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二十四章 夜遇

不让江山 知白 73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豫州城府治衙门大门口,圣刀门门主就直接走到这,看向守门的人问道:“宁王可在此地?”

那门外当值的士兵看了看他,觉得有些诧异大,但也不是那么诧异,因为他们每天都要接待这样求见宁王的人。

有些诧异是因为,这个人脸上完全没有一点敬畏的样子,甚至还有些冷傲。

“请问你是有什么事要见宁王?”

“看来是在这了。”

门主说了四个字,然后迈步就要让府治衙门里走,那士兵立刻横跨一步拦住:“此地为府治衙门不可擅闯,况且宁王也不在这里。”

“不在?”

门主看向那士兵:“那宁王何在?”

士兵已经警觉起来,四周的同伴也开始往这边靠近,他看着门主说道:“你先说一下,为何要求见宁王?你又是从何处来?”

门主看了看那些士兵,并没有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些人皆为蝼蚁。

可就在这时候叶先生从衙门里出来,门主的眼神立刻就往叶先生那边飘了飘。

叶先生问:“什么事?”

士兵连忙俯身回答:“叶先生,此人要求见宁王,又不说自己是谁,从何处来。”

门主却对叶先生淡淡道:“我叫朝歌,从冀州来,若宁王不在,我过阵子再来求见。”

叶先生道:“若有什么事可对我说,或许我也能帮你。”

门主又看了看叶先生,摇头:“你帮不了我。”

说完之后转身走了。

“真是个怪人。”

士兵看向叶先生说道。

叶先生笑了笑:“怪人还少吗?你们应该见的多了才对。”

这话说的那些士兵们都笑起来,他们在府衙门外当值,确实见多了这样的怪人。

就在前天还有一个人来,站在门口大喊大叫,说宁王你出来,我是上天派来帮你的,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只要你肯拜我为师!

当时士兵们上前阻拦,那人大喊大叫道:你们不可无礼,我乃天神使者,我是来给你们宁王指点迷津的,如果他不见我,天神必会动怒。

士兵说宁王不在,你先回去吧,那人就说你休想骗我,我掐指一算就知道宁王何在,你们对仙法一无所知。

士兵们互相看了看,心说你掐指一算,你掐指一断也没算对啊。

也有人来跪在门外不走,说是自己可以为宁王效力,万死不辞,还有人态度桀骜,站在门口很高傲的说让你们宁王出来见我。

更有甚者,说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如果宁王不见他,宁王会倒霉三年。

之前那些疯子驱赶走了也就了事,但是说倒霉三年这个就真的被请到府衙里去了,把人交给了廷尉军,张汤让人给他拔了三颗牙。

当时那个人听张汤说一年一颗之后心里还暗自庆幸了一下,好在他没说宁王不见他就要倒霉三十年,不然他嘴里都不够。

结果这家伙捂着嘴出门,没走多远就被马车撞了个大跟头,车夫连忙把他送到医馆救治,下车的时候两个人抬着他走,结果一个不小心绊了一下,那人被扔出去,巧不巧的是嘴又撞在台阶上,又撞断了一颗牙。

到了医馆给他上药治疗,然后留在医馆里观察,第二天起来去茅厕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脚一滑,直接栽倒茅坑里去了,幸好被人发现的早,要不然他就吃饱了。

当一个人的地位到了一定高度之后,身边就会出现很多莫名其妙的人。

不然的话,天命王杨玄机那五千 门客是怎么来的?

那五千门客,其中有半数是真才实学便不错了。

李叱说过,这些人如果知道自己那么抠门的话,还没进门可能就叛变了。

余九龄说由此可见我这忠心真的是万里挑一,李叱说那要是把你的特殊津贴取消了捏,余九龄说臣可要拔刀了......

门主离开府衙大门之后,一路上走的并不快,他一直都在回想刚才出门的那个中年男人。

那人并不强势,甚至斯文客气,像是个博学的读书人,但门主却一眼就看出来,那个人很强。

但,不如他强。

因为在叶先生下台阶的时候,习惯性的脚跟并没有落实,只是脚尖落地,这样随时可以发力。

别人没有注意到,可门主立刻就发现了。

他找了一家距离府治衙门并不远的客栈住下来,特意要了一间临街的屋子。

站在二楼窗口可以清楚看到府治衙门的大门,如果李叱回来了,他一定看的到。

几天后。

李叱带着队伍回到豫州城,一进城就开始布置,为罗境东征做准备。

先去的是府库,查看府库存银存粮,然后又去了豫州大营,看看可调用的兵力。

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已经大黑,根本就没有去府治衙门那边。

余九龄跟着李叱跑了一天,也急着回家,向李叱告辞之后就急匆匆的往家跑,他夫人已经怀有身孕,余九龄便多了一分牵挂。

他走在大街上,忽然感觉鼻子尖上凉了一下,抬头看,才发现竟是又下起了雨。

余九龄总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每次下雨都会有一滴落在鼻子尖上。

要说不是故意的吧,为何会这么准,要说是故意的吧,滋尿都滋不了这么准。

他低着头加快速度跑出去,想着早知道会下雨,刚才就要一辆马车送他了。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敏锐的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刚刚他跑过一条巷子口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些异样的声音。

