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不是以前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83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丁峰正在和那几个老兵聊天打屁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艘船朝着码头这边靠过来。

戴胜关是个小关口,码头规模也不大,平日里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船来往。

而在兖州的边军,在海岸线上的布防都很薄弱。

其一是因为楚国没有水师舰队,其二是因为渤海人也没有。

双方的不同之处在于,楚国不打造水师舰队,是因为觉得麻烦,没有必要花这个钱。

楚国皇帝还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去探索海域,没准就会探索出来什么新的敌人。

而渤海人单纯是因为穷,太穷了。

整个渤海,都找不出几艘能出远海的船。

所以很多事看似巧合,但都不是巧合,比如桑国,一个同样内乱严重的小国,却能时不时的骚扰中原海岸,就是因为他们的船队强大。

而若是大楚立国之初没有放弃发展水师的话,可能现在桑国那片土地上插着的就是楚旗。

此时看到的桑人的商船,丁峰打心眼里不喜欢。

那些桑人看起来谦卑实则冷漠,他们出现的地方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老陈。”

丁峰朝着一个看起来五十几岁的老兵喊了一声:“别过去了,我觉得不对劲。”

老陈在戴胜关也有十四年,将军关崇圣到这的那年他也到了,虽不是关将军的亲兵,可对他也很照顾。

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所以就被安排在这小码头做看守,每天其实算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都可以晒晒太阳。

丁峰没脸进关城,就每天都来和老陈他们聊一会儿,问问将军怎么样。

老陈每次都说让让他自己去见将军,丁峰觉得自己心里有愧,不敢去。

“怎么了?哪儿不对劲?”

老陈问。

丁峰指了指远处的那艘货船:“吃水线那么深,船上要么拉着很多货物,要么拉着很多人。”

老陈回头看了一眼,确实不大对劲。

一艘船吃水这么深,就可以推断出绝非是远洋而来,否则太容易翻船了,只要风浪大一些,船倾斜就会进水,常年跑海运的人怎么可能会犯这种错误。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远处还有船,把东西或者是人,在快到码头的时候,转移到了这艘船上。

更可疑的是,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还有两艘货船没有靠近码头,像是在观望。

“我们这里就没有人和桑国的商人做那么大生意。”

丁峰道:“如果有的话,也早就等在这准备接货了,而不是桑人自己跑过来。”

他问老陈:“最近有没有商人来过,说有桑国的船队要靠岸?”

老陈摇头:“没有,你也整天都在这,咱们这个小破码头,你也知道,至少十几天没有人来过了。”

丁峰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拉了老陈一把:“走!”

老陈还看着那艘船呢,差一点被丁峰拉个跟头。

“你们快往回跑,从小门进去。”

丁峰把老陈腰畔的连弩摘下来挂在自己腰带上,又夺了老陈的横刀:“几个老家伙,倒是跑快些!”

然后他用刀指向跑过来的那桑人:“不许靠近,回到船上去!”

那个桑国商人显然楞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向货船那边。

货船上,桑国的将军木上河骂了一声:“白痴,回头看什么!”

丁峰见那桑国商人回头观望,更加确定有问题了。

虽然他已经离开边军队伍好几年,可是那份敏锐的警觉还在,能成为 将军的亲兵校尉,绝非运气好。

他立刻又喊了一声:“再敢靠近,我就要放箭了,退回去!”

那桑国商人像是犹豫起来,好一会儿后,才试图过来解释什么,一边走一边说话。

丁峰回头看了一眼,见老陈他们几个已经快到城门口了,于是他也转身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敌袭!敌袭!”

城墙上的守军士兵们看到了,立刻把弓箭拿起来。

在丁峰阻止老陈他们靠近那艘船的时候,他们距离那艘船不过十几丈远,这个距离,弓箭射程之内。

丁峰转身这一跑,木上河就知道偷袭是没有机会了,所以立刻喊了一声:“下船!”

一群身手不俗的人直接从船上跳了下去,落在栈桥上,朝着丁峰发力狂追。

丁峰距离那些桑人不太远,但是距离城门有一百多丈,他一边奔跑一边将连弩摘了下来,朝着追来的人就一阵点射。

连发三五箭却没有击中那些桑人,丁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太久没有练过了,竟然手生到了如此地步。

他这些年来在暗道上混,虽然功夫不算都落下,可哪有在军营里的时候那般苦练。

尤其是日子过的越来越好那一阵,整天逍遥快活,以至于现在的体力也大不如前。

他身后追来的那些桑国武士都很强,本就是为了偷袭城门精选出来的高手,此时追着丁峰越来越近。

丁峰见老陈他们几个还在小门那等他,立刻就喊了起来:“别管我,进去,关门!”

老陈只是摇头,看起来格外急切。

就在这时候,最前边的一个桑国武士一甩手打出来一片暗器,旋转着飞来。

丁峰自知现在的实力无法挡住那些暗器,所以猛的往前一扑趴在地上,那一片暗器就在他身上飞了过去。

丁峰爬起来继续跑:“快关门!”

