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一十二章 大概他也无计可施了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59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宁军并没有因为黑武大军的撤离而松懈,一直保持着足够的戒备,直到半个月之后。

李叱知道,他必须离开北山关了,冀州之内,贼兵尚在横行,他挡住了外敌,也要去灭了内贼。

短时间内,黑武人不可能再有大规模的南下举动,所以完全可以调用新兵来防卫北山关,李叱决定兑现他给所有士兵们的承诺。

而这个决定,却让手下不少将领都担忧起来。

夏侯琢看向李叱,想着将领们不好说出口,这句话还是得他来说。

“如果把所有士兵都放回去休息,那......”

夏侯琢有些担忧的说道:“拿什么去和青州贼兵交战?刚刚收到的军报,青州贼兵已经离开冀州,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奔着龙头关方向去的,十之七八,是要与山海军贼兵里应外合,攻破龙头关,若此时把队伍放回去,我们没办法及时救援庄大哥。”

李叱嗯了一声:“我知道,但是我答应的事就要去做,是我定下的军纪,也是我定下的规矩,不管我是以什么身份说的这些话,是宁王也好,领兵之将也罢,言而无信,都会让将士们失望。”

夏侯琢还要劝,李叱摇头道:“他们已经打了足够久的仗,每个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如果我再带着他们千里迢迢赶到龙头关去打,那不是打仗,那是我带着他们去送死。”

夏侯琢的话,就被李叱的话给压了回去。

众人都陷入沉思,因为李叱说的是对的。

就算李叱带着这支已经和黑武人鏖战了数月之久的宁军赶到龙头关,能打胜仗吗?

不说龙头关外边的山海军,只说青州贼兵就有三十万之众,且这和打黑武人不一样。

打黑武人是死守,有城关可用,而打青州军就是平原野战。

早就已经疲乏到了极致的队伍,再数千里奔波赶到龙头关......可想而知,面对三十万贼兵会是什么结局。

就算青州贼兵的战力远不及黑武人,也足以让李叱带过去的队伍全军覆没。

“我来想办法。”

李叱道:“现在你们还有别的事要做,夏侯,你去调集招募的新兵过来,就是让连大人带去冀州的兵马,他们都有义勇之心,从他们这些人之中抽选,组成一支万余人的队伍不成问题,你亲自训练培养,在北山关留用。”

夏侯琢点了点头:“好吧,这件事我去办。”

李叱道:“还有一件事,不要和将士们提及龙头关的战事,让他们好好回去歇着。”

夏侯琢嗯了一声。

李叱看向高希宁:“你也要回冀州。”

高希宁看着李叱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是最坚定的回答。

李叱被她的眼神看的败下阵来,知道自己不可能说的动她。

高希宁认真的说道:“不要把我只当做你的女人,我还是廷尉军的都廷尉,宁王在什么地方,廷尉军就必在什么地方。”

李叱只好答应下来。

“澹台。”

李叱看向澹台压境道:“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澹台压境道:“只管吩咐。”

李叱道:“你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冀州,到了之后和燕先生商量,从冀州想尽办法,招募民勇队伍,豫州来的那十五万人,若有人愿意留下的,也留下,但要把控,只留青壮,整顿好之后,不管有多少人,带着这支队伍赶往龙头关。”

澹台压境知道事情紧急,他也没有任何犹豫:“我明白,我一会儿收拾一下东西就立刻出发。”

李叱在澹台压境的肩膀上拍了拍:“只是辛苦你了。”

澹台压境道:“哪有什么辛苦的,来回赶路而已,难道还能比和黑武人打仗辛苦?”

李叱笑了笑道:“青州贼兵看起来势大,但不会比黑武人更难打,我先赶去龙头关,希望能比贼兵到的快一些。”

他朝着众人抱拳:“解决了黑武人南侵的事,再把贼兵的事解决掉,冀州之地,最少几年内都会安稳太平,所以咱们现在还得再拼一回。”

众人都抱拳道:“尊宁王调遣!”

与此同时,兖州。

龙头关外,距离山海军大营大概有七八里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小村子,只是村子里已经没有人居住了。

村子被毁掉了大半,烧毁的房屋看起来格外的凄凉,还能看到被屠杀的百姓遗骸。

这般惨像,都是山海军所作所为,确切的说,都是山海军那个所谓的海啸王梅岩所为。

他觉得在军中无趣,便每日都带着他的亲兵营出去祸害百姓,近处的早就已经被他祸害了一个遍,他便带着人往更远的地方去,所到之处,人畜遭殃。

一支几十人的队伍进入这个小村子,看到这般惨像,马背上的小侯爷曹猎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此时心中的痛苦,没有人可以理解。

曹猎从小就知道山河印的存在,他的父亲一直都在把他当做唯一的接班人来培养。

所以从很早很早之前曹猎就坚信一件事......山河印的存在,对于中原江山来说,算不上威胁,更不是祸害。

山河印谋求的只是利益,而为了维持利益,山河印自然也会不遗余力的维护中原,这些都是他父亲在他还小的时候亲口告诉他的。

他父亲曾经骄傲的说过,中原的稳固,山河印其实功不可没。

这就以至于,哪怕到了曹猎已经足够成长起来后,依然坚信山河印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一直都在扮演着中原守护者的角色。