雨水落在路面上是一个声音,落在屋顶是一个声音,落在草帽,斗笠这样的东西上,是另外一种声音。

可是寻常人,哪有如此敏锐的察觉。

余九龄跑了过去,但在前边迅速闪身到了房子一侧,然后轻飘飘的爬上了屋顶。

他的轻功算不上有什么身法,可要说实用,也少有人比得上。

趴在屋顶上悄悄探出头往下看,果然在箱子里看到了几个身披蓑衣的人站在那。

这些人鬼鬼祟祟,余九龄就想盯着他们到底想做些什么。

如今豫州城里可不似冀州城那样太平,对宁王的威胁,也不可能只存在于正面战场上。

连大楚皇帝杨竞都在一直面临着被刺杀的危险,如今已经成为一方霸主的李叱,自然也不会少了这样的威胁。

只是绝大部分的刺杀,都被廷尉军在发生之前扼杀。

就算是现在看起来已经太平安稳的冀州,也指不定有多少人暗搓搓的想要刺杀宁王。

天下恨宁王之人,多了去了。

因为宁王动了他们的财路,甚至断了他们的根基。

冀州都有,再想想兖州的,青州的,再加上豫州本地的,还有杨玄机那边的......

事实上,对于宁王的刺杀之事,平均下来,廷尉军每个月都会处理至少一件。

“你在看什么?”

就在这 时候,余九龄身边忽然有人说了句话。

这一下,余九龄的头皮都炸了起来。

他能在快速跑过巷子口的时候,从落雨的声音中判断出巷子里不对劲,却没有能感觉到有人已经靠近他身边。

说话的人距离他连半丈都没有,如果说话的人想杀他的话,余九龄可能已经死了。

他猛的起身:“你们是谁?有何图谋?!”

那说话的人站在那看着余九龄,过了一会儿后问道:“你是豫州官府的人?”

余九龄点了点头:“我是,你最好现在回答我你们到底是谁,你们又有什么图谋?”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已经注意到,他身后出现了一个瘦高的人,封住了他的退路,而他的另外一侧,有一个矮胖子身形的人也已经到位,封住了他往侧前方突围的路线。

但是余九龄并不担心什么,他向来都不是以打架见长的人。

“你们胆子是真的大,在宁王治下,居然还想作乱?”

余九龄扫了扫这三个人,缓缓的把手伸向腰后:“你们三个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他正面那人像是没有反应,像是对他有些不屑。

余九龄往前一冲:“出手吧!”

他一动,他后方和侧前方的那两个人同时动了。

余九龄等的就是他们动,在那两个人移动的瞬间,余九龄一个变向跳了出去。

人在半空,余九龄回身看了一眼,那发现之前说话的那人还是一动不动。

余九龄心说这些人绝对有大问题,先不能回家了,去廷尉军那边找人帮忙。

就在半空中想着这些的时候,身子忽然紧了一下,然后就失去了控制。

那一高一矮两个人的手同时拉了一下,一条绳索似的东西在半空中骤然出现,直接将余九龄勒住。

余九龄的腰被那绳索缠了一圈,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那两个人已经朝着一个方向加速跑了出去,直接把余九龄带飞了起来。

余九龄第一次遇到这样出手的人,他脑海里迅速的想着如何脱身,可没想到的是那两个人的速度居然奇快无比。

第一次,余九龄发现了有人在速度上竟然与他不相上下,还是两个!

余九龄被拖拽着往前,别说挣脱,就算是反应慢一些也会被这两个人拖拽着撞在屋顶上,墙上......

余九龄的反应能这么快,那两个人似乎也格外诧异。

若是换作以往他们对付的人,早就被他俩拖拽着撞在什么地方撞死了。

“勒死他!”

其中一个人喊了一声。

那两个人竟是动作完全一致,在瞬间就停了下来,这样一来余九龄就被甩的往前飞了出去。

别说撞在什么东西上,这般速度之下,余九龄腰部被绳子捆着,人向前疾飞,突然间停下来后必会有狠狠一顿的力量,直接能把腰勒断,内脏勒的破裂。

可余九龄在被甩飞出去的时候,已经翻出来李叱送给他的匕首,将绳索切断,人借助甩飞出去的力量直接掠到了对面的屋顶。

这一下,确实把那两个人震慑住了。

余九龄回头看了一眼:“你们太放肆了,还想弄死你们余爷爷!”

砰地一声,他的身子骤然停住。

之前一直都没有动过的那个人,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到了余九龄前边。

他一把抓住余九龄的后颈,余九龄瞬间就失去了力气,连挣扎都不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