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三十八章 她们不会走的

不让江山 知白 647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城如今还有三座城门是开着的,也许这正是冀州这座雄城的倔强,这座雄城的尊严。

从城里出来后,澹台压境把队伍分成三批,一百人的斥候,他亲自带三十人出西门,余九龄和贾阮分别带几十人出北边两座城门。

他们带了信号,不管是谁的支队伍发现了那两个塞北女子,立刻就会发信号联络另外两支队伍。

澹台压境出西门,是因为那两个人逃离的地方距离西门最近,而且那些塞北人上次也是从西门进城的。

队伍出城之后不久,天色就越来越暗,若是天黑之前不能把人抓住的话,夜里更加难寻。

那两个人只需找地方躲藏起来,城外茫茫原野,想找人确实如大海捞针一样。

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澹台压境看到了东北方向的天空上绽放开一团很大的烟花,他立刻带着队伍往那边冲过去。

冀州城的城门在夜幕到来之前关闭,似乎这样就能把天黑关在城外。

黑夜关不住,可是却能把澹台压境他们关在城外。

李叱他们此时正在延年楼的三楼,坐在窗口位置,也看到了北边天空上亮起来的烟花。

唐匹敌随即笑了笑。

李叱轻轻叹了口气。

“我的主意。”

唐匹敌解释道:“你让余九龄回去通知澹台追人,是我让余九龄告诉澹台不要等两个时辰,即便是现在把人追上了,今夜他们也回不来,夜里在城外驻扎,天知道还会不会有其他什么意外,所以我还叮嘱余九龄,抓了人就杀,不用带回来。”

“看信号应该是已经发现了那两个人,以澹台和贾阮的本事,还有一百名精锐斥候,拿下来那两人问题不大,只要今夜他们驻扎在城外没有意外就好。”

李叱嗯了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你们骗了我两次......”

唐匹敌笑道:“这事算是骗了你,可吃饭的事,怎么能说是骗呢。”

叶杖竹道:“我在想......明天吃什么?”

李叱看向叶杖竹道:“叶先生,难道我明天还会被你骗?”

叶杖竹道:“非也非也,明天我自然不能再骗你,但我可以讹你......若是我回去和高姑娘说,李叱一听说是她做了饭菜,立刻就拉着我和唐匹敌到外边吃.....”

李叱道:“恶毒!”

叶杖竹道:“都是为了讨口饭吃。”

唐匹敌道:“叶先生你这样做就显得有些过分了,今天都已经骗了一顿,明日再骗一顿......那你还是要喊上我,我和你一起去见高希宁,一起把李叱是如何嫌弃她做饭的事详细说一遍,我也愿意为明天吃饭的大事添砖加瓦。”

李叱道:“你们良心不会痛?”

叶杖竹道:“你良心若是不会痛,我们也就不会痛,因为我们这些不要脸的手段,十之七八是和你学的。”

唐匹敌道:“那剩下的十之一二呢?”

叶杖竹道:“胎里带来的......”

唐匹敌道:“我可以不承认么......”

叶杖竹道:“连这都不承认,那你从胎里带出来的得有十之六七,你从李叱那学来的不多。”

唐匹敌道:“叶先生人生前几十年,一定都没有发现自己从胎里带出来的 这十之一二,直到认识了李叱。”

叶杖竹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我从胎里带出来的应该有十之三四,其中一二是认识李叱之后发现的,在这之前我认识了夏侯琢,那个家伙已经让我略微察觉到了那一二分......”

李叱道:“看,破案了,都是因为夏侯琢,我没来冀州之前,纯良,温善,好学,还乐于助人,在我身上只有人性的光辉......”

唐匹敌叹道:“看到了吗,这个家伙胎里带出来的是十成十的不要脸。”

与此同时,罗境将军府。

从幽州赶回来的罗枝节站在罗境身前说道:“大将军已经派人联络了崔燕来刘里两人,如不出意外,十天左右,大军就会围住冀州。”

罗境点了点头道:“若曾凌没有害我之心,我还确实把他当做莫逆之交,也曾想过多帮帮他,既然他想除掉我,那也就别去怪我想夺他冀州。”

他看向罗枝节道:“你才回来,还不知冀州城里的情形,李叱发现了一座地宫,他打算与我联手,藏兵于地宫之内,等到城外大军围攻冀州,我便率军攻打城门,与我父亲里应外合。”

罗枝节有些担心的说道:“李叱若是燕山营的人,会不会是利用将军?”

罗境笑道:“燕山营大军若来了,他或许是能利用我,燕山营的军队若不来,他又能利用我什么,况且,如今在冀州城内,李叱手下不过二三百人,而我有三千虎豹骑,就算是他想利用我,难道我有三千虎豹,还杀不了他那二三百山匪?”

罗枝节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李叱手下人太少,别说只有二三百,便是有一千人又能怎么样?