非但没有关门,老陈他们几个互相看了看,居然抽刀又回来了。

“你们走啊!”

丁峰嘶吼。

因为扑倒一次的缘故,桑国武士追的更近了,有人从肩膀上带着的飞索摘下来,轮了几圈后往前一甩。

那东西顶端是个飞爪,用来抓人用来爬墙都是利器。

丁峰回头一刀将那飞爪荡开,可是第二根飞爪到了他近前,正好落在他肩膀上。

第二个扔出飞爪的桑国武士猛的一顿,双手发力向后拉扯,丁峰撑不住肩膀上的剧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老陈他们几个跑回来,其中一个老兵一刀剁在飞索上,绳索一断,丁峰瞬间就爬了起来。

可此时,他们已经被那些桑国武士追上。

后边,连续下船的桑人更多,疯狂的往前冲。

“你们回来干吗?!”

丁峰把肩膀上的飞爪摘下来,忍着疼双手握刀:“我断后,你们往回撤。”

老陈看了看他肩膀上的伤口,摇头:“我断后。”

就在这时候,小门那边忽然又有人冲了出来,那人跨步而出的瞬间,手中一杆长矛掷了出去。

长矛化作一道流光,在丁峰的身边飞过,噗的一声将刚冲到近前的桑国武士刺穿,长矛穿透身体之后又刺进后边一个桑人的胸口。

“回来!”

将军关崇圣向前发力,人在半空抽刀在手,一刀又将第二个靠近的桑国武士劈死。

“将军你不能轻出......”

丁峰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关崇圣一把抓住腰带往后甩了出去:“闭他妈嘴。”

关崇圣一把横刀断后 ,又连斩了三四个桑国武士。

后边亲兵已经上来,用盾牌将战局隔开,那些桑国武士已经失去了机会,又被连弩逼退,只好回到货船那边。

木上河脸色难看的说道:“去给大将军送信,偷袭城门的计划失败了。”

回到城墙上,关崇圣指了指旁边:“坐下。”

丁峰摇头:“我现在是平民,不能随意登上城墙,这是规矩......”

“老子让你坐下。”

关崇圣瞪了他一眼。

丁峰只好乖乖的坐下来,连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关崇圣用匕首将丁峰肩膀上的衣服切开,看了看伤口后随即皱眉,那飞爪拉扯的力量极大,血肉都被豁开。

关崇圣道:“忍着点。”

然后把匕首递给了丁峰,丁峰将匕首咬在嘴里,片刻后肩膀上就是一阵剧痛传来,他额头上的青筋瞬间暴起,牙齿咬的匕首都发出摩擦的声音。

关崇圣用烈酒冲洗伤口,冲洗干净之后又用纱布擦了擦,然后取过针线:“还得忍一会儿。”

他动作麻利的把那豁开的血肉-缝合,每一针下去,都能感觉到丁峰的肩膀颤抖一下。

缝合好了之后洒上伤药,又用纱布将伤口勒住,关崇圣松了口气。

然后他就骂了一句:“他妈的,怎么现在如此细皮嫩肉的。”

丁峰把匕首拿下来,嘴角都被割破了一点。

“谢谢......将军。”

关崇圣又瞪了他一眼,看了看丁峰切开的衣服:“我这没有你穿的这种名贵衣服,你是光着,还是我给你找一件。”

丁峰连忙道:“我这样就好......不敢麻烦。”

老陈骂了他一句:“你个蠢货,将军是问你穿不穿军服!”

丁峰的眼睛骤然睁大,片刻后,眼睛里就红了。

“我......”

他看向将军:“我......我还配吗?”

关崇圣没搭理他,回身吩咐道:“去给他拿一套战服来,新兵的。”

然后看向丁峰:“你不配穿老子的亲兵校尉军服,勉强还配得上一身新兵的衣服,愿意穿就穿,不愿意穿就光着滚下去。”

“愿意愿意,我愿意。”

丁峰已经兴奋的无法表达,那咧开嘴傻笑的样子,像个走丢了许久总算是看到了家门的孩子。

又是开心,又是想哭。

不多时,一套新兵的衣服取来,丁峰好像怕将军后悔似的,用最快的速度把军服穿好。

关崇圣拎了一把横刀扔给他:“新兵条例第一条......”

丁峰握住横刀,大声说道:“临阵脱逃者,杀!”

关崇圣看着他,然后笑起来。

丁峰握着刀的手还在发抖,片刻后他问:“将军,那十几个弟兄,他们也想......”

关崇圣指了指侧面,丁峰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就看到那十几个老兄弟已经登上城墙了。

“点狼烟。”

关崇圣吩咐一声,手扶着城垛往外看着。

“狼烟起的时候,所有看到狼烟的身穿军服的人都会赶来,以后再也不会有边军孤立无援的事发生。”

他侧头看向丁峰:“沈珊瑚说过的话,你信吗?”

丁峰点头:“信。”

关崇圣笑了起来:“我也信,不怕孤立无援,那我们还怕个屁!”

他伸手指向城外:“来多少!”

所有人振臂高呼:“杀多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