道:“她定,她来定。”

大当家继续在位卑微。

高希宁想了想后说道:“既然职责有二,一为守护一为执法,那便可学古礼,称廷尉,这支队伍,就叫廷尉军如何?”

李叱点头,拍手:“好名字!”

大当家在位谄媚。

高希宁道:“那就这么定下来,军名廷尉军,我为都廷尉,叶先生为副都廷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