虎豹骑的战力绝非一些山匪可比,真要是正面交手,虎豹骑一个冲锋,李叱那几百人也就成了齑粉。

“趁着还能出城。”

罗境看向罗枝节说道:“明日你安排得力之人,乔装打扮出去,在城外等我父亲大军到来,告诉我父亲,若要攻城,一开始别太发力,使青州军和豫州军来攻,今日初一,半个月后的十五月圆之夜,我在夜里猛攻东门,让我父亲当夜率军等候。”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若是白天我攻城门,青州军和豫州军都会来抢夺,我父亲兵马不及他们多,难免吃亏,若是夜里偷袭,我冲开城门,我父亲率军破城,等到青州军和豫州军到了,最起码有大半座城已经落在我们幽州军手里。”

“切记,告诉我父亲,粮仓重地,一定要先拿。”

罗境道:“只要夺下粮仓,冀州城就真的有七八分把握攥在我们手里,纵然最后不能拿下冀州,有粮仓在,我们还能运走大批粮食。”

罗枝节俯身道:“少将军放心,话我都记住了,明天一早我多安排几批人出城,不带书信,只带口信。”

罗境笑道:“你办事谨慎稳妥,所以我父亲当初才会让你跟着我,父亲还说过,让我多和你学学。”

罗枝节连忙道:“少将军谬赞了,这几年来跟着少将军,属下才是真的获益匪浅。”

罗境一摆手道:“莫说这些了,你先去休息,明天你把人安排出城之后再去求见李叱,问问李叱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地宫。”

罗枝节抱拳应了一声。

罗境往后靠了靠,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如今这个大楚,谁都想抢,大部分人都觉得,后动手比先动手要有优势,可实际上他们忘了,若真的有实 力,先动手和后动手并无区别......拿下冀州之后,我父亲就能雄踞北境,进可南下,退可守成,最不济,也是北境王。”

“如果我父有争天下之心,我自当为先锋,披荆斩棘。”

罗境闭上眼睛缓缓叹道:“中原啊......”

他的手握了一下,似乎已经握住了什么。

第二天,城门才打开没多久,澹台压境带着队伍回来了,应该是开城门之前就在外边等着了。

李叱和唐匹敌正在后院和士兵们一起练功,然后就看到澹台压境和余九龄一前一后过来,前者脸色有些不好看,后者的脸色更加不好看。

贾阮没过来,应该是直接回了仓库那边。

走到李叱他们不远处,余九龄先开口道:“都是我的错。”

李叱一怔,他往后看了看,没见后边带回来人,想着莫非是杀了?看余九龄表情,然后又想着莫非是没抓到?

余九龄道:“人抓到了,我带的人发现那两个女人,于是发了信号,澹台和贾阮赶来,三下合围把她们抓住,澹台说直接杀了就是,可我却想问问她们的其他同伙在什么地方,我记得她们提到了大方镇还有他们的人。”

李叱听到这就明白过来,人应该是跑了。

余九龄道:“问出来确实有同伙在大方镇潜藏,我们回不了冀州城里,可是去大方镇也用不了多久,于是我和澹台商量,趁夜去把那些同伙也都拿下。”

澹台压境道:“也不能怪九龄,我也觉得此事可行,于是押着那两个女人连夜赶去大方镇,本是想让她们两个指认,可是没想到在大方镇里一无所获,她们的同伙应该是早就跑了。”

余九龄接着澹台的话继续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趁我们围那院子的时候,那两个女人居然能跑掉......当时看押那两人只留下四五个兄弟,她们应该是在身上藏了刀片,或是头发里,或是衣领里,人跑了,还杀了我们几个兄弟。”

他看起来无比的懊恼,无比的悔恨。

余九龄道:“那两个女人被捆的结结实实,真没有想到还能脱身,澹台看过那几个兄弟的尸体后说,应该是用嘴咬着刀片杀人。”

澹台压境道:“我们搜查了半夜,却一无所获。”

李叱抬起手拍了拍余九龄的肩膀,然后迈步往前走:“先去帮那几位兄弟净面更衣。”

澹台压境道:“我回来是想和你说一声,我带人一路往北追,她们一定会回塞北,便是追到塞北我也会把人追回来。”

李叱摇头:“她们不会回塞北。”

澹台压境一怔,唐匹敌对她说道:“那两个女人是狼,叶先生说过,她们那样的人,一定会回来报仇。”

他往北方看了一眼后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她们会想办法去燕山营,去见那个八当家。”

澹台压境随即明白过来。

唐匹敌看向余九龄道:“咱们后院还绑着一个,明天埋葬几位兄弟的时候,你把他在坟前杀了吧。”

余九龄使劲点了点头。

他眼睛微微发红的说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想那么多,兄弟们也不会......”

唐匹敌也如李叱一样在余九龄肩膀上拍了拍,澹台压境伸出手放在余九龄的另一边肩膀上。

这一刻,余九龄没能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