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四章 真他叉的有趣

不让江山 知白 803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李叱起来在官驿的院子里练功,这院子里陈设简单,自然不似他在冀州住的地方那么齐全。

所以也只是打了一趟拳,见有石锁,于是又过去练了练力。

就在这时候丁胜甲来了,由此可以看得出来他对李叱是真的上心。

这一大早的,就要带李叱去外边吃早饭。

李叱想着这官驿里准备的早饭自然丰盛,去外边吃,能吃些什么?

丁胜甲却说这圣方县最有名的莫过于卤水豆腐,配上咸香酥脆的吊炉烧饼,实打实的一绝。

李叱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烧饼这种东西,真正好吃的大概也就那么几种。

一就是冀州的吊炉烧饼和驴肉火烧,二是西北的白吉馍和潼馍。

都已经快到南平江了,这边的吊炉烧饼和冀州的自然没法比。

所以李叱就知道,丁胜甲来找他绝对不是为了出去吃个早饭的事。

可是李叱一口答应下来,换了衣服就和丁胜甲一起出门。

两人都没有带随从,顺着这圣方县的正街一路往前走。

看看圣方县这样的地方,就能体现出来一支强大军队的震慑力有多大。

这里距离安阳城还有二百里不到,可这里却一直都没有被叛军袭击过。

大街上一早就有不少人出来吃饭,这里南北交融,早餐倒也算是品类齐全。

两个人溜溜达达一路闲聊,到了距离官驿大概一里半左右的一家铺子。

丁胜甲说这地方他吃过,所以知道滋味有多美,这才带李叱来尝尝。

丁胜甲笑道:“上次吃了你的包子,这次请你吃烧饼。”

李叱笑道:“那我可就不道谢了。”

两个人进了这烧饼铺子,店面不是很大,却干净整洁,看得出来掌柜的夫妇都是勤快人。

这会儿还早,铺子里的客人不算多,左边一桌六七个人,听口音是不是冀州人。

靠里边吃饭的是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看起来六十来岁,小的有二十岁上下。

李叱和丁胜甲在空位上坐下来,喊了老板娘过来。

老板娘堆起笑脸,问道:“两位贵客,要吃些什么?”

丁胜甲看了看李叱,李叱示意他安排即可。

于是丁胜甲说道:“你家的吊炉烧饼,来它四十个,再来四碗卤水豆腐,咸菜小菜的上一些。”

老板娘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俩人,虽是壮年,可要四十个烧饼着实多了些。

于是劝道:“寻常汉子,有三四个烧饼就足够了的,两位贵客......”

丁胜甲一摆手:“只管上就是。”

就在这时候,靠里边那像是爷孙两个的男人吃饱了,起身结账。

往外走的时候,那年纪大的压低声音说道:“这一路上你一定要看好了咱们的药材,咱们的家当可都压进去了,就指望着这次到安阳城后能赚一些。”

年纪小的那个点头道:“爷爷你放心就是了。”

旁边坐着的那六七人,听到这话立刻就抬起头,他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有些很奇怪的东西。

那爷孙两个走过,坐在那的客人,其中一个突然伸脚绊了一下。

老人没有防备,直接被绊倒往前扑倒。

李叱手疾眼快,一伸手把人扶住。

这时候那六七个人全都站了起来,把爷孙两个围了起来。

其中一人问道:“你们两个是冀州人?”

那年轻人过来扶着他爷爷,怒视着那伸脚的人说道:“你是不是有病?”

伸脚那人冷笑道:“我问你是不是冀州人,是不是采买 了药材要到安阳城去卖。”

年轻人道:“这里就是冀州治下,我们就是冀州人,你想怎么样?”

那人道:“不想怎么想,就想让你们吃点亏。”

另外一人道:“你们冀州的药商不是牛气吗,我们从豫州过来,到你们的地盘采买药材,结果被你们的人欺负了,你们还想到我们安阳城去赚钱?”

那爷孙两个显然脸色变了。

年轻人道:“那又不关我们的事,你们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那人笑起来:“这话说的,许你们冀州人欺负人,不许我们欺负人?”

他抬起手就给了那年轻人一个耳光,力度奇大,打的年轻人一个踉跄。

那年轻人被打的恼火,抬起手抹了抹嘴角,见有血迹,眼睛立刻就瞪圆了。

他上去就要还手,他爷爷怕惹事连忙拉他,这一拉他不要紧,他孙子又被人打了好几拳。

豫州药商其中之一,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是兴盛德的人,到了这个地方了,你惹得起?”

本来要拼命的年轻人听到兴盛德这三个字,脸色顿时又变了变,刚刚的血气都散了。

他后退了一步,挡在他爷爷身前:“人你们也打了,现在让我们走,我们不去安阳城了。”

“你想去就去,你不想去就不去?”

其中一人岔开腿,指了指那年轻人道:“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放你们走。”

啪!

一碗热乎乎的卤水豆腐扣在那人脑壳上,碗都碎了。

这碗是李叱手按上去的,那人身子一横就倒在地。

丁胜甲连忙拉了李叱一下:“你这又是何必?”