然而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再欺骗自己了。

慕风流借助山河印的力量,极有可能让黑武人踏入中原江山,黑武人一旦入关,那对于中原百姓来说,那才是真正的灭世之灾。

各地叛乱的贼兵,和黑武人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黑武人的军队,能像是犁地一样,把整个中原都犁一遍。

因为黑武人很清楚,若是拿下中原后,若要稳固统治,最快也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杀人杀到让中原人人害怕,不敢反抗。

贼兵的肆虐,比起黑武人一定会做的屠城灭地来说,又算得上什么?

所以曹猎才会痛苦。

山河印,变成了中原最大的威胁,这是他这个山河印少主所不能接受的。

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能让曹猎继续欺骗自己了。

“少主......”

手下轻轻叫了一声,似乎是因为看出来他脸色的难看。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回头看向手下人做出安排。

“找地方住下,分派人想办法混进山海军的队伍里,给我把慕风流的所在翻出来。”

曹猎吩咐一声,随即拨马转身。

走出去一段后,曹猎的马停下来,他没回头,语气有些低沉的又吩咐了一句:“尽量不露痕迹的把这里的死难者掩埋了吧......”

手下人叹道:“都是梅岩造的孽。”

曹猎摇头:“是我。”

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催马向前。

他的手下分派人去掩埋尸体,但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一旦被山海军的人察觉到尸体被掩埋了,就可能会立刻调遣人马去搜查是谁做的。

如今曹猎身边的护卫队伍,数量其实并不多,就算是人人皆为高手,也挡不住大军的围攻。

如果是在以前,曹猎绝对不会下这样的命令,因 为这明显不够理智。

半天之后,在距离山海军大营有二十里左右的山中,曹猎的队伍在这里停下来,准备搭建营地。

龙头关外就是群山,龙头关就在山口,只是龙头关往西,山势就逐渐平缓,而往东则是群山连绵。

这里位置隐蔽,不会被轻易察觉,是曹猎亲自选的地方。

找了个高处,曹猎站在那,用千里眼看着山海军的大营,能够看到山下营地中,山海军的士兵们来来往往。

“没有什么章法。”

曹猎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慕风流心机深沉,谋算无敌,可却不是个会领兵的人,山海军中最会领兵的是胡不语,但现在贼兵如此散乱,可见胡不语并没有掌权。”

他看向手下人道:“我让你们去寻的人,有消息了没有?”

手下人回答:“有消息了,已经找到。”

曹猎嗯了一声,再次看向山海军大营那边。

“慕风流......你想借我的力来破中原,我就让你看看,山河印的力不是你能全都借去的。”

距离此地大概百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里,一户不起眼的寻常人家中。

曹猎派来的人站在院子里,几个人都没敢轻举妄动,态度上格外的谦逊有礼。

而在这院子里,有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中年男人,正在修一个坏了的木马。

在屋子里,他的妻子脸色紧张的看着外边的人,怀里抱着一个也就才两三岁的小女孩。

她知道早晚有一天这样安宁的日子会被打破,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那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中年男人把小小的木马修好,脸上有了些欣慰之色。

他笑了笑,把木马举起来给屋子里的妻儿看了看,那小女孩立刻就笑起来,朝着她父亲伸出双手。

中年男人看向曹猎的几个手下,脸色平静的说道:“你们没有人是我对手,我不杀你们,你们也不要再来扰我。”

其中一人俯身道:“刀皇大人,这次真的不一样......少主遇到难事了,请求刀皇大人帮忙,刀皇大人退隐一事,还是少主当年苦求门主,这才......”

他不敢多说,把头低的更深了一些:“山河印中出了叛徒,勾结黑武人,试图南下,贼兵可能正要围攻龙头关,霸刀已经被叛徒安排去杀龙头关的守将庄无敌,若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中年男人微微皱眉:“不必多说了。”

那几个人,就真的不敢再多说什么。

中年男人拿着那小小的木马进了屋子里,把孩子接过来,在孩子脸上亲了一口。

妻子看着他,缓缓摇头。

中年男人笑了笑道:“你知道的。”

妻子的眼睛里有些泪水在打转,她看着丈夫,良久后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中年男人道:“我去去就回,相信我。”

说完后他看向门外:“如果不是少主派人来,谁来找我,我会杀谁......这次,应该是连他都已经无计可施,才会找我。”

他把孩子交给妻子,温柔的笑了笑道:“只是等我几日而已,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新衣服。”

说完后迈步出门:“走吧。”

曹猎的手下大喜过望,连忙俯身道:“多谢刀皇大人,关于目标的事,大人可以问我,我详细告知。”

中年男人一边走一边语气平淡的说道:“名字。”

曹猎的手下回答:“慕风流。”

中年男人嗯了一声,继续向前。

曹猎手下连忙问道:“大人还想知道什么?”

中年男人道:“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