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六章 花开两地

不让江山 知白 854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李叱道:“果然还是那个媒婆啊。”

高希宁道:“小兄弟,你就不能让我成功一次?身为媒婆,一次都没有成功,还把自己赔进去了,如果被人知道了,我岂不是业界之耻。”

李叱道:“不不不,为了成功你把自己都赔进去了,这是业界楷模。”

高希宁又用肩膀撞了撞李叱:“玉立姑娘不好看吗?”

李叱叹道:“今日这题,一道比一道凶残。”

高希宁掐腰大笑。

李叱忽然好奇的问道:“你掐腰大笑的时候,会不会抖?”

还一脸这没什么,不懂就问的天然无害。

高希宁:“什么?”

李叱扭头看向窗外:“没什么......”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脖子把他压在自己怀里,两只手在李叱脑袋上揉了个七荤八素。

可怜宁王这一头长发,被揉出了鸟窝的样子。

李叱在被蹂躏中笑着说道:“感受到了,感受到了,是在抖的。”

高希宁:“嗯?!”

远处。

刚罡问余九龄:“大哥,你看宁王的车马,为何有些摇晃。”

余九龄道:“你到我前边来,我再告诉你。”

刚罡催马到了余九龄身前,回头问道:“为何要到你前边来。”

余九龄道:“你问我宁王殿下车马为何摇晃,只是因为我王好学,勤练,正在和都廷尉大人切磋武艺。”

车窗一开,一块土坷垃飞出来,正中刚罡的脑袋瓜子。

余九龄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到我前边来了吗?”

马车里,李叱低头在座位下找了找,没有,然后又伸手到高希宁衣服里翻找。

高希宁一边躲一边笑道:“别找了,真没了,就 带了俩。”

李叱道:“那不行,这么好的机会,怎能轻易放弃,我还是多搜搜的好,万一还有俩呢。”

高希宁眼睛微微眯起来:“我怀疑,你在耍流氓。”

李叱道:“何必怀疑。”

高希宁:“来而不往非礼也,现在轮到我了吧。”

李叱:“嗯?”

片刻后,车外。

余九龄看到车窗打开,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然后就看到宁王殿下把头伸出来,那样子真是狼狈。

还没有来得及喊救命,就看到宁王嗖的一下就被拉回去了。

余九龄叹道:“我王辛苦。”

马车里那两小只,闹着闹着,忽然就安静下来,彼此注视,这气氛就一下子变得有些那个起来。

就是......有三分那个,三分那个,还有三分那个。

李叱看着高希宁的眼睛,高希宁也看着他的眼睛。

片刻后,李叱咽了口吐沫,喉结都上下动了动。

高希宁哼了一声,一把搂住李叱脖子:“还等什么!”

一低头,亲了上去。

李叱的四肢,镚儿的一下就伸直了。

与此同时,南平江南边。

宁军在原野中列阵,在阵前,唐匹敌端坐在马背上脸色平静的看着远方。

前边是一座县城,就在此地,武亲王养杨迹句击败了罗境的大军。

这座不知名的小县城外,罗境大军几乎算得上全军覆没。

而如今,前边县城的城门大开,县令等一众官员,手里捧着官印等物鱼贯而出。

他们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的到了唐匹敌面前,县令率先跪了下去。

“下官王良栋,叩见大将军,下官代表全城百姓,恭迎大将军入城。”

在他身后,所有官员,随行而来的本地乡绅,全都跪了下来。

唐匹敌抬起手指了指:“取了印信。”

手下亲兵上去,将印信接过来。

唐匹敌催马向前:“入城。”

骑兵队伍从那些跪着的官员和乡绅身边过去,并无理会,大军浩荡。

不久之后,县城之内。

唐匹敌看向手下众将,然后吩咐一声:“取地图来。”

亲兵立刻过来,两个人将一面地图在唐匹敌身前展开。

唐匹敌走到地图前边,用马鞭指了指一个位置:“此地为遨原县,距此二百二十里。”

说完后看向高真:“领你一军兵马前去,你需多久拿下遨原?”

高真俯身:“回大将军,兵到则取。”

唐匹敌点头:“从遨原县,往东,往南,画一个方圆三百里的半圆,十日之内,肃清残敌,可有难处?”

高真道:“七天即可。”

唐匹敌嗯了一声,马鞭在地图上再次点了一下:“此地为登城,是豫州之内的大城之一,估算有数千至万余兵力,澹台,你领兵去登城。”

澹台压境俯身接令。

“遵命。”

唐匹敌道:“向登城内喊话,降则不杀,抵抗屠城。”

“是!”

澹台压境再次应了一声。

唐匹敌又看向罗境:“自此往南四百六十里,是豫州大城封城,你领先锋军赶到封城,不用急于攻城,待诸军拿下各地之后,会往封城汇合。”

唐匹敌的马鞭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豫州北境,两个月之内,务必全部拿下。”

“呼!”

唐匹敌道:“各军散去,各自为战,一个月内到封城来见,打输了的就不用来了,自己回冀州去宁王面前领罚。”

“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