李叱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管。

他看向那几个药商说道:“你们在冀州采买药材被欺负,欺负你们的那个就是我,冤有头债有主,我是冀州沈医堂的人,你们可以朝我来。”

那几个人显然楞了一下,互相看了看后,没有人敢直接上去动手。

李叱看向那爷孙两个说道:“你们俩走吧,把你们的药材送到官驿去,我按照安阳城那边的收价买你们的,到了官驿之后就说是李怼怼让你们去的,自然不会有人为难,换了银子就回家去。”

那年轻人道:“可是你......”

李叱道:“只管走你的就是。”

年轻人道:“可是他们人多,你一个人怎么能行,我留下帮你。”

李叱道:“你只要记住,出门在外被欺负,要么认怂要么硬干,犹犹豫豫的,不但被欺负免不了,还会被人看不起。”

年轻人道:“我......我还是留下来吧。”

李叱一摆手:“滚蛋,没你事了。”

丁胜甲在李叱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这些人若真的是兴盛德的人,你岂不是又得罪了曹家一次?”

李叱道:“本来就是我得罪的,与他人有何关系?”

他看向那几个豫州药商说道:“若是想出气就爽快些,过来直接动手。”

那几个人见李叱如此气势,一时之间又不敢上前。

其中一人抬起手指向李叱道:“你敢不走吗?你在这等我回来,我找人收拾你。”

李叱道:“你可真硬气。”

那人一转身冲出铺子,头也不回的跑了。

剩下的几个虽然不敢动手,可是却也没走,堵在门外,似乎是要堵着李叱。

李叱看向掌柜的喊道:“烧饼快些。”

老板娘战战兢兢的把烧饼端上来,李叱坐下来就吃。

烧饼刚刚烤出来的,确实是又香又酥,完全不必配菜,只吃这烧饼便觉美味。

丁胜甲劝道:“你这又是何必。”

李叱道:“我在冀州对付了兴盛德的人,是因为他们欺负了我冀州药商,我在这对付了他们,也是因为他们欺负了我们冀州人。”

丁胜甲:“昨日你还说,实在不行就把药材都送出去呢,到了安阳后再赔礼谢罪,今日怎么又这样。”

李叱道:“赔礼谢罪是我自己的事,我怎么都行,弯腰服软我也行,冀州同行在我面前被人欺负了,那就不行。”

他一边说一边吃,一口气干掉了二十个烧饼,两碗卤水豆腐。

然后擦了擦嘴道:“七分饱,动手刚好。”

他回头看了看,大街上呼啦哗啦的来了一大群人,只怕不下一两百。

李叱起身走到铺子外边,在门口负手而立。

大街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

其中有人还带了刀,在手里掂量着。

看到那带刀的人,丁胜甲脸色一寒,看过去狠狠瞪了一眼,那人吓了一跳,连忙退回到人群后边,把刀子扔了。

李叱迈步走下台阶,面前是黑压压的一群人。

刚刚逃走的那人指向李叱说道:“就是他,冀州沈医堂的人,就是他在冀州欺负了咱们!”

有人喊道:“跪下!”

李叱看向喊跪下的那个人,语气平淡的说道:“你到我面前说。”

那人喊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嚣张,大家上啊!”

他拎着棍子就冲上来,后边的人一拥而上。

呼的一声,一道黑影飞出去,撞破了对面的窗户。

又一道黑影飞出去,挂在树杈上。

有人嚎叫着落地,腿骨被一脚踹断了,躺在那,疼的来回打滚。

李叱一人,迎面而上。

其实在这吊炉烧饼的柜台里边,小侯爷曹烈一直都坐在那。

这里边放了一把摇椅,他坐在那轻轻摇晃着,嘴角带笑。

柜台比较高,看不到他在后边。

等打起来之后,他起身走到烧饼铺子门口,背着手站在那看着。

越看脸色越欢喜,眼睛里都是光彩。

他看着李叱一人,从这头打到那头,没有一人能挡得住一拳。

曹烈笑起来,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果然有意思,是真的有意思。”

丁胜甲笑道:“我和小侯爷说过的,这个人不一样。”

大概一刻之后,李叱停手,微微喘息。

大街上,到处都是倒下的人,横七竖八的,一个个的哎呦哎呦的叫唤着。

直面一百多人,李叱一双拳头打通街。

他回身看向烧饼铺子那边,丁胜甲已经不在了,那个他刚刚看到站在丁胜甲身边的年轻人也不在了。

李叱回到烧饼铺子里,坐下,朝着吓白了脸色的掌柜夫妇喊了一声。

“再来五个烧饼,一碗豆腐。”

打架之前吃了七分饱,是为了动手不碍事。

然后他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掌柜的:“刚才那人结账了吗?”

掌柜的摇头:“没......”

李叱骂了一声他妈的。

起身到了门外,揪着那些倒地的人搜身,搜了几个人,大概搜出来一二十两银子。

回到铺子里,把那些银子扔在柜台上:“结账,把你剩下的烧饼打包装好,一会儿我带回去。”

此时此刻,已经到了对面茶楼的曹猎和丁胜甲,刚在二楼靠窗位置停下来,看到李叱这样,曹猎哈哈大笑。

“有趣,真他妈的有趣,太他妈的有趣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